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零四章蹊蹺的車禍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軍,看到黎永乾后,抬手打了個招呼。 「是。竇老大。他們是我朋友。」黎永乾點了點頭。乾巴巴的說道:「竇老大你們先忙,我帶他們去吃飯。」 「那好,咱們到了交易所再見。」 趙峰劍一臉...

「這事兒要謀劃一下,反正交易會一共有五天,也不著急。」

竇健軍擠吧了下眼睛,看著趙峰劍說道:「老趙,最近你那邊可是沒出什麼好貨色了,什麼時候能搞幾件重器呢?

對了,好的古玉你那還有沒有現貨啊?最近國外的古玉市場不錯,你抓緊搞點真東西過來,別拿假的糊弄我礙…」

竇健軍口中的重器,其實就是青銅器,在目前國外藏家中所受的歡迎度,青銅器還是排在第一位的,後面才是瓷器和玉石字畫。

「老竇,這事兒回頭再說,咱們先吃飯去吧。」

趙峰劍搖了搖頭,對著竇健軍使了個眼色,跟在他身邊的尤老大也不是個善茬,萬一這路子被他給趟上了,自個兒也就少了個做生意的渠道。

「好,吃飯,今兒咱們不醉不歸埃」

竇健軍哈哈大笑了起來,說實話,他雖然在沿海地區勢力強大,但還是要看趙峰劍這些中間人的臉色做人,畢竟他走私的渠道再暢通,手上沒東西那也是白搭。

最近有位來自英國的藏家,在港島放出風聲,他想收一些中國古代的青銅器和玉石,價格給的很高,所以竇健軍還需要依仗趙峰劍幫他組織貨源呢。

聽到趙峰劍和竇健軍的對話后,尤老大眨巴了下眼睛,一副沒聽明白的樣子,不過心裡在想什麼,那就誰都不知道了。

「黎老闆,你這是怎麼了?」

第二天一早,秦風等人來到酒店大堂。一眼就看到了等在下面的黎永乾,不過當走近看到黎永乾的臉色后,幾人都不由吃了一驚。

黎永乾的身材原本就有些消瘦,但是一天不見。黎永乾似乎又縮水不少,眼瞅著更加單薄了,而且那張臉蠟黃蠟黃的,一看就是抱病前來的。

「黎老闆。這不行,你要去醫院看看……」

看清楚黎永乾的樣子后,黃炳余連連搖頭,說道:「都這模樣了,哪裡還能帶著我們到處跑埃」

「咳……咳咳,沒……沒事,咳,黃老闆,沒事的……」

黎永乾說一句話連咳嗽了好幾聲。拿起手邊的礦泉水喝了一口。才能將話連貫起來。「我回頭把你們送進去,然後回家躺一會就沒事了……」

黎永乾這病,一來是前天晚上被嚇的。二來喝多了酒身體弱,再被冷風一吹。邪氣侵體,也算他平時身體不弱,否則這會早就躺在床上不能動了。

看著黎永乾這樣,秦風還真怕他病倒了,當下說道:「黎老闆,你這是體寒身虛,我幫你按下通通穴道吧?」

「咳咳,通穴道?怎麼通呀?」

黎永乾聞言一愣,接著連連擺手道:「秦老闆,我……咳咳,我沒事的,回頭休息一下就行了,咱們還是先過去吧……」

「還是治治好,久咳傷肺,會留下病根的。」

秦風搖了搖頭,一把抓住了黎永乾的手腕,說道:「你坐在沙發上就好,我給你按下背上經絡,三五分鐘的時間就夠了。」

在中醫經絡按摩中,自有一套驅寒治病的手段,秦風學自師父載,不過他平時無病無痛的,還從來沒給人試過。

「真的不用了。」

黎永乾甩了甩手,卻是愕然的發現,他居然沒能甩開秦風,而且連身子也被秦風拉著坐到了酒店的沙發上。

這讓黎永乾有些吃驚,要知道,雕琢翡翠,對手上力道的掌控要求是很高的。

別看黎永乾瘦瘦弱弱的,手腕的力氣可是不小,一般人和他掰腕子都不是對手,可是秦風就這麼簡單的一拉一拽,黎永乾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黎老闆,做好,三五分鐘就行了。」

秦風鬆開黎永乾的手腕,繞道沙發後面,讓他將身上的外套脫掉后,兩手的拇指按在了黎永乾頸部的兩處穴位上,慢慢向下推去。

雖然隔著衣服,但秦風手上是何等力道,如果掀開衣服就能發現,黎永乾背部的肌肉,被秦風按出了兩道深深的凹槽,在秦風手指離開后,還過了好一會才恢復過來。

「疼,哎呦,真疼埃」黎永乾感覺背部就像是被兩把刀給劃開一般,疼得他忍不住低聲呻吟了起來。

「黎老闆,通則不痛,痛則不通,稍微忍耐一下就好1

秦風嘴上說著話,手上的動作卻是沒有絲毫停頓,只聽一陣「里啪啦」骨骼鬆動的聲音,黎永乾後背一陣抽搐,一股汗漬將他身後的衣服完全打透掉了。

正如秦風所說的那樣,開始時是很疼痛,但隨著秦風的動作,黎永乾只感覺一股熱流在體內遊走,原本透不過來氣的鼻子,似乎也變得順暢了起來。

大約兩三分鐘后,秦風將雙手收了回去,開口說道:「好了,黎老闆,邪氣已去,你要是帶著感冒藥就吃點,一準保證你生龍活虎。」

感冒發燒在中醫理論中就是所謂是傷寒,是有邪氣入侵使其脈絡堵塞而造成的,秦風剛才那一番推拿,將他背部脈絡疏通,這病已經算是好了一大半了。

「還真是,比剛才舒服多了。」

黎永乾搖晃了下腦袋,原本昏昏沉沉的腦子也輕快了許多,鼻子也完全暢通了,剛一站起身,黎永乾還發現,他背部的衣服已經完全被汗水給打濕了。

站起身走了一下,黎永乾眼中露出驚喜的神色,喊道:「神了,秦老闆,你這手功夫真是神了,我一點都不難受了埃」

見到黎永乾的舉動,秦風連忙說道:「別介啊,黎老闆。趕緊把外套穿上,你這要是一晾汗再感冒的話,那我也治不了了。」

「哎呦,幾位還在呢?要不要一起去翡翠交易所?」

正當秦風和黎永乾說著話。從電梯里出來了幾個人,走到了大堂里,為首的正是趙峰劍,身體健壯的尤老大和竇健軍等人則是跟在了他的身後。

秦風剛想回話。身後的衣服就被人拉了一下,耳邊傳來了黎永乾的聲音,「秦老闆,別和他們一起……」

秦風本來也沒打算和趙峰劍一起的,當下搖頭說道:「我們還沒吃早飯呢,趙老闆您請先吧。」

「阿乾,這幾位是你朋友?」跟在趙峰劍身後的竇健軍,看到黎永乾后,抬手打了個招呼。

「是。竇老大。他們是我朋友。」黎永乾點了點頭。乾巴巴的說道:「竇老大你們先忙,我帶他們去吃飯。」

「那好,咱們到了交易所再見。」

趙峰劍一臉笑眯眯的樣子。和竇老大等人離開了,完全沒有了昨日的灼灼逼人。看得黃炳餘一臉詫異,以他對趙峰劍的了解,這可是位睚眥必報的真小人埃

當趙峰劍等人離開后,黎永乾看向秦風,說道:「秦老闆,你怎麼會認識那幾個人的?你和他們是朋友?」

「老黎,我們和他們可不是朋友。」

沒等秦風回話,黃炳余就開口說道:「前幾天在洛市的時候,剛才那人還拿著假玉想要糊弄秦老闆呢,你說我們是不是朋友?」

黎永乾聞言像是鬆了口氣,說道:「不是朋友就好,剛才那幾個人,你們最好少招惹……」

「黎老闆,怎麼回事?那幾個人很厲害?」

秦風能看得出來,那個粗壯漢子和另外幾人,身上都帶有一股子江湖氣,尤其是昨兒被稱為竇老闆的那人,眼中帶煞,手上絕對是見過血的人物。

「剛才和你說話的那人我不認識,不過他身後邊幾個人,我倒是知道。」

黎永乾隔著酒店的窗戶看了一眼離去幾人的背影,說道:「那個身材最高的人叫竇健軍,手下養著二三十個打手,是我們這邊的一霸……」

說到這裡,黎永乾聲音壓低了幾分,說道:「聽說他是做走私生意的,專門走私古玩,從潮汕地區到深市都有很大的勢力,一般沒人敢招惹。」

「走私古玩?」

聽到黎永乾的話后,秦風臉上露出了冷笑,想想趙峰劍的出身,那位竇老闆還真的可能是做古玩走私生意的。

「那個竇健軍還做別的生意?他在你們這邊有沒有欺行霸市啊?」秦風追問了一句。

「欺行霸市?那倒是沒有。」

黎永乾搖了搖頭,說道:「竇健軍也是我們陽美人,他家裡倒是經營著一家玉石加工廠,不過也沒見他有什麼生意,平時為人倒是挺和氣的……」

「那你怕他個什麼勁啊?」秦風聞言笑了起來,任誰都能看出來,黎永乾對那竇健軍很是畏懼。

「他對我們這些街坊和氣,不過對外面人就不一定了。」

黎永乾眼中露出一絲懼色,說道:「前幾年有幾個做玉石買賣的人,似乎和竇健軍發生了一點爭執,第二天那幾個人就出了車禍,反正死的有些不明不白……」

按照黎永乾的說法,那車禍出的很蹊蹺,原本那幾個玉石商人開的車,是跟在一輛大貨車後面的,速度也不是很快。

可是那輛大貨車發現前面修路,突然一個急停,這本來也沒什麼,車距足夠,玉石商人的車也及時踩了剎車。

不過讓人沒想到的是,在玉石商人們的車后,還跟著一輛大貨車,那輛車似乎剎車不及,將小轎車硬生生的撞到了前面貨車的尾部。

兩邊都是載重幾十噸的大貨車,對付那個日本產的小轎車,直接就將其夾成了一堆廢鐵,車上的四人無一倖存,全部橫死當常

事後交警一調查,這就是一樁意外事故,對那兩輛貨車進行的處罰之後,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只是在揭陽,卻是有人傳言那幾個商人,是被竇老大給幹掉的,從那之後,眾人再看向竇老大的時候,眼中自然而然的,就多了一種叫做「恐懼」的情緒。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