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三百零一章金玉之鄉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愁,說不定就有什麼辦法了呢,黎老闆,這功夫茶不錯,是今年的新茶吧?」 搞明白事情的經過後,秦風端起酒敬了黎永乾一杯,只是絕口不提賭石和加工廠的事情了,只是和他討論桌上的功夫茶和潮汕菜的口味來。...

「黃老闆,那黎永乾加工廠的實力怎麼樣?規模大不大?」聽到黃炳余的話后,秦風心中一動。

秦風昨天接到了馮永康和謝軒的電話,他們已經和疆省的和田玉礦達成協議,以相對較低的價格,每年從那裡購買一批上品玉質的和田玉原石。

如此一來,《真玉坊》軟玉飾品的貨源就沒有問題了,現在要解決的就是翡翠飾品的來源,秦風之所以非要跟著黃炳余來此,也是存了這個心思的。

眼下剛來到揭陽就認識了個手藝不錯的雕琢大師,秦風這會就在心裡琢磨起來了,是否能將自己日後翡翠飾品的加工,交給黎永乾來做?

「秦老闆,黎永乾雖然雕工不錯,但他是手藝人,做生意有點死板,而且好像資金也不充裕,這加工廠做的很一般。」

黃炳余搖了搖頭,說道:「他對工藝太過苛求,原本一些可以用機器替代的工藝,他都要手工打磨,這麼一搞,時間精力耗費的就多了……」

在黃炳余看來,黎永乾好像還有幾分古代匠人的底線,一直都秉承著手工琢玉的傳統技藝,所謂的加工廠,就是自己帶了幾個徒弟在干。

但是這樣出現的問題也就多了,一來手工雕琢的玉器,加工費遠遠高於機器,二來時間慢出貨慢,有好幾次黎永乾的加工廠都耽誤了出貨的時間。

幾次三番之後,原本一些仰慕黎永乾名氣而來的玉石商人,也紛紛不和黎永乾做生意了。

對於那些商人們來說,一般的顧客根本就不懂機器加工和手工的區別,他們壓根就沒必要花高昂的加工費用請黎永乾手工雕琢的。

「精雕細琢是好事埃」

聽到黃炳余的解釋后,秦風笑道:「怎麼,黃老闆。你買了翡翠之後,也是打算交給黎永乾乾的?」

「我?唉,老弟,不怕你笑話,我可請不起他。」

黃炳余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老黎製作一個掛件都要幹上三天,就算加上他那幾個徒弟,一個月才能出多少物件?

而且即使雕一個最簡單的翡翠飾品,他的要價都在三百以上,甚至要比翡翠本身的價格都貴了。你說我用得起嗎?」

「一個掛件干三天,那是有點慢了。」

秦風聞言皺起了眉頭,看到已經來到了房間外面。當下說道:「咱們放了東西先去吃飯吧,黎老闆還在下面等著呢。」

「好,對了,秦風。」

黃炳余忽然說道:「回頭吃飯什麼的我買單,這人情欠多了。到談生意的時候就不好張口了……」

黃炳餘生意做的並不大,手上一共也就百十萬的資金,他只是想買一些普通的翡翠原石,加工成售價在三五百塊的飾品出售,所以這才不願意領受黎永乾的人情的。

秦風笑了笑,也沒多說什麼。他正巴不得黎永乾生意不好呢,那才能專心給他做翡翠的加工,只是秦風有些不解。為何黎永乾琢玉的效率為何之低?

要知道,秦風本人就是一個琢玉宗師級的人物,對於他來說,一個簡單的掛件用上一個小時,他就能雕琢出來。這黎永乾反而要三天,就讓秦風有些搞不明白了。

對於這個問題。在來到酒店坐下之後,秦風當面就對黎永乾問了出來。

聽到秦風的問題后,黎永乾有些苦澀的說道:「秦老闆,我用的是老工藝,不管是剔除翡翠中的雜質,還是後期的拋光,全都是手工進行的。」

「全是手工的?那的確是要三四天,不過黎老闆,這急道工序用機器,應該不影響翡翠成品的價值吧?」

秦風聞言有些愕然,剔除雜質和拋光,對於飾品的技藝要求不是很高,完全可以用機器替代,他不知道黎永乾為何如此固執呢?

「這個我也知道,唉,實話說了吧……」

黎永乾嘆了口氣,說道:「我前些年一直都在給人打工,雖然也存了點錢,但是在出來做工廠之後,和人賭了塊石頭,賭垮掉了,這才連買機器的錢都沒了……」

要說接觸賭石最多的人,除了原石主人和賭客之外,怕就是那些雕琢翡翠的匠人了。

這看的多了,很多琢玉匠人本身就具備了很豐富的賭石經驗,他們知道在什麼樣的石皮下,最容易出現好的翡翠。

黎永乾的眼力就不錯,在自己出來單幹加工廠之前,就曾經幫人去賭過石。

而且黎永乾的運氣很不錯,一塊拳頭大小黑烏砂的原石,硬是出了一個雞蛋大小的玻璃種淺綠的翡翠,當時一千多買的原石,轉手就幫那人賺了一百多萬。

也是拿了那人給的十多萬辛苦費,黎永乾才生出了導。

只是當他的加工廠剛剛籌備完成,還沒購進機器的時候,一位同村的人找上了他,說是他眼力厲害,要和黎永乾合夥賭石。

說起陽美這地方的賭石,還是要先介紹下陽美的歷史。

陽美是揭陽揭東地區的一個村子,素以「金玉之鄉」著稱,自1905年起,村民就從事玉器加工生產貿易,迄今已有近百年的歷史。

陽美全村總工有人口2800人,共600多戶。

而大小玉器加工生產貿易的企業,就達到了400多家,專業從事玉器加工生產貿易達到1500多人,可以說,在陽美,幾乎家家都和玉石有著不解之緣。

有近百年的玉石加工生產貿易的歷史,賭石在陽美也是十分盛行,早在國內還沒流行翡翠飾品的時候,陽美就有人去到緬甸賭石,不少人家都藏著上好的翡翠原石。

當翡翠熱在國內興起之後,賭石更是成了許多陽美人發財致富的捷徑,由於資金的限制,於是他們就幾戶關係不錯的人家聯合在一起,合資賭石。

在賭石市場剛剛興起的初期,出現在市場上的大多都是些老坑的原石。

所謂老坑,指的是那些年代既久、素以出產量大且質精而著稱的玉石坑口,那會陽美合作賭石的人,都佔了很大的便宜,以很低的價格,買進不少優質的翡翠。

但是到了去年,隨著緬甸翡翠老坑的減產,一些新開發的翡翠礦的原石進入到國內,黎永乾也算是運氣不好,剛剛趕上了這一撥。

當時他和同村的好友共同出資了一百萬,去緬甸參加了一次翡翠公盤,但結果卻是黎永乾欲哭無淚,他那一百萬買回來的原石,切開之後連十萬塊錢都不值。

運氣不好,這誰都無法怪罪,黎永乾只能絕了賭石的心思,專心搞起他的玉石加工廠來。

只不過手上沒錢,黎永乾那加工廠甚至連別家的作坊都不如,要不是他在玉石雕琢上有些成就,恐怕連學徒都招不到。

「黎老闆,您手藝那麼好,再借點錢不就把機器買回來了嗎?」

秦風聞言有些詫異的說道:「只要加工的生意上了軌道,一年幾十萬不成問題吧?你怎麼還是堅持每道工序都用手工的呢?」

在秦風看來,陽美這地方家家戶戶都在做生意,民間借貸個幾十萬應該不是很困難的事,所以他有些想不通黎永乾的行為。

聽到秦風的話后,黎永乾悶悶的喝了一杯酒,開口說道:「秦老闆,不是這麼回事,你賭垮了石頭,是沒人肯借錢給你的……」

在陽美這地方,不僅是家家戶戶都做生意,還是家家戶戶都賭石,而且這些人很迷信,如果你賭漲了,大家都上趕著和你合夥賭石,想沾點喜氣。

但如果是賭垮了,那絕對是牆倒眾人推。

別說問街坊四鄰借錢了,就是自家親戚,也是沒人情講,沒錢吃飯可以給,但借錢做生意,卻是門兒都沒有,正應了「生意場上無父子」的說法。

「黎老闆,車到山前必有路,你也不用愁,說不定就有什麼辦法了呢,黎老闆,這功夫茶不錯,是今年的新茶吧?」

搞明白事情的經過後,秦風端起酒敬了黎永乾一杯,只是絕口不提賭石和加工廠的事情了,只是和他討論桌上的功夫茶和潮汕菜的口味來。

「謝謝秦老闆吉言了,這茶我還有點,秦老闆喜歡的話,回頭我送你一些……」

黎永乾哪兒有心思和秦風談什麼茶葉,轉臉看向黃炳余,說道:「黃老闆,你這是打定主意要做翡翠生意了?」

「是啊,現在翡翠市場不錯,在玉石市場都快佔到一半的份額了,我是想轉行。」

黃炳余點了點頭,說道:「黎老闆,陽美賭石好像範圍不大,都是熟客帶去的,這次來可是要仰仗你了礙…」

要說賭石市場,首推的自然是一年兩至三次的緬甸翡翠公盤了,不過那裡門檻太高,以黃炳余的實力,就是去到地方,也爭搶不過來自東南亞的各大珠寶商的。

而在國內,對外開放的翡翠公盤,只有粵省平州有,不過規模遠不能和緬甸相比,而且一年只有一次,今年早就開過了。

像陽美的翡翠原石交易,說白了其實就是陽美這個村子一些有實力的商家,從緬甸公盤賭回來一些石頭后,在內部進行的二次交易。

相比平州的翡翠公盤,這種交易的規模就更加小了,基本上在陽美本地就能消化掉,所以一般不是熟人帶領的話,外面的人甚至都無法進入交易場地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