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章黎永乾

作者:打眼  |  更新時間:2013-10-18 18:40  |  字數:3619字

第二天一早,鄭市機場。

「凱子,這馬上就過年了,你在家裡呆著吧,多陪陪老爺子不好嗎?你說你跟著我窮折騰個什麼勁啊?」

秦風有些無奈的看著朱凱,這哥們昨天夜裡才從京城趕回來,就非要跟著自己去粵省,也不知道哪來的那麼大精力。

「秦風,你小子別過河拆橋啊,哥們剛幫你把東西送北京去,你這就想甩了我?」朱凱那一臉幽怨的表情要是換成一張女人臉,那就十足像個怨婦了。

「滾一邊去,《真玉坊》也有你股份的,真搞不明白,你小子幹嘛非要跟我到處跑……」秦風沒好氣的瞪了朱凱一眼,這哥們已經買好了機票,總不能再退掉吧?

「你以為我想啊?」

朱凱偷眼瞧了瞧不遠處正在和黃炳余說著話的父親,壓低了聲音說道:「我只要一回家,就要聽老爸念叨,還不如跟你去南方漲漲見識呢……」

原本朱凱並沒有跟著秦風去粵省的心思,可是和父親去了一趟京城,一路上耳邊儘是父親教訓自己要向秦風學習的聲音,朱凱實在是受不了了,所以這才一到機場就買了張機票。

「身在福中不知福……」

秦風搖了搖頭,他做夢都想有父母有家庭,但那只能出現在夢中,可越是擁有,人越不知道珍惜,秦風對此也無話可說了。

「秦老闆,小凱,聊什麼呢。咱們可要走了。」

黃炳余和朱政軍走了過來,看看了看時間,說道:「先進安檢吧,這還半個多小時。辦好安檢差不多就要登機了……」

「凱子,出門要聽秦風和黃叔叔的話。」朱政軍沖著兒子瞪起了眼睛,說道:「要是不老實的話,小心老子回來收拾你!」

「我知道了。爸,真囉嗦,走了,走啦……」

朱凱撇了撇嘴,拿著秦風就往安檢的地方跑,對他來說,只要能不聽到父親的嘮叨,那就是最幸福的生活了。

「這熊孩子,一點都不聽話。」

朱政軍無奈的搖了搖頭。看向黃炳余說道:「老黃。他們兩個還年輕。你出去多管教著點,不聽話你就揍……」

朱政軍其實對兒子是很疼愛的,主要是受了古訓那句「嚴父出孝子」話的影響。這才整天綳著臉,但內心卻是生怕兒子出什麼事情。

「得了。老朱,他們都是成年了,你也別管的那麼寬了。」

黃炳余聞言笑了起來,且不說朱凱,就以秦風為人處世的那老練勁,黃炳余都自愧不如,哪裡談得上管教?

和朱政軍告辭後,幾人進了安檢,很順利的登上飛機。

雖然已經進入到了二十世紀末,但乘坐飛機這種交通工具還是少數人的專利,國內航班也沒後世那麼多,晚點的事情倒是很少發生,三個多小時後,飛機停在了汕市機場。

「乖乖,這麼熱的天啊?」

剛一下飛機,朱凱就受不了了,他從鄭市過來的時候,那邊已經是大雪紛飛,可是到了汕市,卻是陽光普照,熱的朱凱連忙將身上的大衣脫了下來。

「小凱,這裡也就十多度,穿著外套,別凍感冒了。」

看到朱凱的樣子,黃炳余笑了起來,說道:「其實粵省各地的溫差還是很大的,最熱的地方要屬深市那邊,常年都在十五度以上,最冷韶市冬天也下過雪的。」

同機過來的人也都和朱凱差不多,下了飛機第一件事就是脫衣服,不過很多人都有來南方的經驗,隨身都帶著一件薄一點的外套。

「還是南方好,咱們那地冬天冷死,夏天熱死。」朱凱手腳麻利的從包里找出了衣服套在身上,將大衣給塞了進去。

「四季分明也有四季分明的好處,不過南方的天氣是很不錯。」

秦風也換了衣服,隨著人群出了機場後,看向黃炳余,說道:「黃老闆,咱們怎麼走?是在這裡住一天,還是直接去陽美那邊?」

對於陽美,秦風了解的不是很多,他只知道那是國內一個新興的翡翠加工基地,至於陽美的地理位置,秦風就不知道了。

「陽美在揭陽,咱們先坐車去揭陽,到地方有人接,玉石交易要明天才開始呢。」

黃炳余對這裡很熟悉,帶著秦風和朱凱徑直來到了大巴車的停靠點,買了三張票後,坐上了長途車。

汕市距離揭陽也不是很遠,兩個小時不到的時間,車子就停在了揭陽車站。

下了車後,一個身材不高,皮膚黝黑的中年人迎了上來,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話說道:「黃老闆,歡迎啊,咱們有段日子沒見了。」

「黎老闆,這次又要麻煩你了。」

黃炳余上前和來人握了握手,開口說道:「黎老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來自京城的秦風秦老闆,他可是齊功先生的入門弟子……」

轉過頭去,黃炳余又給秦風兩人介紹道:「秦風,小凱,這位是揭陽有名的玉雕大師,自己開了家玉雕廠的,也是我的老客戶,黎永乾黎老闆……」

「哦?齊先生的弟子,失敬,失敬了!」

聽到黃炳余的話後,黎永乾愣了一下,他原本以為秦風和朱凱是黃炳余的後生晚輩,沒想到秦風來頭如此之大。

要知道,翡翠的雕琢工藝雖然和軟玉有很大的不同,但也是脫胎於和田玉雕工藝的,而且齊功對翡翠鑒定的造詣也是非常高,極得翡翠行中人的推崇。

秦風握住了黎永乾的手,笑道:「哪裡,黎先生的翡翠雕琢聖手,我在北方也多有聽聞,正想向您多請教呢。」

秦風這話並不是在客套。他是真的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