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九十八章失竊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 趙峰劍沒好氣的瞪了尤老大一眼,說道:「在洛市偷雞摸狗撬門別鎖的人,都是你的手下吧?讓他們出手才萬無一失。」 「你說的倒也是。」 尤老大臉上露出一絲得色,不懷好意的看向趙峰劍,說道:「...

「對,最少有三四百萬,那人是京城來的,就是不差錢1

趙峰劍仰頭灌下一杯燒酒,臉上頓時現出一絲紅暈,瞪著尤老大說道:「尤二狗,錢就放在那裡,看你敢不敢拿了?」

「媽的,趙禿子,在叫我外號老子和你翻臉,老子現在叫尤達生1

農村人為了孩子好養活,往往小名不是貓就是狗的,聽到趙峰劍喊自己的小名,尤老大差點就翻臉,這要是被手下兄弟聽到了,那他怎麼混啊?

趙峰劍對自個兒被喊了外號倒是無所謂,擺了擺手說道:「成,尤達生就尤達生,我就問你,這活干不幹吧?」

「老趙,幾百萬的活你自己不幹,為什麼來找我啊?」

尤老大撇了趙峰劍一下,眼中滿是疑慮,他雖然對那幾百萬很有興趣,但他也知道這事兒牽扯甚大,一個不小心,說不定自己又可以去吃免費的公家飯了。

「明知故問是不是?我要是有那本事,還用找你?」

趙峰劍沒好氣的瞪了尤老大一眼,說道:「在洛市偷雞摸狗撬門別鎖的人,都是你的手下吧?讓他們出手才萬無一失。」

「你說的倒也是。」

尤老大臉上露出一絲得色,不懷好意的看向趙峰劍,說道:「老趙,這活兒既然沒你什麼事,你就不怕我活幹完之後,把你小子給甩掉?」

「哼,姓尤的,沒我你還真幹不成。」

趙峰劍冷笑了一聲。說道:「古玩城每一家店鋪都有防盜系統,還有監控錄像,沒有我的話,你就算偷出來那錢。也沒命花吧?」

「你有什麼辦法?」

聽到趙峰劍的話后,尤老大愣了一下,如果真是趙峰劍所說的,他還真不敢對那店鋪下手。因為前幾年的牢獄之災讓尤老大懂得一個道理,那就是「金錢誠可貴,自由價更高。」

「五五分成1趙峰劍沒說他的主意,而是伸出了一個巴掌。

「放屁,你就出個主意,就想分一半?」尤老大暴怒起來,要知道,幹活的可全是他的人埃

「老尤,做人要講良心。」

趙峰劍一步不讓的說道:「要不是我告訴你這消息。你一分錢也別想得到。就算你知道消息。要是沒我的主意,你也甭想拿到一分錢,所以我拿一半並不多。」

「不行。最多三七開,我七你三……」

尤老大搖了搖頭。說道:「這承擔風險的可是我的人,你要干就干,不幹拉倒,幾百萬的活說不定要掉腦袋的,風險太大了。」

「三七?」趙峰劍猶豫了一下,說道:「好吧,三七就三七,老尤,咱們一言為定。」

按照趙峰劍得到的消息,秦風要連收兩天的玉石,那店裡最少還要備著幾百萬的現金,只要尤老大能得手,自己分上個一百多萬,那也是天降橫財了。

「行了,快點說說你的主意。」尤老大臉上的疤痕亮的發光,在酒勁和金錢的刺激下,他整個人都出於一種極其亢奮的狀態。

趙峰劍將嘴巴貼到了尤老大的耳邊,低聲說道:「老尤,這不管是監控器還是報警器,都少不了用電,我告訴你,古玩城的配電箱在……」

隨著趙峰劍的話,尤老大不斷點著頭,兩人又密探一會之後,尤老大一口乾掉杯子里的酒匆匆離去了。

「秦風,起那麼早啊?」

秦風習慣了早起練功,雖然是住在朱家,還是習慣性的六點多就起床了,只是當他輕手輕腳的準備出門時,卻發現朱老爺子已經起來了。

「老爺子,您這起的可比我還早呀。」秦風壓低聲音笑道:「我有晨跑的習慣,這一天不跑就難受埃」

「現在的年輕人,能早起鍛煉的可不多了。」

朱老爺子點了點頭,沒好氣的抬高了幾分聲音,說道:「你看看他們幾個,一個個只知道睡懶覺,身體還不如我這老頭子呢。」

「老爺子,昨兒都忙壞了,你就讓朱大伯多睡會吧。」秦風笑著搖了搖頭,拉著老爺子走了出去。

小區早起鍛煉的老人不少,看到朱老爺子和人打起了太極拳,秦風找了一出沒人的地方,站起了樁功。

一個多小時后,秦風收功活動了下身體,買了些早點回到了朱家,昨兒住在了這裡的朱政浩父子倆也都已經起來了。

「秦風,政軍和凱子已經到京城了。」

見到秦風進來,朱政浩說道:「剛才政軍打你電話沒人接,打到家裡來了,他和凱子已經見到你安排接貨的人了。」

「那就好,這事兒算是告一段落了。」

聽到朱政浩的話后,秦風也鬆了口氣,價值數千萬的玉石,可是秦風所經手最大的一筆買賣了,他還真怕出什麼意外。

「叮鈴鈴……」秦風和朱政浩正說話間,客廳里的電話鈴聲忽然響了起來。

「我看這是政軍不放心,又打個電話給你報平安的。」

朱政浩笑著接起了電話,不過聽到裡面說話的聲音后,忽然愣了一下,而且隨著電話中傳出的聲音,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起來。

「朱大伯,怎麼了?不是凱子打開的吧?」等朱政浩放下電話后,秦風連忙問道。

「不是,是古玩城出事了。」

朱政浩站起身,抓過自己的手包,說道:「昨兒古玩城失竊,咱們的字畫店被人偷了,保險箱被撬開了……」

「什麼?保險箱被撬開了?怎麼回事?」剛進門朱老爺子剛好聽到了兒子的話。

「爸,沒事,您老不用著急。我現在就過去看看。」

朱政浩披上大衣就往外走,秦風連忙跟了上去,說道:「朱大伯,等等我。咱們一起過去。」

「朱大伯,店裡的保險箱里放錢了嗎?」出門之後,秦風問道。

「放了二十多萬。」朱政浩有些后怕的說道:「這點錢倒是沒什麼,如果你昨兒那些貨放在裡面。麻煩就大了。」

「看來這事兒,還是沖著我拉的啊?」

秦風點了點頭,他有種直覺,字畫店失竊的事情,應該就是沖著他去的,昨兒現場支付出去了四五百萬,肯定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

「也說不定,到了地方就明白了。」朱政浩搖了搖頭,步子又加快了幾分。

古玩城距離朱家住的小區並不遠。兩人也沒開車。步行五六分鐘就來到了地方。在古玩城的門口,停了兩輛警車,古玩城的大門口被拉上了警戒線。

「王所長。怎麼回事啊?」

看到站在自家店門口的一個中年警察,朱政浩帶著秦風走了過去。那人正是他們轄區的派出所所長。

「朱老闆,昨兒古玩城停電了,早上裡面的保安巡邏,發現你那店的捲簾門被人給撬開了,這才報了警……」

王所長似乎和朱政浩關係不錯,指著狼藉一片的古玩店說道:「對方很有可能是有預謀的,從現場看,好像他們在找什麼,我懷疑昨兒停電也和這有關係……」

「老王,不用懷疑了……」

王所長話聲未落,一個警察從警戒線下鑽了進來,說道:「配電箱被人給破壞了,的確是有關係。」

「朱老闆,這是市刑警隊的闞隊長……」王所長給朱政浩介紹道:「咱們這古玩城是市裡的重點項目,所以闞隊長也出了現常」

「感謝闞隊長,我能進店裡去看看嗎?」

朱政浩苦笑了一聲,幸虧沒讓老爺子來,否則看到這店裡的模樣,還不知道會氣成什麼樣子呢。

「朱老闆,店裡已經勘察過了,你可以進去,不過我想先問你幾個問題。」

闞隊長年齡倒是不大,但一雙眼睛卻是十分銳利,瞄在誰身上都像是在看壞人一般。

聽到闞隊長的話后,朱政浩停住了腳,說道:「闞隊長,你問吧,這店不看也罷,我回頭讓人來收拾下。」

闞隊長拿出了一個本子,開口問道:「朱老闆,店裡的保險箱里空無一物,我想知道,裡面原本有什麼東西?」

朱政浩想了一下,說道:「裡面有現金二十一萬多,另外還有一幅清末孫星衍的隸書,加起來價值二十五萬左右吧。」

「你們店裡放那麼多現金幹什麼?」闞隊長有些不解的問道:「店裡放置現金的事情,還有別人知道嗎?」

「闞隊長,我們這店不僅往外賣古玩,平時也是往裡收的,自然要準備一些現金。」

朱政浩苦笑了一聲,給對方解釋了起來,雖然一些很名貴的字畫都被收藏在家裡,但店裡通常都會放個一二十萬,以備取錢來不及時的一時之需。

至於那幅字,則是朱政軍前天花了三萬塊錢剛收到手上的,由於昨兒一天都忙著秦風的事情了,也沒來得及往家裡拿。

「一般古玩行的人,都知道店裡會放些現金的。」

朱政浩沉吟了一下,說道:「闞隊長,我們昨兒在店裡收了上千萬的古玉,並且支付了近八百萬的現金,你說這盜竊案,和這件事有沒有關係?」

「八百萬的現金,朱老闆,你們這財力可真雄厚啊1

聽到朱政浩的講訴,闞隊長和王所長同時嚇了一跳,洛市在豫省雖然是第二大城市,但人均消費水平普遍不高,八百萬的現金,已經是一筆天文數字了。

「不用問了,這事兒肯定和你們昨天的交易有關。」

闞隊長擺了擺手,說道:「朱老闆,還麻煩你提供下昨天參與交易的人員名單,和你們懷疑會作下這個案子的人,最好詳細一點。」

聽到闞隊長的話后,朱政浩和秦風對視了一眼,同時喊道:「趙峰劍!1

ps:ps:第二更,昨兒在微-信平台上發了張最新照片,大家可以加下打眼的賬號dayan-real或者打眼real

另外求推薦票啊,朋友們多多支持下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