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九十四章李鬼遇李逵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子里原本就有那麼一絲野性,此刻一發火,連罵人的話都說了出來。 「你……你,好,好1 聽到秦風的話后,趙峰劍的面色由青變白,指著秦風說道:「今兒趙某認栽了,我的東西是假的,不過姓秦的,山...

「老爺子,我只是想讓秦老闆說個清楚而已,如果您老介意,那就當我沒說……」

趙峰劍對朱老爺子還是有幾分忌憚的,這老傢伙走街串巷的時候,可是認識不少真正的江湖人,道上的背景並不比他來的差。

「放屁,拿著假玉來騙錢,還真當大夥都瞎了?」朱老爺子這一發火,再也沒給趙峰劍留面子,等於是撕破了臉面。

「得,老爺子您既然這麼說,趙某人也無話可說。」

趙峰劍雖然心中恨極,但還是不敢和朱老爺子硬頂,當下將桌上的玉蟬裝在了口袋裡,說道:「你們人多,我說不過你們,不過風水輪流轉,秦老闆,咱們還是有相遇的那一天的。」

「等等……」

看到趙峰劍一臉怨毒的就要出門,秦風喊住了他,說道:「趙老闆,不用等到那一天,我現在就能指出你那玉蟬作假的地方來。」

「哦?那趙某人倒是要見識下了。」

趙峰劍聞言站住了腳,一臉冷笑的說道:「這玉蟬是家裡祖傳的,如果是假的,趙某願意把他吃下去。」

「哦?趙老闆看來胃口不錯,連玉石都能消化啊?」

江湖人都敬畏天地,一般輕易是不會發下誓言的,但秦風曾聽師父說過,在江湖上有那種拿賭咒發誓當喝涼水的人,眼下卻是讓自個兒碰到了一個。

「少說廢話,秦老闆,有什麼招都使出來吧1趙峰劍伸手從兜里拿出了那玉蟬。連著盒子丟在了桌子上。

「趙老闆,這漢八刀的玉蟬,剛好秦某也有一塊,要不……咱們對比下如何?」

秦風說著話掀開了衣服的下擺。在他腰間赫然用紅繩掛著一個有著三種沁色的玉蟬,解下玉蟬后,秦風將其放在了桌子上,然後打開了趙峰劍的那個盒子。

秦風的這一手。讓店裡看熱鬧的人都圍了上來,這李逵遇到李鬼的情形可是不常見的,誰也沒想到秦風居然隨身帶著只玉蟬把玩。

「你……你也有隻漢八刀的玉蟬?」

見到秦風的舉動,趙峰劍頓時心虛了,自家知道自家事,他那個玉蟬是怎麼得來的,趙峰劍是心知肚明。

眼下看到秦風拿出的玉蟬,趙峰劍卻是知道自己是真的踢到了鐵板上,俗話說不怕人比人。就怕貨比貨。兩個玉蟬只要放在一起。那真假偽劣立馬就明白了。

「和趙老闆的一樣,我這隻玉蟬也是傳世的,就讓在場的朋友們。一起來看看到底哪個是真的吧?」

秦風已經幾次三番給趙峰劍留面子了,無奈這人太不識趣。非要當眾丟醜才高興。

說來也巧,秦風的《真玉坊》需要各種高檔玉器和古玉,秦風這段時間一有閑暇就會去盤盜墓所得的那些玉器,這次來洛市,剛好就帶上了這隻漢八刀的玉蟬。

「我看秦老闆這隻玉蟬是真的。」

「沒錯,秦老闆這隻玉蟬沁色自然,刀法要更加簡練有力1

「我也看好秦老闆這隻,這兩個擺在一起,趙老闆那隻玉蟬根本就不夠看……」

俗話說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如果趙峰劍的那隻玉蟬沒有對比的話,誰也無法說出它假在哪裡。

但和真正的漢八刀玉蟬擺在一起,就算是對玉石並不是很懂行的朱家幾父子,也都能看出兩者之間的差異來了。

秦風的這隻漢八刀玉蟬,刀法簡練有力,從玉蟬的頭部到尾翼一氣呵成,力道入玉三分。

而趙峰劍的那隻玉蟬,刀工和秦風這隻相比,就顯得有些偏軟了,而且頭上的那一點沁色,也表現的很不自然,像是被強加上去的一般。

「怎麼著,趙老闆,您要是還感覺自己的玉蟬是真的,咱們可以拍下幾張照片,拿給任何一個玉石行當的朋友來去看如何?」

秦風臉上掛著微笑,但說話卻是一點都不客氣,「趙老闆,我也不讓您吃下這玉蟬,只要說一句你的東西是假的,那就成了……」

秦風不欺負人,不代表他不會欺負人,只要趙峰劍說出這句話,日後豫省的古玩行里,怕是再也沒人敢和他做買賣了。

「年輕人,不要欺人太甚1趙峰劍臉色鐵青,他沒想到今兒會是這麼一種情形,在這麼多同行面前丟盡了臉面。

「我欺人太甚?」

秦風眼睛一瞪,開口說道:「你帶了十三件玉器,其中十二件是用俄羅斯玉假冒籽玉,另外一件古玉又是在廁所里漚出來的,還他媽的敢說我欺人太甚,你要臉還是不要?1

秦風雖然是京大的學生,但在進京大之前,他就沒讀過一天的書,骨子裡原本就有那麼一絲野性,此刻一發火,連罵人的話都說了出來。

「你……你,好,好1

聽到秦風的話后,趙峰劍的面色由青變白,指著秦風說道:「今兒趙某認栽了,我的東西是假的,不過姓秦的,山不轉水轉,咱們還會相見的。」

「趙老闆,我倒是不怕見您,不過夜路走多了,一定會遇到鬼的,您還是自己小心點吧。」

秦風一臉的冷笑,他在洛市只不過呆兩三天而已,以後來不來還是兩說,除非趙峰劍的觸角能延伸到京城去,否則秦風根本就不怕他玩出什麼貓膩來。

「幾位,告辭1

趙峰劍知道自己留下來只是徒增笑料,當下收起自己的「李鬼」玉蟬,頭也不回的走出了店鋪。

「什麼他媽的人啊?」

站在秦風身後的朱凱,一口吐沫對著趙峰劍的背影吐了過去,渾然沒在意他家店裡還鋪著地毯呢。

「敗類,玉石行里的敗類啊1

安德老爺子也是氣的不行,他活了這麼大歲數,還是第一次見到被人當眾揭穿了賣假貨,還如此理直氣壯的人。

不僅是安老爺子,此時在店裡的那些玉石商人們,也是齊聲譴責著趙峰劍,其中縱然有和趙峰劍一樣想法的人,那也是立馬打消了來時佔便宜的主意。

「小秦,對不住啊,我們豫省出了這樣的人,老頭子給你道歉了。」

安德來到了秦風面前,說道:「今兒我帶來的所有玉器,只要小秦你看上了,在你給出的價格上,我全部再給七折……」

出了這種事情,作為豫省玉石行當的領軍人物,安德只感覺臉上發燒,他這麼做的意思,也是想挽回一些豫省玉石行在國內的臉面。

「老爺子,這可使不得。」

秦風扶著安老爺子在椅子上坐下后,說道:「咱們古玩行原本就是良莠不齊,出了這樣的人也不足為奇,這和老爺子您可沒關係埃」

「唉,現在的這些人,眼睛都鑽到錢眼裡去了。」

安德嘆了口氣,說道:「老頭子說出去的話,還能咽回去嗎?就是七折,你要是不願意要,東西我也不賣了1

「那好吧,我就占您老這個便宜了。」

秦風想了想就答應了下來,古玩行本就是暴利,他知道就算是七折,安德也不會賠錢的。

安老爺子坐到了秦風面前,自然不會有人去和他爭搶了,接下來順理成章的就拿出了自己所帶的玉器,交給秦風鑒定了起來。

畢竟是豫省玉石行的頭面人物,安德帶來的玉器,不僅數量眾多,而且還不乏精品古玉,秦風足足看了一個多小時,才將他帶來的數十件玉器鑒定完畢。

「老爺子,您這一共是一百二十八件件玉器,算是這六件古玉,總價格是兩百五十八萬整,您看對不對?」

「小秦,你做生意仁義啊,老頭子算是服了。」

聽到秦風的話后,安德忍不住翹起了大拇指,他在來之前,就計算過這些玉器的價值,按照玉石市場的批發價,他的這些玉石在一百八十萬左右。

而秦風給出了兩百五十八萬,打了七折抹去零頭,剛好就是一百八十萬,任誰都能看出這是秦風故意給出來的價格。

「行了,什麼都不說了,小秦,一百百十萬,東西全都是你的。」

看著眼前講誠信的秦風,再想想剛才的趙峰劍,安老爺子頓時感慨萬千,和秦風相比,趙峰劍那四十多歲的年紀全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安老,這款子數目有點大,我給您寫張欠條如何?」

數目超過了一百萬,秦風並不打算支付現金,畢竟還有明后兩天,他還是要留點余錢收些散貨的。

「打欠條?」安德有些不情願,想了好一會才說道:「小秦,老頭子我信得過你,打欠條就打欠條吧1

「安老,也不全是欠條,我會先支付您百分之二十的款項的。」

秦風笑著拿出了一張寫了些字的紙放在安德的面前,說道:「說實話,我秦風是沒有什麼信譽的,不過這位的欠條,我想安老您應該能信得過吧?」

「這……這齊先生寫的?」

安德今年七十齣頭,雖然是豫省玉石行中的頭面人物,但不管是論年齡還是在行里的地位,都要比齊功差了許多,所以言語之間,還是要稱呼一聲先生。

「真是齊先生的筆跡,信得過,老頭子當然信得過了。」

看到齊功的欠條后,安德原先心中的那一絲疑慮,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ps:ps:第二更,打滾求推薦票,求上周推榜啊!!!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