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九十三章小人(下)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請人做出了眼前的這一隻來。 有原型模樣,再加上南方造假大師的精湛工藝,趙峰劍自信,別說秦風了,就是齊老爺子在這裡,也難以說出這隻玉蟬的劣處來。 「趙老闆,俗話說花花轎子人抬人,這事兒...

「趙老闆,別急嘛,吳會長看不準這玉的好壞,咱們這裡可是還有明白人的。」

秦風見到趙峰劍沖著吳起華耍起狠來,連忙擺了擺手,從吳起華手上接過了他正查看著的那一件玉器。

吳起華今兒來,純粹就是為了給自己幫忙的,而且以後他還要在豫省洛市地界上混,萬一被趙峰劍這種小人惦記上出了什麼意外,那就是秦風的不是了。

「嗯?俄羅斯玉,拿俄羅斯玉冒充和田玉山料?」

東西一上手,秦風心裡就明白了,敢情這位趙老闆今兒來,就是為了空手套白狼的,不管是他拿出的「古玉」還是新玉,都是魚目混珠的玩意兒。

俄羅斯玉產於俄羅斯的貝加爾湖地區,雖與昆崙山較遠,但仍與和田玉同屬典型的軟玉系統,與和田玉一樣,俄羅斯玉也是以白玉、黃玉為主。

其中白玉質量較好,白度甚至要遠遠超過和田玉,但稍微發乾,顏色也較統一,因而為人們喜愛,是和田玉最好的替代品種。

而且俄羅斯玉也有籽料,但白色氧化皮較厚,皮下的糖色多呈黑褐色,顏色較深,與白色界限也較清晰,成為仿古玉、仿和田玉最好的玉料。

不過將和田玉與俄羅斯玉放在一起加以比較,一個糯,一個粳,一個白得滋潤,一個則是「死白」,其高下之別不言自明。

同時,敲擊時一個聲音清脆,一個沉悶。也不難分辨,所以俄羅斯玉的價格,是遠不能與和田玉相比的。

雖然兩種玉石有些相像,但是以吳起華的鑒玉水平。如果再看不出來的話,他那豫省玉石協會會長真是白當了。

拿著手上的玉器,秦風心頭也是冒出一絲火氣來,姓趙的真把自個兒當凱子了?居然拿俄羅斯玉來糊弄自己?

雖然說上好的俄羅斯玉。比之和田玉籽料也相差無幾,但趙峰劍所拿來的這些玉,只不過是普通的俄羅斯玉,就自己手上的這塊玉器,最多只值個百八十塊。

「今兒這裡朱爺爺和安老爺子最是德高望重……」

接下來還有生意要做,秦風也不想當著眾人和他撕破臉,當下說道:「我想……請他二人辨別下這些玉,趙老闆應該沒意見吧?」

「沒……沒意見……」

聽到秦風的話后,趙峰劍心中叫苦。但面子上還是要撐下去。只能點頭答應了下來。

「小秦。你要是拿幅字畫來讓我鑒定,那一準沒問題的。」

朱老爺子笑道:「不過這玉石我可懂得不多,我看還是讓老安來看看吧。」

朱老爺子倒不是怕事。以他在豫省古玩行的地位,還真沒將趙峰劍放在眼裡。不過術業有專攻,他的確不是很精通玉石。

「好嘛,這燙手山芋交到我手上了?」

看到朱老爺子和秦風都提到了自己,鬚髮皆白的安德站了起來,說道:「好吧,老頭子我就看看,現在的年輕人啊,做事情真是越來越不規矩了……」

趙峰劍知道安德那話說的是自己,不過對方在豫省玉石行的地位遠非他所能比的,當下只能是厚著臉皮全當沒聽到。

走到辦公桌前,安德拿起了一個掛件,他也沒用放大鏡,直接將玉器合在掌心裡用勁的搓了起來。

大約一分鐘后,安德將玉器放了回去,然後拿了一張白紙在手心了擦了擦,看著紙上的油漬,安德臉上露出了嘲諷的笑容。

「小趙,這手藝越活越回去了啊?」

安德冷笑著看向趙峰劍,說道:「用的還是豬油,你是準備炒菜放兩塊玉器,還是燒湯的時候用啊?」

作為豫省最大的玉石商人,安德也不是那種循規蹈矩的人,不過行有行規,即使賣假貨,那也是九假一真,不能將事情給做絕了。

但是趙峰劍的為人,安老爺子卻是深知的,就通過這一塊玉,他就知道這小子沒純了好心,剩下的那些不看也罷。

由於秦風是京城來的,又是齊功的弟子,今兒這事如果傳出去,恐怕整個豫省的玉石行,都會被人恥笑,所以安老爺子對趙峰劍說起話來也是絲毫不留情面了。

「安老,您這話是什麼意思?」

趙峰劍雖然知道今兒大勢已去,他甭想在秦風這裡拿到一分錢,但還是梗起了脖子說道:「這些玉器都是我從別人手上收來的,就算是假的,那我也是受害者啊1

趙峰劍知道自己的名聲本來就不怎麼好,眼下只能是咬死了不承認,否則他日後真的要在豫省混不下去了。

「俄羅斯玉冒充和田玉,這把戲只能騙騙行外人,你真的不知道?」、

聽到趙峰劍的話后,安德嘆了口氣,說道:「做生意要講誠信,雖然說咱們行里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但事情也不要做的過於明顯了……」

「安老,我真的不知道埃」

趙峰劍做出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破口大罵道:「我要是知道,我就是王八,媽的,回頭我就去找王三那小子,就是他賣的貨給我……」

「行了,趙老闆,既然您也是受害人,這事兒咱們就不說了,玉……您拿回去吧1

秦風才懶得看趙峰劍在那賭咒發誓呢,這會陸續又來了四五位玉石行的老闆,他今兒忙得很,可沒功夫在這看趙峰劍表演。

「哎,我說秦老闆,這些玉器你不要,我可以拿回去。」

趙峰劍原本就是個無賴,他知道自己今天如果就這麼灰溜溜的走出店門,那真的就是臭名遠揚了,卻是想爭回點兒面子來。

「秦老闆,趙某打眼買了俄羅斯玉,我認了……」

趙峰劍將那十幾個玉器盒子收回到了箱子里,指著桌上的那個玉蟬說道:「不過這漢八刀玉蟬,可是我家裡祖傳的,你得給我個說法!

如果拿不出證據說這玩意兒是假的,趙某人也不讓你買,你當眾認個錯就行了。」

其實作為玉塞,九竅玉在古玉里的價值並不是很高,唯有漢代玉蟬的藝術性高一些,因為它是漢八刀的代表作。

趙峰劍做生意原本走的就不是正路,他和許多盜墓團伙都有來往,以前曾經收到過真正的漢八刀玉蟬。

只是那玉蟬被屍水腐蝕的太厲害,完全沒有觀賞把玩的價值了,於是他拿著那隻玉蟬,請人做出了眼前的這一隻來。

有原型模樣,再加上南方造假大師的精湛工藝,趙峰劍自信,別說秦風了,就是齊老爺子在這裡,也難以說出這隻玉蟬的劣處來。

「趙老闆,俗話說花花轎子人抬人,這事兒不用說那麼清楚吧?」

秦風原本想著是和氣生財,東西假了不收就是了,但是他低估了趙峰劍的無恥程度,這哥們賣假被揭穿了,居然還想著從秦風身上找回場子來。

「當然要說清楚,否則我趙某人以後還怎麼在豫省做生意啊?」

這古玉鑒定,可不是憑著肉眼就能分出真假的,趙峰劍認定秦風拿不出證據來,就像是逼著他給自己道歉,這樣也算能挽回點名聲。

可是趙峰劍註定要失望了,難得做一次正經買賣的秦風,豈能被他給刁難住?要論起歪門邪道,秦風能做趙峰劍的祖宗了。

「如果說清楚了,恐怕趙老闆您就更沒臉了。」秦風的臉上雖然還帶著笑,但說出來的話,卻是沒有那麼中聽了。

「你說什麼?小夥子,說話不要太滿,小心晚上路黑摔了跤礙…」

聽到秦風的話后,趙峰劍那張臉陰沉的能滴下水來,他能在洛市做了十多年的玉石生意,自然也是有所持的,還從未被人如此擠兌過。

趙峰劍就生於洛市的邙山腳下,從懂事起,就跟著村裡的老輩人去山上掏過那些帝王將相的陵墓,也算是由此和古玩結下的緣分。

不過趙峰劍打小就心氣兒高,他不滿足盜墓所得的利潤,認為大頭都被那些收購文物的古玩商們給賺去了,所以從八十年代起,趙峰劍就開始經營玉石古玩生意。

有過盜墓的背景,再加上又是那出名的盜墓村裡走出來的人,趙峰劍做生意這些年,和陝豫兩省的盜墓團伙,都有著很深的瓜葛和頻繁的往來。

那些有組織的盜墓團伙,都是將腦袋拴在褲腰帶上過日子的亡命徒,豫省的很多起命案,都是這些人在分贓或者盜墓時做下來的。

背後有這些人撐腰,趙峰劍雖然很混蛋,但通常情況下,還是沒人願意招惹他的,這也養成了趙峰劍從來都不肯吃虧的性子。

所以此刻聽到秦風的話后,趙峰劍再也忍不住了,那種江湖氣頓時從身上迸發了出來,他還真存了讓人找秦風麻煩的心思。

「趙老闆這話是什麼意思?秦某聽不懂1

面對著如此**裸的威脅,秦風也收起了臉上的笑容,如果不是店裡人多,秦風一把捏死對方的心思都有了,他長這麼大,最受不得的就是別人的威脅。

「趙峰劍,你小子太過分了吧?也不看看這是哪裡?1

秦風話聲未落,朱老爺子卻是忍不住了,秦風收玉的事情是他組織了,眼下出了這種情況,那等於是在打他的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