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九十二章小人(上)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這時間怕是不夠用的……」 秦風左右看了一下,開口說道:「您這新玉,就拿給吳老師鑒定吧。」 既然請了吳起華來,秦風也不能將別人晾在那兒,吳起華能擔任豫省玉石協會的會長,鑒定些新玉應該是不...

「哪裡啊,是秦老闆做生意爽快……」

接過朱凱遞過來裝有三十萬現金的袋子,黃炳余笑的嘴都合不攏了,連聲說道:「秦老闆,您遠來是客,回頭等忙完了,中午這頓一定由我來安排……」

其實黃炳余今兒來,對玉石能否賣出去並沒有抱太大的希望,因為每到年關,一年的銷售基本定型了,願意用現金進貨的人並不是很多。

但是黃炳余萬萬沒想到,他不但將在手上積壓了不少時間的新玉全部都賣掉之外,居然連那塊爺爺傳下來的的龍鳳玉佩也賣出了個高價,這算是意外之喜了。

剛才那麼一會功夫就賣出去了五十萬的貨,黃炳余的純利最少在二十萬以上,所以他才爭著要請吃飯,以表示對秦風的感謝。

「好,黃老闆,入鄉隨俗,那秦某可就不和您爭了埃」聽到黃炳余的話后,秦風笑了笑,說道:「回頭還有些事情,要向黃老闆請教呢,咱們一會再聊1

黃炳余點了點頭,說道:「那咱們就說定了啊,秦老闆,我先去訂酒店,一會就回來……」

說是去訂酒店,其實黃炳余主要的目地,卻是要將手上的這些錢給存到銀行去,豫省的治安可不是太好,沒誰敢拿著幾十萬在大街上晃悠的。

當黃炳余走出字畫店的時候,身後全是一片羨慕和隱藏的比較深的妒忌眼神,剛才黃炳余查錢時的舉動,可都落入到了眾人的眼中。

「秦老闆。老黃的交易完了,這該我了吧?」

趙老闆拎著他的箱子走了過來,說道:「大家給個面子,我貨不多。不會耽誤大傢伙多少工夫的……」

從進門到現在,趙老闆一直表現的都很迫切,嘴上又說出了這話,旁人縱然心裡不情願。但也不好再說什麼了。

「趙老闆,請坐,不知道您今兒要賣的是新玉還是古玉呢?」將趙老闆讓到椅子上,秦風開口問道。

說實話,秦風對這個叫趙峰劍的人,感觀並不是很好,因為對方的眼睛,總是時不時的瞄向朱凱所在的隔間,並且透著一股子貪婪。

「十二塊新玉。一塊古玉1

趙峰劍眼睛眯縫了一下。說道:「秦老闆。新玉是上好的和田山料白玉,十件掛件兩個擺件,古玉是正兒八經的漢八刀玉蟬。您過過眼吧……」

說著話,趙峰劍打開了隨身的箱子。從裡面拿出了十個巴掌大小的首飾盒子,另外還有兩個稍大的是擺件。

最後的那枚古玉,則是被趙峰劍放在了口袋裡,珍而重之的拿出來放到了秦風面前,然後一臉期待的看向了秦風。

「趙老闆,今兒來的人實在太多,這時間怕是不夠用的……」

秦風左右看了一下,開口說道:「您這新玉,就拿給吳老師鑒定吧。」

既然請了吳起華來,秦風也不能將別人晾在那兒,吳起華能擔任豫省玉石協會的會長,鑒定些新玉應該是不成問題的。

「這個……」

聽到秦風的話后,趙峰劍先是愣了一下,繼而有些不情願的說道:「秦老弟,我的玉器又不多,一會兒功夫就能看完的。」

「吳老師算是我師兄,他看的就是我看的。」

秦風面無表情的撇了趙峰劍一眼,此人眉毛倒挑,眼呈三角,從面相上看就不是個善茬,秦風剛見到他時,就感覺此人有點不對。

「那好吧,吳會長,麻煩您了埃」趙峰劍雖然不情願,但他是賣家秦風是買家,錢在秦風手上,自然是他說了算的。

吳起華走到了秦風旁邊,語含深意的說道:「沒事,小趙,只要玉是真的,小秦會給出合適價格的。」

其實秦風並沒有看錯,趙峰劍在豫省古玩行的名聲並不是很好,他前幾年就有過用假玉糊弄顧客的行為,導致其古玩店開不下去。

店鋪倒閉后,趙峰劍就開始倒騰玉石批發的生意了,他以前在南方混過不少時間,有些老顧客,倒是勉勉強強的還能維持。

朱老爺子是知道趙峰劍名聲的,昨兒並沒有打電話給他,只不過趙某人在洛市也有個三親六故,聽到這事兒之後,一大早是不請自來。

剛才朱老爺子雖然沒明說,但是給秦風介紹對方的時候,還是隱晦的提點了秦風一句。

至於聽不聽得懂,那就是秦風的事了,朱老爺子還要在洛市地界上做生意,也不可能明著開罪人的。

「吳會長,我老趙做生意向來實誠,怎麼可能是假玉埃」

趙峰劍看了吳起華一眼,在豫省古玩行里,別說是玉石協會這種民辦性質的機構,就是官方對古玩行的掌控都很差,所以趙峰劍從來都沒把這吳會長放在眼裡。

「那好,先看看再說。」

吳起華說著話打開了一個盒子,將桌子上的強光燈打開,左手拿起玉器,右手拿著一個高倍的放大鏡,仔細查看了起來。

與此同時,秦風也將那放著漢八刀玉蟬的盒子打開來,不過眼睛往那玉蟬上一瞄,眉頭就不禁皺了起來。

秦風接下來的動作,看得眾人有些莫名其妙,因為他沒有拿出玉蟬,而是連盒子帶古玉一起拿到了面前,甚至還有鼻子嗅了下玉蟬的味道。

見到秦風並沒將玉蟬拿出來,而是連著盒子在鼻端聞了一下,趙峰劍心中不由忐忑了起來,開口說道:「秦老闆,您到是上手看看礙…」

「呵呵,趙老闆,這玉蟬我看不準,還是算了吧……」

秦風笑著搖了搖頭,玉蟬的玉質不錯,雕工也算是可以,有點似是而非的漢八刀神韻,不過假的就是假的,再像,它還是一件仿製品。

秦風雖然沒有傳說中的老盜墓賊聞味斷代的本事,但真假還是能聞得出來的。

拿到鼻尖一嗅,秦風就知道趙峰劍的這個玉蟬,絕對是在糞坑裡漚出來的,聞一聞就算給他面子了,秦風豈肯沾染這破爛玩意兒。

「秦老闆,您這是什麼意思啊?」

聽到秦風的話后,趙峰劍的臉色陰沉了下來,說道:「您連上手都沒上手,就說看不準,這明擺著是不想收我的東西啊?」

趙峰劍這些年經常往南邊跑,而南方的制假工藝一向都是領先全國的,他也認識到不少專門制假的工藝師。

這隻漢八刀的玉蟬,就是南方一位造假大師級人物的作品,趙峰劍自認就憑秦風這毛頭小子,肯定是看不出來的。

至於秦風不肯買的原因,趙峰劍則以為是朱老爺子或者吳起華說了他的壞話,再看向那二人時,眼中不由帶著絲怨毒。

「哎呦,這真是瘋狗亂咬人埃」

看到趙峰劍的眼神,朱老爺子不由無奈的搖了搖頭,不過他在豫省古玩行德高望重,也不怕趙峰劍這個小人報復自己。

「趙老闆,我都說了看不準,非要我再說出個子丑寅卯嗎?」

秦風也看見了趙峰劍的眼神,心中不由一陣厭惡,他已經給對方留了台階,可拿著贗品來的趙峰劍,居然還敢不依不饒的問原因?

「當然,秦老闆您雖然是齊老先生的弟子,但不要我的貨,也要說個明白呀。」

趙峰劍冷笑了一聲,說道:「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光憑著聞就能知道真假的,秦老闆要不要我出去幫您宣揚下啊?」

「第一次聽到?」秦風同樣冷哼了一聲,說道:「那我只能說趙老闆您孤陋寡聞了1

沒等趙峰劍反駁,秦風接著說道:「請問,這玉蟬是為何物,出自何地?」

「秦老闆用這種問題考校我?」

趙峰劍拿回了裝著玉蟬的盒子,說道:「誰都知道,玉蟬是九竅玉,當然是從墳墓里出土來的,還能來自何地?」

「那就對了,不知道趙老闆知不知道,以前有些人,光憑聞就能知道年代和真假的?」

秦風看著趙峰劍,淡聲說道:「秦某雖然不才,但鼻子天生就好使,我從這玉蟬上聞不到絲毫的屍臭味道,當然要說看不準了1

「這是傳世玉,早就過了三代了,能有那味道才怪了呢。」趙峰劍一臉不屑的說道:「秦老闆,不想要就不想要了,何必說那麼多呢?」

「趙老闆,這玉蟬咱們等等再說。」

秦風不想讓那麼多人看笑話,當下停止了和趙峰劍的爭執,看向吳起華說道:「吳師兄,您這幾塊玉看得怎麼樣了?要是合適的話,就讓趙老闆開個價吧。」

秦風今兒是來做生意的,趙峰劍人品如何,和他關係都不大,如果他帶來的新玉玉器是一等品,秦風也會給出和黃老闆同樣價格的。

「小秦,這……這幾塊玉我也看不準……」

聽到秦風的話后,吳起華的臉上露出了苦笑,他知道這一句看不準,今兒自己指定是要得罪趙峰劍這個小人了。

「老吳,咱們可都是豫省人,你可別亂說話埃」

吳起華話聲未落,趙峰劍的臉色就瞬間變得陰沉了起來。

他帶來的新玉古玉都被秦風和吳起華給否了,這事兒要是傳出去的話,趙峰劍在豫省古玩行里卻是徹底臭了名聲。

ps:ps:兄弟姐妹們,求推薦票啊啊啊,周一求上榜!!!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