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九十一章現場鑒玉(下)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你們東西夠好,還怕賣不掉嗎?」 「成,朱老說話了。咱們就等等吧。」 「秦老闆真是年輕有為啊,我可是聽說齊老收您做弟子的事情了。」 朱老爺子是豫省古玩行里的老人,他一開口,那些人...

「四千?這價格就是和京城市場相比也差不了多少了?」

來人也是個行家,接過黃炳余手中的掛件看了看,說道:「老黃,你交易完了沒有?完了位置讓我,我也帶了點東西過來……」

都是在玉石行里打滾的人,一聽價格,趙老闆的眼睛馬上就亮了起來,他手上可是有不少類似的貨色,壓了可是有一兩年了。

「哎,老趙,咱們一起來的,憑什麼你先啊?」

「就是,老黃來得早就算了,你可是還在我後面進門的呀1

趙老闆此話一出,和他同時進入古玩城的幾個人都不樂意了,眼瞅著來的人那麼多,他們也不知道秦風的實力,萬一秦風收夠了不要了,那他們豈不是白跑一趟?

這些玉石商人,都是拿了原料自己去加工,然後再批發給零售商,從中賺取差價。

在這個環節里,零售商壓貨款不給,他們只能欠著原石和加工的錢,如此也就形成了俗稱的三角債。

距離過年還有一個月不到的時間,所以這些老闆們也都急著將手中的貨物變成錢款,否則這個年怕是沒那麼好過的。

「諸位,別急,都先過來喝口茶……」

看到幾人爭執了起來,朱老爺子站了出來,說道:「小秦是齊老爺子的弟子,在京城那是一等一的大商家,只要你們東西夠好,還怕賣不掉嗎?」

「成,朱老說話了。咱們就等等吧。」

「秦老闆真是年輕有為啊,我可是聽說齊老收您做弟子的事情了。」

朱老爺子是豫省古玩行里的老人,他一開口,那些人又吵吵了幾句之後。也就安靜了下來,只是一個個用眼神打量著坐在老闆桌后的秦風。

「諸位老闆,朱老說的對,只要您有好東西。我全都接著……」

秦風站起身對著眾人拱了拱手,笑道:「不過咱們還是得一個個來,要不然我眼一花,民國時的玉器給出了個漢玉價,那小子豈不是要虧死啊?」

「哈哈,哪兒能啊,秦老闆說笑話了。」

「就是,齊功大師的弟子,肯定打不了眼的。」

聽得秦風說的幽默。店裡響起了一陣善意的笑聲。

不過在這笑聲背後眾人的心思。怕是只有自個兒才知道了。眼下來的這些人,固然有想做正經買賣的,但也不乏那些想渾水摸魚的人。

「秦風。我給你介紹下,這位是豫省有名的玉石大王。安德安老闆,他是我的老朋友了,專程從鄭市趕過來的……

這位是咱們洛市的羅老闆,他可是洛市第一批做玉石生意的人,你們以後多親近些……

小趙也是玉石行的老人了,他在南方呆過一段時間,生意遍及大江南北礙…」

一下子湧進來這麼多人,朱老爺子也不得罪人,將幾人的身份一一給秦風介紹了一遍,不過聽在秦風耳中,還是聽出了點兒東西。

那位滿頭白髮的安德安老闆,應該是個比較誠信的商家,至於朱老爺子對趙老闆的介紹,卻是有點別的意思,走南闖北代表見識多心眼活,這樣的人還是要防著點的。

「久仰幾位前輩的大名。」

秦風對著幾人笑道:「咱們今兒是做生意來的,等生意做完了,小子擺酒請客,咱們再暢談痛飲好不好啊?」

「秦老闆說的是,咱們還是先做買賣吧。」

趙老闆的聲音很響亮,「老黃,你這生意都成交了,還不讓讓位置?我今兒帶的貨可不少埃」

聽到趙老闆的話后,黃炳余不滿的說道:「誰說我做完了?剛才交易的是新玉,我這還有一塊古玉呢。」

「那你快點拿出來埃」

正說話間,朱凱拿著一包錢走了出來,看到袋子口處顯露出來的那一疊疊鈔票,趙老闆不由表現的有些迫切。

「得,原本不想賣的,不過秦老弟您要是能給個實誠價,這玉我就賣了1

被趙老闆一催促,黃炳余咬了咬牙,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扁平盒子,放在桌子上后,說道:「這一對龍鳳佩,是我黃某人家傳的寶貝,秦老闆您掌掌眼……」

「老黃,你不是說這東西不賣的嗎?」

聽到黃炳余的話后,朱政軍不由說道:「我可是追了你三年了,你連個價都不願意開,今兒反倒是想賣,這……這也忒對不起老朋友了吧?」

也不怪朱政軍對黃炳余不滿,他早在幾年之前,就看上了對方的那兩塊龍鳳佩古玉。

朱政軍前兩年曾經要拿一副鄭板橋的畫相換,但黃炳余死活不肯,眼下見到他居然要賣給秦風,頓時是一臉的不高興。

「老朱,兄弟我說句實話你也別見怪。」

黃炳余看向朱政軍,說道:「你也知道,我不玩字畫,且不論鄭板橋的畫值不值這兩塊玉佩,我拿了你那畫都不好出手……」

「想要錢你也開個價埃」朱政軍不滿的打斷了黃炳余的話。

「老朱,就你那葛朗台性子,能捨得出高價嗎?」

黃炳余和朱政軍關係極好,也不怕說了實話對方生氣,接著說道:「我後天要去南方參加個玉石交易會,手上現金不夠,要不然我也不願意賣這一對玉的。」

「你……你怎麼知道我出不了高價啊?」

朱政軍被黃炳余說的氣急,但反駁起來卻是有點氣短,自家知道自家事,他還真捨不得拿出幾十萬來購買那一對玉佩。

「去南方?」進屋后一直沒說話的安德老爺子,忽然眼皮一抬,開口說道:「小黃,你這是要去參加緬甸翡翠公盤的?」

「安老,您太瞧得起我了,我哪兒有那資本去緬甸啊?」

黃炳余苦笑道:「是揭陽的朋友說那邊有個小型的翡翠交易市場,約我去看看,其實都算不上是公盤……」

在場的除了朱家人之外,基本上全都是玉石行當的人,對黃炳余所說的公盤,倒都是很了解。

公盤是寶玉石原料交易專用術語,是中外玉石界普遍認同的一種原石毛料交易行為,就是將挖掘出來的玉石原料集中公開展示,買家在自己估價判斷的基礎上出價競投。

這個詞是從翡翠的產地緬甸傳出來的,在緬甸一年差不多有三次大的公盤。

不過在國內南方的一些翡翠交易中,往往也會冠以公盤的名義來招攬客戶,當然,其規模和成交量就遠遠無法和緬甸公盤相比了。

黃炳余所說的那個翡翠交易市場,是在潮汕地區一個著名的翡翠加工基地附近,這幾年也是做出了點名氣,吸引了不少南北客戶前去交易。

這幾年翡翠市場逐漸火熱了起來,相比較和田玉等軟玉飾品,色澤艷麗的翡翠,無疑更受消費者的歡迎。

由於翡翠市場的競爭,遠沒有軟玉市場那麼激烈,所以黃炳余這次將家裡壓箱的玉器都拿出來,卻是想籌集一筆資金去購買翡翠原石,以後改行做翡翠生意。

「黃老闆,我先看看東西,咱們再說……」

聽到黃炳余提及翡翠交易,秦風眼中閃過一絲異彩,不過當著那麼多人,他也沒追問,直接將桌子上那巴掌大小的盒子拿在了手上。

打開盒子,一對散發著油潤光澤的和田玉玉佩出現在了秦風面前,兩塊玉佩一龍一鳳,都為橢圓形,但合在一起,就變成了一塊圓形的佩飾。

「好東西,這也是快籽玉做出來的,難得有這麼大的籽玉料。」

秦風打量了一番之後,抬起頭看向黃炳余,說道:「黃老闆,這對東西真不錯,雖然是清末的物件,但雕工和造型卻是很新穎,您出個價吧1

秦風能看得出來,黃炳余平時是對這對玉佩是下了功夫的。

玉佩上面油潤的光澤顯示,基本上他每天都在盤這對玉,而且時間最少在十年以上了,就憑這一點,這對玉佩的價格都要比市場價高出不少。

「秦老闆,您要是真想要,三十萬拿走1黃炳余咬了咬牙,說道:「要是少於這個價,那我就不賣了。」

這塊玉是黃炳余爺爺傳給他的,如果不是現在想轉型而又資金緊張的話,他還真捨不得賣,黃炳余也是打定了主意,只要秦風有講價的意思,那他立馬就將這對玉佩收回。

「好,三十萬就三十萬1

秦風愣都沒打一個,啪的一聲合上了那個盒子,回頭喊道:「凱子,再拿三十萬給黃老闆1

對於極品的玉器,秦風是不會吝嗇錢的,他敢三十萬收這對玉佩,就有把握六十萬將其給賣出去,全國有錢的「文化人」多的是,而且他們的小名也都叫「凱子」。

「好,秦老闆果然爽快1

雖然失去了玉佩有些不舍,但黃炳余心中還是挺高興的,因為那對龍鳳玉佩雖然不錯,但還沒能傳到三代,算不上傳世古玉,三十萬的價格,已經很高了。

「老黃,你這買賣做的合適埃」

看到朱凱又拎著個黑色的塑料袋走了出來,眾人均是用羨慕的眼光看向了黃炳余。

對於他們這些商人來說,能賣得出去的玉才是好玉,否則放在手上賣不掉,那即使再名貴的玉器,也只是個看不見摸不著的空頭數字。

ps:ps:第一更,親們,求推薦票啊

另外沒加胖子**的,去搜索打眼real,打眼會經常放點照片上去!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