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九十章現場鑒玉(中)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小的石頭。感覺很是漂亮,於是就花了一兩百塊錢,買了一大袋子。 可是回到家后,這位遊客卻不知道如何處置這些石頭了。於是將其都丟入到了魚缸里,一放就是七八年的功夫,渾然將其忘掉了。 可是有...

「吳師兄,古玉的甄別我來負責就行。百度搜」

看到吳起華一臉為難的樣子,秦風笑道:「師兄您幫著我鑒定下那些現代成品玉器的品質就行了,這次來主要收的物件,還是新玉……」

古玉雖然好,但針對的都是非常高端專業的人群,這個市場基本上是以有豐富玉石收藏經驗的藏友為主體的。

至於那些並不懂玉的散客們,他們關注的只是玉器的光澤亮度和雕工是否精美,對於玉本身的文化和內涵,則是不那麼看重。

所以秦風雖然在《真玉坊》里擺了六枚他盜墓所得的古玉,但開業這幾天時間裡,卻是一件都沒賣出去,只有幾個行內人來諮詢了價格。

反倒是秦風從津天進的那批新玉和方雅志留下來的翡翠,銷售異常火爆,此次秦風前來洛市,就是為了新玉玉器而來。

「小秦你能這麼想最好的,現在古玉造假的技藝實在是太高了,我也拿捏不準埃」

聽到秦風的話后,吳起華鬆了一口大氣,他這次是來幫忙的,而不是來丟人的,萬一走眼看錯幾個物件,那日後真沒臉面去京城見那些老朋友了。

「行了,都坐下聊吧,老頭子還有點今年的雨前龍井,今兒也貢獻出來了。」

看到進屋後幾人都是站著的,朱老爺子吩咐了起來,「政軍你帶著凱子把那太師椅搬過來,對,放到這桌子前面。留著回頭鑒定玉器給人坐,政浩到門口迎下人,我估摸著差不多也該有人來了……」

「是,父親1

聽到老爺子的話后。眾人頓時忙了起來,秦風也想去幫忙,卻是被老爺子拉著在那寬大的茶桌前坐了下來。

正如老爺子所說的那樣,朱政浩出去還沒有五六分鐘。就陪著一位四十多歲拎著皮箱的中年人走進了店裡。

「老黃,歡迎啊,沒想到您是第一個來的。」

見到來人,剛剛搬完桌椅的朱政軍連忙迎了上去,說道:「帶什麼好物件來了?上次你那對白玉龍鳳佩我可是看中了,怎麼樣,有出手的意思嗎?」

「朱大哥,那是我家老爺子留著傳世的,您就甭惦記了啊1

來人笑了笑。和朱政軍等人寒暄了幾句之後。來到朱老爺子和吳起華的面前。很是恭敬的說道:「兩位身體可還好?正說著過幾天去看看您二位的呢。」

「小黃,過來喝茶,你這段時間生意還行吧?」

朱老爺子在行內輩分是高。也沒站起身,招呼來人坐下后。說道:「今兒可是京城齊先生的弟子來收玉,你可是要帶點好東西來,別丟了咱們豫省的人埃」

「哪兒能啊,朱老,我手上什麼時候出了差玩意兒?」

來人也是個急脾氣,被朱老爺子這麼一激,卻是連茶也不喝了,眼睛在四周掃了下,有些不確定的看向秦風,說道:「這位小兄弟,就是齊老先生的弟子?」

這位玉石商叫做黃炳余,他和朱家交往挺多的,是以對朱家人全都認識,眼下就秦風是個生面孔,如果不是秦風太過年輕讓他有些疑慮的話,怕是早就套上近乎了。

「黃老闆,我叫秦風,是剛入行的後生晚輩,以後還要請您多關照……」

秦風站起身,對著黃炳余拱了拱手,言語間卻是絲毫都沒提及齊功弟子的身份,這倒是讓黃炳余對其好感大增。

「秦兄弟,少年有為,我在你這麼大的時候,還不知道幹嘛呢。」俗話說花花轎子人抬人,黃炳余對秦風也是讚賞有加。

「行了,你們兩個別對著誇了。」

聽到二人的對話,朱老爺子笑道:「等會來的人還要多,小黃,有貨就先拿出來吧,回頭可是要排隊的……」

「好,好,老爺子說得是。」黃炳余連連點頭,說道:「秦兄弟,要不然咱們先看看東西,然後再聊?」

進入到九十年代初期,中國的經濟就有賣方市場轉化到了買方市場,像八十年代都要憑票買的電視機,現在卻是在商場里做著促銷,數十個商家打的頭破血流。

而「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的古玩市場也是如此,擠壓了很多貨但卻是出不了手的古玩商比比皆是。

尤其現在年關將近,按照中國人的規矩,都是想多回些款在手上,黃炳余也不例外,而且他最近還有個項目需要資金,所以今兒才那麼大早第一個上門的。

「好,黃老闆請這邊坐……」秦風將黃炳余讓到了那對門的老闆桌處,說道:「不知道您今兒要賣的是古玉還是新玉呢?」

「新玉和古玉都有,就是不知道秦老弟你能不能看得上了……」

黃炳余將自己來到的箱子放到了老闆桌上,一邊打開一邊說道:「新玉是疆省和田采出的上好河料,雕琢是揚州工,一共四十八個掛件,兩個擺件,秦老弟你先看看……」

河料玉也稱籽料,是指在河中天然形成的卵石形玉料,外有籽皮。

經過自然的長期風化,這些玉料被剝解為大小不等的碎塊,崩落在山坡上,再經雨水沖刷流入河中,待秋季河水乾涸,在河床中採集的玉塊稱為籽料。

籽料是和田玉中最為貴重的玉料,雖然體積都不是很大,只能雕琢出一些掛件或許手把件,但由於玉質油潤,色澤瑩白,價格卻是很高。

尤其是這三五年中,籽料的售價漲的很快,原來幾十塊錢一個的籽料,現在居然都按克來賣了,在玉石行里還流傳著這麼一個故事。

曾經有位揚州的遊客,在九十年代初期的時候去疆省和田遊玩,當時看到一些拇指大小的石頭。感覺很是漂亮,於是就花了一兩百塊錢,買了一大袋子。

可是回到家后,這位遊客卻不知道如何處置這些石頭了。於是將其都丟入到了魚缸里,一放就是七八年的功夫,渾然將其忘掉了。

可是有一天,一位玉雕廠的師傅去那人家中做客。在觀賞魚缸的時候,無意中發現了那些玉石,拿出來一看,全是上好的籽料。

這一下可不得了,經過初步的估算,那魚缸里的資料,最少價值五十多萬,這件事傳出來后,也帶動了和田玉籽料價格的進一步上漲。

「好東西。是和田籽玉。難得這雕工也不錯1

秦風這次也沒喊吳起華。而是打開了箱子里的那一個個小盒子,將玉拿到眼前仔細鑒別了起來。

「吳師兄,您看看。我沒走眼吧?」

見到吳起華自己過來了,秦風讓開身子。說道:「玉質和雕工都很好,能算得上是一等品了……」

「小秦,你坐,我站著看看就行。」

吳起華並沒有坐下,而是拿過秦風看過的幾塊玉,放到眼前,點了點頭說道:「沒錯,這玉料油潤,光澤自然,是籽玉無疑……」

聽到吳起華的話后,秦風看向黃炳余,說道:「黃老闆,這兩年籽玉價格漲了不少,我也不讓您吃虧,每件四千元,您覺得如何?」

「每件四千?」黃炳余聞言愣了一下,繼而看向那兩個擺件,說道:「那……這擺件的價格呢?」

雖然這些玉器中的籽玉有大有小,但相差的並不是很多,如果單賣玉料的話,一塊差不多能值八九百塊錢,提及稍大一些的也就是兩三千。

由於是批量加工,雖然都是手工雕琢的,但是琢玉的工錢,每件摺合起來還不到三百,秦風給出了四千的價格,卻是比黃炳余的心理價位高出了一千塊錢。

「這兩個擺件是用和田山料雕琢而成的,雖然比籽玉稍微差一點,但也算是品質不錯,尤其是這個玉白菜白中帶綠,給人一種生機盎然的感覺……」

秦風將兩個擺件點評了一番之後,開口說道:「黃老闆,玉白菜我出一萬二,這一件八千,您看怎麼樣?」

「秦老闆,您說的是一針見血啊,佩服,佩服1

秦風對兩個擺件的點評,優劣全都說了出來,而且給出的價位,剛好比他們行內評估的價格還要高出那麼一千出頭,聽得黃炳余不由翹起了大拇指,和秦風說話時也用上了敬語。

「黃老闆過獎了……」秦風笑了笑,說道:「這價格您看合適嗎?您賣還是不賣啊?」

「秦老闆這麼爽快,黃某豈有不賣的道理?」

黃炳余在箱子上拍了下,說道:「秦老闆,四十八件籽玉是十九萬兩千,加上這兩個擺件,一共是二十一萬兩千塊錢,這零頭就抹去了,您給二十一萬就好,這箱子也送您了……」

「好,黃老闆痛快1秦風笑著點了點頭,回頭喊道:「凱子,二十一萬元整,給黃老闆點錢了礙…」

「怎麼著,這買賣都已經做上了呀?」

秦風喊出這話的時候,店鋪大門外同時湧進來了四五個人,每人手上都是拿著個包或者是箱子,顯然都是沖著秦風來的。

「老黃,你來的倒是早埃」

都是洛市人,相互之間也熟悉的很,看到黃炳余箱子里的玉后,有人拉了黃炳餘一把,低聲說道:「老黃,價格怎麼樣?這兩年玉料漲得有些厲害,不行咱們可以再放放的1

「老趙,籽料玉掛件四千一個……」黃炳余從箱子里拿出了一個掛件,說道:「在價格我不知道你滿意不滿意,反正我是賣了。」

都是生意場上的人,秦風這樁買賣算是讓給黃炳余不少利,投桃報李,他自然也要幫秦風說幾句好話。

ps:第三更,一萬字呀,兄弟姐妹們,求推薦票,求新一周上榜!!!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