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八十八章收購(下)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右的樣子。 「秦風,朱叔叔也不能占你便宜。」 朱政軍心裡罵著秦風敗家子,嘴上說道:「這塊玉是市場價大概在三十五萬。這樣吧,你給四十萬拿走,只要過上兩年,保證你只賺不賠1 不管再...

朱家算是洛市甚至全國最早富起來的那一批人,老爺子健在,於是幾家的房子都買在了同一個小區的同一棟樓內。

朱政軍更是買下了一個單元的左右兩戶,將其打通之後,整棟房子足有兩百七八十平房,光是室就有四間,另外還有兩間就成了他的儲藏室。

「秦風,怎麼樣,我爸收藏的這些東西都不錯吧?」吃完飯後,朱老爺子去打電話了,而秦風則是在朱政軍父子倆的陪同下,去到了儲藏室中。

打開房門后,朱凱得意的說道:「除了玉石,我爸收藏的最多的就是青銅器,裡面有不少珍品呢。」

朱凱原本自以為出身古玩世家,在學校里不說獨一份吧,那也是很有優越感,但是誰知道從開學第一天,他的優越感就被打擊了。

不說出身相同的馮永康了,就算是半路出家的秦風,不管是在文物的鑒定還對古玩的理解上,都要遠遠超過了他。

拼自個兒的本事拼不過,朱凱下意識的就想要拼爹了,大家都是同學,總有點能拿出手的東西吧?否則他以後在秦風面前還真是沒自信了。

「還真是,朱叔叔,您干這行乾的早,當年怕是撿了不少漏吧?」

秦風粗略的看了一眼,正如朱凱所說的那樣,一排排的木柜上,整整齊齊擺放了不少青銅器,大多都是器形古樸,看上去就像是真的。

「也談不上撿漏,那會的錢也值錢埃」

朱政軍嘿嘿笑著,臉上卻滿是得意的神色,他這藏品室錯非是至交好友,否則根本就不會帶進來,曾經有好幾個人想與他交換藏品。都被朱政軍給拒絕掉了。

「朱叔叔,別的東西我不要,這玉器我要是看中了,您可不能不給埃」

秦風發現,那些架子上除了擺放了青銅器之外,還有許多個大小不一的木盒子。想必這些就是朱政軍收藏的玉器了。

「小秦,沒問題,你看中的玩意兒,咱們按市場價走就行。」

談到了生意,朱政軍卻是變得大氣了很多,這些玉器都是他早年收藏的,實在是沒花幾個錢,眼下賣給秦風能賺一筆不說,也變相的等於是幫了兒子。

別看朱政軍對朱凱苛刻的很。嘴裡從來沒有一句好話,但他創下這份家業,不就是為了留給兒子的嘛,平時那嘴上罵著卻是疼在心裡。

「成,那就多謝朱叔叔了。」

秦風點頭答應了一聲,他知道朱政軍願意賣這些玉器,還真是給了自己天大的面子。

因為現在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古玩市場的未來發展。普通玉器增值或許不大,但是上來品級的玉器。在手裡囤放幾年,價格肯定會上漲不少的。

朱政軍有不缺錢,他願意出手,即使有兒子的因素在內,也是幫了秦風的大忙,所以秦風在心裡也暗暗記下了這份人情。

「好玉。朱叔叔,這塊貔貅把件,可是黃玉中的極品啊1

打開一個盒子,秦風不由眼睛一亮,入眼處的是一塊嬰兒巴掌大小的把玩件。通體由黃玉雕刻而成,工藝十分精湛,將貔貅的面部蹦惟妙惟肖。

中國人說起玉石,第一印象往往就是和田玉,不過那是託了和氏璧的福,讓很多人知道了和田玉,其實在中國,一共有四大名玉。

這四大名玉,就是指疆省產出的「和田玉」、遼省岫岩產出的「岫玉」、豫省南陽產出的「獨山玉」還有鄂省鄖縣等地產出的「綠松石」。

這隻貔貅所用的玉質,就是著名的岫岩玉,岫玉出產的地方山清水秀、物產豐富,是一處藏風聚氣的風水寶地。

經過千萬年的自然演化,凝聚了千萬年的日月山川之精華,從而才蘊育產生了聞名於世的國寶珍品……岫岩玉。

岫玉大體分兩類,一類是老玉,是山泉從山中衝擊而成的,其質地樸實、凝重、色澤深綠,是一種珍貴的璞玉。

另一類是軟玉,其質地堅實而溫潤,細膩而圓融,多呈綠色,而其中以純白、金黃兩種顏色是罕世之珍品。

秦風拿在手上的這塊黃玉貔貅,通體金黃,正是岫玉中的珍品雕琢而成的,而且看年頭和工藝應該是清朝中期的,算是一塊大開門的傳承古玉。

「你小子的眼睛真毒啊,運氣也是真好,一上手就挑了我這房中最好的玉……」

看到秦風手裡的黃玉貔貅把玩件,朱政軍不由苦笑了起來,說道:「秦風,這塊玉我本不想出手的,不過既然被你看到了,也算是你和它有緣分,但是價低了,我是不賣的……」

黃玉的基質是為白玉,因長期受地表水中氧化鐵滲濾在縫隙中,這才形成黃色調。

根據色度變化,黃玉又可以定名為密蠟黃、栗色黃、秋葵黃、黃花黃、雞蛋黃等,色度濃重的密蠟黃、栗色黃極罕見,其經濟價值可抵羊脂白玉。

在清代,由於黃玉為「皇」諧音,又極稀少,一度經濟價值超過羊脂白玉,即使在現代,極品黃玉也是很罕見的,朱政軍是真捨不得出手。

「朱叔叔,這個價,您看怎麼樣?」

秦風伸出了一個巴掌,說道:「這黃玉的玉質和雕工都很不錯,就是年份短了點,最多到清中期,我給的這個價,應該很合理了吧?」

「五萬?秦風,我說你小子是葛朗台吧?」

看清楚秦風的手勢后,朱政軍連連搖起了頭,說道:「別人拿一對清康熙官窯的青花瓷瓶來換,我都沒給換,五萬塊錢你想都別想……」

朱政軍雖然不做玉石買賣,但有很多做玉石買賣的朋友,而且自己也會經常到玉石攤子上閑逛,對自己這塊黃玉的價格還是很清楚的。

「朱叔叔。您看我就像那麼小氣的人?」

秦風聞言笑了起來,晃了晃自己的右手,說道:「這不是五萬,而是五十萬,朱叔叔,您看這價錢合適嗎?」

「五十萬?秦風。你小子不是開玩笑吧?」

聽到秦風的話后,朱政軍嚇了一跳,這黃玉雖然不錯,但正如秦風所言的那樣,年代有點近,市場價比之漢玉還是稍差一點的,應該就是在三十萬左右的樣子。

「秦風,朱叔叔也不能占你便宜。」

朱政軍心裡罵著秦風敗家子,嘴上說道:「這塊玉是市場價大概在三十五萬。這樣吧,你給四十萬拿走,只要過上兩年,保證你只賺不賠1

不管再怎麼說,秦風是自己兒子的同學,再加上朱凱在《真玉坊》還有股份,朱政軍的生意雖然做的精明,這點人情還是要講的。

「朱叔叔。別介啊,這貔貅我還真是五十萬收。少了我還不要了呢。」

秦風搖了搖頭,說道:「朱叔叔,您也知道,我那店賣的都是精品,不過在古玉中還缺少點鎮店的珍品,這塊玉剛好合適……」

「等等。朱叔叔不能占你這便宜……」

沒等秦風說完,朱政軍就打斷了他的話,說道:「秦風,在合適它也是有市場價的,黃金有價玉無價那句話。你可不會當真吧?」

古人常用「黃金有價玉無價」這句話,來形容玉器的珍貴,但是對於玩這些的行里人或者是商人來說,任何一件物品,都是有其價值所在的。

「朱叔叔,您先聽我說完埃」

被朱政軍打斷了話,秦風也不生氣,笑著說道:「朱叔叔,我從您這花五十萬買這塊玉,您知道我打算賣多少嗎?」

「賣多少?」朱政軍聞言一愣,說道:「黃玉雖然少見,但市場上還是找得到的,貴了你賣得出去嗎?」

「一百二十萬1

秦風伸出了右手的一個手指頭,想想不對,又抬起左手伸出了兩根手指,說道:「一百二十萬,這塊玉我買回去就是賣這價,少一分都甭想買走……」

說到這裡,秦風嘿嘿笑道:「以後萬一我這價格賣出去,朱叔叔您一想,還不要氣吐血啊,所以五十萬的價您也別講了,就這麼著吧1

秦風的這種做法,其實是有講究的,這古玩行里的買賣,如果被人撿了漏,就會像是吃了蒼蠅一般噁心。

眼前秦風和朱政軍的交易雖然不是撿漏,但買進和賣出的價格懸殊太大,秦風怕朱政軍日後心裡不痛快,這才主動多給了十萬塊錢的。

「一百二十萬賣出去這塊玉?你還真敢想?」

朱政軍愣了半晌沒說話,他是被秦風說出的這個價格給嚇住了,這會只感覺嗓子有點干,很努力的咽下去一口口水,說道:「秦風,生意可不是你那樣做的,會被人笑話的。」

俗話說行有行規,像這種玉器,市場的價格就是那麼多,秦風擺出去一個天價,肯定會讓同行笑話,朱政軍說這話,卻是對秦風好。

「朱叔叔,我這東西原本就沒想著要賣給行里人。」

秦風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這幾年國內發展很快,暴發戶多的是,他們懂得什麼價高價低?咱們只賣最貴,不賣最好……」

秦風早就確定了真玉坊的定位,這本就不是一家面向普通老百姓的店鋪,也不是讓行內人交流的地方,而是面向國內最先富裕起來的那一部分人。

所以只要是品質上佳的東西,秦風都敢擺出天價來,他也不怕行里人笑話。

如果物件實在賣不出去,找個託買走不就行了?那還能幫著《真玉坊》打廣告呢,對於這塊黃玉貔貅,秦風也是真喜歡,巴不得沒人買走呢。

「得,我是看不懂你們這些年輕人了,五十萬就五十萬吧。」朱政軍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我這玉器不少,你先挑著,回頭一起算賬。」

「好,朱叔叔您做生意可要比生活中大氣多了。」

秦風嘿嘿一笑,當下也不客氣,將那一個個木盒都給打開,拿出其中的玉器鑒定了起來,這玩意一個看不好,那就是幾萬甚至幾十萬的損失。

好在朱政軍經常進這房中來盤磨自己收藏的古玉,裝了個100瓦的大燈泡,雖然是在晚上,光線倒是很明亮。

秦風足足挑揀了兩個多小時,從朱政軍收藏的上百塊古玉中,挑出了三十多塊。

不過除了第一塊黃玉貔貅之外,其餘都是些價值數千至數萬不等的玉器,出了房子到客廳里一合計,秦風需要支付給朱政軍一百八十六萬的錢款。

「朱叔叔,您這可要帶個好頭礙…」

秦風拿出了一張齊老爺子手書的欠條,分別在空白處填上了朱政軍的名字和一百八十六萬的數字后,說道:「三月之後,半年之內,憑欠條取錢,您要是不來取,這錢可就沒有了礙…」

「臭小子,先算計你朱叔叔,這是殺熟啊1

看著秦風拿出來的欠條和協議書,朱政軍無語的搖了搖頭,不過對齊老爺子的信譽他自然是信得過的,當下籤好協議后,將協議書和欠條收了起來。

「秦風,政軍這的東西你都挑完了?」

在屋裡的朱老爺子聽到廳里的說話聲后,推門走了出來,坐到沙發上說道:「我給你聯繫了十多個豫省最大的玉石商人,明兒去我店裡,咱們來個現場交易……」

「十多個?」聽到朱老爺子的話后,秦風連忙問道:「朱爺爺,我這打欠條的規矩,您老說了沒有?」

雖然手上有八百萬的支票,而且秦風另外還留了五百萬備用的,但是面對一個省份的玉石商人,他這點錢還真不夠看的。

「當然說了,有齊先生作保,他們都是信得過的。」

朱老爺子點了點頭,不過他卻是沒說自己也是其中的保人,做了一輩子的買賣的,朱老爺子早就過了那賣弄的年紀了。

「行了,小秦,坐了一天的飛機也累了,你早點休息吧……」

看到這會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老爺子站起身說道:「明兒我請了位老朋友來幫你掌眼,省得到時候被一些人鑽了空子。」

要說朱老爺子對這件事還真的是挺上心,不但幫秦風聯繫了十多個有實力的賣家,而且還找好了鑒定師,簡直就是一條龍式的服務。未完待續……

ps:ps:第二更,今兒三章,求月票,求推薦票啊!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