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八十七章收購(中)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張欠條上不光是有齊功的簽名,還有他的兩方印章,從印章的篆字來看,應該是是齊功手書真跡無疑。 秦風點了點頭,說道:「沒錯,老師厚愛,學生卻很慚愧礙…」 看著這些欠條,秦風心裡就像是打翻了...

以秦風現在的財力,還不足以撒開歡來收東西,因為他所做的是精品,既然帶上了「精」字,這價格自然也是成倍的往上翻。

要知道,上好的和田玉籽料所雕琢出來的玉器成品,少則數千,多則數萬,而大宗的擺件則是比體積小的掛件又要貴多了,十萬幾十萬的也不稀罕。

至於古玉,價格就更沒譜了,按照古玉的沁色深淺,盤磨程度,傳承年代,都有不同的價格,一件極品古玉,就是賣出上百萬,那也是物有所值的。

所以秦風拿出的這八百萬支票,看上去不少,但如果收購的全是上等玉器,其實也買不到多少的,恐怕連他背來的那個書包都裝不滿。

「秦風,咱們行里的規矩,向來可都是一手錢一手貨,貨款兩清……」

聽到秦風的話后,朱老爺子搖了搖頭,說道:「你這現付訂金的說法,可是沒有前例埃」

古玩行講的是買定離手,也就是說,東西離了買家的手,那是不管真假概不承認的,秦風要先支付訂金推后給錢,怕是很多人都不願意。

「朱爺爺,這凡事不都有個第一次嘛。」

秦風笑嘻嘻的說道:「您也知道我現在缺的就是貨,只要有貨,一個月內往保守了算,三四千萬的資金周轉不成問題,還怕我還不上錢?」

「秦風,我們知道你能還上沒用,要讓別人敢賣給你才行。」

朱政軍對秦風所說的辦法也不看好,現在做生意的人精的像猴似得,個個都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兒。

秦風僅憑一點訂金一張欠條,就想真金實物的拿走東西,那難度不是一般的大,至少放在朱政軍身上,他是肯定不同意的。

「朱叔叔,我這次來就是想求您,把我收貨的消息放出去,至於別人敢不敢賣,那就是我的問題了……」

對於朱政軍所說的事情,秦風早就想到了,他也不認為憑著自己現在在古玩行近乎於零的信譽,能讓別人將上品的玉器賒欠與他。

「小秦,你說說看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看到秦風故弄玄虛的樣子,朱老爺子開口說道:「如果你真有本事能用訂金就拿走別人手上的貨,那老頭子拉下臉來,就幫你在豫省宣傳一番1

「老爺子,此話當真?」

秦風聞言笑了起來,他聽過朱老爺子的名頭,這老人少年的時候紈,中年反而變得低調了起來,到了老年則是拉板車帶著倆兒子收廢品。

由於從小家世優越,朱老爺子對古玩多有研究,後來從收廢品改做古玩生意,在豫省闖下了偌大的名聲,在古玩行里也是位傳奇人物。

所以朱老爺子在豫省古玩行里的面子,還是很好使的,有他出面,即使秦風不將自個兒的殺手拿出來,恐怕絕大部分人都願意賒欠貨物給自己的。

「當然是真的,我老頭子還能糊弄你嗎?」

朱老爺子擺了擺手,說道:「只要你能讓願意賒欠東西給你,那估計整個豫省的人都願意了……」

老爺子敗家是不假,但那都花在吃喝玩樂上面,做生意可是異常的精明,也是一位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兒。

「好,老爺子,您看這些東西夠不夠呢?」

秦風站起身走到老爺子面前,將他桌前的酒杯湯碗斷開后,這才小心翼翼的從包里拿出了一疊紙,放在了朱老爺子面前的桌子上,

「這是什麼東西?欠條?這玩意有用?」看到最上面那張紙上的兩個毛筆字,老爺子撇了撇嘴,欠條誰不會寫?關鍵是沒人認這個呀。

秦風笑眯眯的說道:「老爺子,您往下看。」

「往下看,再看也是欠條啊1朱老爺子拿起來一看,順口讀道:「茲有齊功欠貨款元整,半年內歸還,特立字據以證明……」

其實本來秦風想寫三個月內歸還的,齊老爺子怕他做事不穩當,這才寫成了半年,萬一秦風還不上的話,他也有時間找那些弟子們籌措資金。

「這……這是齊先生寫……寫的欠條。」

原本還不以為然的朱老爺子,拿著那疊欠條的手有些發抖了,這張欠條上不光是有齊功的簽名,還有他的兩方印章,從印章的篆字來看,應該是是齊功手書真跡無疑。

秦風點了點頭,說道:「沒錯,老師厚愛,學生卻很慚愧礙…」

看著這些欠條,秦風心裡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真是有種說不出的感覺,齊功為人雖然沒有傲氣,但一身的傲骨,一生也沒向人低過頭借過什麼東西。

可是當他知道秦風手中貨款不夠的時候,馬上將秦風叫到了家裡,親手書寫了這二十多張欠條,寫完之後還問秦風夠不夠。

當時秦風沒表現出什麼,但是一出老師的家門,淚水卻是奪眶而出,他長這麼大,除了師父載對他有過這種關心之外,也就是齊功能如此不計回報的幫助自己。

所以如果不是不想看著因為賣斷貨而倒閉的話,秦風真的不願意將這些欠條拿出來的,畢竟這代表了齊功那厚重的情誼。

「齊先生竟……竟然願意為你寫欠條?」

當秦風點頭之後,那是滿座皆驚,朱凱的大伯和朱政軍都站起身來,眼中滿是不可置信的看著父親手中的那疊紙。

要知道,寫下這些名字和金額處都是空白的欠條,可代表著齊功願意背負這些債務,恐怕就算是老子和兒子的關係,寫這玩意都要再三深思的。

「沒錯,是齊先生的親筆,我認得他的字的……」朱老爺子盯著那欠條看了半天,小心的交還給了秦風。

到了此刻,老爺子多少也猜到了,秦風和齊功這位國內古玩行的泰山北斗,絕對不僅僅是師徒的關係。

如果不是知道大師無後,怕是朱家老爺子都要認為秦風是齊先生的私生子或者是孫子了,因為除了這種至親的關係,他實在想不通齊功為何會寫出這些東西來。

「秦風,咱們打個商量怎麼樣?」等秦風將那些欠條收到包里后,朱凱舔著臉坐了過來。

「商量什麼?」秦風有些奇怪的看向朱凱,說道:「咱們哥們有什麼話不能只說的?」

「咳咳,是這樣的,秦風,要不您將齊老爺子的欠條給我一張行不行?」

朱凱那雙眼睛緊盯著放著欠條的背包,一臉興奮的說道:「哥們給你寫個五萬的欠條,就當是買這欠條了,怎麼樣?」

齊功給秦風寫欠條的事情,誰都不知道,就連朱凱也是剛剛聽聞,於是就動了歪腦筋了。

且不說齊老爺子的字值不值五萬塊錢,但能拿著齊功的欠條,那絕對能在行內顯擺很久的。

「凱子,當我是朋友嗎?」聽到朱凱的話后,秦風的臉色忽然變得陰沉了下來。

「咱們是哥們埃」朱凱被秦風問得有些莫名其妙。

「是哥們就別再提這件事了。」

秦風搖了搖頭,說道:「齊先生寫這些東西給我,是為了能幫我度過難關,我拿著他老人家的欠條賣錢,那我還是人嗎?」

說著話,秦風的眼神撇過桌上的另外幾個人,接著說道:「誰讓要這張欠條也成,拿一百萬能被我認可的玉石來,你們可以將這欠條收藏半年!

不過半年之後不憑欠條兌換貨款的,對不起,這錢再也兌換不到了,幾位叔伯要是感覺值的話,不妨換一張吧……」

秦風雖然拿出了這些欠條,但他同時也沒打算讓這些欠條流出去。

在填寫欠條的同時,秦風也會和人另外簽署一份補充協議,如果對方在半年內不接受秦風的還款,那麼這張欠條就將作廢。

秦風此話一出,讓原本和兒子打著同一主意的朱政軍,立馬緊緊閉上了嘴巴。

由於寫出仍諤多,齊老先生雖然是國內古玩界和文化界的大師級人物,但他的字在市場上價格真的不是很高,一張欠條即使加上老人的名望,那也是不值百萬的。

「咳咳,小秦,別生氣,凱子不懂事,說錯話了……」

見到酒桌上的氣氛有些尷尬,朱老爺子端起酒杯,說道:「這些欠條代表著你們師生的情誼,凱子剛才的話很不妥,老頭子我代他向你賠罪了……」

論年齡,朱老爺子足夠做秦風的爺爺了,但是論身份和輩分,他未必就比秦風高,古玩行最講傳承,以秦風齊功弟子這身份,走遍全國的古玩行,絕對都是見人不拜的。

「老爺子嚴重了,凱子只是無心之說,我和凱子是兄弟,怎麼會生氣呢。」

聽到朱老爺子的話后,秦風連忙站起身幹了杯中的酒,說道:「各位叔伯長輩能體諒小子的心情就行了,讓老師幫那麼大的忙,我這實在是寢食難安埃」

「小秦,你做事情仁義啊,以後還要多帶帶凱子。」

朱老爺子也是一口飲盡了杯中的酒,說道:「放心吧,老頭子這張老臉,在豫省還值幾個錢,我馬上就打電話去,一準讓你滿載而歸1

老爺子為人大方,當年做生意的時候也提攜過不少晚生後輩,在豫省算得上是德高望重,有他出面,卻是要比朱政軍強多了。

「爸,您又不做玉石買賣,把您收藏的那些玩意兒,也都拿出來算了,的生意,我可還佔著股份呢。」

朱老爺子話聲未落,自知剛才說錯了話的朱凱,就眼巴巴的看向了老爸,他知道父親這些年用低價收藏了不少好玉。

「臭小子,就佔了那麼一丁點兒股份,胳膊肘就往外拐了?」

朱政軍笑著搖了搖頭,說道:「秦風,回頭吃完飯,我帶你去庫房看看,不過咱們先說好,東西能拿走,價格按照市場上的來啊1

「朱叔叔,您就放心吧,一準不讓您吃虧1

秦風聞言大喜,他可是聽朱凱說過,當年朱政軍做廢品生意的時候,從那些不懂行的人手裡,著實買進了不少好東西。未完待續。寶鑒

———————————————————————————————

正文第二百八十七章收購完,您可以返回列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