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八十六章收購(上)

作者:打眼  |  更新時間:2013-10-12 10:19  |  字數:3491字

「凱子啊,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這錢究竟是怎麼來的?」

朱老爺子心中也起了一絲疑慮,看著孫子說道:「咱們家世世代代做生意,不怕虧錢,但卻是不能做虧心事,你知道嗎?」

對孫子是否敗家,朱老爺子並不放在心上,不過他要求子孫後代的品行一定要端正,這是做人的根本,是再多錢都換不來的。

「爺爺,怎麼連您老都不相信我啊小說章節。」

看著一家人不信任的眼神,朱凱異常的鬱悶,說道:「你們在京城也有朋友,可以自己去打聽啊,京城潘家園的《真玉坊》到底怎麼樣?」

「你小子別吹,反正我是不信。」

朱政軍看了一眼兒子,起身去房間里打電話了,他在京城是有不少故舊,想打聽點行里的消息還是很容易的。

「秦風,你也不幫我說說話啊。」

朱凱此時是一肚子的怨氣,原本他故意讓秦風換成現金帶在身上的,沒成想回到家裡之後,居然沒一個人相信。

「凱子,自己解釋,哪裡有別人的話有說服力啊。」

秦風嘿嘿笑著,端起酒對著朱老爺子說道:「朱爺爺,您這孫子可是有眼光的很,那投資是真的,您就只管樂呵吧。」、

「真的?小秦,你可別忽悠我這老頭子。」

朱老爺子似信非信的看著秦風,說道:「我這孫子雖然很聰明,但要說賺錢,比他爺爺和他爸都差點,我們年輕那會,可沒這本事……」

「朱爺爺,年代不同了。這機遇也是不一樣的。」

秦風笑著敬了朱老爺子一杯酒,剛要說話的時候,只聽「咣當」一聲,朱政軍關上的那門被打開了。

「也快五十的人了,做事情怎麼還那麼毛躁啊?」

老爺子不滿的看了一眼兒子,就像是朱政軍看朱凱怎麼都不順眼一樣。他看自己的兒子,也沒點滿意的地方。

「爸,回頭您再教訓我吧。」朱政軍顧不得搭理老爸,而是一把抓住了兒子,說道:「凱子,那間《真玉坊》,真是你投資的?」

「當然是真的,我都說了多少遍了……」

朱凱指著秦風說道:「喏,他就是《真玉坊》的大老闆。這次跟我來就是收點成品玉器的,我們店裡都快賣斷貨了……」

朱政軍聞言愣了一下,喃喃道:「小秦是《真玉坊》的大老闆?」

看到朱政軍還要再問,朱老爺子擺了擺手,說道:「政軍,到底是怎麼回事,你那電話是打給誰了?」

「爸,我是打給柳大軍的……」

朱政軍有些古怪的看了一眼秦風。說道:「柳大軍說《真玉坊》是他同門小師弟開的,生意很是不錯。他剛剛幫著聯繫了疆省那邊和田玉礦,好像這兩天就去談了。」

秦風是齊功弟子的這層身份,已經是得到了確認的,柳大軍自然也就是柳會長了,作為國家玉石鑒定中心的副主任,他的話可信度是很高的。

不過在通了這個電話後。朱政軍心中卻是掀起了驚濤駭浪。

因為按照柳大軍的說法,《真玉坊》一年的營業額,怕是要以億來計算,這在算得上是暴利行業的古玩市場來說,那利潤就非常可觀了。

「朱叔叔。朱爺爺,柳會長的確是我師兄,《真玉坊》也是我和凱子幾個朋友一起搞的。」

到了這會,秦風笑著站起身,從隨身的包里拿出了一疊資料,說道:「這裡面有《真玉坊》的店鋪租賃合同,有《真玉坊》珠寶有限公司營業執照的複印件,不過法人不是我,是我的一個朋友……」

早在開業之初,秦風就找中介辦理了公司的營業執照,像是黃金生意,他拼不過滬市的老城隍廟黃金,也拼不過港島諸如金太福這些老牌公司。

但是在玉石珠寶的領域內,不管是港島還是國內,都是剛剛起步的,正處在百家爭鳴的狀態,還沒有人能壟斷這個行業。

秦風有信心也有把握,將《真玉坊》做成國內珠寶玉石行業的品牌,讓消費者一提到購買玉石,首先想到的就是《真玉坊》。

「了不起,長江後浪推前浪,真是了不起啊……」

翻看著秦風拿出的那些複印件,朱老爺子是讚不絕口,引得一桌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秦風的身上。

「朱爺爺,也沒您說的那麼好,我們現在就遇到了困難……」

秦風轉臉看向了朱政軍,笑眯眯的說道:「朱叔叔,我聽凱子說,您好像說過,我們《真玉坊》如果八天能做出銷售2000萬的業績,您的那些藏品是不是都要送給我啊?」

「什麼?我說過這話嗎?」

朱政軍聞言一愣,繼而裝起傻來,搖頭說道:「我肯定沒說過,我兒子那麼優秀,投資的生意一定是賺錢的,我怎麼能那麼打擊他呢。」

聽著老爸的話,朱凱是一個勁的直翻白眼,從下了飛機到酒桌上,老爸就沒一句話不是打擊自個兒的,這轉眼間就翻臉不認賬了。

「白送就算了。」

秦風看著朱政軍笑了起來,說道:「不過朱叔叔,這生意凱子也有一份,您不能眼看著我們經營不下去吧?」

「怎麼回事,小秦你說說情況。」

聽到秦風的話後,朱老爺子瞪了一眼兒子,說道:「有什麼困難儘管說,只要我們能幫上的,一定會盡最大努力去幫!」

由於之前朱政軍怕兒子吹牛,壓根就沒將兒子求助的事情告訴老爺子,甚至連朱政軍自己都不了解《真玉坊》究竟遇到了什麼難處。

「朱爺爺,是這樣的,我們也沒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