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八十五章一物降一物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 後來重操舊業有了錢之後,朱老爺子花錢更是大手大腳,朱凱上學時帶走的那幾萬塊錢,就是老爺子偷偷給的,否則以朱政軍的吝嗇勁,能給他裝個幾百就不錯了。 「你懂什麼,錢是省出來的嗎?能花才能...

「凱子,怎麼回來那麼晚啊,在京大還好嗎?」

「朱凱,長胖了啊,京城挺養人的……」

「凱子,晚上我家抱了餃子,到阿姨家來吃飯吧1

看來朱凱人緣還挺好的,拎著箱子走在朱凱所住小區的時候,周圍儘是些打招呼的聲音,走在前面的老朱更是昂首挺胸,生怕別人不知道他京大上學的兒子回來了小說章節。

對於朱政軍的這種做法秦風倒是能理解,哪個家長不是望子成龍,能考上全國都排在前幾位的京大,這在古代等於是狀元及第,老朱就是稍微傲嬌一點也在情理之中的。

朱凱家住在二樓,來到門前朱政軍掏鑰匙開門的時候還在教訓著兒子,「臭小子,別人打招呼的時候也不知道熱情一點。」

「凱子,你可回來了。」

似乎屋裡的人聽到了外面的聲音,沒等朱政軍把鑰匙插進鑰匙扣里,房門就從裡面被打開了,一個穿著大紅毛衣的中年女人也沒看清是誰,張開雙手就要抱上來。

「阿姨,我是朱凱的同學,朱凱在這呢。」秦風不動聲色的往後退了一步,將朱凱讓了出來。

「有客人啊?快,快請進……」聽到秦風的話后,朱阿姨有點不好意思,連忙將秦風等人讓了進去。

進門就是客廳,朱家的房子挺大的,單是這個客廳就足有四十多個平方,客廳的沙發上還坐著幾個人,看到秦風等人進來,也是站了起來。

「秦風,這是我爺爺,這是我大伯和大娘。這是我媽,這是我堂哥和大嫂……」

進到房間里后,朱凱將他的家人都介紹給了秦風,秦風自然是忙不迭的招呼著,從箱子里拿出幾件在京城買的保暖內衣,分別交給了幾人。

「小秦埃來就來了,還買什麼東西,家裡不冷的。」

看到秦風如此有禮貌,朱家人都挺高興,老爺子一擺手,說道:「凱子回來了,還帶來了客人,走,上桌吃飯。今兒都吃好喝好了1

「爺爺,您能不能給我換個小名啊?」

聽到爺爺的話后,朱凱一臉的不高興,平時自家人喊也就喊了,但是在秦風面前,他直感覺臉上一陣發燒。

「你懂什麼,凱歌、凱旋、奏凱而歸,這麼多詞。說明凱字代表著勝利……」老爺子一瞪眼,說道:「不從小這麼喊著。你說你小子能考上京大嗎?」

「得,爺爺,您當我沒說1

老爺子這一瞪眼,朱凱積蓄已久的氣勢頓時消失不見了,苦笑著說道:「吃飯,吃飯吧。飛機上的東西真難吃1

「哎呀,凱子,餓壞了吧,你先啃個雞腿,來。你和小秦一人一個1

還是朱阿姨疼兒子,聽到兒子的話后,馬上夾了兩個雞腿,分別放到了朱凱和秦風的碗里。

「挑三揀四的,有得吃就不錯了,你老子我還沒坐過飛機呢……」朱政軍對兒子所享受到的待遇很是不滿,眼巴巴的瞅著那雞腿,就差沒下筷子搶了。

「瞧你那德行,和兒子爭什麼?」

俗話說是一物降一物,老爺子教訓完孫子又教訓起了兒子,「凱子能和你一樣嗎?坐個飛機算什麼?小氣巴拉的,怎麼做大事?」

老爺子說了兒子幾句之後,端起了面前的酒杯,說道:「來,大家把酒幹了,一來是歡迎小秦同學來家裡做客,二來咱們一家也算是聚齊了,一起幹了這杯1

有了老爺子的祝酒詞,桌上不管男女,都將杯中的酒幹了,不過朱凱的幾個女性長輩喝了那杯白酒之後,都換上了飲料。

看到這一幕,秦風心中不由一酸,當年他也有父母妹妹,已經有些模糊的幼年記憶里,他們家每到過年的時候,似乎也有這麼熱鬧。

想到這裡,秦風的眼中蒙上了一層霧氣,雖然滿桌子的菜,但秦風再也下不去筷子了,他有些受不了這種家庭的溫情。

「小秦,到這就算到了家,千萬別客氣埃」朱阿姨還以為秦風怕生不習慣,一個勁的往他碗里夾著菜,

「謝謝阿姨。」秦風點了點頭,卻是有些食不下咽,所謂的觸景生情,就是眼前這樣的情形了。

「秦風,當我是兄弟,就放開肚皮吃,來,咱們干一杯……」

朱凱知道秦風從小是孤兒,十多歲的時候更是和妹妹失散,他明白怕是自己家人團聚的情景勾起了傷心事,連忙端起酒杯和秦風碰了一下。

「凱子,謝謝1秦風一口飲盡了杯中的酒,站起身笑道:「我沒事,很高興來到你們家作客,我敬老爺子一杯……」

秦風的笑容,也讓酒桌上的氣氛變得熱鬧了起來,不過眾人剛才似乎也看出了點端倪,只是喝酒說著一些笑話,卻沒再提起家裡的事情。

「爸,我敬您一杯。」

酒過三巡,朱政軍給老父親敬了杯酒,無不抱怨的說道:「爸,您這孫子真隨您,這二十萬還沒倆月的功夫就打了水漂了……」

要說朱凱的爺爺,絕對是晉省商人中的另類,他做生意十分的精明,朱家的產業有大半都是他置辦出來的,但朱老爺子十指枯瘦,卻是個漏財的手。

朱老爺子年輕的時候,朱家在晉省還沒破敗,端得是錦衣玉食,洗臉刷牙都有傭人伺候,養成了一副少爺做派。

後來家境困難,朱老爺子那也沒委屈過自個兒,家裡下蛋的老母雞他都捨得殺了燉湯吃,整個就一敗家子。

後來重操舊業有了錢之後,朱老爺子花錢更是大手大腳,朱凱上學時帶走的那幾萬塊錢,就是老爺子偷偷給的,否則以朱政軍的吝嗇勁,能給他裝個幾百就不錯了。

「你懂什麼,錢是省出來的嗎?能花才能賺的1

朱老爺子沒好氣的瞪了兒子一眼,說道:「這點還就凱子隨我,你們看著吧,以後誰都沒他能成大器,一個個摳門老帽……」

「這……這真是極品啊?」

朱老爺子的話,讓秦風剛喝到嘴裡的一口酒差點沒噴出來,這老爺子可是一竿子把全家人都打進去了,連著兒子兒媳都被罵成了摳門。

不過看看朱家那些人習以為常的樣子,秦風頓時釋然了,這個叫做隔代隨,兒子不像老子,反倒是孫子像爺爺,這一家人倒是很有意思。

「爸,二十多萬呢,也不能沒個說法就被他小子給敗光掉吧?」

在生意上的事,朱政軍卻是不肯讓步,畢竟家裡的財產他大哥也有份,朱凱拿去投資的二十五萬打了水漂,總是要有個說法的。

「要什麼說法?」

老爺子將筷子重重的往桌子上一頓,說道:「我孫子玩的高興,這就是說法,怎麼著,老大你有意見?1

「爸,我沒意見,真沒意見1

一直沒說話的朱凱大伯,被老子突然的脾氣給嚇了一跳,連忙擺手道:「凱子還年輕,多經歷點不是壞事,爸您怎麼說怎麼好……」

「這還差不多。」

聽到大兒子的話后,朱老爺子這才順了氣,看向長孫說道:「朱松,你也學學你弟弟,要會花錢才行埃」

老爺子這話一出,除了朱凱之外,一家人都要哭了,敢情有這爺孫倆敗家還不夠,居然想再拉上一個。

「爺爺,這個……我學習,努力學習1

朱凱的堂哥知道老爺子是個順毛驢的脾氣,當下心中苦笑,卻是點頭不已,生怕爺爺再發火。

「爸,我說您怎麼就看不起自己兒子啊1

雖然被爺爺寵著,但朱凱對老爸的態度卻是無法容易了,站起身從沙發上拿起了自己的背包,說道:「爸,我不就是拿了您二十五萬去投資嘛,這錢,今兒我就還給您1

「還我?你都賠光了,拿什麼還……還,真還我啦?」

朱政軍習慣性的準備埋汰兒子幾句的時候,忽然看到朱凱倒過手中的背包,一疊疊嶄新的人民幣,從包里掉落在了沙發上。

「你……你這小子,是不是從哪借來的錢蒙我呢?」

雖然從小到大朱政軍對兒子都挺滿意的,但俗話說嚴父出孝子,他對兒子說話卻總是沒擺過好臉色,即使看到這些錢,習慣性的話還是脫口而出了。

錢自然是不會回答朱政軍的,不過老爺子可是長著嘴的,聞言一巴掌就拍在了兒子腦袋上,罵道:「混賬東西,有這麼懷疑自己兒子的嗎?真是欠收拾……」

「哎,爺爺,別動手啊,有話好好說。」

看到爺爺打自己老子,朱凱卻是不願意了,上前拉住爺爺坐下,看向父親說道:「爸,這裡一共三十萬,是我投資所產生效益后的分紅,真的沒騙您。」

「你……你總共就投了二十多萬,能分到三十萬?」朱政軍雖然不敢再嘲諷兒子了,但還是一臉的不相信,

而且朱政軍這話出來后,脾氣火爆的朱老爺子,也是微微點了點頭。

老爺子雖然護孫子,但同時也是一個精明的商人,投資二十萬還沒到倆月的時間,居然僅是分紅就得到了三十萬,就算是販毒也沒如此大的利潤吧?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