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八十三章藏金

作者:打眼  |  更新時間:2013-10-10 18:53  |  字數:3480字

「老苗,你就權當沒這事兒,等房子過戶完,裝修的事情你也多操置著點,我這段時間實在是太忙了……」

看到苗六指自個兒都一副信心不足的樣子,秦風哪裡還會對什麼藏寶圖報以希望?剛好這會財務也將款子辦了回來,他把兩百萬的轉賬支票交到了苗六指的手上。

「老苗,我最近手頭緊,裝修的錢可就算在你頭上了啊……」

秦風知道別看苗六指住的地方破破爛爛的,但像這種在江湖上大名鼎鼎的經年老賊,是肯定不會缺養老錢的,而且數額估計還不少。

「對了,還有件事兒……」

沒等苗六指回話,秦風緊接著說道:「我聽說市面上有種有燃起供暖的技術,你在院子里都給裝上吧,要不然冬天太冷了,對您老的身體也不好。」

「秦爺,我不過就要個門房住,您這也忒黑了吧?」

聽到秦風的話後,苗六指不由苦起了臉,那四合院足有一千多平房大小,即使只是簡單的修繕,怕沒個三五十萬都拿不下來。

如果按照秦風再裝什麼燃起供暖,恐怕還要改變一些房間結構,那工程就大了去了,買房子花了兩百萬,這裝修怕是兩百萬都打不住的。

「老苗,你安享晚年的地方,咱們一定要往好了裝啊。」

秦風壞笑著看向苗六指,他就是想知道這老頭到底藏了多少私房錢,與其去關注那虛無縹緲的什麼太平天國藏寶,還不如把苗六指的養老錢給敲詐出來呢。

「得。秦爺您吩咐了,這事兒我一準辦好。」

苗六指想了想,說道:「秦爺,您這趟是要去豫省吧?您得幫我辦點事兒。不然我也沒錢去裝修那宅子……」

「是去豫省,老苗,辦什麼事?我可不敢保證一定能辦到……」

秦風聞言愣了下,和六指神偷說話。那是要打起三分精神的,否則說不定算計對方沒成,反而會被這老小子給算計的。

「這事兒簡單,秦爺,您附耳過來。」苗六指笑著在秦風耳邊說了幾句,聽得秦風的眼睛隨之亮了起來。

聽苗六指說完後,秦風一把拉住了他,嚷嚷道:「好啊,老苗。俗話說狡兔三窟。你這可是四處埋寶啊。老實交代,別的地兒還有嗎?」

「沒了,秦爺。真沒了。」

苗六指發誓賭咒道:「我也就是當年在那寺廟裡養過傷,原本想著這比黃貨就留給佛祖。算是敬獻個香火錢,眼下秦爺您要用,我不就拿出來了嘛……」

原來,苗六指當年在京城刺殺師兄燕子李三未果後,身負重傷逃出了京城,他怕李三追殺,遠遁豫省,躲在了洛市白馬寺中將養傷勢。

當時苗六指隨身帶了一個特製的腰帶,上面一共纏了三十八根三兩一根的小黃魚,這卻是苗六指在京城呆了半年所竊得的身家。

在那個年代,五兩黃金就能在京城換得一棟三進的大四合院。

苗六指所偷的財物,足能買下幾個王府,可見六指神偷果然是名不虛傳,他要是不離開京城,還不知道有多少富戶家中珍寶會不翼而飛呢。

在逃到白馬寺後,苗六指就將這批重約二十來斤的黃金,藏到了白馬寺山門前的一處枯井裡,他所藏手法很是巧妙,即使那枯井被人重新挖開,也是無法發現他藏匿的黃金的。

「風哥,你們鬼鬼祟祟的說的是什麼啊?」

看到秦風和苗六指在那邊咬耳朵,謝軒頓時一臉的不爽,這一老一少的行為,讓他感覺到自個兒被兩人給忽視掉了。

「軒子,沒事,老苗藏了點黃金,我這次去順路給取出來。」

秦風也沒瞞著謝軒,那批黃金雖然數量不算少,但摺合成現在的人民幣,也就是一百多萬,以他哥幾個的身家,倒是還不至於為這點錢心生間隙。

「我當是什麼事呢,現在誰還戴黃金,土老帽啊……」

謝軒聞言撇了撇嘴,金子現在一克不過百十塊錢,如果按重量計價的話,還不如《真玉坊》里那些翡翠和玉石價格高呢。

「行了,明兒咱們分頭行事,軒子你跟著然哥,在疆省也不會吃虧。」

秦風有點不放心,又叮囑道:「你這次去是要達成提供貨源的意向,可以先支付一部分定金,但一定要讓他們將玉石發到京城驗貨之後,才能給餘款……」

謝軒聰明是有的,但專業知識就差了太多,《真玉坊》所賣的玉器全都是精品,對原石的要求也高,秦風怕他別被人用俄羅斯玉充當和田玉吃了大虧。

「風哥,我知道,不過只買到原石,咱們也沒人加工啊。」

謝軒聞言皺起了眉頭,他已經進入到了《真玉坊》大掌柜的角色之中,對從組織貨源到銷售的這一系列渠道了如指掌。

購買原石只是第一步,而玉石加工在這個環節中卻是至關重要的,否則總不能將那些原石擺在櫃檯上銷售吧?

「我找了柳師兄,他給我介紹了個加工廠,就是在京城,等原石到了直接送到廠里去,估計能趕上年後的銷售……」

這些事情秦風早就想到了,在找柳會長詢問原石貨源的時候,他也打聽了京城玉石加工的狀況。

近些年來,在京城從事玉石加工的人已經是越來越少了,早年和揚州工藝並駕齊驅的京造,早已是大不如前。

不過柳會長有位老朋友,自己開了一間不大的加工廠,還在延續著京造的技藝,到時如果開足馬力專門給《真玉坊》供貨的話,倒是能解決現在的燃眉之急。

秦風在聽到這個消息後,原本是想著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