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八十二章藏寶秘辛

作者:打眼  |  更新時間:2013-10-10 10:53  |  字數:5223字

「苗老,這馬心貽還有什麼值得說道的地方嗎?」

秦風有些疑惑的看向了苗六指,馬心貽雖然當時在清廷官坐的不小,但權勢以及後世的名聲比起曾國藩李鴻章之輩,卻是遠遠不如,甚至連張之洞都比不上。

所以秦風不明白苗六指為何會對馬心貽的宅子如此感興趣,要說賊不走空,面前這位才是真正的賊祖宗,苗六指如此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聽到秦風發問,苗六指也沒賣關子,開口說道:「秦爺,您說的沒錯,馬心貽此人的發跡,就是隨著平定太平軍而來的……」

1853年清咸豐三年,馬心貽任合肥知縣時,曾隨欽差大臣袁甲三率兵平叛太平軍,攻破了太平軍佔領的盛家橋、三河鎮等據點。

其後,廬州城被太平軍佔領,他招募驍勇進行訓練,以圖克複。

因太平軍剛到,馬心貽暫避其鋒芒,後乘其不備,夜間火燒太平軍營,大敗太平軍,攻佔了廬州,由於平定太平軍有功,升廬州知府。

在清咸豐八年馬心貽任按察使時,舒城、六安等州縣失守,陳玉成率軍進攻廬州,馬心貽隨同清軍官兵迎戰,被太平軍打得大敗。

廬州重新被太平軍佔據。因而被清政府革職留任,到了清咸豐十年的時候,欽差大臣袁甲三保舉馬新貽復官。

清同治元年,馬心貽回家奔喪百日後,赴大營辦理軍務,署廬州、鳳陽、穎川兵備道,清同治二年,馬心貽在蒙城戰勝太平軍升安徽布政使。

其後馬心貽是一路高升。清同治七年二月,任浙、閩總督,八月任兩江總督,兼通商大臣,風頭一時無兩。

但縱觀馬心貽的發家史,卻是和太平軍有著割捨不斷的關係。一直到他被刺身亡背後,還有著太平軍的影子。

「苗老,這姓馬的很厲害啊。」

開車的謝軒聽得津津有味,他以前在津天古玩街上最喜歡的就是聽書,只不過講到太平天國的事情卻是極少。

「老苗,你說這些幹嘛?」

秦風卻是有些不明白苗六指的意思,馬心貽死了都一百二三十年了,他如何發跡的和自己有屁的關係?

「秦爺,你知道馬心貽是怎麼死的嗎?」苗六指笑而不答。

「他怎麼死的關我什麼事?」

秦風搖了搖頭。他馬心貽要是能活到現在,說不定秦風還會吃一驚,但如何死的,那和自己就更沒關係了。

「馬心貽是死在慈禧手上的!」

苗六指眼中精光一閃,這樁秘辛埋在他心裡也有大半個世紀了,還是第一次向外人說出來。

「慈禧?慈禧當年害死的人多了,那老娘們的事有什麼好提的?」

秦風對苗六指的話卻是有些不以為然,眼見車子到了潘家園。於是擺了擺手說道:「老苗,咱們先去店裡。給你辦張兩百萬的款子,明兒你去和馬躍天交易。」

「你,好,不問你別後悔。」苗六指被秦風差點給憋出內傷來,好容易想把這陳年秘辛說出來,敢情秦風還不願意聽。

老頭這一賭氣。乾脆也不說了,下了車後來到了《真玉坊》,找了財務一說,財務連忙去跑銀行了,秦風將自己的身份證複印了幾份。這才算是閑了下來。

「苗老,您那故事還沒說完呢,慈禧老娘們,幹嘛要殺馬心貽呢?」

秦風都忘了那茬了,不過喜歡聽故事的謝軒卻記在心裡,幾人上了二樓泡壺茶之後,他將這個話題又給引了出來。

「有人不願意聽……」苗六指撇了一眼秦風,沒好氣的說道:「老頭子還不願意說了呢。」

「老苗,你還別激我,這段子我興趣真不大……」秦風笑著給苗六指斟了一杯茶,說道:「一百多年前的事情了,和咱們有什麼關係啊?」

秦風現在正等著財務辦理錢款的事兒,明天他和謝軒就要分頭行事了。

除了分紅拿出去的兩百四十萬和購買四合院的兩百萬之外,剩下的一千六七百萬,都要帶出去。

要知道,這些錢裡面還有方雅志的一部分貨款,涉及這麼大筆錢款的事情,秦風對別的事就有些心不在焉了。

「秦爺,還別說,真和咱們有關係。」

苗六指也看出秦風心思沒在這上面,當下也不鬥氣了,直接說道:「馬心貽當年曾經接到過慈禧的密旨,讓他調查太平天國的寶藏一事。」

「太平天國的寶藏?」

聽到苗六指話中的最後幾個字,原本還心不在焉的秦風,眼睛猛得一下瞪圓了,開口說道:「老苗,真的假的啊?太平天國劫掠無數,但最後財寶都不知道去哪裡了,難道在馬心貽手上?」

太平天國是由洪秀全、楊秀清、蕭朝貴、馮雲山、韋昌輝、石達開組成的領導集團在廣西金田村發動對滿清朝廷的武力對抗,後建國號「太平天囯」,並於1853年攻下金陵,號稱天京。

當時的太平天國,幾乎席捲了大半個中國,讓愛新覺羅江山為之不穩,雖然最後失敗了,但是八年的戰爭,讓太平天國劫掠了龐大的財富。

要知道,當時國內最富庶的幾個省份,幾乎都被太平天國攻陷了,而且他們還自製貨幣與外通商,建立了存放財寶的聖庫。

只是在太平天國分崩離析之後,聖庫中的財寶卻是離奇的消失不見了,任憑清廷如何審問抓到了太平天國要員,也沒能逼問出那些財寶的下落。

到了後世,甚至連太平天國流通的銅錢,都存世極少,因此也特別名貴,可以說,所有關於太平天國的事情,都是一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