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八十章四合院(下)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笑道:「馬老,您這平時愛寫個字?」 「我是國家書法協會的……」 馬躍天看了一眼秦風,言語間有點兒愛答不理,他的性格有點孤僻,要不然活到這歲數,書法協會也不乏有錢人。也不至於為了兩三百...

「馬老弟,就沖您祖上的名聲,按理說您開了價,我是不應該還的,可是這價格實在是有點太高了吧?」

苗六指用拄著的拐杖在地上頓了頓,說道:「老弟您也知道,現在京城的房價也就是千兒八百的一平方,而且小崽子們都喜歡住有暖氣的樓房,錯非是我這老頭子,否則還真沒幾個願意住四合院的……」

苗六指說的是實話,九八年這會,正處於房產開革的初期,人們住公家房的觀念和意識還沒有轉變過來,只要是上班,甭管宿舍還是統一分配,國家總要給間房子住的。

在這種情況下,是沒人願意自個兒花錢買房子的,而且單位的公房賣給私人,可以折算工齡,一套百十平方的房子,只需要花幾千塊錢就能買下來。

當然,那一部分先富裕起來的人,也是有購房消費能力的,不過那幫子暴發戶買房,首選自然是別墅,哪裡會看得上這些年久破舊的四合院呢?

所以別看馬躍天這套院子不錯,但還真的是非常難賣,因為喜歡住的人買不起,而買得起的人又看不上,要不然他也不會托周立洪幫著介紹買家了。

按照市場的價格,四合院比樓房甚至還要稍微便宜一點兒,馬躍天的這套房子到頂也就是一百二三十萬的樣子,他開價200萬元,的確是有點兒高了。

聽到苗六指的話后,馬躍天苦笑著搖了搖頭,開口說道:「老哥。您說的這些都在理,不過這房子,低於200萬我是不賣的。」

如果不是為了兒子,馬躍天豈能將祖宅給賣掉啊?他這次賣掉宅子出國。也沒打算再回來了,因為實在是無顏去見九泉之下的先祖們。

馬躍天的態度如此堅決,苗六指一時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他知道兩百萬遠遠超出了市場價格。自然也是不肯答應,場面一時有點僵持住了。

看到苗六指和馬躍天各不相讓,秦風走到了長案旁邊,笑道:「馬老,您這平時愛寫個字?」

「我是國家書法協會的……」

馬躍天看了一眼秦風,言語間有點兒愛答不理,他的性格有點孤僻,要不然活到這歲數,書法協會也不乏有錢人。也不至於為了兩三百萬就賣房子了。

秦風全當是沒看到馬躍天的不耐煩。圍著長案轉悠了好一會。忽然眼睛一亮,指著長案上的一方硯台說道:「馬老,您這硯台不錯埃石龍紋博,好一方端硯。怕是有年頭的物件。」

「哦?年輕人,你還懂得硯台?」馬躍天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秦風,說道:「你說說看,什麼叫做端硯啊?」

「馬老您這是考我啊?」

秦風聞言笑道:「端硯其料取於粵省市東南端溪之爛河山,因其「體重而輕,質剛而柔,摸之寂寞無纖響」,自唐代問世以來,便頗受文人學士青睞。

加上端硯之石紋理綺麗,各具名目,加工技藝亦愈紛繁,地位越來越高,故而升到我國石硯之首。

馬老您這方端硯,古樸大方,龍形順著紋理而雕,恐怕是宋朝的物件,現在硯台的價格雖然不是很高,但也能值個三五萬塊錢的。」

「咦?年輕人,懂得不少啊,說的沒錯,這的確是端硯中的精品……」

馬躍天眼中露出一絲得色,說道:「這玩意是我六年前從潘家園裡淘來的,當初沒幾個人認識,眼下再想買,可是有價無市了……」

這喜好書畫的人,基本上都是文房四寶的藏家,這方端硯是馬躍天花了五十塊錢買來的,算是撿了個大漏,平時也最喜歡和人吹噓。

當然,有撿漏自然也有打眼的時候,這長案上一共擺了二三十方古硯,其中絕大部分卻都是清末仿製的,算起來他也沒佔多少便宜。

「馬老好眼力,這石龍端硯造型簡單,一般人還真是不認識。」馬屁又不值錢,秦風可勁了拍了起來。

「那當然,現在老於他們都後悔死了。」

秦風的這番話果然撓到了馬躍天的癢處,再看向秦風的時候,也變得順眼了許多,開口說道:「你和別的年輕人不一樣,還知道學習,現在的年輕人,都一心鑽到錢眼裡去了。」

「那當然,馬老,我風哥可是齊功大師的弟子。」

一旁的謝軒到底還是年輕,心裡經不住事,他早看不慣馬躍天那副倚老賣老的樣子了,開口將秦風是齊功弟子的身份給說了出來。

「齊老先生的弟子?」

馬躍天聽到這話,頓時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有些不可思議的說道:「前段時間聽說齊老又收了個弟子,就是你嗎?」

要說齊功在國內的影響力,首推就是他在書法上的造詣,雖然由於有求必應導致他的書法流傳甚廣,價格不是很高,但老先生在書法藝術上的成就,卻是有目共睹的。

馬躍天雖然為人孤傲,但對在書法界猶如泰山北斗般人物的齊老,那還是高山仰止的,得知秦風這個身份后,原先的那一絲輕慢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得蒙老師不棄,前段時間才拜在他老人家門下。」秦風一臉的謙遜,說道:「馬老,小子只是後學晚進,和您老比差遠了。」

「哈哈,那說來都不是外人。」

聽到秦風的話后,馬躍天的臉上頓時如沐春風,笑道:「我以前也曾經得到過齊先生的指點,咱們還算是有些淵源埃」

馬躍天這話,其實是在往自個兒臉上貼金。

要知道,齊功以前當的是老師,所教的學生何止千萬,只要聽過他的課的人,都能說受到過指點,但那與真正的弟子可就差遠了。

「真的?那我豈不是還要叫上一聲師兄嗎?」

秦風打蛇隨棍上,一聲師兄喊的馬躍天喜笑顏開,說道:「既然都不是外人,這樣吧,秦風,這套宅子我再降二十萬,就一百百十萬賣給你們,如何?」

在書法界混了一輩子,馬躍天也就混了個不上不小,這臨出國之際,卻是想結個善緣,有秦風這麼個師弟,他不是也自然而然的就升級成為齊老的徒弟了嗎?

「別介啊,馬師兄,既然是熟人,就更不能讓您吃虧了。」

秦風連連擺手,說道:「這樣吧,師兄,您知道我也是練習書法的,要不……將您的這套筆墨紙硯當做搭頭吧,就兩百萬,我們也不降價了。」

「這個……」

馬躍天聞言猶豫了一下,說老實話,他還真是很喜愛那方端硯,原準備出國帶著的,心中著實是有些捨不得。

「馬師兄,俗話說君子不奪人所好,這端硯太名貴,我是不敢要的。」

秦風察言觀色,一看馬躍天的模樣,當下就改口道:「端硯師兄您拿走,這其餘的幾個硯台和紙筆就送給小弟如何?」

「哦,秦老弟,你端硯你不要?」

馬躍天愣了一下,他這些物件里,雖然宣紙是徽省最好的,但一刀不過是六七百塊錢,其中最值錢的,還就是那方端硯。

「師兄喜歡的物件,小弟哪好意思要?」秦風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師兄您要出國,這其餘的東西估計也不帶走吧?也省的我再去購買了。」

「好,那就按秦老弟說的,除了這方端硯,其餘的就都送給老弟了。」

馬躍天再沒有猶豫,這套院子他也賣了三個多月了,一直沒人願意買,眼下兩百萬能賣出去,只添加一些價值幾千塊錢的文房四寶,他算是佔了天大便宜了。

只是馬躍天沒有看到,在他答應之後,秦風身邊的苗六指和謝軒,眼神似乎都有些奇怪,而且時不時的會往那長案上瞄過去一眼。

「行,馬師兄,咱們就這麼說定了。」

秦風笑著站起身,說道:「馬師兄,我明日就要去豫省出差,估計要一個星期才能回來,要不您看,咱們這手續等等再辦?」

「一個星期?」馬躍天愣了一下,苦笑道:「秦老弟,一個星期只會,我可能已經在美國了。」

馬躍天倒是沒有說謊,雖然沒湊夠錢,但生怕兒子出事的馬躍天已經訂好了機票,而且他將這宅子也交給了房產中介去處理,準備自己先去照顧兒子的。

「那這樣吧,馬師兄,今兒去辦理過戶顯然來不及了。」

秦風想了一下,說道:「要不這樣吧,明兒讓苗老陪您去辦過戶手續,您看怎麼樣?」

雖然比馬躍天小了幾十歲,但論起人情世故和買賣,秦風比他強出幾條大街去,這越是想買,就越要表現的淡然一些,否則那就是給把柄讓人拿捏了。

「行,就按秦老弟所說的辦。」馬躍天現在也知道了,雖然跟來了個老人,但出錢的,應該還是秦風這位齊功的弟子。

「那我們就告辭了,馬師兄,等我回來您可能就已經去美國了,先祝您一路平安1

秦風說著話站起身來,眼睛看都沒往那長案上多看一眼,等苗六指和馬躍天交換了聯繫方式后,在馬躍天的相送下出了四合院。

ps:ps:第一更,求推薦票啊,這,這,很久沒上周推榜了啊啊啊!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