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七十九章四合院(中)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著國際金融的大鱷染指港島股市。 只是作為散戶,馬軍勝沒能及時抽身出去,最後將在美國十幾年積攢的財富全都砸了進去,還欠了銀行一屁股的債。 馬軍勝也是好強的人,一直沒將這件事說給父親聽,但...

「風哥,那門匾上寫的是什麼字啊?」

或許是年久失修,門匾上字體顯得有些模糊,謝軒抬頭看了半天,也沒認出那幾個字是什麼。

「馬宅……」秦風抬頭看了一眼,說道:「軒子,在不是什麼王爺的宅子,而是一家姓馬的人住的。」

前文曾經說過,在清朝的時候,除了王府才能用「府」字,其餘的王公大臣只能用宅和第來稱呼自己的家。

這個門匾是用青磚雕磨而成,呈長方形,橫嵌於門樓的門楣之上,使門樓頓生靈美之感。

雖然是青磚門匾,但製作卻極為講究,門匾四周雕有紋飾邊框,磚框磨琢得極光滑極細膩,給人一種樸素大方之感。

框內由青方磚拼合組成,上面雕琢著「馬xx宅」四個字,只是中間兩個字實在是看不清楚了,依稀只能辨認出「馬宅」二字。

按照古時的規矩,這戶人家應該就是姓馬,而且多年以來,都沒有換過住戶。

「幾位,這是做什麼?」

應該是聽到了門外的聲音,沉重厚實的大門被從裡面拉開了,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從門裡走了出來。

老人個頭在一米七左右,身材消瘦,穿著一身長袍文化衫,雖然是在冬天也不顯得很臃腫,倒是有股子仙風道骨的味道。

「請問您是馬老先生嗎?」

秦風上前一步,說道:「我姓秦,是潘家園周老爺子的朋友。他說您有套宅子想出手,介紹我過來談談的……」

「哦?你就是小秦啊?老周給我來過電話了。」

馬躍天看了一眼秦風,並沒有往裡面讓人,而是看著苗六指說道:「小秦。不知道這位老人家是誰啊?」

說老實話,這套宅子是馬躍天家中的祖宅,他從小就是在這裡長大的,對四合院的感情很深。所以馬躍天雖然有意出售這套院子,卻是要賣給真正想居住在這裡的人。

開始接到周立洪電話聽其說秦風是個年輕人的時候,馬躍天只是為了給老朋友面子,才答應讓秦風上門的,其實心底早就將秦風給剔除出去了。

不過見到跟隨秦風來的還有位老人,馬躍天卻是改變了主意,有個老人看著,年輕人不至於將四合院毀壞的太厲害。

「馬老先生,這是我家長輩……」

聽到馬躍天的話后。秦風心中一動。說道:「苗老原本住的也是四合院。只不過哪裡快要拆遷了,他老人家住慣了這種地方,所以這才想著再買一套……」

雖然接觸的時間不過短短的幾分鐘。但秦風能從對方眼中看出他對這套四合院的不舍,多少也能猜出幾分馬躍天的心思。

「要拆遷了?是在景山那邊吧?」

馬躍天是國家書法協會的會員。本人從事民俗研究的,對京城大大小小四合院的分佈,是了如指掌。

「對,就是在景山後面那一塊……「秦風點了點頭,說道:」馬老很關注這方面的事情埃」

「現在國家搞建設,到處都要拆,唉,眼不見為凈吧。」

馬躍天搖了搖頭,將身體讓了出來,說道:「幾位請進去看看吧,如果真是這位老先生住進來,這院子賣給你們也無妨……」

秦風和苗六指對視了一眼,跟在馬躍天身後走了進去。

一進門就是一間門房,一般的大宅門都是有門房存在的,像是有人拜訪,都要通過門房傳遞。

過了門房就是前院了,前院不是很大,中間有個小小的花園,左右各有一間房,這個卻是傭人居住的地方,在花園後面,則是一個垂花門和走廊。

雖然垂花門和走廊的顏色都有些褪去了,但上面很乾凈,顯然主人平時經常打掃,穿過垂花門后,中院就出現在了眼前。

作為四合院的主體,中院無疑是最大的,不但左右兩邊各有四進廂房之外,中間的花園更是仿造江南園林建制的。

上面走廊下面溪流,中間還有假山流水,潺潺水聲不絕於耳,即使是在這寒冬臘月,也讓人有種心曠神怡的感覺。

「有山有水,格調雅緻,好地方,好地方啊1

看到中院的布置后,苗六指忍不住開口稱讚了起來,對站在一旁的馬躍天說道:「馬老弟,如此絕佳的居所,你為何會想要出手呢?」

「老哥,這事情就說來話長了,外面天寒,咱們進屋去說。」馬躍天搖了搖頭,將幾人讓進了中院的正廂房。

為了不改變老宅子的結構,像這種位處風景區的四合院是不供暖氣的,所以廂房裡還燒著北方的爐子,粗粗的煙囪從門口玻璃上伸了出去,由於密封的不錯,溫度倒是還行。

「老哥,這後院有四間廂房,原來有個馬廊,現在被改成了車庫,您還要去看看嗎?」

坐下之後,馬躍天對苗六指介紹了下後院,顯然他將苗六指當成了主事的人,秦風也樂得如此,坐在一旁四處看了起來。

「這字寫的還行,風骨稍微差了點。」

秦風發現,在這正廂房裡掛滿了書法,而廂房一側還擺著一張長案,上面放著筆墨紙硯等文房四寶,整個廂房內,都充斥著一股子墨香味道。

在長案上有一張寫好的字,以秦風的目光看來,這人的字比起齊老爺子就差的遠了,字體雖然飄逸洒脫,但卻是欠缺了幾分力道。

當然,這話秦風只是在肚子里腹誹下,如果要是當面說出來,恐怕別說買宅子了,那老頭都能直接將他們給趕出去。

「馬老弟,你這宅子的規格,在清朝的時候只比王府稍差一些。」

苗六指忽然搖了搖頭,改變了自己的話,說道:「不對,這宅子比恭王府自然不如,但比一些郡王府,怕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這後院的建制我知道,不用再看了……」

對這座四合院,苗六指是打心眼裡滿意的,他已經八十多歲了,如果能在這裡安享晚年,那算是得了善終了。

「老哥好眼力,我們家這宅子當年不知道有多少王公貴族想買,當時都沒賣,到了我現在,唉,真是愧對先人礙…」

聽到苗六指的話后,馬躍天的情緒變得有些激動了起來,在古代的時候,賣祖宅那絕對是敗家子的行為,怕是到九泉之下,都沒臉去見列祖列宗的。

看著馬躍天,苗六指忽然眉頭一展,開口說道:「馬老弟,我多問一句,您祖上是馬心貽吧?姓馬之人,我觀也只有這位,才能置辦得如此家業……」

苗六指所說的馬心貽是魯省人。祖輩幾代為清朝官吏。27歲中進士,層官拜兩江總督兼通商大臣等職,是名副其實的封疆大吏。

清同治九年7月26日那天,馬心貽遇刺身亡,皇上親賜祭文、碑文,特贈太子太保,予騎都尉兼雲騎尉世襲,謚端敏。

馬心貽被刺事件疑點眾多,雖然刺客被當場抓捕,但仍然是樸素撲朔迷離,有說情殺,有說仇殺。

還有傳言說那刺客是太平天國的兵士,因為馬心貽鎮壓太平軍,刺客卻是為了替死去的太平軍將士報仇,才刺殺的馬心貽。

不過在馬心貽遇刺並且髮妻隨之自盡后,清廷卻是對馬心貽的後人關照有加,尤其是慈禧太后層親自下令,給了馬心貽的兒子一個爵位,也保得馬家其後數十年長盛不衰。

「老哥果然博古通今,您所說的正是馬某的祖上。」

見到苗六指說出了自家的來歷,馬躍天頓時生出知己的感覺,開口說道:「老哥,我和您也不說那些虛的,這宅子是我家祖宅,要不是急著用錢,我也不願意將宅子賣掉的……」

原來,自馬心貽之後,馬家子嗣艱難,歷代都是一脈相傳,到了解放后,這座四合院被好幾戶人家住了進來,一直到了八十年代初期,政府才將院子歸還給了馬躍天。

馬躍天有個獨子,叫做馬軍勝,九十年代初期去了美國,一直在華爾街從事證券交易工作,也算是上流社會的人。

但就是在去年港島回歸的時候,馬軍勝跟著國際金融的大鱷染指港島股市。

只是作為散戶,馬軍勝沒能及時抽身出去,最後將在美國十幾年積攢的財富全都砸了進去,還欠了銀行一屁股的債。

馬軍勝也是好強的人,一直沒將這件事說給父親聽,但是今年銀行逼債,馬軍勝實在是走投無路了,這才打電話向父親求助。

馬躍天雖然在國內書法界小有名氣,這十多年也有些存款,但兒子簽了幾十萬美元,他就是砸鍋賣鐵也不夠還的,最後無奈之下,只能將主意打到了自家的祖宅上。

「馬老弟,您這宅子準備賣多少錢呢?」

聽到馬躍天的這番話后苗六指不動聲色的問道,他是成了精的老江湖了,任憑馬躍天說的再好聽,那也一碼歸一碼。

「200萬,也錯非是老哥您,換一個人過來,少了250萬,這宅子我根本就不賣1

馬躍天擲地有聲的說道,雖然他知道這價格開的有點高了,但像馬宅這種面積和位置的四合院,滿京城也找不出幾家來。

ps:第二更,今兒出門沒看黃曆,事事倒霉,朋友們來幾張推薦票沖沖喜吧,拜託了!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