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七十五章分紅(上)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樣開店的終端銷售商了,這個環節是直接面向客戶的,利潤也是三個環節中最大的。 但同樣,終端銷售商所受到的限制也是最多的,無論是原石價格變動,或者手工雕琢匠人的稀缺,都會對銷售商帶來很大的影響。<...

「賺錢竟然也有煩惱?」

小胖子苦惱的用手抓著頭髮,現在可不是十幾年前計劃經濟那會了,在這個市場為王的時代,他從來都沒想過自己居然還有沒東西賣的苦惱。

將那小本子扔到了一邊,謝軒看向秦風,說道:「風哥,和田玉那邊是您的進貨渠道,能不能先周轉過來一批貨啊?」

「我也沒想到生意那麼好癢小說章節。俊?

秦風搖了搖頭,說道:「我找的是以前津天的商家,算是二手,先不說咱們這中間的差價會吃虧,那家估計也沒這麼大的量……」

秦風沉吟了一下,說道:「想要進貨,最好還是和疆省那邊直接聯繫,咱們可以買原石料子加工,這樣也能保證玉器的品質……」

靠著玉石買賣吃飯的人有很多,但細分下來,卻是只有三種,一種是經營玉石原石的,他們只賣開採出來並未未經加工的石頭,也沒稱之為原石商人。

第二種是雕琢工藝環節,也可以稱之為匠人,他們每天也都是和玉石打交道,但並不參與到玉石的買賣當中,只是賺個手藝錢。

至於第三種人,就是像秦風這樣開店的終端銷售商了,這個環節是直接面向客戶的,利潤也是三個環節中最大的。

但同樣,終端銷售商所受到的限制也是最多的,無論是原石價格變動,或者手工雕琢匠人的稀缺,都會對銷售商帶來很大的影響。

在第二和第三環節之間,還有一個批發商的群體,他們購買原石加工成飾品后,直接批發給出售玉器的店鋪,從中賺取一些差價。

一般稍微有點實力的玉石商人們。是不會考慮走批發商線路的,也就是秦風開業時間太緊,才從他們手上拿了一批貨。

現在秦風就是想甩掉這個中間環節,直接從疆省買進玉石,然後找一個工藝精湛的玉石廠合作,為自家的《真玉坊》提供貨源。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風哥,咱們在疆省可沒什麼關係啊,聽說那邊的玉石礦脈被人壟斷的很厲害。」

聽到秦風的話后,謝軒皺起了眉頭,忽然眼睛一亮,說道:「對了,今兒來的那個孫老闆,好像在疆省人脈挺廣的,要不……咱們要他給拉個線?」

九十年代做生意。還都講個人情,有人介紹和自己找上門去,拿到的價格肯定是不一樣的。

「姓孫的?他不在背後詆毀就不錯了。」

秦風聞言撇了撇嘴,俗話說同行是冤家,秦風的《真玉坊》今兒銷售如此火爆,恐怕那些經營玉石的老闆們,早就妒火中燒了。

「那怎麼辦啊,活人還能被尿憋死?」

小胖子眼珠子一轉。露出凶色,惡狠狠的罵道:「媽的。要不然讓遠子哥帶幾個人去嚇唬嚇唬他們?」

「少動那些心思。」

秦風一巴掌拍在了謝軒的頭上,說道:「行有行規,做生意擠兌人那是本事,你要是敢用別的手段,早晚會被同行聯合起來排斥出這個圈子的。」

今兒才和齊功一番長談,秦風也是決定將這《真玉坊》當做正經生意來經營的。他自然不許謝軒瞎胡鬧了。

「風哥,那就眼瞅著咱們賣斷貨?」

謝軒雖然聰穎,但當年的《文寶齋》只是個小店,甚至連個夥計都沒有,和現在的《真玉坊》根本就沒法比。

「軒子。你也別急,事情總是有辦法的,咱們那些貨不是還能撐一個月嘛……」

秦風摸著下巴,想了想說道:「把那些貨的售價再提高兩成,看看這幾天的銷量怎麼樣,另外我找老馮和老朱,他們家裡都是做古玩買賣的,在疆省說不定就有些關係……」

秦風以前曾經問過馮永康和朱凱,這二人家裡一個是經營字畫陶瓷器的,一個是做青銅器和雜項的,與玉石的關係都不大。

但古玩行是相通,不做這買賣,未必就沒那關係,不管怎麼說馮永康和朱凱都是《真玉坊》的股東,眼下遇到難處,也不能袖手不離吧?

如果這二人都沒門路的話,秦風就打算去找韋華了,以韋華在商界和政界的關係人脈,相信在疆省肯定能找到門路的。

秦風想了一下,又說道:「軒子,這幾天你多注意觀察,在那些營業員里挑一個出來當店長,以後你這掌柜的是要四處跑的,不能總是呆在店裡。」

《真玉坊》和別的古玩店不太一樣,是只賣不收,所以也沒什麼需要謝軒這大掌柜掌眼的地方,他這段時間工作的重心,主要就是組織貨源。

「風哥,我明白了……」

謝軒點了點頭,其實他早就看上了店裡長得最漂亮的那個女孩,也就是《雅緻齋》的前店長,只是一直沒敢和秦風提罷了。

「對了,軒子,還有個事。」

秦風忽然想起件事來,說道:「我跟著齊老讀研之後,在學校的時間就少了,以後大部分時間都在四九城這邊,你在那附近尋摸套四合院,到時候也能把大黃給帶過來……」

前幾天的考試,對秦風沒有任何問題,過完年之後,他就要跟著齊功開始做故宮博物院文物的修復項目,每天再往京大跑就有點遠了。

另外謝軒在潘家園上班,整日里住酒店也不是辦法,倒不如早點安頓下來,買套宅子李天遠也能住過去,兄弟幾個住在一起倒是也方便。

「風哥,這事兒好辦,您想買個什麼樣價位的?」

謝軒點了點頭,他也早就想買房子了,因為住酒店雖然方便,但地方實在是太小,每天呆在裡面感覺有些壓抑的。

「挑個大點的買……」

秦風笑道:「軒子,你沒看到嗎,現在老城改造,四合院被扒掉不少,以後肯定會增值的。現在入手一準沒錯。」

「好,風哥,我明兒就去辦這事兒,年前買房子便宜。」

在中國人的觀念中,有房才算有家,從津天到京城后一直都是租房子祝謝軒等人都有種飄蕩不定的感覺,現在聽到秦風要買房子,他比《真玉坊》今兒生意火爆還要興奮。

「行了,早點休息吧,明兒看看店裡的生意怎麼樣?」秦風今天喝了不少酒,這會酒意上涌,再也撐不住了,連澡都沒洗就倒頭睡去。

情況比秦風所預料的要好一些,雖然第二天是周一。潘家園內沒了攤市,人流量也小了許多,但是《真玉坊》整整一天的銷售額,還是高達百萬。

這卻是因為昨兒《真玉坊》假一賠十和可以回購的宣傳起了效果,京城裡一些玉石收藏的玩家們前來消費了,將店裡的精品買走了不少。

不過到了第三天的時候,店裡的生意卻是下降了很多,一天的銷售額只有二十多萬。往後幾天中,一直都維持著這個數字。

但是到了周六。隨著攤市的開放,《真玉坊》的生意一下子又變得火爆了起來,周六一天賣出了六百萬的玉器,而周日更是銷售出了七百萬。

這樣算下來,《真玉坊》開業八天的時間裡,銷售額竟然高達兩千萬之巨。其中刨去成本和各種開支,純利潤居然有一千二百萬。

這個數字統計出來后,讓秦風和謝軒幾乎是徹夜未眠,他們從來都沒想過,在方雅志眼中被視為雞肋的店子。竟然成了他們手中的聚寶盆。

在第二個周一到來的時候,秦風就將李然等人聚集了起來,原本已經買了火車票準備回家過年的朱凱也被秦風攔下了,他準備召開了一個股東會議。

在《真玉坊》二樓的小會客廳里,此時坐滿了人,除了韋涵菲去維也納參加一場音樂會之外,《真玉坊》的股東算是到齊了。

「秦風,到底有什麼事情啊,我這過年忙著呢。」

李然一臉不爽的瞪著秦風,他在家族裡雖然不怎麼受重視,但年前還是要在各個世家相互走動,代表長輩去看望一些不太重要的關係,忙的連陪女朋友的時間都沒了。

「就是啊,秦風,春運啊,哥們好不容易買到的火車票,就這麼廢了?」

朱凱擺出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樣來,從他問家裡要了二十多萬入股《真玉坊》之後,朱凱的生活水平就直線下降。

按照他那山西老財老爹的話說,既然兒子投資做生意了,日後家裡就不給生活費和零花錢了,害得朱凱排了一夜的隊才買到一張回家的火車票,而且還是站票。

「朱老闆,不就是一張火車票嗎?」謝軒給朱凱的小氣很是不以為然,笑道:「今兒這會開完,你就能坐飛機回去了。」

「老闆個屁礙…」朱凱一瞪眼睛,繼而唉聲嘆氣道:「哥哥我現在兜里比臉還乾淨,就他娘的剩下幾個鋼了。」

「老朱,軒子說的沒錯,今兒找你們來,是有兩件事。」

秦風接過朱凱的話,說道:「第一件事嘛,就是需要你們幫忙擴展貨源,這是事關咱們真玉坊生死存亡的事情。」

朱凱這會就想著怎麼回家了,沒等秦風說完,連忙問道:「那第二件呢?和我的飛機票有關?」

秦風點了點頭,說道:「老朱,答對了,第二件事,就是分紅1

「分紅?這才開業多久啊?」秦風話聲一落,那哥幾個頓時面面相覷起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