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七十一章有客到(中)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人,都是齊老爺子最得意的弟子,而且年齡也都在四十五至六十歲之間,幾乎每一個人,都是古玩行內某一專業領域裡的權威人士。 聽著一個個如雷貫耳的名字,店裡的那些大小老闆們,呼吸不由都變得沉重了起來,...

韋華進門的時候,認識的人其實並不是很多,也就秦風自個兒上去迎客的。

但是這個老人的到來,卻是驚動了全場,原本坐著的一些客人,頓時像屁股著火一般的跳了起來。

就是被眾人圍在中間寒暄著的韋華,也是快步向那老人迎了過去、

韋華能在這些古玩商們跟前託大自持,但是在這位老人面前,韋華也要行晚輩禮的,因為老人原本就是和他家長輩論交的 」「小說章節 。

走到老人面前,韋華攙扶住了對方,輕聲說道:「韋老,您怎麼也來了,不是聽說您最近身體有些不適嗎?」

齊功已經是八十多歲的人了,現在跟著侄子一起生活,以他那國寶吧般的身份,幾乎每次生病,都要牽動很多人的心。

「是小韋埃」

齊功看了眼韋華,臉上露出笑容,說道:「秦風是我弟子,新店開業,當老師的哪兒能不來捧場啊?」

「什麼?秦風是齊老的弟子?」

「哎呦,原來齊老新收的弟子就是秦老闆啊?」

「看來齊老對這弟子很是厚愛呀,他可是很少參加這一類開業典禮的……」

齊老爺子短短的幾句話,頓時在場內引起了軒然大波。

這卻是因為在場的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秦風拜在齊功門下的事情,此時齊老爺子的到來,等於是在現場點燃了一枚重磅炸彈。

「老師,怎麼敢當您大駕啊?」對於齊功的到來,秦風也是心生感激,將齊功讓到了裡面坐了下來。

秦風之前不過是向齊功求了一幅門匾的字,當時齊功隨口問了聲他開店的日期,但就是秦風也沒想到。老爺子居然會如期到來,給自個兒捧場助威。

齊功的名聲,在古玩圈裡絕對是無人能出其右的,齊功的到來,也等於是宣告了秦風的地位。

別的不說,就是齊功弟子這個身份。就由不得那些年齡比秦風大的古玩商們,在秦風面前倚老賣老了。

「得蒙先生教誨,使我早年受益良多,今日豈不正像往年一般?」

坐下之後,齊功看向秦風,微笑道:「薪火傳承,是咱們古玩行千百年來顛補不破的道理,唯有如此,才能將咱們的傳統文化繼承下去……」

「齊老說的是……」

「大家之言埃咱們要牢記這句話。」

「到底是大師風範,齊老還是如此喜歡提攜後輩1

齊功話聲剛落,場內眾人頓時紛紛讚揚了起來,老先生在行內向來以喜愛提攜學生後輩聞名,眼下卻是當著眾人在給秦風上課。

「先生教誨的是……」聽到齊老爺子的話后,秦風臉上也是露出了笑容。

全場人或許都以為是齊老爺子在緬懷自己當年的授業恩師,其實只有兩個當事人才知道,齊功所說的先生教誨。其實指的是秦風的師父載。

而齊老爺子後面所說的薪火傳承,卻是在用一種隱晦的語言。說明他如今這麼做,是在償還當年載的恩情。

因為從傳承和專業學識上,齊功能教秦風的東西,已經不是很多了,他唯有用自己在行內的影響力,來幫助秦風儘快在京城佔有一席之地。

「秦風。我來給你介紹一下。」

齊功今兒來就是給秦風捧場的,當下指著站在自己身前的七八個人,說道:「秦風,他們幾個都是你的師兄,他叫柳大軍。對玉石鑒定頗有心得……」

「老師,我可是早就認識小師弟了埃」

齊老爺子話聲未落,柳會長就笑了起來,說道:「老師您真是太偏心了,當年我入門下的時候,您老可沒這般隆重的介紹過礙…」

齊功為人和善,和這些弟子們幾十年相處下來,也是亦師亦友,平時開習慣了玩笑,對於柳大軍的話,老爺子也是不以為意,只是微笑著給秦風介紹另外一些人。

和柳大軍一樣,這七八個人,都是齊老爺子最得意的弟子,而且年齡也都在四十五至六十歲之間,幾乎每一個人,都是古玩行內某一專業領域裡的權威人士。

聽著一個個如雷貫耳的名字,店裡的那些大小老闆們,呼吸不由都變得沉重了起來,因為這裡面的很多名字,都是他們聞名已久卻未曾得見的人物。

「秦老闆有這關係,看來這店子差不了礙…」

「是啊,齊老爺子是什麼人物,一句話還不讓滿京城的文化人都過來了?」

「得了,你們先聊著,我去補個花籃去,來的時候太匆忙,忘記了。」

見到這一幕,散步在店鋪四周的那些古玩商們,紛紛小聲議論了起來,這不管是哪個行當,都要將人脈關係。

秦風有齊老爺子做後盾,先不論生意好壞,至少在這玉石行當里,絕對沒有人敢給秦風使絆子穿小鞋的了。

剛才諸如孫老闆那樣想挑刺的人,也是忙不迭的出去買花籃了,順便又多塞了一些錢在紅包里,原本就已經得罪了秦風,孫老闆眼下卻是在想怎麼和秦風修復下關係。

「老師,各位師兄,您幾位先喝口茶,還有十分鐘就要剪綵了。」秦風忙著招呼人給齊功等人倒茶水,今兒來的人實在太多,他都有些分身乏術了。

「秦爺,有客到……」就在秦風忙得焦頭爛額的時候,魯五的聲音又響了起來,秦風都不知道這是今兒第幾撥了。

「林哥,您這是從哪得來的消息啊?歡迎,歡迎礙…」

秦風快步迎了上去,發現走在最前面的兩個人,是孟林兄妹兩個。

挽著哥哥胳膊的孟瑤今兒打扮的很漂亮,穿著一身皮草勾勒出了完美的身材,卻是和平時婉約的形象大相徑庭。

在孟林兄妹身後,還有四五個人,其中李然和陶軍是秦風認識的,另外幾人都有點眼熟,不過秦風卻是叫不上名字來。

「還不是李然這小子,說要來給你捧場?你以為我那麼閑啊?」

孟林往身後撇了撇嘴,他什麼時候參加過商人的店鋪開業?如果不是李然死纏爛打而且妹妹也有意前來,孟林才不會來湊這熱鬧呢。

「林子,來參加秦風店鋪的開業典禮,怎麼就是閑了?」孟林話聲未落,韋華的聲音在店裡面響了起來,顯然對他的話很是不滿。

「哎呦,華哥,您怎麼也來了?」

孟林聽著聲音有些熟悉,抬頭看去,頓時愣了一下,他沒想到一向為人傲氣的韋華,居然也在這家店裡。

不管是比家世還是比個人能力,韋華都是他們這一代中的代表人物,孟林可以看不起秦風,但對韋華,卻是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軍子哥,小店開業,還勞煩您破費啊?」

秦風秦風沒理會和韋華寒暄的孟林兄妹,而是招呼起後面來的眾人,「然哥,您不是在外地嗎?怎麼又趕回來了?」

「我大小也是這家店的股東吧?怎麼就不能來了?」

李然聞言翻了個白眼,他舍了好大的臉面才請來一些京城著名的公子哥,敢情秦風那話,似乎還不歡迎自個兒的到來。

「什麼股東啊,還不是秦老弟想帶著你玩。」

陶軍和李然是多年的不對路,他自然不是李然請來的,而是從別人口中聽說了這事,自己跑來的。

「秦老弟,今兒還有位朋友要來,我給你帶來了。」陶軍沒等李然開口,就側過身體,讓出了身後一人。

「亨利衛?你怎麼來了?」

見到那人,秦風頓時愣住了,他沒想到鬼王葉漢的弟子,竟然也會來參加自個兒的店鋪開張典禮。

秦風雖然繼承了江湖外八門主門的傳承,但在他心底,從來都沒想過要整合這些門派,他這主門門主其實是可有可無的。

像是何金龍和苗六指,那純粹是瞎貓碰上死耗子,是因為別的事情而結識的。

所以秦風雖然知道亨利衛是千門中人,但也沒主動去聯繫過他,至於亨利衛給的那張名片,那天出了會所之後,就不知道被秦風扔到什麼地方去了。

「一直在等秦先生您的電話,可是怎麼都等不到……」

亨利衛苦笑道:「所以我只能向陶軍先生打聽您的消息,不請自來,還希望秦先生能原諒。」

說著話,亨利衛將一件放置在透明玻璃的黃金牛遞給了秦風,開口說道:「這點小禮物不成敬意,但願能帶給秦先生滾滾財源……」

「衛先生您太客氣了,還讓您破費……」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秦風和亨利衛雖然沒交情但也沒仇怨,當下接過了那件寓意良好的黃金牛,說道:「衛先生,軍子哥,大家請裡面稍坐一會,開業典禮馬上就要開始了……」

「秦爺,有客……」

「魯五,我出來了。」

秦風這邊剛將李然這一群人讓進去,那邊魯五的聲音又響了起來,這次沒等魯五喊完,秦風就走出了店門迎客去了。

「常爺,彪哥,您這怎麼也來了?小子這可真是當不起礙…」

出現在門口的只有兩個人,正是津天大佬常翔鳳和他的外甥阿彪,pngbin還有幾個花店的工作人員在擺放著花籃。未完待續……

PS:PS:第一更,有微信的朋友請加打眼的微信平台:打眼real,胖子會在上面不定時的公布些照片,嘿嘿,絕對第一手資料

嗯,雙倍馬上結束了,大家的月票也都投出來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