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七十章有客到(上)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不勝數,甚至連一些僧尼也被強迫還俗,那些風水相師們。更是無立足之地。 在這種情況下,反而和內地一牆之隔的港島。將國內的許多傳統文化保存了下來,且先不論實用性與否和孰對孰錯,至今港島仍然在使用繁...

「各位,秦某人雖然年輕,但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這風水不好的店鋪,我自然是不敢要的。」

看到眾人臉上還有驚疑不信的神色,起點高聲說道:「就為了修改這家店的風水,秦某花高價請了港島最著名的大風水師,整整花了三四百萬,總算是將風水格局改變過來了,各位要是不相信,盡可以找風水師去看嘛。」

秦風之所以敢如此說,那是因為他這個所謂的港島最著名的大風水師,所擺出來的確實是最正宗的五行風水陣法,可破解一切煞氣小說章節。

所以從專業上來說,秦風並不怕人上門查看,他知道那些風水師即使不會布置五行風水陣,但也應該能看出來些端倪,這座奇門中的陣法可是大大有名的。

另外秦風還扯出了一個根本就莫須有的港島大風水師來,這就讓京城的一些掛羊頭賣狗肉的所謂「大師」要收斂一些,雖然說同行是冤家,但對於可能擺出五行陣法的大師,這些風水師還是不敢得罪的。

在上面所說的這些之外,秦風之所以說出三四百萬的花費,就是想通過這些人的嘴,將這個數字傳到方雅志的耳朵里。

要知道,有時候自己手上的值錢物件要是賣便宜了,那會讓人感覺像是吃了蒼蠅一般難受,秦風對方雅志這個賭性太大的人雖然有些看不上眼,但也不想平白的讓他記恨自己。

「我相信秦老弟的話。」

在場面沉寂下來的時候,周立洪忽然大聲說道:「雖然風水學說是發源於周易八卦等書籍,但各位朋友們,你們應該也都知道咱們國家這幾十年的情況,就目前而言,的確是港島等地的風水師比較出名的……」

「還別說。我以前進這店總是感覺陰森森的,這次卻是沒有了。」

「是啊,應該是煞氣被消除掉了,周老說的沒錯,港島的風水師是很厲害。」

「花費三四百萬破解了剪刀煞的風水局,這個年輕人很有魄力埃看來咱們古玩行又多個人物了……」

周立洪所說的這番話,雖然有點幫秦風吹捧的意思,不過他說的也都是事實,因為五十年前建國之後,國家對一些事物的觀感,有點矯正過度,就像是孔孟學說,都被一竿子打死。

至於風水算命先天卦數這些,也都通通被歸入了封建迷信的行列之中。而這種情況也愈演愈烈,破除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的破四舊口號一經喊出,一股浪潮馬上席捲了全國。

在這股浪潮中,種種諸如衝擊寺院、古,搗毀神佛塑像、牌坊石碑,查抄、焚燒藏書、名家字畫的行徑多不勝數,甚至連一些僧尼也被強迫還俗,那些風水相師們。更是無立足之地。

在這種情況下,反而和內地一牆之隔的港島。將國內的許多傳統文化保存了下來,且先不論實用性與否和孰對孰錯,至今港島仍然在使用繁體字,保留著從右至左豎行閱讀的習慣,這也是國家古代文明的一部分。

至於港島的風水師,更是聞名整個東南亞。其中黃大仙寺廟的香火,數十年如一日般的興旺,幾乎所有的港島知名人士,在購房裝修和公司開業之前,都會先尋找風水師堪輿地形。

就連港島的電影開拍之前。都會擇選良辰吉日,然後祭上各種牲畜拜鬼神,才能開始拍攝,可見港島中的人對風水篤信的程度了。

在這種情況下成長起來的風水相師,還是有幾分真才實學的,畢竟他們接觸的那些豪富巨賈們也都不是傻子,沒點真本事,也別想得到那些人的認可。

所以秦風一提起港島風水師,原本刻意來挑刺找麻煩的孫老闆,都說不出什麼來了,港島大風水師花費三四百萬所布下的風水格局,破解一個剪刀煞,卻是綽綽有餘的。

「各位前輩,各位同行,秦某在古玩這行當里,算是後生晚輩,以後還要請大家多照拂一二。」

見到孫老闆沒再起鬨了,秦風嘴角露出一絲笑容,說道:「我這店經營的物件,和很多古玩店可能有些不同,因為我只賣精品和高端玉石飾品,相信與各位的生意不會有太大的衝突……」

「秦老闆只經營高檔玉石?」

「大手筆啊,秦老闆年紀輕輕,居然就如此大的氣魄1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咱們誰敢這麼做呀?厲害,真是厲害……」

在秦風說出那番話后,圍在他身邊的那些古玩商們,頓時沸騰了起來,一個個交頭接耳之餘,紛紛向秦風翹起了大拇指。

按照秦風所說,他對自己這家店的定位,就是走的高端精品線路,低於一萬以下的物品,在店裡面根本就找不到,如此一來,就和潘家園的諸多玉石同行,分出了涇渭。

作為國內最大的古玩集散地交易地,潘家園每天接待的人,大多都是來自全國各地的遊客,有過旅遊經驗的人可能都知道,很少有人會在景點區購買價格昂貴的物品。

所以潘家園裡各個經營玉石飾品的店鋪,所賣的玉石基本上都是百八十元到三五千元不等,特別貴重的物品,他們根本不會擺在店鋪櫃檯里銷售,而是直接邀約一些老客戶來購買。

秦風給出了不經營普通玉石的承諾,頓時讓這些玉石商人們將心放在了肚子里,不過他們嘴上雖然在吹捧著秦風,但心裡卻很是不以為然,對秦風的這種經營行為和方式,幾乎沒有幾個人看好的。

這種認知並非是無的放矢,這是眾多玉石老闆們長期以來總結出的經驗,因為一年之中,他們店裡也很難在散客里賣出哪怕一件價值十多萬的貴重玉石,秦風店裡擺賣了貴重物品,在他們看來,壓根就沒有賣出去的希望。

商品賣不出去。豈不就意味著秦風生意做不下去?所以就連一開始挑刺的孫老闆,也是真心實意的吹捧起了秦風,對於一個快要倒閉的玉石店來說,孫老闆還是能表現出足夠的寬容。

「哼,想看小爺的笑話?」秦風豈能看不出這些同行們的心思,當下心中冷笑。「等過上一年半載,看看到時候笑的人是誰1

在決定打造精品高端店的時候,秦風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場內這些同行們的想法,秦風也曾經考慮過。

不過思慮再三,秦風還是堅定了自己的決心,因為他如果經營中低檔玉石,一來將會在潘家園樹敵眾多,成為所有做玉石老闆們的眼中釘肉中刺。到時候明槍暗箭防不勝防。

二來就是,由於面積的原因,這家店鋪每月的開銷實在太大,經營中低檔玉石飾品,恐怕連店鋪正常的開銷都賺不回來,到時反而會成為人們眼中的笑柄。

但是經營高端玉石,卻可以保證豐厚的利潤空間,而且秦風還注意到了一個很多人都沒關注的細節。那就是能外出旅遊的人,在經濟上還是有一定基礎的。

換言之。就是這些遊客們其實是有消費能力的,他們之所以不願意在景點區花大錢買東西,主要還是存了一個害怕買到假劣偽造的商品。

只要秦風能解決這個問題,打消遊客們的顧慮,將自己的店鋪經營成高端誠信品牌,這個面對全國遊客的市常就將會對他開放,可想而知,那將會是多麼大的一個消費群體?

在不久之後,這些人就會為他們的短視而後悔,只不過在那時候。秦風的玉石店,宛然已經成為京城乃至全國都有名氣的高檔玉石專營店,這些人已經喪失了進軍這個市場的最佳時機。

「諸位老闆,這是我弟弟謝軒,也是這家店的掌柜的,他在國外學過多年的珠寶玉石鑒定,希望日後諸位前輩能和他多多親近。」

秦風將穿著一身唐裝的小胖子給拉了出來,畢竟日後主持這家店鋪正常經營的還是謝軒,謝軒也不怯場,雙手一抱拳團團作了個揖,表現的古風十足,倒是贏得了不少人的好感。

「秦爺,有客到……」剛把謝軒介紹給眾人,門口就傳來了魯五的喊聲,這小子雖然被秦風用筷子刺穿了雙頰,但沒傷到舌頭,喊起話來仍然是中氣十足。

「嗯?還有誰會來?」秦風聞言愣了一下,他在京城的關係並不是很多,今兒李然有事沒來,人到的應該是差不多了。

正當秦風納悶的時候,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孩挽著一位中年人走進了店子,看到迎上來的秦風,不由笑道:「我說秦老闆,你這新店開業,怎麼連我這股東都不喊了啊,幸虧我昨兒問了李叔叔……」

「韋總,韋涵菲,您二位怎麼來了?」

看到這父女倆,秦風拍了下額頭,他知道韋華在京城的身份地位,壓根就沒想著他能來,是以連請帖都沒下。

「秦老弟,你可是有點不講究啊,這麼大的一家店開業,也不給我說一聲?」看著秦風,韋華不禁笑罵道:「怎麼說你也是我那會所的特約鑒定師,竟然連個帖子都不給我下一個……」

「爸,我和秦風是同學,你喊他老弟,那我叫他什麼呀?」秦風尚未答話,一旁的韋涵菲不樂意了,老爸一聲隨口的稱呼,卻是將自己的輩分生生往下降了一輩。

「秦風是齊老爺子的弟子,你當然得叫叔叔了。」

韋華很嚴肅的看向女兒,他也打聽過秦風的來歷,雖然很欣賞這個年輕,但並不想讓女兒和他有感情上的糾葛,剛才的那句秦老弟,是他故意拉高秦風輩分的,這當叔叔的總不好意思與侄女發生點什麼吧?

「咳咳,韋總,咱們各交各的,我哪兒敢讓韋小姐叫叔叔啊?兩位,開業的時間還沒到,要不先到二樓休息一會?」看到父女二人就要爭執起來,秦風連忙咳嗽了一聲,將韋華父女兩個往二樓讓,那裡有裝修豪華的貴賓室,是專門用來接待大客戶的。

「不用,我怎麼說也是古玩行的人啊,這裡有很多老朋友的。」

韋華擺了擺手,徑直往潘家園那一圈子人走了過去,笑道:「周老闆,吳老闆,最近生意興隆啊?」

「托您的福,生意還過得去。」

周立洪等人確實認識韋華,不過和韋華打招呼的時候,姿態擺的卻是很低,他們都知道韋華雖然也做古玩生意,但和他們完全不是同一個層面上的人。

「那人是誰?氣派好足埃」

「姓韋?古玩行沒聽說這號人物埃」

「你真是孤陋寡聞,前段時間的古玩會所知道不?那就是他開的,聽說是京城韋家的後人……」

有些不認識韋華的老闆們,私下裡相互打聽了起來,於是有好事的消息靈通人士,將韋華的身份背景低聲說了出來,這讓眾人說話的聲音頓時低了幾分,這卻是韋家在京城的根基實在是太深厚了。

韋華的女兒居然是這家店的股東,讓許多想看熱鬧的人心中生出一絲不妙來,以韋華在商界的身份,邀約三五好友在秦風店裡買上一些玩意兒,也能讓這家店支撐一段時間了。

至於原本正坐在後花園裡聊天的王趙兩個局長,透過玻璃窗見到韋華后,臉上也是變了顏色,他們曾經在一次李家內部組織的宴會上,見過韋華。

而當時韋華是由李家老爺子親自陪同的,事後一打聽,兩位當時剛升任副廳的局長,也都知道了韋華的身份,只是以他們的身份,在那會和韋華還是搭不上話的。

此刻在這裡見到韋華,兩人更是不敢怠慢,連忙從後花園里出去與韋華寒暄了起來,韋華自然是不記得這二人了,只是他與李家交好,對於李家這一系的官員,還是露出了幾分笑臉。

「秦老弟,怎麼樣了?開業典禮的時間差不多到了吧?」

有王趙兩位局長陪同韋華,周立洪也解脫了出來,湊到秦風身邊,說道:「老弟,你可真厲害,竟然連韋家的人都能請來,後面還有什麼客人沒有?」

「哪裡是我請來的?」

秦風聞言看了下時間,苦笑道:「他們分明是不請自來,後面應該沒有什麼人來了,周老哥,到了十一點的時候準時放炮揭匾開業1

「秦爺,有客到1

秦風話聲未落,門口的魯五又是一聲吆喝,緊接著大門被人從外面推開,一群人將一個老者擁簇在中間走了進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