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六十七章開業(上)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不用說,全是小抄上的標準答案,想錯都難,休息了一天之後,眼瞅著就要到一月十號了,秦風簡單收拾了下東西,搬到潘家園和謝軒住起了酒店。 在店裡忙活了幾天,明兒就是開業典禮了,已經住到何金龍拆遷公司...

「哎,你,就說你呢,快點把布簾拉上,誰讓你掀開的?」

「小心點,不要破壞這些檀木的整體結構……」

在簽訂轉讓合同的第三天,因為「剪刀煞」風水格局而名噪一時的《雅緻齋》潘家園店,開始了重新裝修。

整個店面所有的玻璃門窗,都被用布簾遮擋了起來,沒有人能看見裡面的情形,即使是大白天,店裡都是在開著燈施工的。

從開始施工,謝軒連著一個星期都沒回京大的住所,他在潘家園附近的一家酒店長包了個房間,由於秦風只能是抽空前來,所以這監工非謝軒莫屬了。

此時謝軒正拿著秦風給的施工圖,讓工人將門口的廁所給拆掉了,壞風水的主要就是這污垢聚集之地,至於什麼「剪刀煞」,純粹是秦風的無稽之談。

「軒子,乾的怎麼樣了?」

隨著秦風的話聲,外面的布簾被人掀開了,一抹亮光照了進來,同時也吸引了不少遊客們的眼球,他們還沒見過這般遮遮掩掩施工的呢。

「風哥,您考完試了?」

聽到秦風的聲音,原本正呵斥著工人的謝軒大喜,連忙撲了過來,說道:「風哥,您老人家快來主持下吧,那圖紙我都看不懂,也不知道他們乾的對不對……」

俗話說隔行如隔山,讓謝軒做生意糊弄人行。

但是監督施工隊幹活,那就是別人糊弄他了,謝軒壓根就不懂。連材料也只能外包出去,每天都琢磨那些人黑了他多少錢呢。

「按圖施工,哪兒錯了不給錢就行了。」

秦風話聲不大,卻都落到那些工人的耳朵里。包工頭連忙走了過來,說道:「老闆,我們可是完全按照圖紙乾的,保准出了不錯……」

「那就好。繼續幹活吧……」

秦風往四周撇了一眼,指了指拆掉的廁所門那裡,說道:「對了,改門那地方連根線都不弔,你們有這眼力嗎?」

「王二,你他媽的又圖省事啊?」

聽到秦風的話后,包工頭臉色一紅,走過去就是一腳,罵道:「給老子返工。王二。你他娘的。今兒的工錢扣十塊……」

包工頭沒想到秦風是個行家,被敲打了一下之後,頓時認真了起來。他們都是外地人,如果秦風真的挑刺賴工錢。這些人也沒什麼辦法。

謝軒拉著秦風走到一邊,遞了瓶水過去,說道:「風哥,這乾的也都差不多了,應該耽誤不了開業的時間。」

開業時間是秦風定的,定在了一月十號,那天正好是星期六,地攤也都能出攤,是人氣最旺的時間。

「員工都招好了嗎?」

秦風擰開瓶蓋喝了口水,說道:「最好要有經驗的營業員,記住,長得千萬不要太漂亮了,知道嗎?」

「不要太漂亮了?」

謝軒聞言頓時傻了眼,連忙說道:「風哥,這不對啊,漂亮的營業員才能吸引顧客呀,要都是些長得丑的,那誰進咱們店呢?」

像謝軒這樣十二三歲就知道調戲女同學的壞水,早就不純潔了,在京大的這段時間,他就勾搭上了個女學生,眼下正憋著勁準備潛規則幾個女店員呢。

「軒子,我看你是色令智昏了吧?」

秦風瞪了一眼謝軒,說道:「進店來買東西的,是男的多還是女的多呢?」

謝軒仔細想了一下,說道:「佩戴這些東西的是女的多,不過花錢的人,一定是男的……」

「你說的沒錯……」秦風點了點頭,繼續問道:「如果那些女人長得還沒咱們的店員漂亮,你覺得她們會不會心生妒忌呢?」

「這……這個,或許吧?」聽到秦風的話后,謝軒頓時愣住了。

「不是或許,是肯定,任誰見了男朋友的眼神一直瞅著營業員,怕是也不會買咱們的東西。」

秦風拍了拍謝軒的肩膀,說道:「也不是讓你找特別丑的來,大眾臉看得過去就行,但嘴巴一定要能說的,軒子,沒事多琢磨下客人的心思埃」

「我明白了……」

謝軒想了想,還真是這麼回事,女人善妒,如果發現老公或者男朋友的眼神不對,指定不願意在這裡消費的。

「軒子,你要抓緊了,再有一星期差不多就能開業了……」

秦風看了下表,說道:「這幾天我沒工夫來了,你多盯著點,另外按照我給你的名單去寫請帖,回頭找人都給送去……」

這段時間正好是秦風考試的時間段,雖然各種小抄都已經準備好了,但也要抄到試卷上不是?除了偶爾還來趟潘家園店,秦風連拆遷公司開業都沒去。

「風哥,您放心吧,我一準辦的妥妥的,一月十號保證能開業……」想到自個兒馬上就能成為這家兩三百平方大店的掌柜,謝軒忍不住拍起了胸脯。

秦風看了一眼謝軒穿在身上的服裝,說道:「回頭去訂幾身衣服,京城不比津天,你這大掌柜的別到時候讓人笑話。」

謝軒也是個散懶性子,對服飾並不怎麼講究,也是怎麼舒服怎麼穿,不過他這一身運動服,怎麼看怎麼像學生,的確有點不太搭。

「風哥,我知道了。」謝軒想了想,歪著腦袋答應了下來。

剛過完元旦,各種考試就接踵而至,由於秦風一次性修完了本科全部的學科,他考的是大四的試卷,幾天功夫下來,饒是秦風神經夠粗大,也累的倒在床上不想起了。

結果自然不用說,全是小抄上的標準答案,想錯都難,休息了一天之後,眼瞅著就要到一月十號了,秦風簡單收拾了下東西,搬到潘家園和謝軒住起了酒店。

在店裡忙活了幾天,明兒就是開業典禮了,已經住到何金龍拆遷公司的李天遠也來幫了兩天忙。

明兒開業,還是需要一些人維持秩序,不僅是李天遠,到了明天何金龍也會把人都拉過來給秦爺捧常

「風哥,您看我這身衣服怎麼樣?」

將店裡最後收拾了一遍,秦風帶著李天遠和謝軒回到了臨時住的酒店,剛一回去,謝軒就興沖沖的表演起了時裝秀,把前段時間訂的衣服穿了起來。

「噗嗤……」抬頭看向謝軒,正在喝茶的秦風,忍不住一口茶水就噴到了李天遠的身上。

秦風忍住了笑,開口說道:「我……我說軒子,你……你確定要這麼穿?」

謝軒穿的是一身大紅色的唐裝,只不過現在天很冷,這件唐裝裡面套了件棉襖后,未免顯得有些臃腫,再加上謝軒本來就是個小胖子,穿了這麼一身,愈發變得圓滾滾的了。

「軒子,你這是標準的皮球身材啊?」

一旁的李天遠也忍不住打趣了起來,他這段時間過的很愜意,每天與何金龍那幫子人大口喝酒大塊吃肉,好不舒服。

「風哥,遠子哥,我……我看潘家園的那些掌柜們的,可都是這麼穿的啊?」

聽到李天遠的評價后,謝軒跑到洗手間照鏡子看了看,再出來的時候,那張臉已經皺成了苦瓜狀,同樣的衣服,穿在別人身上和他身上,那簡直就有著天壤之別。

「你還和誰比?那些老頭就是長得胖點,穿起來也像個員外,你這整個就一圓球1李天遠很不厚道的打擊起謝軒。

「行了,遠子,別說他了。」

秦風忍住笑,說道:「這樣吧,軒子,你這不是有保暖內衣嗎?你把棉襖換下來,將保暖內衣穿上,咱們再看看效果……」

這幾年的冬天愈發寒冷了,不過高科技也顯示出了力量,雖然是天越來越冷,但人們身上的衣服卻是越穿越少,什麼太空棉之類的保暖內衣層出不窮。

「這樣還差不多,明兒就穿這件吧。」

等謝軒換了衣服出來,秦風滿意的點了點頭,雖然還是有點不倫不類,但總比剛才裡面塞件棉襖強多了。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秦風等人就早早的起了床,洗漱完后就趕到了潘家園。

店鋪外面依然掛著布簾,就連門匾也被一塊紅色的綢緞包裹了起來,在正中間還紮成了花團的模樣,店名卻是要等到開業的時候,才對外宣布。

開業典禮定的時間是上午十一點,除了秦風等人之外,營業員也都在七點多就到了,將那些價值在千萬以上的翡翠飾品,一一擺入到了櫃檯里。

除了用一百萬從方雅志手上抵押來的那些翡翠之外,秦風還從揚州的玉石廠訂了一批品級很高的玉石,僅是這些玉石,僅僅百十塊玉石,就花費了他一百多萬。

可以說,現在的這家店,裡面擺放的全都是精品,即使價格最便宜的一個吊墜,都在萬元以上。

而且秦風還對櫃檯內的燈光做了改進,他將普通的射燈改成了鐳射燈,將那些精美的玉器和翡翠飾品照耀的愈發光芒四射、寶光璀璨。

上午八點多的時候,何金龍帶了十多個手下來到了店鋪。

不知道是不是港台電影看多了,何金龍和那些手下們清一水的西裝墨鏡,看上去倒是挺威風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