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六十二章涉案(上)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網調集京城那些慣偷資料的時候,被孟林看到了。 這幾天孟林正在辦理開鎖公司的事情,對小偷這倆詞有些敏感,於是調出了案卷看了一下。 這一看不要緊,孟林又發現了秦風的名字,這次卻是作為丟失物...

「到景山公園。」送了何金龍下車后,秦風對計程車司機說了一個地址,正是苗六指所住的地方。

此時已經是深夜十一點多了,冬日的京城略見蕭索,也沒有日後的燈紅酒綠和塞車,半個多小時過後,車子停在了那四合院區的巷子口處。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當……」

來到苗六指的門前,秦風連敲了六下,接著又是三下,這在道上是有說法的,連敲六下,指的是有朋自遠方來,後面那三下,則是在說請開門。

「來了,是哪位朋友?」秦風敲門聲剛響起,院子里的燈就亮了起來,苗六指的聲音緊跟著響起。

「老苗,是我……」秦風壓低了嗓子喊了一句,他相信苗六指能聽出自己的聲音來。

「是秦爺啊?」隨著苗六指的聲音,院門從裡面打開了,苗六指披著件破棉襖站在了門前。

「進來說話。」苗六指習慣性的往門外看了一眼,將秦風讓了進去。

「老苗,你都退出江湖那麼久了,還怕有人上門尋仇?」看著苗六指的動作,秦風啞然失笑,這都八十多快入土的人了,居然還活得那麼仔細。

「秦爺,一入江湖路,再無回頭時埃」

苗六指嘆了口氣,將秦風讓進到了堂屋裡,他倒是很會享受,屋裡裝修的很舒服,暖氣彩電冰箱應有盡有,和外面破敗的樣子完全不同。

秦風坐下后開口說道:「老苗,那事兒別急,這兩天應該就有消息了。」

雖然孟林答應了秦風幫忙辦理開鎖公司的事情。但是這幾天一直都沒來找秦風,不過秦風知道孟林那種人的脾性,他背後一定是已經開始運作了。

「秦爺您辦事,我一準安心。」

苗六指顫顫巍巍的給秦風倒了杯水。笑眯眯的說道:「秦爺您今兒來,是有別的事情吧,夜半客上門,肯定不是好事兒?」

「得。我就知道瞞不住您。」

秦風從懷裡掏出了個紙條,說道:「老苗,幫我走趟活,難度不大,對方不是道上的人,這個是地址……」

從生出賣給聶天寶那套玉器主意起的時候,秦風準備讓其雞飛蛋打的,千門中的連環套,秦風雖然是第一次用。那也是得心應手。

「酒店?」

看著秦風紙條上的地址。苗六指皺起了眉頭。說道:「秦爺,這個可是有點犯忌諱,我的人只偷包不撬鎖。在那種地方事發的可能性太高了。」

神偷之所以加個神字,說明其乾的是技術活。像苗六指這樣的經年老賊,對別門撬鎖的那些小偷是很看不起的。

更重要的是,一般好一點的酒店,都會使用上監控器,俗話說人過留聲是好事,但賊過留影,那帶來的可就是滅頂之災了。

「老苗,這事兒我不方便出手,不然也不會找你了,東西是一套玉器,放在一個錦盒裡面的,你讓於鴻鵠出手,幹活的時候先把電停了。」

秦風自然知道苗六指的忌諱,乾脆將主意都幫他出好了。

「好吧,秦爺,下次要是有活干,也找點技術含量高的。」

苗六指不情不願的答應了下來,倒是把秦風給逗樂了,敢情這老頭嫌事情太簡單,辱沒了他的名聲。

回到了學校的秦風,和往日並沒有什麼不同,接連三天除了課堂圖書館與宿舍之外,就再沒離開過校園了。

當然,和外界的聯繫是必不可少的,何金龍在從會所離開的第二天,就分別去找了王局長和趙局長,拆遷公司資質的問題,已經由分局解決了。

有了資質,何金龍的拆遷公司在金錢開道下,順利的辦理了工商營業執照,並且已經在王趙二人分局裡拿到了三個拆遷項目。

由於第一個項目就是改造二環外的舊城,所以何金龍將公司地址就選在了第一個要拆遷的老區附近。

本來何金龍打電話是想請秦風參加開業典禮,不過卻是被秦風推掉了,只是說以後有時間會過去看看的。

經過那天晚上與何金龍的相處,秦風知道這人雖然江湖氣很重,但人情世故也是明白的,只要控制好手下的兄弟,經營個拆遷公司對他而言反倒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秦風沒去,李天遠卻是過去了,聽何金龍說第一天李天遠就將他手下的那些人收拾了一頓,大家都是江湖漢子,李天遠已經融入到了他們之中。

除了拆遷公司的事情之外,秦風昨天晚上還接到了一個沒頭沒尾的電話,電話接通之後,對方只說了兩個字「成了」,馬上就掛斷了電話。

雖然沒通名報姓,但是秦風知道,這是苗六指傳來的消息,「成了」的意思自然就是得手了,想想這事兒由苗六指來操作,絕對是能做得天衣無縫的。

現在唯一讓秦風有些掛心的就是《雅緻齋》的事情了,從前幾天離開醫院之後,方雅志再無消息,秦風雖然打過去幾個電話,但方雅志一直都說需要再考慮一下。

秦風也不著急,他知道聶天寶一定是在其中起了作用的,但是他算準了,方雅志今兒一定會來電話,因為他所依仗的聶天寶,此刻怕是已經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了。

眼看著自己的計劃都在一步步的實施著,所以這會在京大食堂吃著飯的秦風,胃口極好,叫了好幾個菜狼吞虎咽著。

「嗯?不是老方?」

剛剛吃完飯,秦風口袋裡的手機就震動了起來,看了一眼,是個陌生的號碼,秦風走出食堂按下了接聽鍵。

「秦風?」一個略微有點低沉的男人聲音傳了過來。

「林哥?咳,我還以為您把小弟給忘了呢。」

聽到對方的聲音,秦風臉上露出了笑容,略微有些誇張的說道:「我就說不能啊,以林哥您的身份地位,答應小弟的事情怎麼可能辦不到呢?」

「行了,你小子少跟我廢話,我在你宿舍樓前了,你馬上過來。」

孟林沒等秦風回話就掛斷了手機,看著身邊的一位女警,說道:「那小子有點無賴,你回頭嚴肅一點兒,不妨嚇唬他幾句。」

「孟處,秦風只是這樁案子的丟失物品前所有人,並不是嫌疑人,需要這樣嗎?」

那個穿了一身警服的女警察,有些不太明白孟林的意思。

原本像這種賓館失竊案,一般都是由各分局刑偵去偵破的。

而孟林作為心理學專家,在部里是負責一些重大刑事案件的偵破指導工作的,上門走訪涉案人員,這事兒無論如何都不該驚動孟林的。

「孫麗,你把他當成嫌疑人問話就行了。」孟林沒來由的有些煩躁。

原本這件案子是沒有牽扯到他,只不過地方發生了一起重大的賓館盜竊案件后,分局刑偵通過公安內部網調集京城那些慣偷資料的時候,被孟林看到了。

這幾天孟林正在辦理開鎖公司的事情,對小偷這倆詞有些敏感,於是調出了案卷看了一下。

這一看不要緊,孟林又發現了秦風的名字,這次卻是作為丟失物品的原主出現的。

不知道為什麼,在看到秦風的名字后,孟林馬上就意識到,這事兒十之**又和秦風有關,所以這才帶了分局一位負責刑偵的女警趕到了京大。

幾分鐘過後,秦風騎著個自行車晃晃悠悠的回來了,距離孟林還有四五米遠,他雙腳在地上一撐,伸手推了一把車子,自行車自動的靠在了宿舍樓的牆上。

「林哥,您今兒這是怎麼了?怎麼穿的這麼正規?」

看到孟林穿著警服,身邊還帶了一人,秦風眼神一閃,身體卻是沒有一絲遲疑的迎了上去,走到孟林身邊規規矩矩的垂下了雙手。

孟林看了一眼貌似很老實的秦風,說道:「秦風,今兒來,是有件案子涉及到你,咱們換個地方說話吧。」

「案子?什麼案子啊?」

秦風聞言愣了一下,繼而急道:「林哥,您可別嚇唬我,我馬上就要參加考試了,不能跟你走埃」

「沒說要帶你走。」孟林指了指樓上,說道:「去你宿舍說話吧,你小子別和我裝,還有你害怕的事情?」

「哦,不耽誤我考試就好。」

「大爺,這是我哥,那是我嫂子,他們來看我的。」

秦風拍了拍胸口,帶著孟林二人走進了宿舍樓,臨上樓的時候還和守門老頭打了個招呼,渾沒在意孟林的臉都氣青了。

「秦風,你胡扯什麼啊?」

作為年輕幹部,又有意在仕途上混,孟林還是很在意名聲的,只是剛才那情況他又無法反駁,直到進了宿舍才一把拉住了秦風。

「林哥,你們警察找上門來,我總得有個說詞吧?」秦風一臉委屈的說道:「要不別人都把我當壞人了,我以後還怎麼在學校混?」

說到這裡,秦風含糊不清的嘟囔了道:「這位警察姐姐很漂亮啊,難道還配不上你?真把自個兒當人物了?」

「哎,我說你小子欠揍不是?」饒是孟林脾氣好,也被秦風的暴走起來,一時間卻是忘了他來找秦風的目地。

ps:ps:到了情節轉換的地方,不想亂寫壞了節奏。

但是大家月票要投啊,九月最後兩個小時了,還有奇發生嗎?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