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五十九章豹子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師父載一生孤傲,被他看在眼中的只有寥寥數人,而葉漢,正是其中之一。 「葉漢的人,應該有幾分真本領吧?」 秦風打消了要走的主意,他從習得外八門各項絕技之後,除了遇到苗六指這位在神偷技...

秦風並不知道一牆之隔那間監控室中發生的對話,他此時在場內已經是十連贏了,整個賭廳內所有的客人,全部都已經集中到了骰寶的賭檯上。

這些人和秦風他們不一樣,都是真正腰纏萬貫的會員,他們未必就能看上輸贏的那些錢,不過跟著秦風一起贏莊家的那種感覺,真的是很好。

就連一直都沒有參與到裡面來的何金龍,也從秦風那裡借了五萬籌碼,兩把過後,在將五萬的籌碼還給秦風的情況下,何金龍的手上居然還多出了十五萬的籌碼小說章節。

而且和剛才眾人小心翼翼的押注不同,從第九把過後,場內眾人每一把都下了重注。

像是王局長等人資金有限,只不過是下了二三十萬,但原本就在賭廳里玩的那些人,每注都在百萬以上,陶軍第十把更是押下了兩百萬。

如此一來,當第九把和第十把過後,還沒等亨利衛趕到現場,賭場居然就已經賠出了一千四百多萬,經驗豐富的阿豪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遲遲沒敢繼續搖骰。

「真他媽的貪心不足埃」

看著一臉狂熱的王局長和趙局長,秦風忍不住在心裡暗罵了起來,這兩位局長大人加起來差不多快贏了一百萬了,竟然還不知足。

「娘的,到底是他們運氣好還是我運氣好埃」

到了此刻,就連秦風心裡也有些迷糊了,賭了那麼多把,他自己只贏了四五十萬,甚至還沒李然贏得多。

關鍵是秦風在上一局,也就是第十局中,他根本就沒動用聽骰的絕技。只是隨便押了個小,居然又中了,這讓秦風也開始懷疑起自個兒鴻運當頭了。

「亨利,你來了?」

就在秦風猶豫著是不是要走的時候,賭檯前的阿豪像是遇到了救星一般,將荷官的位置讓了出來。面對秦風的「好運」,他對自己的搖骰技能以及完全失去了信心。

秦風聞言抬頭看了過去,接手阿豪擔任荷官的是一位看上去四十七八的中年人,身高一米七五左右,相貌十分儒雅。

只是這個中年人兩鬢旁的頭髮已經花白了,和臉上光滑細膩的皮膚有些視覺上的差異。

「諸位,我叫亨利,大家也可以叫我衛,下面的搖骰由我來主持1

亨利的話不多。一上場就是開門見山的做了自我介紹。

亨利衛在賭壇的地位極高,從八十年代就很少站在賭桌前了,當年主持「東方公主號」的時候,都只是在一些驚天豪賭中才會擔任荷官的。

「怎麼又換人啊?」

「廢話,賭場輸了一千多萬,當然要換人了。」

「換誰也沒用,今兒那位小兄弟是鴻運當頭,賭場輸定了。」

當亨利衛做完自我介紹之後。圍在賭桌前的眾人頓時紛紛鼓噪了起來,剛才換了一個人。秦風又連贏六把,他們並不看好這位換上場的中年人。

不過場中也有不同的聲音,一位四十齣頭氣場十足的中年人,就搖了搖頭說道:「不一定,這人很厲害的。」

「吳總,您認識那人?」

旁邊有人問道。這位中年人是粵省一位經營紅木傢具的老闆,身家在十億以上,是一位不顯山不露水的隱形超級富豪。

和內地的商人行為舉止張揚不同,在沿海地區,有許多身家豐厚的老闆。卻是異常的低調,說不定那位穿著一字拖去市場買菜的人,就身家億萬。

「我十幾年前在東方公主號上玩過,見過一次阿拉伯王儲和歐洲富豪的對賭,當時擔任荷官的,好像就是這個人。」

吳總的聲音雖然不大,但這賭檯本身佔地就小,圍在旁邊的眾人卻是都聽到了耳朵里,鼓噪的聲音,頓時小了許多。

「東方公主號?是葉漢的賭船?這人以前是跟著葉漢的?」

秦風聞言心中頓時一動,對於葉漢,秦風並不陌生,那是因為他的師父載一生孤傲,被他看在眼中的只有寥寥數人,而葉漢,正是其中之一。

「葉漢的人,應該有幾分真本領吧?」

秦風打消了要走的主意,他從習得外八門各項絕技之後,除了遇到苗六指這位在神偷技藝上能令他刮目相看的人之外,其他各門,沒有一個能入秦風法眼之人。

當年師父載對葉漢的賭術倍加推崇,這也讓秦風起了一絲好勝之心,他想看看究竟是自己所得傳承厲害,還是對方的賭術更加高深?

亨利衛上場之後並沒有多少廢話,在眾人的鼓雜訊逐漸平息之後,他伸手抓起了面前的骰盅。

這個動作頓時讓圍在賭桌旁的眾人屏住了呼吸,他們都想看看這位荷官會使出什麼樣的手段來。

此時場內雙方就像是矛盾對決,秦風等人是鋒利的矛,無往而不利,已經贏了賭場一千多萬。

而亨利衛則是像一面盾牌,在將對方的攻勢化解之後,還需要消哪銳氣,將剛才賭場所輸的錢都給贏回去。

「嘩……嘩嘩……」幾聲骰子撞擊的聲音響過,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就戛然而止,骰盅穩穩的落在了賭桌上。

「嗯?這就玩了?」

「也太簡單了吧,沒點花活?」

亨利衛的動作顯然讓眾人很失望,剛才那位女荷官和阿豪都將手中的骰盅幾乎耍出了花來,但這位看上去氣度不凡的中年人,動作卻是如此的簡單。

「高手1

俗話說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和那些不懂行的賭客們不一樣,秦風卻是從這簡單的動作中,看出了亨利衛的不凡來。

這一件事繁瑣到了極點,就變成了大道至簡,亨利衛的搖骰動作就有這麼幾分味道。

由於剛才亨利衛的動作實在太快,就連秦風也沒來得及動用聽骰之術,根本就不知道那骰盅裡面的點數是多少。

「我押二十萬大……」

秦風心裡在猶豫。不過臉上沒有露出絲毫的表情,身上將一枚金色的籌碼扔了出去,反正今兒錢都是贏的,秦風原本也沒打算拿回去。

「我押五十萬大1

「我押一百萬大1

「大,我押三百萬1

秦風這一出手,場內眾人也紛紛動了起來。那些人也顧不上所謂換人如換刀的老話,都跟在秦風後面將賭注押在了大上面。

對此秦風只能是報以苦笑了,這一把連他自個兒都是蒙的,輸贏實在是五五之數。

當然,秦風輸了這一把就打算離開了,因為到那時候,相信別人也不在迷信自個兒了。

「五、六、六,十七點,大1

亨利衛將手下的骰盅掀了開來。裡面赫然是一個五兩個六,場內頓時響起了一陣歡呼聲,因為秦風的「好運氣」,一直都延續了下來。

「小兄弟的運道真好……」

和阿豪相比,這一把輸了將近兩千萬rmb的亨利衛卻是面帶笑容,像是沒有受到絲毫莊家賠錢的影響。

當年亨利衛主持阿拉伯王儲對賭的時候,那最小的一枚籌碼,就價值200萬美金。眼下的賭局,在他眼裡根本就算不上什麼。

「看到了沒有。換人也不行了……」

「就是,不知道這賭場今兒會不會被贏得關門啊?」

「少亂說話,你不知道這賭場背後是誰?別說兩千萬了,就是兩億別人都不在乎。」

拿到籌碼后,一些比較興奮的、尤其是進賭場十賭九輸的人,開始有些忘乎所以了。雖然不是憑著自個兒的本事贏的錢,但這錢真的是來得來容易了。

不過吳總的一句話,還是讓眾人冷靜了下來。

這裡面大多數的客人都是知道會所背景的,除非他們以後不想在內地以及港澳等地呆了,否則得罪了會所。絕對是件不理智的事情。

亨利衛搖了搖頭,用左手將骰盅底座上的三粒骰子一粒一粒的放入到了骰盅里,忽然右手一翻,他並沒有合上底座,就開始搖起骰來。

沒有了底座的的阻礙,嘩嘩聲卻是更加響了,亨利衛的動作十分快,那三粒骰子飛速的在骰盅里轉動著,雖然是開口朝下,但骰子沒有一粒掉出來的。

「厲害,有點像電影里演的了。」

「再厲害有什麼用,那位小兄弟鴻運當頭埃」

看著面前那眼花繚亂的搖骰動作,眾人看得目不暇接之餘,也都在低聲議論著。

不過也有些明白人心裡清楚,如果賭場再沒辦法遏制住秦風的話,那今兒說不定就會鬧出什麼風波來,他們已經準備押完這一注就抽身離開了。

「啪1的一聲響起,骰盅已然死死的扣在了桌面上。

「買定離手,各位,請下注吧1

亨利衛的眼睛緊緊盯著秦風,臉上卻是浮現出一絲笑容,他想知道,秦風究竟是憑運氣,還是有著不為人所知的高超賭術?

「果然是跟過葉漢的人,在骰寶上應該是技術最好的了。」

年輕人總是有點好勝之心,秦風自然也不例外,剛才的他看似漫不經心,但骰盅內的三粒骰子的每一次碰撞,都被他清楚的聽在了耳中。

不過能聽出來最終的結果,不代表秦風就能破解,因為除非他承認自己有聽骰的賭術,將籌碼押在一賠二十四的全圍豹子上!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