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五十七章氣運(下)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在當年的公海賭場東方公主號上,也是數得上名號的荷官,說起話來當然有那麼股子自信。 「換人轉運?」 見到阿豪上來,秦風不由在心底笑了起來,他此刻也都開始懷疑自個兒是有大氣運之人了,否則...

中年人的名字叫亨利衛,之所以將姓放在了後面,那是因為他是一個土生土長的港島人,在八十年代中期的時候,亨利加入到了英國籍。

亨利四十年代出生在港島,從小就父母雙亡,在他十二歲的時候,亨利衛就去到澳島的賭場工作,憑藉著過人的頭腦和細緻的觀察力,他還快就成為一個出色的荷官。

亨利很聰明,別的荷官下班之後,大多都喜歡去吃喝嫖賭,自律性很差,但亨利恰恰相反,他在下班后,基本上都是將自己關在屋裡,研究各種賭術和賭具。

俗話說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在亨利二十歲的時候,也就是六十年代,他從賭場內眾多荷官中脫穎而出,成為當時那家賭場公認的頭牌荷官。

在六七十年代的時候,骰子賭大小是各個賭場里最為流行的賭法。

而亨利最崇拜的「鬼王」葉漢,也是有骰寶出名的,於是亨利苦練聽骰和搖骰的技術,還不到二十五歲時,就一躍成為那家賭場的技術總監。

所謂技術總監,就是這個賭場里賭術最好的,遇到賭術高手以賭術來砸場子的時候,就需要技術總監出面,在賭術上和對方一較高下。

所以能擔任技術總監的人,一般都是些賭壇的成名人物,亨利還不到三十就坐上了那位子,讓許多人都有些不服氣。

於是一些賭術高手,紛紛去到那家賭場逼得亨利衛下常但全都被他給化解了,由此也在澳島名噪一時。

剛好那時候鬼王「葉漢」藉助何紅燊、霍應東、葉德利財團勢力。一舉中標統領澳島賭業,正是施展拳腳的時候,就將亨利衛招入到了自己的麾下。

葉漢對亨利衛非常的器重,在將他下放到賭場里半年之後,就帶在了自己的身邊,從七十年代初期到葉漢九七年去世,亨利衛一直跟隨在其左右。

這近三十年的時間裡,亨利衛也見證了葉漢的大起大落。從一統澳島賭業到床板賽馬會,最後又敗走賽馬車會,甚至開創公海賭船,葉漢的一聲可謂是處處傳奇。

跟著葉漢,亨利衛不僅在賭術上得益良多,更重要的是,他跟著葉漢也學到了許多做人的道理。也是他對葉漢死心塌地的主要原因。

去年葉漢去世,港島賭王曾經在弔唁葉漢的時候,親自向亨利衛發出邀請,想請他作為澳島賭業主管技術的執行總監,開出了三千萬以上並且帶有乾股分紅的年薪。

可以說,只要亨利衛點頭。他馬上就能成為澳島賭業舉足輕重的人物,但是亨利衛深知亦師亦父的葉漢和何紅燊之間的恩怨,所以也不願為其效力。

不過葉漢去世之後,亨利衛也得罪不起何紅燊,他答應了對方。終身不在港島涉及賭業,為此賭王向他支付了一筆不為外人所知的金錢。

能讓澳島賭王如此器重的人。可知亨利衛的賭術是何等高明了。

亨利衛是真正繼承了「鬼王」葉漢衣缽的人,雖然這些年聲名不顯,但只要是賭壇中的老人,沒有一個敢輕視於他的。

葉漢去世后不久,剛好賭王有位內地的朋友搞了個會所,想向他借一位經驗豐富的賭壇高手坐鎮,賭王想都沒想就推薦了亨利衛。

亨利衛跟隨葉漢多年,也早看透了這「賭」之一字,加上他在港島也純粹的養老,於是就來到了京城,到現如今也有一年多的時間了。

雖然這其間也有一些港澳兩地的會員來賭場玩,甚至有人還帶來過幾個真正的賭術高手,不過在亨利衛的面前,那些人都沒能討得好去。

一來二去,消息也傳了出去,基本上都東南亞各國賭業的大佬們都知道亨利衛在京城的事情,倒是再也沒人敢在這個場子里出千了。

剛才秦風賭骰寶的經過,亨利衛也看在了眼裡,經過對秦風當時表情的仔細觀察,亨利判定秦風並沒有出千,實打實的只是運氣。

運氣也能稱之為氣運,這世上並不缺乏擁有大氣運的人,生活中這些人往往能遇難成祥,在賭桌上,這些人氣運來了,卻是逢賭必贏,無往而不利。

亨利所說的那十四把小,是發生在拉斯維加斯的事情,過去剛剛沒幾年。

那個外國人就是運氣極佳的人,連押十四把小,最後贏了一百二十萬美元,直接抽手不玩了,讓賭場對其也是無可奈何。

所以對秦風押中的四把小,亨利衛並沒太在意,觀察秦風的動作和表情,那只是出於職業習慣罷了。

見到亨利衛的眼睛離開了監控器,坐在一旁的嚴總出言問道:「衛總監,那年輕人有沒有問題?」

「沒問題,剛才搖骰子的時候,那個年輕人還在說話。」

亨利衛搖了搖頭,斬釘截鐵的說道:「在這種情況下,這個世上是沒有人能聽出骰子點數的,即使是我師父葉漢,也不能1

聽骰術並非是傳說,在經過苦練之後,有天賦的是,是可以從骰子碰撞的細微聲響里,聽出最終的點數。

就像是葉漢,他最精通的就是聽骰,他之所以成名,就是曾經以聽骰對聽骰,在澳島賭場大破聽骰黨,只要葉漢想,他能通過任何骰盅聽出骰子的點數。

亨利衛也是精通此道,他知道,不管聽骰術練到何等境界,在搖骰子的時候,都要仔細分辨,因為任何一個細小的聲音變化,都會讓骰子最終的點數發生改變。

所以在看到荷官搖骰的時候,秦風居然在說話,亨利衛頓時放鬆了起來,他雖然不是那種自滿的人,但也絕不相信世上能有這種一心二用之人。

「那就好,這小子運氣挺好的,竟然能連押中四把校」

嚴總聞言笑了起來,他是這家賭場的經理,也是這個會所老闆的心腹。

說好聽了嚴總是來協助亨利衛處理賭場各種事宜的,說難聽了,那就是個監工,壓根就不懂得賭壇的事情,經常會鬧出各種笑話來。

亨利衛聞言搖了搖頭,右手關節處出現了一枚硬幣,在指關節上時快時慢的滾動著。

如果被秦風看到這一幕,馬上就會猜出其身份,因為用硬幣連手指靈活度的人,不是出自盜門就是出自千門。

出自盜門的人,自然就是像苗六指那樣的經年老賊了,而出自千門的人,也必然是千門中「賭術」這一分支。

「咦?不對啊,衛總,他……他竟然又押中了兩把小1

亨利衛的注意力剛從顯示屏上移開,就聽到了嚴總的大呼小叫,不由皺了下眉頭,連中六把,這幾率不說常見,但也是常有的事情,值得如此大驚小怪呢?

「阿華,那年輕人手氣不錯……『

亨利衛沉吟了一下,伸手拿起了桌子上的對講機,說道:「換阿豪上去頂下阿麗,只要開了一把大,就能破了他的氣運……」

換人轉運在賭場中是極為常見的,一般只要換了荷官就能將對方的氣運衝下去,除非是那種運氣極好的人,否則都是百試不爽的。

在亨利衛的指示下達之後,在骰寶桌前的女荷官也從耳機里聽到了,放下了手中的骰盅,說道:「對不起,我需要去方便一下,下面由別人來替換我繼續賭……」

「哎,搞什麼?怎麼要換人啊?」

雖然荷官給出了解釋,但骰寶桌前的眾人還是感到了不滿,因為他們都意識到了秦風的好運氣,就連陶軍在第五把的時候,也是堅定不移的跟著秦風押起了校

「對不起,諸位,女士嘛,總是會有些不方便的。」

站在一旁的阿豪頂上了女荷官的位置,笑道:「我叫阿豪,以前是在東方公主號上工作的,想必有些朋友聽說過,下面就由我來為大家搖骰……」

亨利衛之所以答應來京城這個賭場,一來是因為不想那麼早養老,二來葉漢去世之後,還有一幫老部下需要吃飯,亨利衛也不能置之不理。

像這個叫阿豪的荷官,也跟了葉漢有十多年了,在當年的公海賭場東方公主號上,也是數得上名號的荷官,說起話來當然有那麼股子自信。

「換人轉運?」

見到阿豪上來,秦風不由在心底笑了起來,他此刻也都開始懷疑自個兒是有大氣運之人了,否則即使能聽出骰寶點數,那連開六把小的幾率還是很低的。

「王哥,這也不早了,咱們差不多該走了吧?」

秦風看了下時間,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而這六把賭下來,王局長非但贏回了最初的那五萬塊錢,面前還多了三十萬的籌碼。

秦風自己倒是沒那麼貪,他從五千塊錢的籌碼打底,連贏了六把之後,他手上只有十三萬的籌碼,最後一把秦風並沒有全押上。

見好就收,這是一個職業賭徒必備的素質,沒有這基本的素質,那甚至連賭徒都算不上,充其量只能被稱之為賭棍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