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五十五章大小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不過他卻是自己在外面做生意,出手卻是要比李然大方多了。 「要花也花不到你的錢礙…」 陶軍此話一出,李然不樂意了,轉臉看向秦風,說道:「你玩吧,輸贏算是你然哥的,誰不知道誰啊,裝什麼大...

賭廳內雖然賭具眾多,但玩的人基本上還是聚集在賭大小和百家樂兩張檯子旁邊,這也是在國內比較流行的賭法,基本上聽一遍就會玩。本文來自

由於會所不對外開放,這些人都是由會員們帶進來的,所以整個大廳加上秦風等人也就是二十來個,來到檯子前都有座位。

「秦風,賭大小太沒技術含量了吧?」

被秦風拉到賭骰子的檯子前面,李然一臉的不情願,要是按照他的想法,那也是要去玩百家樂的,沒見港島電影中賭神都是玩的那個嗎?

「然哥,咱們本來就是賭運氣的,玩玩而已,何必費那心思呢。」

秦風笑著搖了搖頭,雖然百家樂被稱之為世界上最公平的賭法,但是在老千眼中還是漏洞百出的,只要秦風願意,他能把把都拿到最大的牌。

不過那就已經是純粹的賭博出千了,秦風並沒有想過以此發家,所以進入到這裡,只是隨便玩玩,否則他能將這會所的幕後老闆給贏哭掉。

這種事並非沒有的,就像是澳島或者拉斯維加斯的那些賭場里,都會有個賭術高超的技術總監,他所要做的事情,就是用那雙眼睛去抓在賭場出老千的人。

在澳島賭業剛剛興起的時候,就有不少世界各地的職業賭徒前往那裡,如果不是當時賭聖葉漢坐鎮,恐怕澳島賭壇早已被歐洲那些賭業大佬們給衝擊垮掉了。

同樣,葉漢也曾經前往拉斯維加斯,在凱撒皇宮賭場不眠不休的玩了三十多個小時,最後被賭場老闆禮送了出去,算是世界賭壇的一位奇人。

「好吧,反正就兩個籌碼。陪你玩玩吧。」看著手中的兩枚籌碼,李然無奈的搖了搖頭,坐在了賭骰子的台面前。

「嘿,這不是李然嗎?你也玩這個?」秦風和李然剛剛坐下,耳邊就傳來了一聲招呼,抬頭一看,卻是在韋華會所里曾經起過衝突的陶軍。

「怎麼?你能玩我就不能玩啊?」李然沒好氣的瞪了陶軍一眼,兩家在政界並非是一個體系的,私交也不怎麼好。每次見面總是會相互擠兌。

「哪兒能啊,就是不知道你手上的錢夠不夠玩。」

陶軍轉眼看到秦風,面色不由一緊,連忙笑道:「秦兄弟也來玩啊,下次想來這種地方。直接給你軍子哥我說,這地兒我比李然熟。」

陶軍敢埋汰李然,但是對秦風卻是忌憚的很,否則當時在韋華的會所中,也不會私下裡去向秦風道歉了,畢竟能將周逸宸逼出國的人,也不是他能招惹的起的。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陶軍和李然不和,自己卻是沒必要擺出幅臭臉來,當下笑道:「軍哥,隨便玩玩而已。這個的規則我都不懂呢。」

「來,我來給你說說。」

聽到秦風的話后,陶軍拿起自己面前的一摞籌碼,坐到了秦風旁邊。說道:「這種賭大小的骰子是很簡單的……

骰盅里一共有三粒骰子,搖出來后四點到十點為校十點到十七點為大,只要壓對了大小,壓多少莊家賠多少,在這裡和澳島不一樣,是沒有抽水的……」

陶軍指著賭檯給秦風介紹了起來,其實賭檯上的各種圖案和數字,已經將賭大小的規則說明了,而且各種細則都能在賭檯上體現出來。

秦風故作不解的問道:「軍子哥,三粒骰子可是有三點的,為什麼是四到十點為小呢?」

「同色的為最大,莊家通吃的。」

陶軍說道:「除了三個一之外,還有三個六,要是莊家搖出這種骰子,不管你壓什麼都是莊家贏,秦老弟,你真的不會玩?」

「軍子哥,我就是一窮學生,哪裡有錢玩這個?」

秦風露出一臉的苦笑,不過此話一出,不僅是陶軍,就連李然臉上都露出了鄙夷的神色,這小子身上還揣著三百多萬呢,居然敢說自己窮?

「秦老弟,別開玩笑了,隨便玩,一百萬以下,輸贏都算你軍子哥的。」

要說這些世家子弟,就沒有一個簡單的,陶軍雖然身上紈氣比較重,但那雙眼睛還是很亮的。

陶軍看得出來,秦風絕對非池中之物,現在交好所花的成本,遠要比秦風出名之後來得划算。

而且陶軍和李然不一樣,雖然他的家世比李然稍微差一些,不過他卻是自己在外面做生意,出手卻是要比李然大方多了。

「要花也花不到你的錢礙…」

陶軍此話一出,李然不樂意了,轉臉看向秦風,說道:「你玩吧,輸贏算是你然哥的,誰不知道誰啊,裝什麼大尾巴狼?」

李然今兒拿的是李震的會員卡,在這會所內有五百萬的消費限額,此時為了賭這口氣,李然卻是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大不了回去被大哥罵一頓罷了。

「呦呵,李然,口氣不小礙…」被李然掉了面子,陶軍頓時忍不住了,開口說道:「要不……咱們去房間賭幾把?」

「哎,我說兩位哥哥,咱們別讓外人笑話埃」

見到兩人頂起牛來,秦風是哭笑不得,壓低了聲音說道:「您二位都是圈子裡的名人,在這鬧起來,不是平白被人看輕了嗎?」

秦風這話說的不錯,因為這家會所的人,富豪佔了大多半,而像李然和陶軍這種身份的人,連十分之一都占不到,剛才兩人這一鬥嘴,將旁邊幾個賭客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來。

「陶總,進房間賭好啊,要不……我再兌換一些籌碼去?」聽到剛才陶軍的話,一位應該是跟著他進來的人開口說道。

其實陶軍也不常來這裡玩,這次是有地方來的人求他辦事,這樣的肥羊卻是不宰白不宰,反正消費多少錢都有人報銷的。

「老雲,不關你的事,玩你的吧。」

那人話聲未落。陶軍的臉色就拉了下來,圈子有圈子的規矩,他們互相可以擠兌對方,但卻不能被圈子外面的人數落。

「看在老弟的面子上,算了。」陶軍撇了撇嘴,他不怕欺負李然,只是對秦風,陶軍心中卻是忌憚的很。

在秦風幾人說話的時候,賭桌還在繼續著。那位穿著十分暴露的漂亮女荷官將手中的骰盅搖晃了一會,開口說道:「諸位,買定離手,請下注……」

此時在澳島的一些賭場內,為了消除人為的因素。人工搖骰已經改成了電動的,不過為了增加賭博的氣氛,在這會所仍然是用人工搖骰。

而且和澳島先下注再搖骰,以杜絕會聽骰術的人作弊不同,這裡還是先搖骰再下注,因為在這個會所里,是不會出現那種職業賭徒的。

雖然剛才和陶軍說著話。不過李然的注意力一直放在賭桌上的,聽到荷官的話后,碰了碰秦風,說道:「剛出了三次大了。這次一定是協…」

「好,然哥,聽你的。」秦風點了點頭,拿出一枚五千的籌碼。放在代表小的押注區內。

「秦老弟,別說三把了。就是連開十把大都不稀奇,你可別聽李然的。」

坐在秦風旁邊的陶軍往大的押注區內放了一枚紅色的一萬籌碼,笑道:「李然搞搞研究還行,不過要說玩兒,他就差得遠了。」

「軍子,搞的你像賭王似的,上次是誰在澳島輸了一千多萬啊?」

李然也不甘示弱,開口就揭起陶軍的短來,在一年多以前,陶軍和幾個人跑到澳島賭了三天,輸了一千多萬,回到京城后,足足被家裡禁足了一個多月。

「哎,我說兩位哥哥,咱們能別再互相擠兌了不?」秦風在一旁聽的是哭笑不得,這哥兒倆是不是犯沖啊?只要在碰到一起就要吵架。

「四、四、五,十三點,大1秦風話聲未落,女荷官的聲音也響了起來,隨著骰盅的掀開,兩個紅四和一個黑五,出現在眾人面前。

「媽的,還真是個大?」

李然忍不住罵了一句,伸手拿出了那張會員卡,對著旁邊的工作人員招了招手,說道:「給我兌換五十萬的籌碼送過來。」

如果陶軍不在,李然輸也就輸了,反正今兒來只是為了陪秦風來的,不過陶軍在這裡就不一樣了,這輸的可是臉面。

「哎,然哥,咱們就是玩玩的。」

別人是幫自己辦事的,秦風怎麼可能看著李然出錢,當下一把搶過了那張卡,說道:「您要是這樣,我轉臉就走,要不……我拿出三百萬來給你賭?」

「算了,李然,有功夫咱們去澳島玩,別在這裡置氣了。」

陶軍這次卻是沒有擠兌李然,凡事都要講個火候,把李然逼急了,在這鬧出事情來大家臉上都不好看。

就在荷官開始重新搖骰的時候,何金龍忽然走到了這個檯子前,低聲在秦風耳邊說道:「秦爺,你……你帶錢了沒有?」

「怎麼?輸完了?」

秦風聞言一愣,扭過臉往百家樂那邊看去,卻是發現那位王局長已經離了桌,正站在趙局長背後看他玩牌呢。

「趙老弟手氣還行,王老弟不怎麼樣,幾把就輸光了。」

何金龍的臉色有些不太好看,這什麼事都沒辦呢,就十萬塊錢扔出去了,而且看這架勢,就是再來十萬也打不祝

「老何,求人辦事,一定要把人招待好了。」

秦風想了一下,把陶軍的那張卡塞到何金龍手裡,聲音壓倒了極低,說道:「再兌換十萬的籌碼,告訴王局長,想贏錢就過來跟我玩大協…」

ps:ps:求雙倍月票啊!!!!!!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