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五十三章客隨主便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底去幹嘛了?」 嘴裡吃著身邊女孩剝的乾果,李然含糊不清的向秦風問道,他知道秦風一向靠譜,今兒遲到這事兒實在有些反常。 秦風聞言笑道:「賣了點東西,做了筆生意。」 「你就吹吧。」...

「都坐下吧。」

看到幾人幹了杯中的酒,李震說道:「老王,老趙,我這位弟弟最受老爺子喜歡,只是不願意走仕途,非要去大學當老師,你二位多多照顧埃」

李震是李家這一代被寄予厚望最高的人,年紀輕輕的就做到司局級的幹部,李家的政治資源,幾乎都用在了李震的身上。

不過正如李震所說的那樣,李家最受老爺子喜愛的,卻是年齡最小的李然,每次老爺子發火,只要李然一到,事情一準平息下去。

所以別看李然平時弔兒郎當的不務正業,家裡的兄弟姐妹還都要讓他三分,否則李震也不會拉下臉面請兩位地方官員來這裡了。

「哪裡話,李司長,說不定我們還要李然老弟照顧呢。」

李然再沒用,那也是李家的子弟,兩位局長大人自然知道其中的厲害關係,這些紈子弟成事可能不足,但敗事卻是綽綽有餘的。

「行了,我還有點事,就先走了……」

看到自己在這裡,那兩位局長也玩的放不開,李震站起身來,說道:「六子,今兒把王局長和趙局長陪好了啊,到時候記我卡里就行了。」

「哪能讓李司長破費礙…」

王局長連忙站起身,卻是也沒有挽留對方的意思,因為他知道,雖然同為京官,也都是廳局級的幹部,但李震這個司長,含金量卻是比他的局長不知道高了多少倍。

「老王,別客氣。來了就玩好。」

李震笑著和王局長等人寒暄了幾句,告辭出了包廂,至於秦風和何金龍,他根本就沒有認識的意思。今兒來這裡也不過是看著本家弟弟的面子上。

送了李震回來后,李然在秦風耳邊低聲說道:「秦風,別在意,我哥就那樣。人不大官架子不校」

「然哥,看您說的,我這感謝還來不及呢。」

秦風笑著擺了擺手,墓主說道:「叫些漂亮的女孩進來,把這兩位大哥一定要服侍好了礙…」

李震不在,這包廂里的氣氛也放鬆了幾分,聽到秦風的話后,那位王光良局長笑道:「小兄弟倒是妙人,以前常來這地方?」

剛才進包廂的時候。只是介紹了秦風的名字。但兩位局長都以為何金龍是今兒的正主。不過看到秦風和李然咬耳朵說話的親熱勁后,王光良頓時明白了過來。

而王光良問出的這句話,卻是在摸秦風的底。要知道,如果不是李震今兒邀請。他和老趙都沒有資格進入到這裡來的。

「男人嘛,總是要有幾個紅顏知己的。」

秦風臉上的笑容和嘴上的話,根本就不像是個二十齣頭的大學生,指了指魚貫而入的一群小姐,秦風笑道:「王局長,您和趙局長先挑,今兒一定得玩盡興了。」

「好,我和老趙也捨命陪君子了。」

雖然沒來過這裡,但高檔的娛樂場所,兩位局長大人並沒少去,加上這種地方是聯絡感情的最佳場所,是以王光良和趙局長都沒客氣,隨手選了兩位小姐。

「然哥,您眼界高,最後好的全留給您了啊1

秦風讓了下何金龍之後,和李然開了句玩笑,自己也挑了個看著順眼的女孩,讓他坐在了身邊。

「秦風,你小子從哪學的這些啊?」原本還想等小姐進來看秦風出醜的李然,徹底被秦風給擊敗了,敢情這小子比自個兒玩的還順溜呢。

「你不知道的東西多著呢……」

秦風笑著給何金龍使了個眼色,說道:「何老闆,來,咱們一人敬一個,今兒一定得讓王局長和趙局長喝好玩好……」

聽秦風這麼一說,何金龍也端著酒杯敬起酒來,他原本就熟悉這種場合,加上關東漢子的豪爽性情,沒多大功夫就和兩位局座稱兄道弟起來,倒是讓秦風空下來和李然坐在一邊聊著天。

「老何也不是不會做人埃」看到這一幕,秦風也是嘖嘖稱奇。

只是秦風卻不知道,何金龍並不缺乏和官員打交道的經驗,只是當年他依仗著老爺子的威名,並不怎麼將這些人放在眼裡。

此一時彼一時,現在的何金龍也洗掉了身上的那股子銳氣,倒真的挺像一位事業有成的老闆,應對著王趙兩位局長。

而且何金龍隻字不提拆遷公司的事情,只是撿著說一些國外的見聞和那些葷段子,聽得他們那個小圈子時不時爆出一陣笑聲。

「秦風,你小子剛才到底去幹嘛了?」

嘴裡吃著身邊女孩剝的乾果,李然含糊不清的向秦風問道,他知道秦風一向靠譜,今兒遲到這事兒實在有些反常。

秦風聞言笑道:「賣了點東西,做了筆生意。」

「你就吹吧。」

李然撇了撇嘴,說道:「我聽莘南說了你們準備做個古玩店,不過現在連店都沒呢,你跟誰做的生意?對了,要不要哥哥給你投點資金,也算我入一股……」

李然每月都有家族生意的分紅拿,所以對錢不是很上心,而且他也不喜歡做生意,只是純粹的想幫秦風而已。

「然哥,你想入點股份也行。」

秦風想了想,說道:「這樣吧,你拿一百萬,我給你一成份子,別的不敢說,過上個三五年,翻個三五番的絕對沒問題……」

有了兜里的那三百萬,秦風已經決定重新調整股份分配了,莘南四人加起來投的那一百萬,經過稀釋后,只能將其算為一成的份額了。

這段時間秦風也麻煩了幾次李然,讓李然入股,純粹就是給他錢賺。因為秦風有十足的把握,將潘家園的生意做紅火起來。

「秦風,你小子不是蒙我吧?莘南可不是這麼給我說的埃」

李然原本只是隨口說說的,但是聽到秦風的話后。臉色不由變得認真了起來,因為莘南和他說過拿二十五萬佔百分之五股份的事情,到了他頭上,怎麼就變成錢多股份少了?

李然對錢沒太多的概念。但卻是很在乎朋友,如果秦風在股份上存了矇騙他的意思,李然是絕對無法忍受的。

秦風倒是不知道李然的想法,隨口說道:「然哥,我重新注資三百萬進去,股份當然要有變化了……」

「三百萬,我靠,你小子哪來的那麼多錢?」

李然被秦風的話嚇了一跳,他從家族內一年也不過就是拿個二三十萬的生意分紅。三百萬對他而言。也是一筆巨款。

「剛才不是說了嘛。做了筆生意。」

秦風笑著將那存摺扔給了李然,他並不是喜歡顯擺的人,不過有的時候。還是需要顯露一下自己實力的。

「真……真是三百萬?你賣了什麼玩意兒啊?」看著那存摺上的一串零,李然頓時直了眼。他不是沒見過錢的人,但三百萬的數字,也足以將他嚇一跳了。

而坐在秦風身邊的那個女孩,聽到兩人的對話后,對秦風也愈發親熱了起來,恨不得將自己的身子鑽進秦風的懷裡去。

秦風將存摺接過來放到了口袋裡,說道:「賣了套玉器,怎麼著?入不入股?」

讓李然入股,固然有充實資金的考慮,但秦風更看重的卻是他的身份,作為股東,日後要是遇到什麼麻煩事,再找李然幫忙豈不就是理所當然了。

「一百萬,我入了,過兩天拿給你1李然想了好一會,咬牙答應了下來,他手上還真沒那麼多錢,說不得要找家裡的哥哥姐姐去要了。

不喜歡做生意賺錢,並不代表李然不喜歡錢,放個一百萬進去過幾年就變成三五百萬,李公子自然不肯放過這樣的機會。

秦風和李然正說著話間,王局長走了過來,端著酒杯說道:「李公子,和這位小兄弟說什麼呢?老哥敬你們一杯……」

「王大哥,李公子這稱呼可不敢當,叫我李然就好了,我們兩個敬您……」從小對官場就是耳濡目染,李然應付起王局長來是駕輕就熟。

「那好,老哥就託大叫名字了。」

王局長笑著幹了杯中的酒,說道:「李然,我聽說這裡可是還有別的玩的,能不能帶我們去轉轉?」

王光良和那位趙局長都是四十齣頭的年齡,在仕途上還是有很大的進步空間的。

所以平時出來玩,對女人這方面很是注意,畢竟作風問題在體制內的風評是很不好的,一不小心就容易被人抓住把柄。

「嘿,王大哥,您連這個都知道啊?」

李然聞言笑了起來,站起稍哥,王哥說了,咱們去別的地方玩,怎麼樣,一起過去吧?」

「今兒我們可是客,俗話說客隨主便,李少說去哪咱們就跟到哪。」

趙局長沒王局長那麼活泛,不過人卻是要穩重很多,說起話來那也是滴水不漏,否則也不可能在京城這地方擔任一方局座的。

「然哥,咱們這是要去哪?」聽到幾人的對話后,秦風一臉的莫名其妙。

「小老弟,這裡好玩的地方可多著呢……」王局長伸手拿過自己的手包,嘟囔道:「可惜李司長開始沒說是這兒,不然我就多取點錢了。」

「賭?」

聽到王局長的話后,秦風頓時就明白過來了,想當初津天的那個娛樂城裡面,不也是吃喝嫖賭一條龍的嗎?像這樣的高檔場所,肯定是有這種服務的。

「秦風,我看你小子真是吃喝嫖賭抽五毒俱全埃」李然沒好氣的看了秦風一眼,原本還想著讓這小子開口問一句,沒成想他自己就猜了出來。

「然哥,您是說自己的吧?」

秦風笑著攬住了李然的肩膀,率先往外走去,不過走到何金龍身邊的時候,很隱秘的對他使了個眼色。

雖然秦風不知道今兒李然有什麼樣安排,但他還是叮囑何金龍帶了十萬塊錢在包里,眼下卻是派上了用常

ps:

28號了,月票開始雙倍了,下面還有更新,求雙倍月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