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五十二章關係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下嘛,咱們也收斂點兒。」 「好……」何金龍心領神會的點了點頭,說道:「秦風,李先生,今兒可是說好了,一切都有我老何來買單埃」 「老何不用客氣,今兒是看秦風的面子,再說這種地方,除了自己...

「聶老哥,錢不錢的你有心就行了。」

秦風看了下時間,苦笑道:「您還是快點把我送到那地兒去吧,朋友都要等急了……」

和柳會長敘了一番舊,又耽擱了點時間,這眼瞅著就要到八點了,而和李然約的地方卻是在五環以外,最少還要跑上半個多小時。

「秦老弟,今兒是老哥耽誤你事了。」

聶天寶也有些不好意思,隨手將包里剩下的那兩疊錢拿了出來,說道:「老弟,你說的那地方我知道,這錢你裝在身上,說不定就用得到的。」

「用不到吧?我就是去見幾個朋友而已。」

秦風對聶天寶的話有些莫名其妙,不過別人塞錢哪有不要的道理?秦風順手將錢接了過來,放在了隨身帶的一個手包里。

「去了你就知道了,那地兒我聽說過好多次了,就是沒去過。」聶天寶神秘的笑了笑,眼中露出一絲羨慕的神色,也沒多說什麼。

還好九八年這會的私車不是很多,在連著接到何金龍與李然三四個電話后,聶天寶終於將車子開到了地頭,卻是五環外一處靠在路邊的普通三層建築。

「哎,我說你小子怎麼回事啊?說好的八點,你看看幾點了?」

李然正站在那建築旁邊來回走動著,看到秦風從車上下來后,連忙走了過來,一臉不耐的說道:「兄弟,是咱們求人。你守時點好不好?你約來的哥們來的都比你早……」

順著李然手指的方向,秦風看到了一身西裝革履的何金龍。還別說,換了身衣服再整了下髮型,何金龍舉手投足之間,十足一位大老闆的派頭。

「然哥,真真的是有事,不然我也不敢讓您等著埃」

秦風下了車后連連拱手告罪,又和何金龍打了個招呼,說道:「老何。你們都認識了吧?這位是李然,和我鐵著呢……」

「鐵個屁,今兒是我大哥出面約的人,你小子真是不給面子。」

李然沒好氣的瞪了一眼秦風,說道:「別廢話了,都進去吧,對了。秦風,你那車上的朋友還去嗎?」

李然雖然生氣,但基本的為人處世還是要做的,聶天寶送秦風到了地還沒走,所以他也和聶天寶打了個招呼。

「聶大哥,怎麼著。進去坐坐?」秦風轉頭看向了聶天寶,語氣中卻是沒多少誠意。

「這……這個,今兒還是算了吧。」

聶天寶倒是想進去,不過扭臉看了下車後排的錦盒,還是打消了這個主意。說道:「秦老弟,下次吧。你也知道我這車上有東西,實在不方便,幫我謝謝這位兄弟埃」

雖然聶天寶知道這是結識人脈的好機會,無奈車上放著幾百萬的物件,他實在不放心,也只能放棄這次機會了。

「好,聶老哥,麻煩你了。」

秦風點了點頭,揮手送走聶天寶后,轉過身笑道:「然哥,今兒真是有事,回頭我自罰三杯,你看怎麼樣?」

「你想得倒是美,今兒來不是喝酒的。」

李然看了一眼秦風,說道:「我大哥帶了幾個朋友來,都是京城城建方面的關節人物,介紹歸介紹,你能做成什麼事兒,就看你自己的了。」

李家在國內城建這一塊勢力很大,不過俗話說兔子不吃窩邊草,他們並沒有涉及京城這方面的生意,否則只要手指縫裡漏出點買賣,就夠何金龍乾的了,哪裡還需要再找關係?

「老何,這事兒你是主力埃」秦風看向何金龍,笑道:「我年紀太小,而且公司以你為主,怎麼辦你明白了吧?」

像拆遷公司這件事情,秦風並不打算挑頭,一來他實在是過於年輕,未免被人看輕,二來這個公司雖然說不上涉黑,但也不是那麼光明正大,秦風不想牽扯過多。

「秦爺,放心吧,和這些人打交道,我有經驗的很。」

何金龍聞言笑了起來,他當年在關東的時候,沒少和官員們打交道,深知這些人的秉性,只要面子給足好處給夠,他們什麼都敢幹的。

「秦爺?」

聽到何金龍對秦風這江湖氣十足的稱呼,李然微微皺了下眉頭,說道:「秦風,你才多大年紀,就讓人稱呼個爺字?」

「然哥,老何和我開玩笑的。」

秦風笑著給何金龍使了個眼色,說道:「老何,叫秦風就好,京城和關東不一樣,天子腳下嘛,咱們也收斂點兒。」

「好……」何金龍心領神會的點了點頭,說道:「秦風,李先生,今兒可是說好了,一切都有我老何來買單埃」

「老何不用客氣,今兒是看秦風的面子,再說這種地方,除了自己玩的之外,其餘的也不用花錢。」

聽到何金龍的這番話,李然的臉上好看了幾分,甭管今兒誰請客,何金龍這話說的夠漂亮,顯然是場面中人。

「我姓李,要了八號包廂的。」

帶著秦風和何金龍,李然來到那棟三層建築的門口,拿出一張金色的卡片,交給了一個穿著黑西裝的年輕人。

「李先生請上電梯……」年輕人把卡片上的號碼用對講機核實了一下之後,將李然等人帶了進去。

讓秦風與何金龍有些吃驚的是,整個一樓里一個人都沒有,年輕人在那部電梯上刷了下卡之後,電梯門才打開。

「歡迎各位先生光臨……」

上到二樓后,剛一出電梯,耳邊就響起了齊聲的問好聲,電梯外那排長長的走廊上,站著足有上百位年輕女孩,在這個有暖氣的樓層里,女孩們的穿著都很少。

「咦?秦風。你小子不老實啊?」

從出電梯的時候,李然的眼睛就盯緊了秦風。看到秦風並沒有因為眼前的景象而色變,李然倒是感覺有些意外。

他帶秦風來的這個地方,外表雖然極不顯眼,但卻是京城上層社會很有名的一處場所,實行的是會員制。

和普通的一些會員制場所不同,這個地方從開業起,就只有一千名會員,每年的會員費是五十萬。開業三個月後,一千名會員就滿額了。

按照會所的規矩,一名會員可以帶五位朋友前來消費,但會所不再增加會員,想要成為會員,只能是老會員退出後轉讓資格。

由於會所設置豪華隱秘性高,就連港島的一些超級富豪們都成為了會員。也使得眾多知名人士都以成為這個會所的會員為榮。

會所一共分為娛樂區、休閑區和餐飲區,年齡大的人一般都在休閑區里,而這個二樓,卻是年輕人最喜歡的地方。

原本李然以為秦風乍然來到這種地方,一定會被驚呆的,但秦風的表現卻是讓他失望了。甚至就連一旁的何金龍,也沒露出什麼震驚的表情來。

秦風自然知道李然的心思,當下笑道:「然哥,紅粉骷髏,酒肉穿腸。不就是那麼一回事嘛,看明白就好了。」

當年秦風底袁丙奇犯罪團伙的時候。在津天最大的娛樂城裡也呆過幾個月。

那地方的小姐雖然沒這裡的上檔次,但穿著可比這裡的暴露多了,秦風在那裡沒少被小姐媽咪們調戲,應對這種場合可謂是嫻熟之極。

至於何金龍,那更是見多識廣了。

當年前蘇聯解體的時候,解體后的那些東歐國家幾乎成為了歐洲妓-女的輸送地,何金龍那時候正是混的風生水起的時候,什麼樣的大場面都見過。

「帶我們去八號包廂……」

李然對一個媽咪模樣的人打了個招呼后,看向秦風笑道:「你小子就吹吧,我看你要是生在解放前,說不定早就逛過八大胡同了。」

話雖然這樣說,李然心裡卻是對秦風和何金龍又高看了幾分,能在這上百位美女面前面不改色的人,如果不是太監的話,那份自制力,就足以讓李然震驚了。

進到八號包廂后,坐在中正的那人抬起頭來,不滿的看向李然,說道:「六子,怎麼來那麼晚?」

「大哥,幾位領導,真是不好意思,晚了點兒……」

李然將身後的秦風和何金龍讓了出來,介紹道:「這位是我本家哥哥李震,這幾位是城東局的王局長,那位是西城區的趙局長……」

「李然,什麼王局長,看不起你王哥是嗎?」

最先被李然介紹到的王局長,是個四十齣頭的胖子,聽到李然的話后,端起面前的洋酒,說道:「李然老弟的朋友,就是我王光良的朋友,來,幹了這杯1

包廂里的公主見到這狀況,連忙給添置了三個杯子,給秦風等人倒上了酒,坐在一旁的趙局長也站起身來,唯有那李震還是大咧咧的坐在沙發上,只是端起了酒杯。

「這位是秦風,我的小老弟,這位是何金龍何老闆,你們日後多親熱下。」

李然將秦風和何金龍介紹給兩位局長后,和對方碰了碰杯子,說道:「兩位大哥,我先干為敬了……」

說起來李然為秦風的事情還真是上心了,他大伯家的李震可是城建部的一位實權司長,是平時這些局長們上趕著巴結的對象,眼下邀約他們來這裡,那是給足了面子。

看著李然喝光了杯子里的酒,那兩位也是連忙一飲而荊

李家在國內城建方面的勢力,兩位局長大人自然明白的很,就算李然沒有走仕途,這些人也是不敢有絲毫的怠慢。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