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四十六章趁火打劫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的貨款押金……」 現在的《雅緻齋》,總店大掌柜捲款私逃,可謂是內憂外患,真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方雅志不想傳出靠著從朋友處拆借維持生意的傳聞,他只能接受秦風所提出的條件了,六十多萬的房...

「方老闆,這租房可不像是買房埃」

聽到方雅志的話后,秦風說道:「如果這店鋪是您的,那說不定裡面的裝潢還要增值呢,可是租來的房子,裡面的東西不是自個兒的,我幹嘛要花那麼多錢啊?」

秦風這番話說的方雅志啞口無言,當時之所以投入那麼多資金,一來是方雅志當時幾乎完全壟斷了國內的玉石市場,一時間信心膨脹,想做出一個旗艦店來。

第二就是,方雅志從來沒想過他會敗走滑鐵盧,當時和市場管理處簽訂的協議是等到租期滿后,按照當時的市場行情,他有優先租賃權。

但是方雅志怎麼都沒想到,僅僅過去七年的時間,他的玉石王國就轟然倒塌,數十家連鎖店蕩然無存,現在連旗艦店都要轉讓掉了。

「秦老闆,不是我不願意轉讓,只是你的條件……我實在無法答應。」

方雅志搖了搖頭,說道:「店鋪轉讓折算裝修費用,這在行里也是規矩,就算那些裝修在秦老闆眼中不值那麼多錢,但也不能一筆抹去了吧?」

方雅志真是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否則他也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話中的意思很明顯,裝修費用可以降低,但一定要有。

「方老闆,我的看法,和您不太一樣……」

秦風搖了搖頭,說道:「這樣吧,我先說一下對於這家店鋪日後的改造和經營項目,看看咱們能不能達到共識。」

「日後的經營項目?秦老闆請講……」

方雅志聞言愣了一下,只要店鋪轉讓出去。他管秦風賣什麼啊?就算是買毒品也和自己沒丁點的關係了。

「我本人很喜歡玉石,日後這家店,應該還是經營玉石的……」

秦風開頭這幾句話,頓時吸引住了了方雅志的注意力。畢竟他是成也玉石敗也玉石,對這東西真是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現在和田玉的市場比較混亂,我不想涉足太深,玉石店經營的項目主要分為三類。」

秦風看了一眼方雅志。繼續說道:「第一類產品,將會是古玉,而且還是傳承有序的傳世古玉……」

「等等,秦老弟,這……這古玉可不是大白菜,您能有多少啊?」

秦風話聲未落,就被一旁的周立洪打斷掉了,「您這口號要是喊出去的話,有客人上門而拿不出東西來。那這生意可就沒法做了……」

周立洪的這番話。是好意提醒秦風的。玩文房四寶的人,對玉石多有鍾愛,否則他也不會和方雅志成為至交好友了。

這傳世古玉。在玉石中可謂是最高端的一類產品,只是因為傳世數量的原因。這種商品沒辦法敞開了賣,一般小的玉石店,有個一塊品相好的那就是鎮店之寶了。

即使是方雅志做了多年的玉石生意,《雅緻齋》也不過就七八塊傳世古玉,而且只有三塊稱得上是上品古玉,一般都是秘不示人珍藏起來的。

「周老哥,既然我敢說,自然就有辦法,這點您不用擔心。」

聽到周立洪的話后,秦風笑了起來,古玉這東西,別人沒有並不代表他也沒有,這天下那麼多的古墓,裡面放的不都是古玉嗎?

當然,秦風喊出這個口號,只是想在最短的時間內打響名頭,將那些收藏古玉的高端藏家給吸引過來,並沒打算將其作為主營項目。

而且秦風會將他手上的古玉定一個極高的價格,甚至超出當今拍賣市場拍出的高價。

如此一來,即使有人動心,也要考慮古玉市場的實際價格,秦風手上那數十塊古玉,也就能支撐一段時間了,絕對不會出現周立洪所說的那種現象。

方雅志聞言點了點頭,說道:「將古玉作為主營項目,這想法很大膽,只要你拿得出東西,這是聚集人氣的好辦法,不知道秦老闆經營的第二類商品是什麼?」

和周立洪不同,方雅志在玉石行里絕對算得上是頂級的行家,不管是銷售還是對玉石本身的鑒賞,他都有著過人之處。

所以秦風說出這第一條后,他頓時收斂了心中因為秦風年輕所生出的那絲看不起的念頭,能想出這種辦法的人,絕對是號准了這行當的命脈之人。

「呵呵,玉石店嗎,經營的自然還是玉石。」

秦風笑了笑,說道:「第二類玉石商品是和田玉,咱們國人認這個,店裡總還是要經營的,不過我只經營最頂級的和田玉,將其做成高端品牌……」

秦風前幾天在《雅緻齋》里轉悠過,他發現方雅志的經營策略是廣撒網多材壞的和田玉飾品,幾乎都擺在一起,只是因價格不同,擺放的位置稍有不同罷了。

這樣固然能吸引到不少中低端顧客,但同樣,將檔次不同的玉石擺在一起,也會流失掉那些高端顧客。

因為以那些人的消費心理,他們是不屑於去買與低端商品一起銷售的玉石的,這年頭的有錢人和暴發戶,都是那種不買最好只買最貴的操蛋脾性。

所以秦風打算將他的玉器店,打造成為一個真正的玉石高端品牌,完全不經營低端飾品,日後只要有人提起他的店,都會有種對品牌的認同感。

這樣雖然會流失很大一部分生意,但是秦風相信古玩行的那句老話,就是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

只要秦風能耐得住性子,等到店鋪品牌形成,得到那些高端客戶的認可后,秦風相信在京城這種堪稱為國際大都市的城市中,他的品牌玉石,會得到一個井噴的發展狀態的。

當然,這些話秦風是不會對方雅志說的。對市場的預判是否準確,那是一個商人能否成功的重要要素,方雅志又沒給自個兒交學費,哥們沒義務告訴他。

「秦老闆。這品牌可不是那麼好做的……」

聽到秦風的話后,方雅志不置可否的嘆了口氣,他以前也曾經想把琉璃廠的總店做出品牌精品玉石店,並且付諸於了行動。

但那次嘗試的結果。實在是不如人意,由於琉璃廠的人流量,也多是由外地遊客組成的,他們更多的是想購買一些物美價廉的紀念品。

缺少了那些低端玉石商品,也導致總店每月賺取的利潤,才剛剛夠店鋪維持常態的,比以往的利潤要下降了六成之多,僅僅兩個月後,方雅志就放棄了這次嘗試。

「我知道難做。總是要試試吧。」

秦風沒有反駁方雅志的話。但也沒過多的解釋。他心中的想法是要將自己的玉石品牌,經營的就像滬上的城隍廟黃金一樣,只要遊客到來。都會去購買一些的。

不過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一定時間的積累。或許三五年,或許十多年,但是秦風有信心,他的這家店鋪,一定會成為國內玉石行當的第一品牌的。

看到秦風的神情,方雅志不由搖了搖頭,在他看來,秦風這就是個熱血沸騰的小青年,等到一頭扎進古玩行的漩渦中之後,才會知道自己的決定是多麼的錯誤。

但方雅志並沒有提醒秦風的想法,進入古玩行的人,誰沒交過學費?年輕固然是一種資本,不過也代表著不成熟,多碰碰壁未必是件壞事。

「秦老弟,你要經營的第三種玉石是什麼類型的呢?」

看到場面稍微有些僵持,周立洪連忙打起了圓場,其實他還是希望秦風能接手那家店的,一來可以解老友的燃眉之急,二來日後他也能和秦風做鄰居,方便交流感情嘛。

「翡翠1

秦風說道:「不過我只經營最頂級的翡翠飾品,低於一萬塊錢以下的翡翠,我的店裡不賣1

「翡翠?」

聽到秦風說出這兩個字,方雅志那張臉不由抽搐了起來,他那億萬身家,幾乎全都是敗在翡翠上面的。

「秦老闆,奉勸您一句,這翡翠,還是少沾為妙。」

方雅志閉上了眼睛,眼角卻是流出一滴渾濁的淚水,說道:「想要得到高檔翡翠,就必須去賭石,可這賭石,能讓人上天堂,同樣也能使人下地獄啊1

想著這些年的賭石生涯,方雅志就像是做了一場噩夢,一次次的賭垮,讓他幾乎喪失了理智,這才導致了現如今的窘境。

在決定要轉讓潘家園店的時候,方雅志就在心中發了誓,等到手中的那些翡翠飾品完全售出之後,他就退出翡翠市場,專心在琉璃廠經營傳統玉石。

秦風臉上露出笑容,淡淡的說道:「方老闆,這點是沒什麼問題的,我只買賭出來的翡翠,不沾賭石不就行了。」

秦風這話卻是在忽悠方雅志,雖然翡翠原石沒有任何的科技手段能勘測出裡面的東西,但秦風卻是從載那裡學到一些別的技巧。

秦風不敢說逢賭必漲,但用上那法子,卻是能判斷出一塊原石中是否有翡翠,相對於一刀切下去只得到一堆破石頭的賭石相比,秦風賭漲的機會無疑勝過那些人百倍。

之所以秦風還沒有接觸賭石,那是因為他還沒有足夠的資本,要知道,國內升溫的翡翠熱,也讓賭石的成本大增,沒個百十萬,根本別想涉足這個市常

「只買成品,不沾賭石……」

方雅志自然不知道秦風有賭石的絕技,他此刻正情不自禁的念叨著秦風的話,臉色變幻不定,如果方雅志早有秦風的這種覺悟,何至於賭得差一點就傾家蕩產了呢?

「罷了,我這幾十年都活狗身上了,居然還沒你看得透。」

方雅志使勁的搖了搖頭,神情有些恍惚的看向秦風,說道:「說吧,你能給出一個什麼價格?這家店,我轉給你了……」

「方老闆,還是我剛才說的那樣,我只承擔這個店鋪以後三年的房租水電。」

秦風知道面前的這個人。已經失去了繼續談判的意思,當下說道:「另外,您那合同中租期到期后的優先承租權,也要在轉讓合同中註明了……」

「秦老闆。你……你這也太狠了吧?」方雅志原本以為秦風能給個一兩百萬的店鋪裝修費用,沒成想他還是一毛不拔。

「方老闆,我話還沒說完呢。」

秦風擺了擺手,接著說道:「如果方老闆您答應。我這家店在三年內,會讓出百分之六十的面積,幫您經營翡翠飾品,利潤你七我三……

當然,這些翡翠飾品必須售價都在一萬以上,而且在賣出的時候,也需要打上我那店鋪的品牌……」

「你……你這簡直就是趁火打劫埃」

聽到秦風這番話后,方雅志差點沒一口血噴出去,如果按照秦風說的那樣去做。他豈不是成為了一個二級經銷商?專門給秦風店鋪加工翡翠的?

「方老闆。話不能這麼說?」

秦風搖了搖頭。很認真的說道:「您這些年來擠壓的翡翠,數量應該不少吧?這些翡翠布銷售出去,只能白白佔用您大量的資金。

我不需要您的進場費。開闢出那麼大一塊幫您處理這些翡翠,開出的條件其實並不苛刻。如果方老闆您日後還想在翡翠市場大展拳腳,那我這個建議您完全可以不用考慮……」

言談之中,秦風早已看出方雅志的心思,在賭石中虧光了老本之後,方雅志連帶著對翡翠生意也絕望了,自己不狠狠的宰上一刀,那也忒對不起人了。

另外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秦風盤下那麼大一個場子,除了手上的幾塊古玉,他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玉石能上架銷售的,全指望著方雅志的那些貨救場呢。

秦風的話讓方雅志沉默了下來,他這些年雖然賭石賠光了老本,但一兩億塊錢就是撞大運,還是能碰到一些好料子的,手上的確有一筆數量不菲的高檔翡翠飾品。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方雅志以後的確不打算再碰翡翠生意,這些翡翠的去留就是個問題,那麼多的貨,國內能一口吃下了的人絕對不多。

見到方雅志有些意動,秦風繼續鼓動道:「方老闆,說句不好聽的話,您的那些翡翠如果處理給別人,我想價格絕對不超過實際價格的三成,這中間的損失,您肯定能算出來吧?」

秦風接手這家店鋪是趁火打劫,但方雅志如果要出手那些翡翠,恐怕比秦風更有甚之的人還要多,相對而言,秦風感覺自己已經是很厚道的人了。

「秦老闆,我被你說服了。」

默默想了大概十多分鐘后,方雅志抬起了頭,看著秦風說道:「店我轉給你,條件就按你說的辦,不過你要支付一百萬的貨款押金……」

現在的《雅緻齋》,總店大掌柜捲款私逃,可謂是內憂外患,真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方雅志不想傳出靠著從朋友處拆借維持生意的傳聞,他只能接受秦風所提出的條件了,六十多萬的房租加上一百多萬的押金,這些錢可以讓方雅志周轉幾個月,到時候《雅緻齋》的總店也能起死回生了。

「一百萬的貨款押金?」

秦風點了點頭,說道:「沒問題,方老闆,我秦風不是趁火打劫的人,這錢我三天內就能準備好,只要轉讓協議簽了,馬上就能打給你。」

秦風知道,單單一百萬,是不足以買到方雅志所鋪貨的翡翠,花一百萬就能讓自己的店鋪充盈起來,秦風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下來。

「好吧,秦老闆,這協議就由你來制訂吧,我隨時都可以簽。」

決定了轉讓潘家園店和放棄翡翠生意后,方雅志心中像是卸下了一塊巨石,他現如今再也沒有什麼開拓市場的想法了,只是想將《雅緻齋》這個祖宗的產業保留下來。

「那好,方老闆您多休息,我就先告辭了。」

看到自己真的說服了方雅志,饒是秦風有著不輸於面前兩個老人的沉穩,也在心中歡呼了起來。

拿下那家潘家園標誌性的店鋪,至少能讓秦風在這行當里少奮鬥二十年,這是多少古玩商人們都辦不到的。

不知道那些因為「剪刀煞」對這家店而卻步古玩商們,事後知道秦風拿下店鋪所花的錢后,會不會去打聽哪裡有後悔葯賣?

「秦風,我送送你。」見到秦風告辭,周立洪跟在後面送了出來。

走出病房十多米后,周立洪指著秦風苦笑道:「你小子,要不是你這幾天沒出京大校園,我真懷疑那剪刀煞的風聲是你放出來的了……」

饒是周立洪見慣了商場的爾虞我詐,也親自談過不少的項目,但是秦風這步步為營卻是讓對手步步後退的談判,還是看的他嘆為觀止。

要知道,那家店雖然傳出了剪刀煞的事情,但如果方雅志放出轉讓消息,並且能等得起的話,國內還是會有些不信邪的人感興趣的。

以那家店的位置和現如今潘家園一店難求的局面,方雅志就是開出一百塊錢一平方的價格,那些不敬鬼神的人,或許也能接受。

而秦風就以一張三寸不爛之舌,居然說的方雅志原租金轉讓不談,竟然還給秦風鋪起貨來,他都懷疑老友的腦子是不是出了毛病?

ps:ps:晚了點,還是更出來了,這章五千字,兩個大章一萬一!!

從碼字以來,胖子還沒失言過,只是有點晚了,對不住各位

看在打眼困的上下眼皮打架的份上,各位兄弟把月票投出來吧。

話說到月底了,存貨別留了,咱們要和下面的書拉開差距啊!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