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四十五章蛇吞象(下)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經將《雅緻齋》發揚光大,但一時的決斷錯誤和瘋狂的賭石,讓他從事業的巔峰跌倒了谷底。 聽到方雅志的話后,秦風不動聲色的問道:「方老闆,潘家園的店,不知道您想怎麼轉呢?那家店我看過,面積可是不小,...

方雅志的事情,始終是好朋友的事情,周立洪再氣憤,聽到齊功的名字,那心裡也是打了個突,得罪了齊老爺子的弟子,他還要不要在這行里混呢。

「周老哥,你說什麼?我去宣揚剪刀煞的事情?」

聽到周立洪的話后,秦風臉上頓時露出了詫異的神色,說道:「老哥,這話可不能亂說,秦風雖然年輕,但做事光明磊落……

那天的事情,除了咱們幾個在場的人之外,秦某再沒向任何一人說過,您要是不相信的話,我可以發誓的1

秦風這番話是拍著胸脯說的,他也有這個底氣,話說他秦風是秦風,謝軒是謝軒,他又管不住謝軒的嘴,別人怎麼說和他一毛錢關係都沒有。

「不是你說的?」

周立洪聞言愣住了,他本以為是秦風散布出去的消息,搞得老朋友現在是四面楚歌,這才上門興師問罪的,沒成想秦風壓根就不承認。

「周老哥,我這段時間忙的屁股都快著火了,我哪有功夫管別人的事情?」

秦風指著桌子上的一摞書,沒好氣的說道:「我一次考別人四年的課程,考不過去就不能畢業,您老以為我很清閑嗎?」

秦風這話倒沒騙周立洪,他這幾天是忙得不可開交,明兒李然約他帶著何金龍去認識一些城建方面的人,秦風都給安排到了晚上,白天實在是沒時間。

當然,就算秦風再是天才,他也不可能在短短的一二個月內,就能通曉大學幾年所有的知識,他現在只是在做準備工作而已。

以秦風的手段,記不住大可以塞準備了一疊撲克牌大小的白紙,每天就是將各科目必考的一些內容,全部抄在上面。

秦風不知道這世上有沒有能抓住他抄襲的老師,反正就是將京城裡最出色的反扒隊員放進考場,怕是也抓不住秦風的痛腳。

「這……這是我誤會了?」

盯著秦風的臉龐,周立洪有些糊塗了。嘟囔道:「那天店裡就咱們幾個人,不……不是你說的,難不成還是我店裡夥計說的啊?」

「哎,老哥,說不定就是你店裡夥計呢。」

秦風聞言撇了撇嘴,說道:「我這幾天都沒出京大校園,如果您說的只是這件事兒,那和我一丁點兒關係都沒有。」

「難道是小劉說的?」

周立洪恨恨的跺了下腳,氣道:「這小子真是扶不上牆的的爛泥。告訴過他多少次少喝酒少說話了,肯定又是酒喝多了在外面胡咧咧。」

周立洪的那店夥計,是他一個遠房親戚的外甥,能說會侃,人倒是挺適合干古玩這行的,就是喜歡喝個小酒,但凡一喝多,那是什麼都會說的。

「秦風。實在是對不住,老哥沒打聽清楚就來找你了。」

想到自傢伙計的為人。周立洪臉上頓時一陣發燒,事情的根源出在自個兒身上,他卻是跑來怪罪秦風,這事兒辦的是有些不靠譜了。

「周老哥,沒事,不過……這到底出了什麼事情啊?」

秦風這話問的是半真半假。他知道謝軒肯定是將消息放出去了,不過這幾天實在是忙,忙到他壓根就沒顧得上這件事的進展。

「唉,別說了,老方算是被害慘了。」

周立洪嘆了口氣。說道:「不知道怎麼回事,潘家園傳起了那《雅緻齋》風水不好的消息,原本有意接手的幾個人,紛紛打了退堂鼓。

不僅如此,那個聶老闆在石市沾便宜出大虧的事兒,也被人打聽了出來,傳的是沸沸揚揚,都被人說成是賣假玉的了……」

原來,就在秦風等人離開后的第二天,潘家園就在流傳著《雅緻齋》犯了剪刀煞的消息,而且是越傳越烈,許多人都跑去《雅緻齋》外面查看了。

正忙著轉讓《雅緻齋》的方雅志聽到這個消息后,頓時急了,當天下午就跑到雍和宮那邊找了位「風水大師」來堪輿地形。

原本方雅志在路上就給那位「風水大師」塞了個紅包,想請其多美言幾句,將謠言給壓制下去。

但是誰知道,到了地方之後,那位「風水大師」居然臨陣變了卦,直言這就是「剪刀煞」的風水格局,對人的身體和財運,都會造成極大的影響。

風水大師這番話剛說出口,看熱鬧的尚沒什麼反應,但是《雅緻齋》的店員們就先鬧了起來。

尤其是一位臉有病色,瘦的只有六七十斤的女店員,哭天喊地的要求方雅志賠償她的身體。

那位女店員一時情急,只說了身體,漏掉了「健康」兩個字,搞得那些不知情的遊客,還以為六十多歲的方雅志老不正經,將自己的女店員給非禮了呢。

另外幾個本來只是感覺到會經常疲憊,身體並沒有毛病的營業員聽那女孩一哭,頓時也拿不住勁了,紛紛圍住了方雅志,都要討個說法。

六十多歲的方雅志這兩年多來,原本就是內憂外患,整個人的精神和身體狀態都不是很好,被這一鬧騰,只感覺天昏地轉,一聲沒吭的就昏厥了過去。

也幸虧方雅志對待那家店的經理不薄,在周立洪等人的幫助下,將《雅緻齋》關了門,把方雅志送進了醫院,這場鬧劇才得以告一段落。

不過進了醫院后,那位跟了去的風水大師的話,又讓方雅志氣急攻心。

敢情大師說出「剪刀煞」的事情,只是為了賺取一筆破煞的費用,但他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就被當時鬧騰騰的場面打斷掉了。

風水大師還沒忘記這茬,追到了醫院裡再一說,簡直就是火上澆油,氣得方雅志差點沒鬧出了人命。

原先《雅緻齋》犯了「剪刀煞」的事情,傳播還僅僅是局限在了潘家園的範圍之內,但今兒這事一出。頓時整個京城的收藏圈子全都知道了。

甚至方雅志還有許多來自全國各地的老朋友打電話慰問時,都會很隱晦的問上一句剪刀煞的事情,讓方雅志連死的心思都有了。

「謝軒這壞小子,借力打力的手段用的不錯。」

聽周立洪說到這裡,秦風不禁在心裡暗笑了起來,俗話說人言可畏。有些事情就算是假的,說多了也會變成真的了。

不僅如此,在第二天的時候,一直跟著忙前忙后的聶天寶,也聽到了有關他的傳聞。

那傳聞將聶天寶在石市因為貪圖便宜吃虧上當的事情,描繪的活靈活現,直接就把他說成了一個貪小便宜吃大虧的奸商。

聽到這傳聞后,對這件事一直耿耿於懷的聶天寶,當時就被氣的臉色蠟黃。

再也沒有臉面呆在京城了。匆匆告辭而去,因為聶天寶實在受不了那些探望方雅志的人,看向他時的那種神色。

聶天寶這一走,再加上京城這麼多不利於他的傳聞,方雅志頓時心如死灰。

他賭石時的豪賭幾乎將家族裡的現金全都給敗光了,原本就指望轉讓潘家園的《雅緻齋》套取一些現金,以解燃眉之急,但以目前的態勢。幾乎沒有人會願意接手了。

要知道,生意人最重風水。聶天寶要是沒出事,或許還沒什麼,但現在一倒霉,幾乎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了《雅緻齋》的剪刀煞上,試問還有誰敢以身試煞呢?

周立洪和方雅志是四十多年的老朋友,當初經營這家文房四寶店。曾經得到方雅志很多的關照。

事情出了之後,他以為是秦風傳播出去的謠言,一時氣憤下,這才上門興師問罪的,其實周立洪也沒猜錯。只不過這事兒不是秦風「親口」說出去的罷了。

「聶天寶竟然跑了?媽的,便宜這小子了。」

聽完周立洪的解釋后,秦風在心裡暗罵了一句,那老小子倒是見機的快,如果聶天寶敢還留在京城的話,秦風不介意將他氣個半身不遂偏癱中風的。

「唉,這事兒都怪我。」

秦風做出一副惶恐的樣子,說道:「周老哥,要不是我最快,和你說的這件事,恐怕也不會傳出去的,這……這都怪我1

周立洪連連擺手道:「秦兄弟,這也怪不了你,那店子的確是犯了剪刀煞……」

在那位說話說一半的「風水大師」之後,也曾經有幾個想佔便宜,趁著這件事盤下那店子的老闆,又找了些人來看店鋪的風水。

這些人來到之後,得出的結論都和秦風一模一樣,這店鋪的方位的確是犯了「剪刀煞」,而且如果想破除煞氣的話,需要改動周邊的環境,那幾乎是不可能的。

如此一來,那些老闆們也都打了退堂鼓,徹底對這店失去了興趣,再加上事情出了以後,店員們都拒絕來上班,《雅緻齋》已經關門歇業了整整三天了。

「周老哥,那……那您看這事情怎麼辦?」

秦風一臉悔意的說道:「別管怎麼說,這剪刀煞的事情,總歸是我秦風說出去的,要不然,我去給方老闆道個歉?把老人家氣出個好歹可不行埃」

「別……別介。」周立洪連忙說道:「不去還好,你這要是去了,估計老方真能被氣死。」

按照周立洪的說法,這事情十有八九就是自己的店夥計傳出去的,要是秦風將話挑明了,他也沒臉再去見這位老友了。

「那……要不這樣吧……」秦風裝模作樣的想了一下,說道:「我把那家店盤下來算了,反正我現在手頭也有點資金。」

「那可不行,秦兄弟,那不是害你嗎?」

有過剛才的談話,周立洪倒是沒多想,連連擺手道:「剪刀煞的風水不破,你多少錢扔進去也是白搭。」

「周老哥,也不是不能破,就是要花點錢。」

秦風看了一眼周立洪,說道:「要不……我將破除剪刀煞的法子告訴方老闆,讓他自己解決去?不過就是三四百萬的事情罷了,方老闆那麼大的生意,應該能擠出來吧?」

「三四百萬?老方現在三四十萬都拿不出來。」

周立洪苦笑著搖起了頭,那位老友愛惜面子。一直沒向他們這些老朋友張口借錢,不過周立洪知道,方雅志現在真是山窮水盡了。

「三四十萬都拿不出嗎?」

秦風聞言眼睛一亮,有周立洪這句話,他蛇吞大象的可能性,最少能有八分把握。因為現在潘家園的《雅緻齋》,已經成了方雅志的一個很沉重的負擔。

「周老哥,要不……我還是去見見方老闆吧。」

秦風開口說道:「我的一些師兄弟,手上都有些閑錢,將店子盤下來不成問題,如果方老闆願意,我就接手了這家店。」

秦風在說出師兄弟幾個字后,特別加重了幾分語氣,因為齊老的一些弟子。現在都是古玩行很有名氣的藏家,千兒八百萬在他們眼裡壓根就不算什麼。

「行,那咱們現在就去醫院,老方這都快愁死了,不過,你千萬別提剪刀煞的事情啊,老方現在就聽不得那三個字……」

果然,聽到秦風的話后。周立洪馬上就答應了下來,這老爺子也是急脾氣。說走就要走,拉著秦風出了宿舍樓。

秦風也沒叫謝軒,和周立洪坐著地鐵趕到了朝陽醫院,在醫院門口,秦風買了個百八十塊錢的水果花籃,拎著進了病房。

方雅志正靠在床上打著點滴。進了病房後周立洪就說定:「老方,聽說你出事了,小秦非要來看看你。」

「小秦?哦,是……是齊先生的弟子啊?坐,快請坐1

僅僅三天功夫沒見。原本相貌儒雅,看上去只有四五十歲的方雅志,像是突然老了二十年,不僅頭上的鬢髮完全花白了,就臉上都出現了不少黑褐色的老人斑。

「果然是謠言如刀,殺人不眨眼埃」

看著方雅志的樣子,秦風微微搖了搖頭,不過他並沒有什麼愧意,商場如戰場,秦風所動用的手段並不算陰險卑鄙。

而且俗話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如果不是方雅志沉迷賭石,也不會將億萬家產盡數敗光,到了現如今這走投無路的地步。

「方老闆,商場上的一時失利不算什麼……」

秦風將花籃放在了床頭,勸慰道:「您老能將雅緻齋發揚光大,日後肯定還能讓其再輝煌起來的。」

「《雅緻齋》還能再輝煌?」

方雅志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不瞞小兄弟,方某現在已經是走投無路了,也就周老哥不嫌棄我,還認識我這個老朋友……」

自家知道自家事,《雅緻齋》現如今的情況,比外面眾人所知道的還要嚴重。

就在一個月前,在琉璃廠那家《雅緻齋》的大掌柜,和財務串通起來,卷了賬上最後的三百萬的現金而逃。

雖然方雅志報了警,但這樣的案子,運氣好一年半載能抓住人,運氣不好,恐怕三年五載也未必能破得了案子。

這件事一處,讓本就舉步維艱的《雅緻齋》更是雪上加霜,要不然方雅志也不至於急著轉讓潘家園的店了。

「老方,不要說這些喪氣話。」

周立洪走了上來,說道:「回頭我讓人先拿五十萬給你周轉下,只要能先穩住,以《雅緻齋》在玉石行的名聲,是能東山再起的……」

周立洪的話讓秦風暗暗點頭,這位老爺子倒是位性情中人,一般遇到這種事情,常人都是躲之不及,周立洪居然還敢往外借錢。

「老周,你那邊也不寬裕,算了……」

方雅志擺了擺手,說道:「潘家園這家店是廢了,有人接手我就讓出去,沒人的話就關門好了,不過總店我會保住,祖宗的產業不能在我手裡沒了礙…」

說著話,方雅志是老淚縱橫,原本他已經將《雅緻齋》發揚光大,但一時的決斷錯誤和瘋狂的賭石,讓他從事業的巔峰跌倒了谷底。

聽到方雅志的話后,秦風不動聲色的問道:「方老闆,潘家園的店,不知道您想怎麼轉呢?那家店我看過,面積可是不小,而且裝潢的也很不錯……」

「怎麼?秦老闆有興趣?」

到底是做了幾十年生意的人了。一聽秦風的話,原本頹廢不已的方雅志,臉色瞬時一變,身體從床上坐直了,剛才的秦兄弟,也變成了秦老闆了。

秦風點了點頭。說道:「有點興趣,上次我和周老哥去您那店,就是看看環境的。」

聽到秦風提起環境兩個字,方雅志眼中的精光頓時褪去了,秦風這真是是哪壺不開提哪壺,這「剪刀煞」的風水格局,豈不說的就是環境嗎?

「秦兄弟,你是老周的朋友,這事兒我也不能騙你。」

方雅志靠回到了病床上。聲音虛弱的說道:「這家店鋪犯了剪刀煞,風水不是太好,我老方不能做矇騙朋友的事情。」

其實方雅志對那剪刀煞的說法,此刻也是深信不疑。

自從開了潘家園的分店一年多之後,方雅志的生意就開始逐漸走下坡路,近兩年更是霉運連連,在賭石市場一敗塗地,如今連自己都躺在了病床上。

「方老闆。這事兒我聽說了。」

秦風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說道:「剪刀煞並非不可破解。只不過需要一筆花費,如果方老闆願意轉讓,也不是不能談……」

「什麼?可以破解?需要多少錢?」聽到秦風這話,方雅志又激動了起來,現在潘家園店已經成了他的一塊心病了。

「三四百萬吧?」秦風隨口答道。

「三……三四百萬?」方雅志臉上露出了苦色,別說三四百萬了。他現在連三四十萬的現金都拿不出來。

「秦老闆,不知道你想怎麼接手這家店呢?」

斷去了自己破除剪刀煞的想法,方雅志看向了秦風,現在他的事情早已在京城傳得沸沸揚揚,怕是除了面前這個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年輕人之外。再也沒有人願意接手那家店了。

「方老闆,這話不應該您問我吧?」

秦風聞言笑道:「您當年和那家店簽了十年的協議,現在還剩下三個年頭,能轉出去多少錢,您老自然心裡有數的。」

最早一批在潘家園做生意的人,大多都簽的十年協議,那時的租金十分便宜,不過隨著潘家園生意的火爆,這些年也相應提高了幾次,和周立洪說給秦風的差不多。

「秦老闆,在商言商,說實話,我那店先期裝潢投資就花了一千兩百萬,店裡的傢具擺設全都是檀木打制的,這過了七年,我給你折算掉八百萬,你看如何?」

原本方雅志是想將潘家園的《雅緻齋》做成老方家的總店的,所以在建店之處不計成本的將其裝潢的美輪美奐,在當時引起了很大的轟動。

但是方雅志也沒想到,這僅僅只過去了七年,被他許以重望的「百年老店」,就走到了盡頭,面臨著關門轉讓的結局。

「三百萬?加上剩下三年的租金,那就是四百萬左右了?」秦風聞言搖起了頭,說道:「方老闆,這價格不合適!」

沒等方雅志開口,秦風緊接著說道:「且不說我要花費三四百萬破除那風水局,就是那裝潢費用也不合理……

如果這房子是您買的,裝潢費可以折算,但您也是租的,我三年到期干不幹還不一定,如果把裝修費折算進去,我一年等於是一百多萬的租金,您覺得合適嗎?」

秦風這番話一出,方雅志頓時沉默了下來,秦風雖然是在侃價,但他說的很在理,這裝潢不是房子,一人一個口味,它是無法保值的。

「那……秦老闆,您能出個什麼價呢?」

方雅志一臉苦澀的問道,現如今這潘家園店就是個燙手山芋,只要有人願意接,方雅志也顧不上那麼多了。

「秦老闆,我只能出店鋪三年的房租,別的條件我真的沒法答應。」

秦風的語氣十分堅決,話說他手頭一共就一百多萬,到時還需要對那店鋪做一些簡單的改動,根本就不可能考慮什麼裝修折舊費用的。

「三年的房租?那……那我一千多萬的裝潢,豈……豈不是都打水漂了?」

方雅志臉上露出了絕望的神色,如果是這種結果,他寧願就一直將《雅緻齋》關門下去,反正房租交了三年的,他也不怕市場管理處來趕人!未完待續……

ps:忙碌一天,六千字先送上,還有更新,請大家月票和推薦票多多支持!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