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四十三章蛇吞象(上)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睛往對面瞅了瞅,接著說道:「周老哥,對那家店,我還是有點兒興趣的,您要是得空,幫我探探那邊的口風如何?」 「真的,你對老方的店子有意思?」 聽到秦風的話后,周立洪愣了一下,繼而拍起了胸...

「真是莫名其妙,老方怎麼會有這種朋友?」

等到方雅志和聶天寶離開后,周老爺子尚自憤憤不平,秦風算是他的朋友,聶天寶如此作為,簡直就沒把自己放在眼中。

「周老,算了,被人騙了的心情也能理解。」

秦風大度的擺了擺手,反正剛才給了聶天寶一拳一腳,自己又沒吃什麼虧,話再說回來,秦風還真是聶天寶口中的馬子邊,並沒有冤枉自個兒。

「那也不能到處指責人是騙子吧?」

周立洪搖了搖頭,看向秦風,說道:「秦兄弟,回頭老頭子請客,咱們去喝御膳粥,別和這種人一般見識。」

俗話說人老成精,周立洪早就看出來了,秦風似乎對那《雅緻齋》的興趣並不大,雖然沒法結下這段善緣,但周立洪還是想和秦風處好關係。

「周老哥,今兒是不成了,我晚上還有事,改天我請您。」

周立洪一口一個秦兄弟喊著親熱,秦風也是打蛇隨棍上,改口喊了聲老哥,其實以他的輩分,如此稱呼周立洪也不為過。

客氣了一句之後,秦風眼睛往對面瞅了瞅,接著說道:「周老哥,對那家店,我還是有點兒興趣的,您要是得空,幫我探探那邊的口風如何?」

「真的,你對老方的店子有意思?」

聽到秦風的話后,周立洪愣了一下,繼而拍起了胸脯,說道:「秦兄弟,只要你有興趣,這事兒包在我身上了,一準能讓老方給你個最低的價格……」

「周老哥。這個……可就難說了。」

秦風搖了搖頭,說道:「方老闆這朋友不就是來盤店的嗎?要是他們談好了,哪裡還有我的份?」

「這個……還真不好說,要不這樣,秦兄弟,我現在就過去看看?」

周立洪聞言皺起了眉頭。他不知道那姓聶的人和方雅志關係如何,手頭資金情況怎麼樣,是否真有實力接手那家店?

念及此處,周立洪還真不敢大包大攬,萬一老方和那聶天寶已經達成了協議,那自個兒豈不是要失信於秦風了?

「周老哥,不用那麼急的……」秦風笑著擺了擺手,說道:「那位聶老闆看樣子應該是今兒才來的京城,沒那麼快就達成交易的。」

「嗯。我看也是……」

周立洪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說道:「秦兄弟,你是怎麼打算的呢?那家店你最高可以出到一個什麼價位?要不要我幫你先摸摸底?」

「周老哥,說實話,小弟懂一些風水堪輿上的學問……」

在江湖上混,有時候還是要裝裝神棍的,見到周立洪聽到風水二字眼睛發亮之後,秦風接著說道:「方老闆的那家店。正建在拐角處,面對兩處街道。正好呈一個剪刀型,這是破財聚煞的風水格局,縱然人氣再旺,買賣做下去也會將家產賠的精光1

秦風這番話說的是半真半假,在風水中,是有一個被稱之為剪刀煞的風水局的。

剪刀煞的格局是十字型。但並不是九十度垂直的,而是呈兩個銳角和兩個鈍角的狀態,就象一把剪刀一樣,因此這種煞被稱為剪刀煞。

犯剪刀煞是指出事的房子位於十字路口的一角,也就是處於兩個銳角之內。民諺也有「路剪房,見傷亡」之說,從這種論點上看,方雅志的《雅緻齋》正好符合這個特性。

「秦風,你……你說的是真的?」

周立洪聞言愣了一下,他是老派作風的人,對風水相術還是相信的,但卻是沒有想到,秦風一個當代的學生,也會有如此精湛的風水堪輿之術。

「周老,您讓方老闆請個風水先生一看便知,只要稍微懂行的,相信都能看出來。」

秦風並不怕有人去看《雅緻齋》的風水,因為他所說的都是存在的。

不過秦風曾經丈量過那店鋪兩邊的距離,卻是九九之數,兩邊均為吉位,可以沖煞消災,無形中已然將那剪刀煞給破除掉了。

不過秦風能看出這一點,是源自他腦子的九宮堪輿秘術的緣故,這本典籍在當代早已失傳了,所以秦風並不擔心那些所謂的「風水大師」看出端倪。

「這……這如何是好呢?老方的這家店要真是犯了剪刀煞,那麻煩就大了。」

周立洪也懂得一些風水堪輿的知識,原本他是看不出來的,但是聽秦風這麼一提,再一回想那雅緻齋的布局,頓時感覺到還真是個剪刀布局。

要說周立洪和方雅志的關係還真不錯,聽到秦風的話后,馬上就為方雅志擔起心來。

周立洪知道,這剪刀煞的布局破解起來非常的麻煩,不僅需要改動店鋪本身的結構,甚至還要周圍的環境來配合。

如果那店鋪是方雅志買下來的,他有權利動工改造,但那隻不過是從市場租來的,別說周圍環境,就是改動店鋪外觀的一磚一瓦,都是需要市場管理處批准的。

「秦兄弟,有件事還想請你幫幫忙。」

想到這裡,周立洪一臉誠懇的看向秦風,說道:「我和老方是多年老友了,不能看著他敗落下去,這店鋪的事兒,你就當不知道,還請不要傳出去。」

「周老哥,您這不是坑人嗎?」

秦風臉上露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來,說道:「他方老闆高價將店子轉出去了,那新來的人怎麼辦?別人也是無法破了這剪刀煞的。」

「這……這個……」

周立洪被秦風說的啞口無言,忽然眼睛一亮,說道:「秦兄弟,你既然能看出來,想必也有辦法破解吧?」

「辦法是有,不過花費太大,最少需要三四百萬以上。」

秦風就是在等周立洪問出這句話來,當下說道:「以方老闆對這家店的裝修。轉讓費要個幾百萬,原本是可以接受的,我剛才之所以猶豫,就是這剪刀煞的原因。」

「那……這事兒怎麼辦呢?」周立洪有些幫老友著急,如果這消息一旦傳出去,恐怕方雅志的《雅緻齋》就再也無人問津了。

「好辦埃那個姓聶的不是來了嘛?」

秦風壓低了聲音說道:「看那人的模樣也不像是的懂風水的,讓方老闆狠狠的宰上一刀唄,反正四百萬的價格我是不會要的……」

「這……這能行嗎?」

周立洪瞪大了眼睛,他沒想到秦風想出來這麼個餿主意,那聶天寶看上去也不像是個善茬,萬一日後惹出麻煩,還是老方倒霉。

「建議,我只是建議而已。」

秦風笑著站起身,拱了拱手。說道:「周老哥,您放心,這剪刀煞的事情,從我的嘴裡絕對不會漏出去一個字,今兒就到這了,我還得趕緊回去,這幾天忙的是一頭爛額。」

「好,秦兄弟。我送送你。」

周立洪嘆了口氣,說道:「晚上我去找找老方。把這事兒給他說說,看看老方是個什麼打算?」

「周老哥,留步1

走到門口的時候,秦風攔住了周立洪,帶著謝軒往潘家園外面走去,不過在轉身之際。眼睛卻是隔著玻璃看向了對麵店里的方雅志和聶元龍。

方雅志似乎正在給聶元龍介紹著店子的結構,指手畫腳的神情有些激動,顯然兩人的價碼沒能得到統一。

「風哥,這家店的風水真有問題?」

在謝軒想來,秦風的話要是能相信。那老母豬都能上樹了,沒看到對門店鋪里的聶元龍,當年被秦風騙的差一點就精神失常了嘛。

「當然有問題……」秦風左右看了眼,說道:「先別問,走,上車再說。」

「風哥,您那剪刀煞說的是真的?」

來到停車場發動了麵包車后,謝軒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他其實是看中了那家店面的,如果秦風願意的話,謝軒甚至想問老爸要錢投資了。

不過要是投資這家店鋪,謝軒這奸商肯定要將莘南等人的股份進一步攤保

原本出了三十萬他就要佔據百分之八十的股份,如果出上三百萬的話,他能給那四個人留下一成份子就不錯了。

當然,投資與否還要看秦風的意思,只要秦風說個不字,那就是個聚寶盆,謝軒也只能將其當馬桶用。

秦風手指放在膝蓋上敲打著,隨口說道:「自然是真的,不過我不是說了嘛,是可以破解的。」

「那不是好花好幾百萬嗎?」

謝軒一臉沮喪的說道:「要是三四百萬的話,我能問老爸去要,七八百萬,我爸恐怕一時也拿不出那麼多的現金。」

「軒子,你沒發燒吧?」秦風轉過頭看向謝軒,說道:「我腦子有病才會發七八百萬收這破攤子,一百萬我都嫌貴呢。」

「一百萬,那隻剛夠店鋪三年的租金而已,傻子才會那麼做呢……」

聽到秦風這話,謝軒基本上已經絕了接掌那店鋪的心思,除非那位方老闆腦袋抽筋了,才會將單是裝潢都花費近千萬的店鋪一百萬轉讓出去。

「方老闆不是傻子,不過……咱們可以讓他傻眼。」

秦風眼中露出了一絲冷笑,原本他已經決定不租那間鋪子了,畢竟他使用不了那麼大的面積,也沒有相應的貨源來維持銷售。

不過在見到聶元龍之後,秦風卻是改變了主意,一個成熟的計劃在他腦中閃現出來,他秦風就是要在這玉石行當里,玩一出蛇吞象的戲碼來。未完待續……

ps:ps:第二更,今兒八千字了,爭取一萬一吧。

今天打眼算是走了背字,這輩子沒這麼倒霉過。

唉,來幾張月票沖沖喜吧,推薦票也成。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