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四十二章誤會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繩之於法,然後再動用自己的關係,在監獄里好好教訓下對方。 「帝王綠的掛件,二十多萬?」 聽到聶天寶的話后,方雅志頓時明白了過來。敢情是自己這位老朋友想佔便宜,沒成想最後卻是掉進了別人的...

雖然當年在石市古玩街的時候,謝軒所扮演的,不過是在聶天寶的《玉石齋》偷秦風錢包的角色,並沒有和聶天寶照上面。

但是謝軒以前是見過聶天寶的,加上做賊心虛,看著聶天寶走了過來,頓時將腦袋垂下去了,身體也不動聲色的躲到了周老闆的身後。

「咦,老周,你今兒怎麼過來了?」

原本離著就不遠,說話功夫方雅志已經是推開了自家店鋪的玻璃門,原本想訓斥兩句坐在大門好幾米外的營業員的,抬頭卻是看到了老朋友周立洪小說章節。

「呵呵,沒事,帶兩個小朋友過來看看。」

剛才秦風的話表明自己不想現在認識方雅志,周立洪也是眉眼通透的人,並沒有將秦風二人介紹給對方。

「老周,實在是不好意思,本來咱們很久沒聚了,可是你也知道,我這段時間真的事兒挺多了。」

方雅志一臉歉意的說道:「錯過今兒,我一定請老哥幾個聚一聚。」

「老方,說這話就見外了埃」

周立洪擺了擺手,說道:「誰都有個難處不是,有什麼事兒,儘管向老哥幾個開口,多了沒辦法,百八十萬還是沒問題的。」

「多謝老哥了,暫時還用不到。」

方雅志搖了搖頭,從去年潘家園旗艦店生意衰退的時候,方雅志就存了關掉這家店的心思,即使沒有賭石巨虧這件事,他也想將這家店轉讓出去了。

周立洪忽然看到秦風沖自己使了個眼色,頓時心裡明白了過來,看向跟在方雅志身邊的那人,說道:「老方。這位是?」

「這是來自石市的聶老闆,也是做玉石翡翠生意的,來我這店看看。」

方雅志拍了拍腦袋,說道:「你看我,都沒介紹,聶老闆。這位是我的老朋友,也是對面那文房店的老闆,以後你要是盤下這店,可就是鄰居了……」

由於秦風和謝軒那張臉都有些面嫩,方雅志只當他們是周立洪的晚輩,當下只是將周立洪介紹給了聶天寶。

和聶天寶寒暄了幾句,周立洪說道:「老方,你先忙著,抽空咱們再聊……」

「那好。老周,今兒真是不好意思了。」方雅志點了點頭,將秦風等人送出了店子。

和謝軒一直低著頭不同,秦風卻一直是落落大方的迎著二人,臨走時更是點頭沖著聶天寶笑了笑,顯得禮貌十足。

「嗯?這人怎麼有點眼熟啊?」

看著秦風的背影,聶天寶臉上滿是疑惑的表情,他總感覺自己好像在哪裡見過秦風。但又不是很確定。

「聶老闆,怎麼了?咱們進去談吧……」

方雅志在後面拍了拍聶天寶的肩膀。他們二人都是從八十年代末期開始做玉石生意的,由於一個地處石市,一個身在京城,生意上沒衝突,反而關係一直處的不錯。

這次方雅志遇到了難處,昨天才在電話里和聶天寶聊了幾句。沒想到聶天寶竟然對他在潘家園的店有些興趣,第二天就趕了過來。

「等等,方老闆,剛才那個年輕人是誰啊?」聶天寶腳步沒動,眼睛還是一直在看著秦風遠去的背影。

方雅志不以為然的說道:「那個年輕人。我不認識啊,可能是老周的晚輩吧?」

「不對,他倒是像我的一個熟人1

聶天寶的腦海中忽然出現了一個人,牙齒頓時咬了起來,一把推開了玻璃門,沖著秦風的背影大聲喊道:「馬子邊!!1

聶天寶喊話的聲音很大,引得一些還沒散的攤位老闆們頓時紛紛看了過來,不過前面走的那幾個人卻是沒什麼反應。

「聶老闆,你……你這是怎麼了?」方雅志被聶天寶的舉動搞得有些莫名其妙。

「方老闆,這事兒回頭再向您解釋……」

見到秦風三人就要進到馬路對面的店裡,聶天寶回頭說了一句之後,徑直就跑了過去,他怕去晚了那騙子會消失不見。

前兩年發生在石市的事情,讓聶天寶這輩子都忘不掉,有大概一年多的時間,他都沒出現在石市的一些聚會中,因為聶天寶知道,那會的自己還是別人嘴中的笑料。

不僅如此,聶天寶的翡翠生意,也受到了很大的影響,他在緬甸囤積來的一些原石,即使切出翡翠雕琢成飾品,生意也是大不如前。

現在石市的高端翡翠飾品生意,基本上都被聶天寶的老對頭《奇石齋》給壟斷掉了,任憑聶天寶使出各種招數,都無法彌補那次被人坑吐血所遺留在人們心中的印象。

所以聶天寶對那「馬子邊」是恨之入骨,甚至動用了石市道上的人物,只是那人消失后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兩三年過去了,「馬子邊」的形象本已經在聶天寶心中淡化了許多,但剛才他似乎從那個年輕人的眉眼間,又看到了「馬子邊」的影子。

「哎,這位,你等等……」

兩家店鋪只不過隔了一條不是很寬的街道,這會潘家園幾乎也要閉市了,街上的人並不多,聶天寶三五步就追到了秦風身後,一把拍在了秦風的肩膀上。

「嗯?有什麼事?」秦風回過頭來,皺起眉頭,說道:「有話就說,你這人怎麼動手動腳的?我又不認識你……」

「你不認識我,我可認識你埃」

聶天寶越看秦風越像當年的那個騙子,當下冷笑道:「馬子邊,沒想到今兒居然會被你聶爺遇到吧?裝,繼續再給我裝1

說話的時候,聶天寶興奮的身體都在顫抖,前幾年上當被騙的事情,一直都被他認為是這輩子的奇恥大辱,無時無刻都在「思念」著那個馬子邊。

要說秦風當年雖然化了妝,不過只是在眼角上動了些手腳,臉型什麼的還是有些相像的。

加上過了幾年的時間。聶天寶那模糊的記憶也分不清那點區別,倒是真的把秦風給認成了馬子邊。

「我說,你這人有病啊,鬆手1秦風一臉莫名其妙的表情,沖著聶天寶說道:「你再不鬆手,小心我揍你1

「有本事你揍我試試啊?」

聶天寶一手抓著秦風的肩膀。一手卻是去掏手機,嘴上還惡狠狠的說道:「小子,當年被你跑了,現在咱們遇到,這叫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嘿,這人真有毛病啊,上趕著讓我揍?」

沒等聶天寶話聲說完,秦風一拳就封在了聶天寶的右眼上,緊接著一腳狠狠的踹在了聶天寶的小腹處。頓時蹬的聶天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別……別動手啊,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在聶天寶坐到在地上的時候,方雅志也急匆匆的趕了過來,一把拉住了秦風,說道:「年輕人,怎麼可以動手打人呢?」

「方老闆,你問問他。」

秦風沒好氣的指著聶天寶,說道:「這人口口聲聲的說我叫什麼馬子邊。抓著我不放還讓我揍他,是不是自己在找打?」

秦風也沒想到。事隔好幾年了,聶天寶居然還對自己念念不忘,不過既然對方找揍,那就不妨成全他了。

「老方,你這朋友是過分了點。」

一直跟在秦風身邊的周老闆,也皺著眉頭說道:「小秦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客人,這位聶老闆行事,是有點不妥吧?」

周立洪的話,等於是肯定了秦風的說話,方雅志不由送來了抓著秦風的手。將還坐在地上的聶天寶扶了起來。

「哎呦1

聶天寶呼了聲痛,一手捂著眼睛,一手指著秦風,喊道:「他……他就是馬子邊,當年在石市騙了我好幾十萬1

「騙了你幾十萬?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方雅志已經完全糊塗了,一邊是老友的朋友,一邊卻是認識多年的生意夥伴,他已經不知道該相信誰好了。

「我說你這人真有毛病吧?」

秦風皺著眉頭看向聶天寶,說道:「我姓秦,單名一個風字,叫秦風,不認識你說的什麼馬子邊,還有,再說我是騙子,小心我揍你埃」

「你……你長得就是很像他嘛。」聶天寶盯著秦風,嚷嚷道:「分明就是,你……你就是馬子邊。」

人的記憶是會隨著時間減退的,當年馬子邊的面孔在聶天寶心中已經有些模糊了,所以在看到秦風后,他不自覺的就將馬子邊的形象和秦風對應了起來。

「我說老方,這哪兒跟哪兒啊?」

周立洪想了一下,看了一眼那些看熱鬧的人群,說道:「圍在這裡也不像話,都進來說話吧。」

「好吧,聶老闆,咱們進去再說。」

方雅志也很無奈,扶著還在喋喋不休的聶天寶進了周立洪的店鋪,看聶天寶這幅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那騙子騙了他多少錢呢。

「聶老闆,你也別口口聲聲的說小秦是騙子……」

進到店裡坐下后,周立洪皺著眉頭對聶天寶說道:「你先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給我們大家說說行嗎?」

「這……這個……」

聽到周立洪的話后,聶天寶頓時猶豫了起來,模糊不清的說道:「就是前兩年在石市,他拿了兩個假翡翠掛件,騙了我二十多萬。」

當然因為被騙這事兒,聶天寶在石市幾乎成為了一個笑柄。

所以他也不願意在周立洪以及方雅志面前自曝其丑,萬一這事兒要是在京城裡再宣揚出去,那他也沒臉來京城開珠寶店了。

「是什麼等級的翡翠?」方雅志這話問的比較專業,價值二十多萬的翡翠掛件,放在他店裡也是極品。

「是……是帝王綠的。」

聶天寶也顧不得那麼多了,他現在只是想將秦風繩之於法,然後再動用自己的關係,在監獄里好好教訓下對方。

「帝王綠的掛件,二十多萬?」

聽到聶天寶的話后,方雅志頓時明白了過來。敢情是自己這位老朋友想佔便宜,沒成想最後卻是掉進了別人的套子里了。

要知道,帝王綠的翡翠,就是這幾年整天泡在賭石場中的方雅志,都從沒有見過,那可是傳說中的物件。區區二十多萬就想買下來,幾乎是不可能的。

「等等,聶老闆,你說小秦就是那個騙子,請問,你有什麼證據嗎?」秦風是自己帶過去的,眼下被人指責成騙子,周立洪感覺自個兒應該幫秦風洗清掉。

聶天寶指著秦風,說道:「他……他長得和那騙子一樣。」

「不知道聶老闆見的那個騙子。年齡有多大呢?」周立洪搖了搖頭,沒憑沒據的就胡亂指責人,怪不得秦風會揍他。

「大概二十五六歲的樣子吧……」

對那騙子的年齡,聶天寶倒是還有些印象,當下回憶著說道:「或者更大一點,不過絕對不超過二十七八歲。」

「二十五六歲,幾年前的事情了,那現在就是塊三十了。」

周立洪聞言指了指秦風。說道:「你看看我這位小友像是多大的年紀?你看他像是三十歲的人嗎?」

周立洪此話一出,聶天寶頓時傻了眼。因為秦風的那張臉任憑他怎麼看,也就是二十一二歲的樣子,比當年騙他的那人都面嫩了許多。

「老聶,你應該是認錯人了,給這小兄弟道個歉吧。」

方雅志也在一邊連連搖頭,對著秦風說道:「小兄弟。這事兒是我們的不對,為了表示歉意,回頭我讓人送塊翡翠掛件來,你看怎麼樣?」

別管怎麼說,聶天寶都是自己的朋友。方雅志也不想讓他過於為難,當下就想送點東西給秦風寧事息人。

「別啊,方老闆,這事兒不對,那人長得分明很像他呀。」

聶天寶也是一口濃痰蒙了心竅,嚷嚷道:「就算不是他,那也是他哥哥,不行,這事兒我得報警1

「老方,你這朋友太過分了吧?」

見到年齡對不上聶天寶還是如此糾纏不休,周立洪頓時沉下了臉,對著方雅志說道:「老方,你知道秦風的老師是誰嗎?就憑他這三番五次的污衊秦風,要是傳出去的話,我看你的臉面也沒有了……」

「嗯?聶老闆,你先別打電話,事情搞清楚再說。」

聽到周立洪的話后,方雅志制止了聶天寶打電話的舉動,看向周立洪,說道:「老周,這位小兄弟的老師是誰?只要能證明他不是騙子不就成了埃」

方家是世代經營古玩的,知道幹這一行,人脈是極其重要的,而且解放後方家衰敗,自己這幾年又是一波三折,真犯不著得罪行里的人。

「他的老師是齊功齊老爺子1

為了強調秦風的身份,周立洪緊接著又說道:「而且小秦不是齊老爺子課堂上的學生,是當眾收的弟子。老方,你說齊老爺子會收個騙子做徒弟嗎?」

周立洪也是一把年紀的人了,自然不是聽風就是雨的人,昨兒在秦風等人走後,他馬上就找朋友打聽起了秦風的名字。

這一打聽,秦風在韋華會所的事情,也就顯露了出來,那可是齊老爺子當眾要收的弟子,這事兒幾乎滿京城的人都知道了。

所以周立洪今天才會如此力挺秦風,即使是得罪了自己的老朋友,他也不想開罪齊老爺子的弟子,畢竟在他所經營的這個行業里,齊老爺子的影響力實在是太大了。

「什麼?齊老爺子的弟子?」

聽到周立洪的話后,方雅志不由高聲叫了起來,怪不得他吃驚,因為齊老在國內古玩行里的名聲,實在是太大了。

就是已經被當年那件事折騰的有些走火入魔的聶天寶,在聽到齊功的名字后,也頓時清醒了過來,在國內古玩行里,沒聽過齊功的名字,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藏友。

「聶老闆,這……這事兒,我想是你誤會了。」

方雅志看向聶天寶,聲音里已經帶有了一絲不快,「聶老闆,快點給這位小兄弟道個歉吧,我說你這事兒辦的也忒孟浪了點。」

在國內古玩行里混,沒誰想得罪齊老爺子,而且這幾年齊老已經不帶學生了,眼下卻是為秦風破了例,想必是對他喜愛有加的,得罪這樣一個人,殊不明智了。

「我……我……」

在得知秦風是齊老爺子弟子后,不知為何,聶天寶再看向秦風的時候,他似乎和當年的騙子又不像了,最起碼也是如同周立洪所說的那樣,年齡就對不上了。

「秦兄弟,實在是對不起,我是想起當年受騙的事情,一時氣憤認錯了人。」

聶天寶從一文不名起家,混到現在也有數千萬身家,自然是個能屈能伸的人,當下站起身來,態度十分恭敬的對著秦風鞠了一躬。

「哎,聶老闆,這個我可當不起。」

秦風連忙站起身,托起聶天寶后,說道:「我也十分恨騙子,剛才被您給罵急了,這才動了手,說起來還是我不對呢。」

秦風的話讓聶天寶對其的懷疑又消除了幾分,這神態和當年那騙子的囂張氣焰完全不同嘛,應該不會是同一個人。

「多謝秦兄弟,等改天有空,我一定再向您擺酒賠罪……」

想著今兒發生的這事,聶天寶也是心中鬱悶,原本以為抓住了當年的騙子,沒成想認錯了人不說,還白白挨了頓揍。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