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四十一章店面(下)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在身後的周老闆問道:「周老闆,這廁所是開業就修建的?」 「不是,好像是去年初修建的吧?」 周老闆想了一下,說道:「沒錯,就是去年初,老方說潘家園公廁少,在店裡有個廁所。能招攬不少人進來...

跟在周老闆身後出走出他的店鋪,根本就不用周老闆指點,秦風抬頭就看到了那家《雅緻齋》。

這家店正處於潘家園正中的拐角處,拐角的兩邊各開了一個門,都可以進入到店鋪里,在外面的透明玻璃外,用的是檀木窗欞裝飾,顯得極為豪華。

不過此時店裡的生意似乎並不怎麼好,透過窗戶可以看得,偌大的店裡面,稀稀落落的只有七八個顧客,還沒有那些站在櫃檯前的營業員多。

「歡迎光臨……」

秦風等人走進店的時候,耳邊傳來一聲有氣無力的迎客聲,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被拖欠了工資,門口站著的那位漂亮的營業員,臉上居然有些不耐煩的神色。

「人心散了,隊伍就不好帶了埃」

跟在秦風身後的周老闆嘆了口氣,這些營業員都知道自己即將被辭退了,眼下還來上班,無非是想拿回拖欠的工資而已。

秦風走在店裡,眼睛一直觀察著整間店鋪的布局,心中暗嘆道:「這方雅志做事,果然是大手筆埃」

這家店給人的整體印象,用店名「雅緻」二字就能形容出來,店鋪里的櫃檯全都是用檀木打制的,盡顯高端大氣。

而那水晶玻璃罩,卻是又透露著一種時尚,各色射燈將櫃檯里的玉石和翡翠照射的流光溢彩,只要是愛美之人,來到這裡一定捨不得挪動腳步。

在店鋪的後門處,是一整扇的玻璃窗,從店裡面就能看到院子里的假山流水,設計的非常有意境。

「這家店的風水是沒問題的,主門坐北朝南,按理說不會這麼蕭條啊?」

圍著店鋪轉了一圈。秦風微微皺起了眉頭,有載那麼個師父,秦風每到一個地方,總是習慣性的去看下周邊環境。

這家店坐北朝南,大開兩門納客,而且是人流量很大的位置,店裡只有這寥寥數人,有點不太符合常理。

「恩?這裡怎麼是個廁所啊?」

當秦風走到另外那一邊門口的時候,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因為這個門側,卻是一個洗手間,想必是店鋪為了彰顯其檔次,專門修建的。

「藏污納垢的地方對著正門,這不是臭氣熏天嗎?」

秦風斜過身子。對跟在身後的周老闆問道:「周老闆,這廁所是開業就修建的?」

「不是,好像是去年初修建的吧?」

周老闆想了一下,說道:「沒錯,就是去年初,老方說潘家園公廁少,在店裡有個廁所。能招攬不少人進來的。」

《雅緻齋》進門處的廁所,的確方便了不少人,也拉來了不少的客流量,甚至連周老闆都感覺這主意不錯。要不是他那店面的面積實在太小,也想照著建一個的。

秦風搖了搖頭,卻是沒再說什麼,從風水的角度上而言。廁所里都是污垢聚煞之氣,聞之會令人心緒不暢。

而陰煞之氣累積的多了。對於經營者來說,也會造成精神不振,心氣不暢,甚至重者,還會染病成疾,商敗人亡。

方雅志只想著招攬客流量,可是卻忘了,那些上廁所的人,除了給店裡供應一些肥料之外,有幾個又會出手購買東西的呢?

秦風觀這店鋪里的營業員,雖然都是些年輕漂亮的女孩,不過一個個的面色都不怎麼好看,固然有生意不佳的原因,但怕是這陰煞之氣也起了些作用。

風水相術在外八門中,算是比較玄妙的一門,秦風雖然盡得其傳承,運用起來卻是不如另外幾門那麼得心應手。

所以秦風平時很少佔卜算卦,但不做並不代表他不懂,觀這一家店鋪的風水布局,以秦風腹中的學問還是綽綽有餘的。

「秦兄弟,我昨兒探了老方的底了。」

在店裡走了一圈之後,周老闆將秦風拉到了門邊,低聲說道:「這家店估計他四百萬就願意轉,當然,這四百萬不包括店裡這些玉石,你看這價位怎麼樣?」

「周老闆,咱們先不說這個。」

秦風左右看了一眼,說道:「這店的位置這麼好,就是每日零售的營業額,恐怕也能維持下去吧?」

來店裡也就是五六分鐘的時間,秦風就發現有兩個客人買了單,金額應該都在千元以上,只要每天有這麼幾單生意,維持這家店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這讓秦風有些奇怪,難道那煞氣所向,僅僅針對的是方雅志本人?不過這也不合乎情理,因為那些營業員的面色也都不怎麼好的。

聽到秦風的話后,周老闆的聲音壓的愈發低了,說道:「你這是來巧了,老方這個月的營業額,恐怕才剛剛過三萬,去掉房租水電,連開員工工資的都不夠……」

經營這種中高檔的玉石翡翠,和做古玩買賣還是有些區別的,潘家園的古董店鋪,大多都是一二十個平方,一年也就是一兩萬的租金。

成本低廉了,這些人也就耗得起,所謂的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就是這麼來的。

但是方雅志的這家店不同,秦風略略觀察了一下,他店中僅是積壓的這些玉石翡翠,價值估計最少就在千萬以上。

像這樣的買賣,講的是快進快出,一旦積壓在手上,資金的周轉馬上就會成問題,以前方雅志不賭石,還能往裡注資,但賭石嚴重虧損之後,這家店已經很難再經營下去了。

聽到周老闆的解釋后,秦風臉上露出笑容,半真半假的說道:「周老闆,您這就不厚道了啊,營業額這麼低的一家店,您讓我盤下來,那豈不是在坑我嗎?」

「哎呦,秦兄弟,您這話可說重了埃」

周老闆拉住了秦風又往外走了幾步,說道:「秦兄弟,這人和人經營。是不一樣的,老方這人太過注重散客,對於高端客戶的開發很不夠,這也是他開了那麼多家連鎖店,到了最後大多都被別人擠兌的關門轉讓的原因……

不過秦兄弟你不同啊,俗話說君子愛玉,你那文化圈的身份可是大有作用的,只要能吸引到這些人幫你宣傳鼓吹,生意想不好都難……」

還別說。周老闆這些話,真的指出了方雅志在經營上的一些問題,不過這也是一些九十年代企業大多都存在的問題。

那就是服務,這個年代做生意的人,大多都缺少一種服務意識。雖然沒有六七十年代百貨大樓那些售貨大媽們的目中無人,但商品賣出去后,極少有商家懂得跟進服務的。

在這一點上,那些來自港島的珠寶商就做的非常好,他們會留下高端客人的電話和聯繫方式,逢年過節都會寄出一些小禮品或者是進行電話問候,給人一種很尊貴的享受。

在這種情況下。客人如果再想購買玉石翡翠之類的物件,當然會去服務好的商家,所以《雅緻齋》的敗落,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秦風抬頭往樓梯處看了一眼。不置可否的問道:「周老闆,樓上是什麼地方?」

「樓上是待客的地位,金額過十萬的生意,老方都會讓經理在樓上接待客人。」

周老闆對這店鋪倒是熟悉的很。因為平時方雅志要是到店裡來,都會約上三五個朋友去二樓聊天喝茶的。

「行了。店子也看了,咱們走吧1

要說秦風不滿意,那是假的,以這家店的門面和裝修,四百萬接手過來是只賠不賺的,但是秦風知道,現在就是把自個兒賣了,那也是掏不出四百萬來。

更重要的一點是,方雅志只轉店不賣貨,這麼大的一家店,沒有個千兒八百萬的資金,甭想將櫃檯都擺滿。

就算他秦風能拿出四百萬盤下這店,也沒有多餘的資金去鋪貨了,難不成去小商品市場批發一些玻璃球,擺在裡面賣嗎?

「風哥,這店真不錯的,您不考慮下?」謝軒和秦風最親近,他自然能看出秦風的意思,言語之間不禁有些失望。

別的不說,就是這一店的漂亮營業員,就讓謝軒有些眼花了。

如果日後他當上這店的大掌柜,每日里陪著美女聊聊天,再坑蒙拐騙宰幾個大肥羊,那種日子將會是多麼快哉埃

至於資金,謝軒也有想法,他昨兒從韋涵菲口中套出了不少話,知道那妞兒家裡有錢的很,大不了風哥出賣下色相,先拆借個幾百萬用用唄!

「回頭再說,這事兒我要考慮一下……」秦風搖了搖頭,伸手就要去推門出去,可是手放到門柄上時,忽然又放了下來。

「秦兄弟,怎麼了?」

周老闆看到秦風的舉動,抬頭一看,不禁樂了,說道:「哎,老方今兒居然過來了,秦兄弟,等下我介紹你們認識一下,生意不成情意在嘛……」

透過玻璃門可以看得,三四米外正走過來兩個人,其中個子稍矮的那個人大約在六十歲左右的樣子,走在他身邊的,則是個四十齣頭的中年人。

「怎……怎麼會是他?」秦風尚未答話,謝軒卻是瞪圓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了那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

「軒子,你認錯人了吧?」

秦風向謝軒使了個眼色,開口說道:「周老闆,今兒就先不介紹了,我看方老闆也有客人,說不定就是來盤這店的呢。」

聽到秦風的話后,謝軒頓時明白了過來,沖著秦風眨巴了下眼睛。

不過面對著迎面走來的兩人,謝軒卻是低下了頭,他這是做賊心虛,因為那個中年人,正是當年在石市被秦風坑過的聶天寶!

ps:ps:第三更送上,拼的很辛苦,下旬了,大家都把月票砸出來吧!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