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四十章店面(中)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 不僅是秦風,謝軒這會也不做聲了,他和秦風加起來能拿出大概四十萬,就算加上莘南等人的一百萬,想盤下這家店幾乎也是不可能的。 「秦兄弟,《雅緻齋》這家店,在咱們京城古玩行里可是很有名氣的,盤...

從解放後到七十年代末期,國內歷經了數次重大的變革,搞得人心惶惶,即使是在改革開放的早期,仍然有很多人在持觀望態度。

除了前文曾經提到的那些刑滿釋放的個體戶之外,像是解放前就擁有許多產業並且將那些產業轉移到海外的家族,卻是不敢貿然進入國內市常

可以說,八十年代末一直到九十年代初期,都是國內許多行業的一個空白期,當時進入到那些行業中的人,無一不是獲利頗豐。

方雅志就是如此,過人的眼光和氣魄膽略,讓他在九十年代初期和中期的時候,幾乎壟斷了國內的玉石產業。

那時各行業還沒有價格監管,玉石原材料便宜,加工后出售的價格往往都能翻上十倍百倍,可謂是暴利行業,也為方雅志積攢了億萬身家。、

在這種情況下,為了樹立百年老店的招牌,方雅志斥資近一千萬,在新建的潘家園內,開設了《雅緻齋》的旗艦店。

當然,在琉璃廠內的《雅緻齋》總店還是保存的,畢竟那百年的風雨滄桑,就是歲月鑄造起來的牌匾。

新店開業之後,更是確定了《雅緻齋》在國內玉石行當的龍頭地位。

潘家園內的《雅緻齋》不光做零售生意,更多的則是南來北往的客戶到此進貨,往往《雅緻齋》玉石行情的波動,就能影響到全國的玉石行當。

不過這種好光景,也就僅僅只維持了幾年的時間。

進入到九十年代中期后,不光是京城一些老牌古董商人盯住了玉石產業,就連港島的那些傳統珠寶商,也有意在這塊蛋糕上分上一杯羹。

疆區玉石礦的壟斷,很快就被實力雄厚的各個商家聯合打破掉了。而各種中低高檔次的玉石珠寶店,也如同雨後春筍一般,出現在了京城的各個角落。

如此一來,面臨著玉石原材料的漲價以及激烈的競爭,方雅志玉石王國的份額,很快就萎縮了下去。面臨著市場的巨大考驗。

雖然進入市場早,《雅緻齋》在國內玉石行當中的地位還是很穩固的,但是來自港台大珠寶商們的衝擊,也讓方雅志感受到了很大的壓力。

由於方雅志之前攤子鋪的太大,資金回籠比較慢,再加上一些決斷出現了失誤,一度造成了《雅緻齋》現金的周轉困難。

方雅志也是有決斷的人,當下將國內數十家分店轉讓了出去,套現了上億的資金在手上。將京城的幾家店穩固了下來。

不過方雅志是個不甘寂寞的人,從昔日國內玉石行業中的龍頭,到固守在京城這一偶之地,方雅志並不甘心,於是就開始尋找起別的機會。

在九五年的時候,方雅志在一次粵省考察時,接觸到了翡翠珠寶,這種以綠為美以綠為貴的玉石。讓他很是著迷,並且從中嗅到了巨大的商機。

於是方雅志親自前往翡翠產地緬甸進行考察。在進行了多次的市場分析后,方雅志拍板,決定在《雅緻齋》上馬中高檔翡翠飾品。

這種曾經被慈禧太后和宋美齡所鍾愛的玉石,一經推出就獲得了市場的強烈反饋,尤其是那種陽綠的貓眼戒面,更受到很多暴發戶們的追捧。

沉寂了好幾年的《雅緻齋》。靠著翡翠市場的發力,終於又揚眉吐氣了,這讓方雅志興奮之餘,又開始未雨綢繆起來。

做玉石生意,原材料是個很重要的環節。沒有好的玉石原石供應,即使有再強的分銷渠道,那都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前幾年方雅志的玉石生意被狙擊,就是因為疆區的原材料市場被眾多珠寶商聯合擊破了,這才導致他對市場的壟斷崩盤。

在看到未來翡翠市場的商機后,方雅志再也不想犯以前的錯誤了,於是就想著多囤積一些高品質的翡翠原石,就算日後有人進入翡翠市場,他也能不會像以前那樣被動了。

不過翡翠原石和普通玉石不同,它的外皮被一層石皮包裹了起來。

在沒有擦去石皮之前,誰都不知道原石中是否有翡翠,「神仙難斷寸玉」的說法,準確的來說應該是形容翡翠原石的。

於是從三四十年代,翡翠一直延續著一種賭石的習俗,也就是說客人來挑選石頭,只能憑藉著石皮外的表現來選購。

所有的石頭都是按斤數來賣,如果客人買到的原石切出了翡翠,那就叫做賭漲,如果裡面沒有翡翠,那就是賭垮掉了。

由於緬甸的翡翠礦老闆們為了規避風險,所賣的原石基本上都是賭的,所以來自國內和東南亞的商人們,也都紛紛參與到這樣的交易之中。

在緬甸,這樣的交易也被稱之為「翡翠公盤」,隨著翡翠飾品在中國以及東南亞越來越受歡迎,每年翡翠公盤的成交量也越來越大。

單塊翡翠原石的價格從最初的幾千美元,一下暴漲至上千萬美元,吸引著來自世界各地的翡翠商人和賭徒們。

按照方雅志的情況,作為渠道商,他應該是從那些賭石者的手上,去購買已經賭出來的翡翠原石的,這樣雖然價格高了很多,但不需要承擔任何賭的風險。

但是前文曾經說過,方雅志是一個賭性很重的人,他往往依靠自己的直覺,就會做出一些別人看起來不怎麼靠譜的決斷,像八十年代決定進入玉石市場就是如此。

但凡愛賭的人,都無法抵擋賭石中那種驚心動魄的心理衝擊,方雅志也是如此,自詡玩了一輩子玉石,對玉石了解無比的他,也進入到了賭石大軍之中。

最初方雅志很克制,都賭一些幾十萬的原石,有賺有賠,總體下來是賺多賠少,這讓他對自己的眼光又有了不少的信心。

加上從九七年開始,國內經營翡翠的商人也多了起來,這讓有過一次被同行擠兌的方雅志心中有了危機感,於是他在賭石市場中的動作,也變得越來越大了。

幾十萬到幾百萬,幾百萬再到上千萬,不光每年兩次的緬甸翡翠公盤能看到方雅志的身影,就連國內粵省舉辦的一些小的公盤,方雅志也是場場必到。

不過風水輪流轉,進入到九十年代後期的時候,好運氣似乎已經離方雅志而去了。

在追求高品質翡翠原石的同時,方雅志也投入了巨大的資金,只是一次次的切石結果都讓他失望,近億的資金,只不過換來價值一兩千萬的翡翠。

但此時的方雅志,已經完全沉迷到了賭石那種「一刀天堂一刀地獄」快感之中,想收手也收不住了,直到銀行賬戶包括店鋪周轉資金全都告急的時候,方雅志才清醒了過來。

清醒過來的方雅志一算賬,整個人差點都沒暈過去,短短兩年多的時間內,他竟然在賭石市場中花掉了一億八千萬,導致《雅緻齋》的生意,因為資金問題都快經營不下去了。

現在的方雅志,空有一倉庫的中高檔翡翠原石,但是連將其加工出來的錢都沒了,而且還欠了員工近百萬的工資,在《雅緻齋》內部,現在可謂是人心惶惶。

這種情況下,方雅志只能將銷售經營規模再收縮。

潘家園這家店三年的房租加上人員開支,也就成了方雅志為了節省成本急需出手的累贅。

周老闆和方雅志認識二十多年了,算是至交好友,自然知道方雅志面臨的窘境,於是昨兒答應秦風之後,就打探了一下方雅志的口風。

結果就是周老闆和秦風所說的那些了,方雅志是有意轉手,但條件如何,卻是需要秦風自己和對方談。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聽完周老闆的講訴后,秦風臉上露出一抹苦笑,對方的盤子鋪的實在是太大,憑著他手上僅有的一百多萬資金,想要盤下這家店,怕是有點蛇吞象的意味在裡面了。

要知道,轉讓店鋪,可不僅僅是支付租金就完事的,對方先前在店裡投資的裝潢以及各種設施,也是要接手人承擔一部分的。

之前《雅緻齋》為了打造旗艦店,在那店鋪可是投資了近千萬,就算折舊去掉六成,他秦風還需要拿出四百萬的現金,這卻是秦風負擔不起的。

不僅是秦風,謝軒這會也不做聲了,他和秦風加起來能拿出大概四十萬,就算加上莘南等人的一百萬,想盤下這家店幾乎也是不可能的。

「秦兄弟,《雅緻齋》這家店,在咱們京城古玩行里可是很有名氣的,盤下它你都不需要打廣告了,我看花多點錢也值得的。」

周老闆並不知道秦風的家底,只是想著齊老爺子的弟子,肯定是不差錢的,這才慫恿秦風將店子接手過去。

聽到周老闆的話后,秦風想了想,說道:「周老闆,要不……咱們還是去店子里看下吧,這事兒也不是一時半會就能決定的。」

「好,我帶你們去看看,秦兄弟,一準你會滿意的。」

周老闆聞言站起身來,他和方雅志關係極好,也不忍心看著老友的店在那裡強撐著,現在的《雅緻齋》,每開業一天也就往外賠一天的錢。未完待續……

ps:ps:第二更送上,還有第三更,月票還有嗎!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