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三十八章說服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不敢松這個口,這看事關個人前途,他不會拿自己的仕途去開玩笑的。 「您剛才都說了,他們除了偷也不會做別的,這開鎖公司,不正是給他們量身定做的嗎?」 秦風耐心的說道:「只要咱們嚴格要求。公...

「孟哥,您看我像是在和您開玩笑的嗎?」

秦風心裡偷笑,臉上卻是異常的嚴肅,說道:「我和那些小偷們壓根就沒任何的關係,只是在監獄里遇到有太多和他們相似的人,所以才想著幫助他們的。」

此時的秦風,那一臉悲天憫人的形象,讓孟林都無法分辨出他到底是裝的還是真情流露,不過秦風的話,卻是讓他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作為孟家這一代的長子,孟林正如秦風所說的那樣,就是含著金湯勺長大的,對於基層老百姓的生活,他了解的並不是很多。

在從警之後,孟林雖然接觸了不少大案要案,但作為上級領導,他直接面對犯人的機會也不是很多,在秦風說出這番話之前,他從來沒有去思考過這些問題。

「秦風,你有沒有想到,如果那些人惡習不改,再犯罪怎麼辦?」

思考了半晌之後,孟林搖了搖頭,說道:「開鎖公司是需要警方核查后才能開辦的,如果他們打著警方的牌子去犯罪,你知道這後果有多惡劣嗎?」

作為體制內的人,孟林無疑要想得更多一些,他不是沒辦法幫助秦風,但是孟林首先要考慮的,是這件事對他的影響。

想在政壇上進步,有一句老話叫做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像孟林這種背景身後的世家弟子,只要不犯錯,按部就班的升遷,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但孟林要是犯了錯誤,在檔案上有什麼不光彩的記錄,那對他的仕途也是一個很大的打擊。

要知道,他們基本上都是按照兩年一坎的步驟走的,只要犯下一些小錯在原地踏步幾年。那很多機會就將與孟林失之交臂。

「孟哥,您說這話,還是不相信那些人埃」

秦風嘆了口氣,說道:「他們曾經偷過東西,但是也都被政府處理過了,得到了應有的懲罰。現在他們想重新做人,為什麼社會就不給他們機會呢?」

「他們可以去找別的工作,但這件事不行。」

孟林知道秦風說的沒錯,但他不敢松這個口,這看事關個人前途,他不會拿自己的仕途去開玩笑的。

「您剛才都說了,他們除了偷也不會做別的,這開鎖公司,不正是給他們量身定做的嗎?」

秦風耐心的說道:「只要咱們嚴格要求。公司用人都要有京城戶口,然後再統一進行培訓,將責任下放到個人身上……

有了這些舉措,您認為出事的可能性有多大?他們會為了一些金錢放棄自己的生活和安穩的工作嗎?」

秦風琢磨出這個點子,也不是隨便就想到的,他也曾推演過哪些人再次犯罪的幾率,結論正如他所說的那樣,基本上這種幾率非常校

「都是京城戶口的話。在把控上倒是可以掌握。」聽到秦風的這番話,孟林臉上若有所思。

孟林在讀博的時候。曾經研究過不同罪犯的心理,小偷在其中,可以說是膽子最小的一類人,如果能從源頭上控制他們,這開鎖公司的事情倒是可以操作的。

「孟哥,我覺得可以將這件事做成一個模式。在公安系統內部推廣。」

看到孟林的臉色鬆動了幾分,秦風趁熱打鐵道:「孟哥您想想,將小偷成功改造對社會有貢獻的人,這是件多麼榮耀的事情啊,我看您就是拿個全國十佳青年都夠了。」

「十佳青年?你小子不是挖個坑給我跳就不錯了。」

孟林瞪了秦風一眼。說道:「萬一發生監守自盜的案件,而當事人又逃逸掉了怎麼處理?」

說出這話,說明孟林真的有些動心了,他不是一線的刑偵人員,立功的機會的確不多。

雖然孟林背景深厚提拔的很快,但私底下還是會有人說閑話的,如果真像秦風所說的那樣,這倒是個不錯的政績。

只要這開鎖公司在一年半載之內不出事,撈夠了政績的孟林,恐怕就已經下放到某地級市去擔任政法相關的領導的。

到時候由公安轉入到政府系統,只要這個轉身完成,就算那開鎖公司出了什麼事情,也牽扯不到他的身上了。

「孟哥,讓他們交保證金啊,往高了要,十萬不行二十萬。」

秦風給孟林出著主意,說道:「這年頭雖然有錢的不少,但沒誰家裡會放那麼多現金吧?

如果查明是監守自盜,就取締開鎖公司的資格,然後扣除他們的保證金,我想,不用咱們操心,那開鎖公司的領導就會嚴格把關了。」

「嗯?這主意不錯。」

孟林聞言眼睛一亮,秦風說的這個辦法,的確可以在某種程度上杜絕監守自盜的可能性,試想壓著一二十萬在警察局,那些人還至於為個三五年的伸出賊手去嗎?

「怎麼著,孟哥,這事兒您算是點頭了呀。」

秦風就是要孟林一句準話,他知道這些京城公子哥們,都很在乎自己顏面的,就像李然知道自己辦不了這事兒,愣是敢答應秦風。

「按你說的這樣,的確是可行的……」

孟林揉了揉眉頭,說道:「不過這事兒我還需要想一想,把一些漏洞給堵死,不能再給他們犯罪的機會。」

「成,孟哥,我回頭寫個章程給您看,要是能行的話,這事情可就拜託您了啊1

秦風心中暗笑,這章程他準備讓苗六指去寫,要說最懂得那些小偷心理的人,恐怕誰都比不上這位六指賊王。

「好吧,這事情我答應了。」

孟林在心裡將這件事過了一遍,發現出現問題的可能性的確不大,開始時的不能接受,只是一般人的那種慣性心理,其實還真沒有比小偷經營開鎖公司更靠譜的事情。

「哎呦,那可多謝孟哥您了……」、

秦風笑道:「我這人心軟,最見不得別人日子過的不好,小偷也是人不是,他們也有追求美好生活的權利的。」

「打住,你小子少來這套。」

孟林擺手打斷了秦風的話,起臉問道:「這事兒先不提了,我問你,你和何金龍那些人是怎麼回事?他們可是涉槍案的嫌疑分子,與小偷小摸的性質不一樣的。」

相比開鎖公司的事情,孟林更熱衷於那件火車站槍擊案,這種案子要是在自己手上破了,那影響力遠非教導幾個小偷改邪歸正能相比的。

「孟哥,我和那些東北人真的不熟……」

秦風嘆了口氣,一臉無辜的說道:「不過聽說他們在關東背景很深,好像祖輩和您一樣,都是為國家流過血的,沒憑沒據的,您又何必追的那麼緊呢?」

在上午的時候,秦風分別和何金龍與苗六指通過電話了,知道那邊一點消息都沒透,而且經驗老道的苗六指,在警察衝進院子之前,就將院子里的大燈給打滅了。

黑燈瞎火的,那些警察也沒看出院子里的地上有彈痕,等到天還沒亮的時候,苗六指就將那些可以作為證據的彈痕都給消弭掉了。

再加上秦風扔進護城河的那兩把槍,可以說,除非何金龍的手下腦袋抽筋,去警察局承認槍擊案是他們做的,否則這件案子已經可以當成死案掛起來了。

「你知道的不少啊?」

孟林面色不善的看著秦風,他幾乎可以確認,沒在那些關東人身上找到槍,肯定和秦風有關係。

「孟哥,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

秦風搖了搖頭,說道:「有些事情,揣著明白當糊塗就行了,您以為我不知道當年一個小小的防衛過當被判了四年是輕是重?只是過去的事情,真的沒必要去計較了。」

從和孟林談話以來,秦風也只有這句話,是真的掏心窩子說的,當年他也曾經恨過,因為這四年的刑期,使得自己錯失了尋找妹妹的最佳時機。

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這四年的牢獄之災所帶給秦風的,足以改變他的整個人生。

雖然要是讓秦風重新選擇的話,他仍然會選擇去找妹妹,但世事無常,與載的相遇,也化解了秦風心中不少的戾氣,淡去了對許多人的怨恨。

「你那事兒,關鍵是性質太惡劣了。」

聽到秦風提及自己的往事,孟林頓時有些語塞了,他當然能看出秦風那案子中諸多不合理的地方,秦風能有此態度,真的是很難能可貴。

「得了,孟哥,不提那事了……」

秦風忽然想到了妹妹,連忙說道:「不過您要是有機會,倒是可以幫我找找妹妹,我妹妹叫秦葭……」

「行,我在系統內發個協查通報,有消息就通知你。」

孟林點了點頭,他最欣賞秦風的地方,就是那種為了保護妹妹不顧一切的勇氣,換成自己,他也願意為了瑤瑤去做任何事情。

「那多謝孟哥您了。」

秦風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說道:「孟哥,您看,本來該請您吃頓飯的,不過我晚上真有事兒,改天我一定好好請您一頓。」

秦風這倒不是過河拆橋,他中午的確接到了潘家園周老闆的電話,如果不是先和孟瑤約好的,秦風這會已經是在潘家園裡了。

「嗯?我不是來套這小子話的嗎?怎麼被他給說服了?」

等到秦風騎著自行車遠去之後,孟林拍了拍腦袋,他一個犯罪心理學的博士生,居然被秦風這個大一學生牽著鼻子談了半天的話。未完待續……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