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三十七章引導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 見到孟林點頭,秦風笑道:「孟哥,假如我能讓那些東北人做正行生意,讓小偷服務於社會,您是不是就不應該去追究那些莫須有的事情了?」 「不行,既然犯了罪,就需要得到法律的嚴懲1 孟...

「你可以當我是以朋友的身份,關心你的。」

秦風的笑容,讓孟林心中生出一種無力的感覺,積蓄了半天的力量就像是打在了棉花上一般,那種輕飄飄不受力的感覺,讓他難受異常。

孟林知道,僅憑著那份詢問筆錄,他奈何不得秦風絲毫,自己要是敢將秦風傳喚回去,恐怕那位齊老爺子最先就饒不了他。

別看齊功只不過是個文化界的名人,但是他那國學大師的身份,影響力之大,甚至都能驚動中樞的領導層,孟林敢得罪秦風,卻是不敢開罪那位老爺子。

「當我是朋友?」

秦風看向孟林的上衣胸口處,一臉玩衛:「您身上不會帶著錄音筆之類的玩意兒吧?咱們可不帶坑朋友的。」

「錄音筆?」

孟林臉色一變,從上衣口袋裡掏出了一支鋼筆模樣的東西,隨手扔給了秦風,說道:「這東西不是針對你的,我習慣帶在身上。」

作為世家從政的人,被關注的目光遠遠甚於普通人,俗話說人無害虎心、虎有傷人意,孟林在做一些不是太說得出口的事情時,總是習慣性的喜歡留上一手。

「還真是高科技埃」

拿著那支錄音筆把玩了一番,秦風抬起頭,笑道:「孟哥,你做事有點小家子氣,不過做人夠大氣。」

和官家相處,秦風從來都不會放鬆警惕,尤其是和孟林這種帶有敵對氣息的人說話,秦風自然要更加小心了。

在剛才孟林開口的時候,右手曾經有意無意的在胸口摸了一下,這就讓秦風看出了一些端倪,因為當時他耳朵里分明聽到了「嚓」一聲輕響。

「這事兒是我做的不地道。」

孟林也非尋常人。既然被秦風瞧出來了,乾脆就一口承認了下來,接著說道:「不過秦風,我是為你好,你年齡還小,千萬不能再行差踏錯……」

「孟哥。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相信你也看過我的檔案了。」

秦風的面容變得嚴肅了起來,看著孟林說道:「我這個人並不偏激,當年殺人判刑,雖然有失公允,但我從中也有所得,不會去敵視社會。

我現在所想的,只是安安穩穩的做點生意,儘快找到我的妹妹。並不想沾染一些麻煩事,孟哥,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秦風在說這番話的時候,同樣身體向孟林傾斜了一些,不自覺之中,他身上隱然也帶有一絲或者說是強者的勢,讓孟林的臉色為之一變。

「我不太明白……」一時間,孟林居然發現自己無法用氣勢去對抗秦風。

無奈之下。孟林只能往後退了一步,搖頭說道:「不要說你和昨天夜裡的事情沒有關係。那幫東北人很危險,你小心惹禍上身,還有那個老賊,和他交往也沒什麼好處的……」

孟林發現,和秦風說那些虛頭巴腦的事情根本就沒有用處,乾脆直接將事情給挑明了。雖然這件事他無憑無據奈何不得秦風,但總是能敲打一下對方的。

「孟哥您爽快,那我也就直說了。」

秦風搖了搖頭,一臉淡漠的說道:「孟哥您生活的世界和我不同,甚至和這個世界上很多人都不同。你們可以說是含著金湯勺出生的,從來都不需要為了衣食住行擔憂。

可我們不一樣,我們在這個社會上,首先是要求生存,你真以為每個人都願意犯罪嗎?如果不是生活將他們逼到了絕路,他們難道不想過安穩的日子嗎?」

「你這話我不同意,很多人犯罪,是因為好逸惡勞,他們想過不勞而獲的生活,這是很多犯罪分子最初的動機。」

秦風話聲未落,就被孟林給打斷掉了,他承認秦風說的沒錯,但是主觀主動犯罪的人群里,卻是他說的那種現象佔了絕大多數。

「孟哥,您先聽我說完……」

秦風擺了擺手,沒有和孟林去爭執這個問題,而是正色說道:「孟哥,如果我說那幫東北人能改邪歸正,那些小偷能轉入正行,您相信嗎?」

「你果然和他們有關係1

聽到秦風的這幾句話,孟林的瞳孔忽然收縮了起來,那雙充滿了血絲的眼睛緊緊的盯住了秦風,他正在心裡衡量是不是需要正式傳訊秦風。

「孟哥,記住,你是在用朋友的身份和我說話。」

秦風一眼就瞧出了孟林的心思,淡淡的說道:「你的身份要是變了,你認為我還會承認剛才所說的那番話?現在是法制社會,一切都要講證據的……」

之所以敢說出這些話,秦風就不怕孟林發難,不管是自己現在學生或者是齊功弟子的身份,都不是孟林輕易能動得的。

更何況秦風還是韋華古玩會所的特邀鑒定師,秦風相信,如果自己被抓進了警察局,沒有任何證據的孟林,一定扛不住來自各方壓力的。

「秦風,不要挑戰我的底線……」

聽著秦風近乎威脅的話,孟林那張臉陰沉的似乎能滴下水來,一字一頓的說道:「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即使你做的事情再隱秘,總是有露出馬腳的時候。」

對於警察來說,最害怕的犯罪行為,就是高智商犯罪,這些智商超於常人的犯罪分子,往往會將所有的事情都謀划好,破案難度非常的大。

十二歲連殺五人,蹲了四年監獄反而考上了京大,孟林絕對不會懷疑秦風的智商,此刻的他,已經將秦風列為了最危險的犯罪分子。

「孟哥,這話您對我說不著,包括當年殺人在內,我沒有做過任何違法的事情。」

感受著對方傳來的強烈敵意,秦風搖頭說道:「孟哥,警察存在的作用,並非只是抓犯人,而是要將犯人改造成對社會沒有危害甚至有用的人。這一點我沒說錯吧?」

「沒錯,這是警察抓犯罪分子的初中。」孟林點了點頭,並沒有反駁秦風的話。

其實孟林本身是很喜歡警察這個職業的,只是為了家族的需要,他以後的道路還是要進入到政府體系,不過和秦風談論這些事情。倒是很對他的胃口。

「好,那咱們以這個觀點為基喘…」

見到孟林點頭,秦風笑道:「孟哥,假如我能讓那些東北人做正行生意,讓小偷服務於社會,您是不是就不應該去追究那些莫須有的事情了?」

「不行,既然犯了罪,就需要得到法律的嚴懲1

孟林搖了搖頭,在這種大是大非的原則性問題上。他是不會做出任何讓步的。

「孟哥,您說他們有罪,證據呢?」

秦風盯著孟林,語氣變得嚴肅了起來,「你們僅僅是懷疑而已,沒有任何的證據,拿什麼來定罪?

而你們的糾纏不放,會導致他們的生活得不到保障。那才是把他們往犯罪的深淵裡推,這和你們做警察的初衷就相符了?」

「不……不是這樣的……」

孟林被秦風這一番話說的有些頭暈。雖然他感覺秦風說的不對,但又不知道該如何去反駁對方,一時間大腦有些混亂。

「事情就是這樣的……」

秦風沒等孟林細想,緊接著說道:「如果你們能給他們安排工作,有生活的基本保障,他們難道願意去犯罪嗎?」

「秦風。你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孟林自以為抓住了秦風話中的漏洞,怒道:「警察是打擊犯人的,又不是民政部門,哪裡能管的了那麼多人?」

「沒錯,你們是管不了。」

秦風打了個響指。開口說道:「你們不管,我來管,但是你又有什麼資格在這裡來指責我呢?僅僅因為我和那些小偷們都有過服刑的歷史?這輩子就不能做好人?」

剛才秦風和孟林討論的都是意識形態上的問題,現在秦風忽然話題一轉,說到了具體的事情上,倒是讓孟林為之一愣。

「你來管?你拿什麼管?」

反應過來的孟林冷笑了起來,接連問道:「你能為他們提供工作嘛?你敢為他們做擔保嗎?」

孟林曾經看過有關於於鴻鵠等人的檔案,他們除了具備偷竊的技能之外,再沒有別的生存手段了,打死孟林也不相信秦風能找到一個適合他們的工作。

沒等孟林話聲落地,秦風話趕話的說道:「我如果能說出適合他們做的工作,並且願意擔保的話,你能給予我幫助嗎?」

根本就不相信秦風能有什麼好辦法的孟林,脫口而出道:「當然,只要你的方法能被我認可。」

「那好,於鴻鵠那幫人不是小偷嗎?我準備開一家開鎖公司,讓他們來經營……」

聽到孟林的話后,秦風心中頓時笑開了花,不過臉上卻是沒有表露出來,一本正經的說道「專業技能上,這些人不需要培訓了,只要在思想政治教育上抓緊,我相信他們是可以服務於民眾的。」

雖然開始時沒想著去求孟林,但對方自個兒找上門來,秦風自然不會往外推了。

從談話伊始,秦風就有意無意的在引導著孟林的思維,現在卻是圖窮匕見,拿住了孟林的話柄之後,將事情給挑明了。

「開……開鎖公司?」

孟林真的被秦風的話震驚了,張大了嘴巴半天沒合攏,「讓小偷去開這……這什麼開鎖公司?你不是在我開玩笑吧?」

也不怪孟林驚訝,別說是他了,就是做賊的苗六指當時聽到這主意,也被嚇了一大跳,敢想出這種辦法的人,不是天才就是個瘋子。未完待續……

ps:ps:第二更,今兒還有更新。

感謝人生所為老兄還有朋友們的仗義出手,爆菊不怕,咱們再爆回來!

求月票,焦灼的時候,最需要月票的支持!!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