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三十六章壓力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他發現無論自己用什麼語言試探,那小子都用一臉憨厚的「呵呵」倆字回應,差點沒將孟林憋出內傷來。 「秦風,昨兒景山那邊發生一起涉槍案子,我看到卷宗上你曾經在那個時間段從那裡路過,不知道你有又沒看到...

像發生在秦風身上在這種情況,一旦曝光后,不管是官方用正面形象加以宣揚,還是將秦風樹立成一個典型,對秦風本人的生活和學習,肯定都會造成很大的困擾。◎◎

孟瑤和秦風接觸並不是很多,談不上了解,但是她明白,這件事如果從自己這裡泄露出去,兩人恐怕連最普通的朋友都做不成了。

「放心吧,瑤瑤,哥哥不是那種沒分寸的人,沒事兒我得罪他幹嘛?」

孟林點了點頭,對秦風這樣無法用常理度之的人,孟林固然不願意多接觸,但更不願意去得罪,這也正應了「光腳不怕穿鞋的」那句話了。

聽到哥哥的話后,孟瑤放下了心思,笑道:「哥,那就好,你睡覺吧,我去幫媽做飯,中午有你愛吃的紅燒肉1

「好,我餓壞了,中午一定要叫醒我呀。」

孟林心中一動,雖然這會困的眼皮子都快睜不開了,但事關妹妹,他還是決定下午要和孟瑤一起去趟學校。

「然哥真有八卦的,我和孟瑤怎麼會談戀愛呢?」

雖然對孟瑤感觀不錯,但秦風從來沒有往男女關係上聯想過,倒不是說他心裡自卑,只是秦風自知江湖路難走,還不想這麼早就牽扯到男女之情。

中午被李然敲詐著在學校門口的川菜館吃了火鍋之後,秦風趕走了還想跟著過來的李然,騎上自行車來到了醫科大的門口。

等了也就是三五分鐘的時間。一輛掛著警用牌照的越野車停在了秦風面前,孟瑤搖下窗戶玻璃,沖著秦風擺了擺手,說道:「秦風。等我一下,停好車就過來。」

「沒關係。」秦風點了點頭,眼睛卻是看向了駕駛位上的孟林。

孟林沖著秦風示意了下,一腳踩下油門。將車子停在校園門口的停車場內。

「孟瑤,我說你真不怕他?」

停好車子后,孟林看向了妹妹,說實話,就是孟林在見到秦風的時候,心裡也忍不住有些膈應得慌,因為他看不出秦風究竟是大奸大惡,還是正人君子。

按照常理來說,有過秦風那些經歷的人。心理上或多或少都應該有些缺陷。但秦風的表現卻是和常人無異。甚至更加的優秀,實在是讓人琢磨不透。

「哥,你們警察整天都說讓人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難道都是說說而已的?」

孟瑤不滿的看了一眼哥哥,說道:「再說秦風當時是為了救妹妹。他主觀上並沒有什麼錯誤,幹嘛總是要戴著有色眼鏡看人呢?」

「得,是哥哥不對……」

孟林苦笑了一聲,他知道現在再提這些事兒,只會適得其反,當下拉開車門,說道:「走,咱們下去吧,還別說,那小子的鋼琴彈的還真是不錯。」

「秦風,咱們又見面了。」來到秦風面前,孟林主動伸出了手。

「孟哥,你好。」

秦風握住手點了點頭,轉臉看向孟瑤,說道:「孟瑤,參加你們的晚會不要緊,不過到時候不用介紹我身份了,我可不想被學院音樂系的老師盯上。」

秦風這番話倒不是在誇大,以他在鋼琴上的專業水準,如果真被專業老師聽到的話,一定會將其當成一塊瑰寶,到時有秦風煩惱的。

「好的,那就不介紹。」

孟瑤一臉古怪的看著秦風,說道:「沒見過你這樣的人,別人都喜歡展露才華,你怎麼老是在處處掩飾自己啊?」

「沒有吧,我這是低調。」

秦風不以為然的說道:「走吧,我晚上還有別的事情,等下去看看鋼琴就行了,一般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聽著妹妹和秦風的對話,孟林心中倒是輕鬆了不少,以他過來人的目光,自然能看得出秦風似乎並不想和妹妹有過多的糾葛。

醫科大並沒有專業的音樂系,他們是借用了京大的音樂課室,好在兩座大學挨的很緊,走路也就是十來分鐘的時間。

孟瑤之前就和管理員聯繫過,開門之後,秦風只是坐上去試了一下鋼琴音,並沒有即興演奏一曲,讓孟瑤不免有幾分失望,聽秦風的鋼琴曲,可以稱得上是種享受的。

「沒問題,湊合著能用。」秦風雙手抬離了鍵盤,看向孟瑤說道:「需要什麼曲子你提前幾天告訴我就行了,我準備一下。」

「你不參與我們的排練?」孟瑤話剛出口,就自嘲的笑道:「也是,以你的鋼琴演奏技巧,排練不排練的也沒什麼關係。」

說這話的時候,孟瑤心裡不自覺的有點兒失落。

雖然她答應了哥哥大學期間不談戀愛,但長這麼大,孟瑤卻是第一次對一個男孩產生好感,秦風的這種態度,還是讓孟瑤心裡不太舒服。

「不好意思,我這段時間實在是太忙了。」

秦風嘴上說著不好意思,但臉上一點都沒不好意思,看了下表,說道:「孟瑤,孟哥,我一會還有事,就先走了礙…」

雖然李然說過孟林能幫他辦理開鎖公司的事情,但秦風這次見到孟林,依然能感覺到那股淡淡的敵意,甚至比上次還要明顯一些。

一個是兵,一個是賊,固然不乏兵賊一窩的現象,但往往都是兵吃掉賊,所以秦風也不想和孟家兄妹有什麼交集,倒不是不給孟瑤面子。

「瑤瑤,我送你回去吧……」

等到秦風走後,看到妹妹一臉失落的樣子,孟林不由苦笑了起來。

這滿京城不知道有多少年輕才俊上趕著想送妹妹,可這秦風倒是乾脆,騎上車子轉臉就跑,難不成妹妹長得還像個母老虎不成?

要說這人的心理就是古怪,孟林不想讓秦風和孟瑤交往,但秦風無視了妹妹之後,他倒是幫妹妹打起了抱不平。

「哥,你回去吧,我從校園裡面走回去。」

孟瑤搖了搖頭,她本就是個恬淡性子,剛才不舒服的感覺已經消失掉了,這世上誰都不欠誰的,秦風對她的態度並無不當之處。

「好,那你小心點。」

孟林點了點頭,目送妹妹離開后,卻是拿出手機撥通了秦風的號碼。

「哎,我說孟哥,還有事兒?」秦風剛出了大學校門,正準備去找謝軒的時候,接到了孟林的電話,匆匆的又趕了回來。

「找個地聊聊吧。」孟林抬頭看到前面有一處人工湖,說道:「咱們去那坐坐,我有點話想問問你。」

似乎感覺自己的口氣有些生硬,孟林臉上露出笑容,說道:「沒別的意思,你也甭多想,當我是孟瑤的哥哥就行了。」

「什麼叫當你是孟瑤的哥哥?本來就是嘛。」秦風有點摸不清孟林的門道,跟著他來到了人工湖的旁邊。

看了秦風一眼,孟林說道:「我當年也是在京大讀的本科,後來考上了公安大學的犯罪心理學的博士,說起來咱們也算是校友。」

「呵呵,那敢情好。」

秦風呵呵笑著,並沒有多說什麼,他的心理學雖然是野路子出身,但一眼就能看出來,,孟林在造勢,想逼得自己開口說出一些話來。

比專業,秦風未必比得上孟林,但是比耐心,孟林拍馬都趕不上他,兩人有一句無一句的扯著些沒營養的話,足足半個小時都沒進入正題。

「這小子,真他媽的是個怪胎。」

最先受不了的還是孟林,他發現無論自己用什麼語言試探,那小子都用一臉憨厚的「呵呵」倆字回應,差點沒將孟林憋出內傷來。

「秦風,昨兒景山那邊發生一起涉槍案子,我看到卷宗上你曾經在那個時間段從那裡路過,不知道你有又沒看到什麼啊?」

想了一下,孟林還是決定從那幫東北人的案子入手,他幾乎從來沒有錯過的直覺告訴自己,秦風出現在那裡,絕對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

只是孟林怎麼都想不通秦風的動機何在,他又是怎麼和那些東北人以及那個小偷團伙扯上關係的?畢竟秦風現在大學生的身份,和那些人完全是風馬牛不相及的。

「嗯?孟哥,那案子是您抓的?昨兒是遇到警察抓人,差點也連我抓走了。」

秦風聞言眯縫起了眼睛,他沒想到孟林居然參與到這個案子里了,更沒想到,自己遇到的那簡單的盤查,也被孟林發現了。

「秦風,你認識那些被抓的人嗎?」孟林的身體微微向前傾了一下,一股無形的壓力悄無聲息的釋放了出去。

這種無形的壓力,也可以稱之為勢,天下之事,無不有其勢之所在,身居高位是勢,長幼有序是勢,在談話的時候,能主導談話內容的人,也就是得勢的一方。

「孟哥,您這是以警察的身份傳訊我呢?」

秦風迎著孟林灼灼逼人的目光看了過去,說道:「還是以朋友的身份來詢問我的?這樣子怎麼有點像是在審訊犯人啊?」

面對孟林那嚴肅的樣子,秦風臉上卻是露出陽春白雪般的笑容,那一臉的陽光燦爛,頓時將孟林刻意積蓄出來的壓力化解於無形。

ps:ps:第一被反超了,我知道兄弟們都儘力了,架不住正太的土豪太多了。

只相差五票而已,沒土豪胖子還有那麼多讀者,只需要五張月票,咱們還能爆回來!

求月票,爆菊!!狠狠的爆!!!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