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三十五章兄妹對話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孟瑤沒驚呼出來,就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哥……這……這上面寫的,都是真的?」 過了半晌之後,孟瑤放下了手中的紙張,顫抖著聲音看向了孟林,那上面所記述的事情,簡直就像是小說中的故事一般,...

孟家住的是個解放前建的三層小樓,當然,時至今日,整個小樓已經翻修了好幾次,小樓上爬滿了爬牆虎,只是葉子已經開始枯黃了。**

小樓外面帶著個大院子,在京城算是鬧中取靜,不過老爺子不想麻煩兒孫,自己還是住到了警衛森嚴的西山療養院去了。

由於父母都在京城,所以孟林雖然結了婚,但還是和家人住在一起,至於尚未出嫁的孟瑤,自然也是住在家裡的,不過她只是周末才回家,平時都是住在學校裡面。

「哥,你怎麼啦?臉色那麼難看?」在二樓看到孟林的車子開進了院子,和哥哥一向都很親熱的孟瑤連忙跑了下來。

只是來到孟林身邊才發現,平時很注重儀錶的哥哥,此時卻是雙眼充滿了血絲,頭髮也顯得有些凌亂,完全沒了孟家大公子平時那種從容不迫的淡然。

「沒事,小妹,昨兒有個案子挺費精神的,我回頭去睡一覺就好了。」

看到妹妹,孟林有些歉然的說道:「今兒周末,本來說是陪你去看那什麼《泰坦尼克號》的,算是哥哥失言了,下次一定補回來……」

孟林對妹妹可以說是溺愛了,只要孟瑤提出來的要求,從小到大沒有辦不到的,甚至連他的妻子都有些吃小姑子的醋。

「哥,《泰坦尼克號》是讓你陪嫂子去看的,那是情侶看的電影。」

在外面性情恬淡甚至有些冷漠的孟瑤,對哥哥卻是熱情的很,挽住了孟林的胳膊。親熱的說道:「哥,你去睡覺吧,我下午還有事呢。」

孟林看了孟瑤一眼,雖然和妹妹感情很好。但孟林也極少見到妹妹有這種興奮的表現,心中一動,開口問道:「嗯?什麼事,和曉彤去逛街?」

孟瑤搖了搖頭。說道:「不是啦,我又不喜歡買東西,逛街有什麼意思?」

「那是做什麼?」

孟林站住了腳,笑道:「不會是我妹妹開始談戀愛了吧?說,是哪家的小子,哥哥幫你審查一下。」

「哥,你又開我玩笑。」

聽到孟林的這番話,孟瑤腦子裡不由閃過秦風的身影,那張白皙的面龐上。卻是不自然的現出一絲紅暈來。

「嗯?小妹。真被我說中了?」

孟林是何等眼力。他還是第一次在妹妹臉上見到這種小女兒狀,不由大為好奇,拉著妹妹走到客廳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孟瑤。你哥一夜沒回來了,你別纏著他了。」

見到兄妹倆感情極好的樣子。孟母雖然很高興,不過還是訓斥了女兒幾句,畢竟當娘的都偏袒兒子多一些。

「媽,沒事,我和瑤瑤說說話,您快去做飯吧,我都餓死了。」

將老媽支走後,孟林看向妹妹,說道:「瑤瑤,到底是什麼事啊?難道你還想瞞著哥哥我嗎?」

「哥,你想多了……」

孟瑤從小到大受了什麼委屈都是和哥哥說的,倒也沒多想,開口說道:「下午我就是約了秦風去琴房,請他參加我們學院的元旦晚會。」

孟瑤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想到秦風會臉紅,但秦風這個人,無疑給她印象極深,而且自從秦風出現之後,埋在自己心頭十多年的婚約陰霾,終於煙消雲散了。

要說孟瑤就此看上了秦風,產生了情愫,那肯定是有些誇張了。

但孟瑤對秦風的好感卻是存在的,至少在她所能接觸到的京城這個圈子裡,孟瑤還沒見過像秦風這般才華橫溢的年輕人。

「秦風?你下午去見他?1

聽到妹妹的話后,孟林的聲音一下子高了八度,因為從昨兒半夜到現在過去差不多快十個小時了,孟林的腦海里一直都縈繞著「秦風」這兩個字。

「孟林,說話那麼大聲幹嘛?」

剛才還訓過女兒的孟母,這會又從廚房伸出頭開始訓起兒子來了,「和妹妹說話小聲點,別什麼事情都大驚小怪的。」

「媽,我知道了。」

孟林是個很孝順的人,當下苦笑了一聲,看向妹妹壓低了聲音,說道:「瑤瑤,那個秦風不是什麼好人,你最好少和他來往,我看他纏著你,是有什麼目地的吧?」

就算沒有昨兒那一檔子事,知道秦風曾經殺過人的孟林,也不會同意妹妹和秦風來往的。

畢竟在殺人服刑之後還能考上京大,具備這種心理素質的人,不是一世梟雄就是濟世能臣。

但是以孟林看來,秦風應該是前者居多,因為在會所秦風挑釁陶軍等人的時候,孟林能很清晰的從他身上感應出一股濃濃的江湖味。

「哥,你……你怎麼背後說人壞話啊?」

孟瑤很詫異的看著哥哥,說道:「你又沒和秦風接觸過,怎麼知道他不是好人?而且他也沒纏著我,都是我找他的呀。」

回想起和秦風認識以來的這段時間,孟瑤居然有種很沮喪的感覺,因為正如同她所說的那樣,秦風從來沒有主動找過自己。

認識秦風,是孟瑤去的醫院,當時被秦風那凄慘的家世感動的一塌糊塗,當即跑到街上取了錢給秦風,不過後來才知道那只是秦風的玩笑話。

第二次見秦風,也是孟瑤拉著華曉彤去主動找的對方,但當時的秦風依然裝瘋賣傻,後來更是匆匆跑掉了。

可以說,這兩次的見面,孟瑤對秦風的印象並不是非常好。

但是在會所那次,秦風的表現確實堪稱驚艷,孟瑤也是從小學習鋼琴的人,她能看得出來,能沉下心將鋼琴演奏到那種地步的人,絕對不是一個浮誇的人。

所以縱然秦風並不算是孟瑤的心上人,但自己欣賞的人被人哥哥否定。也讓孟瑤的心裡很是不高興。

「瑤瑤,有些事情你不知道,他……他真不是好人埃」

面對著妹妹的指責,孟林有些頭疼的揉起了太陽穴。他雖然知道秦風的那些往事,卻是不敢對孟瑤說,誰知道會不會嚇到一向單純善良的妹妹呢?

「哥,你是做警察的。說人不好總要有證據吧?」

孟瑤也是個冰雪聰明的女孩,看到哥哥的樣子后,心中也起了幾分疑心,當下說道:「哥,你查過秦風了?你怎麼能這麼做呢?」

不管男人女人,總是希望自己是獨立的,在孟瑤心裡,秦風就是自己的朋友,而哥哥私底下去調查自己朋友的行為。讓孟瑤很難接受。

「這事兒不怪我埃是……是韓銘那小子來找我的。」

正如自己了解妹妹那樣。孟林知道,自個兒在妹妹面前也別想隱瞞什麼,立馬就很不義氣的將韓銘給出賣了。他可不想被外柔內剛的妹妹給恨上。

「韓銘?周逸宸的姐夫?他找人打了秦風不說,還想幹什麼?」

聽到哥哥的話后。饒是孟瑤脾氣好,也忍不住動怒了,那件事本來就是自己虧欠秦風,沒成想韓家還是不依不饒的。

「小妹,你別生氣,咱們上去說。」聽到妹妹說話的聲音大了起來,孟林叫了聲苦,拉著孟瑤就上了樓。

「哥,你說吧?」來到樓上房間后,孟瑤冷冷的看向了哥哥。

「小祖宗,你別這樣看我礙…」

孟林小時候調皮,不知道挨過父母多少頓揍,但從來沒求饒過,但是對妹妹卻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瑤瑤,你知不知道,就是韓銘看過秦風的檔案之後,才和周家攤牌,將周逸宸送出國的?」

事到如今,孟林也不瞞著孟瑤了,看著一臉驚異的妹妹,接著說道:「這事兒是韓銘向秦風服了軟,你想想,能讓韓銘服軟的人,能是什麼好人嗎?」

但凡有點可能,孟林都不想將秦風殺人的事情告訴孟瑤,畢竟那才是真正的揭人老疤,以孟林所受到的教育,做起來也會感到心裡不安的。

「韓銘不是好人,秦風讓他服軟,怎麼就是壞人了呢?」孟瑤倒不是偏袒秦風,但就事論事,哥哥所說的話也是講不通的。

「哎,這事兒我怎麼就和你說不明白呢?」

孟林苦惱的揪了一把頭髮,看著妹妹清澈的目光,不由嘆了口氣,從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幾張紙遞了過去,說道:「你自己看看就明白了1

在夜裡發現秦風去過他們的追捕現場后,孟林就把秦風的檔案給列印了出來,翻來覆去的看了好多遍,臨走的時候更是放在了包里,此時倒是不用他多費口舌了。

「這是什麼?」

孟瑤有些不解的接過那幾張紙,最先就看到了一張很稚嫩的面孔,不由笑了出來,「這……這不會是秦風吧?這是什麼時候照的相,怎麼這麼年輕呀?」

「你先別笑,把這些看完了再說。」孟林搖了搖頭,掏出一根香煙點燃了,起身打開窗戶,靠在那裡抽了起來。

果然,看著那幾張紙上的內容,孟瑤的臉色變得有些慘白,這是因為上面那些信息的衝擊性實在是太強,孟瑤沒驚呼出來,就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哥……這……這上面寫的,都是真的?」

過了半晌之後,孟瑤放下了手中的紙張,顫抖著聲音看向了孟林,那上面所記述的事情,簡直就像是小說中的故事一般,讓人不可置信。

「是真的,瑤瑤,哥哥沒必要騙你。」

孟林在大學里兼修的是心理學,他知道妹妹此時的心理承受力是很差的,當下柔聲說道:「其實秦風是個很優秀的年輕人,不過經歷過那些事情,我不知道他的心理是否扭曲,所以才不同意你和他交往的……」

「八歲就帶著妹妹流浪,他經歷過多少苦難啊?」

聽著哥哥的話,孟瑤忽然想到秦風在醫院裡對自己所說的那些事情,一時間不由有些恍惚了,看來秦風當時也並不是胡言亂語的。

過了半晌之後,孟瑤忽然問道:「哥,要是有人想拐賣我,你會怎麼樣?」

「老子殺了他……」孟林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道:「瑤瑤,誰敢動你一下,你哥我幹掉他全家1

「那不就是了?」

孟瑤原本有些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血色,揚了揚手中的紙張,說道:「秦風是為了妹妹殺人,而且那些人也當殺,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可……可這不是一回事埃」

聽到妹妹的話后,孟林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說道:「他殺了那麼多人,難道你一點都不怕?」

「那有什麼怕的?爺爺殺的人不是更多?」

孟瑤的臉色已經恢復成了原樣,不以為然的說道:「只要是該殺之人,殺了也就殺了,難道你還害怕爺爺嗎?」

「不……不是這樣子埃」

不知道是不是昨兒一夜沒睡的原因,孟林的大腦此刻有些混亂,他不知道應該怎麼去說服妹妹,因為按照檔案上的記載,秦風是防衛過當,並不是主動意識的去殺人。

這種沒有犯罪動機的過失殺人,其實是可判可不判的,之所以判了四年,按照孟林的分析,應該是當地政府為了消弭惡劣影響才做出來的。

「哥,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是不是怕我喜歡上秦風啊?」

孟瑤看著哥哥,說道:「哥,你不用擔心,妹妹現在還沒有談戀愛的心思,秦風他是好是壞,都和我沒關係的,我只是請他參加元旦晚會而已。」

「瑤瑤,你說的是真的?」

孟林看著妹妹,一臉的不相信,他這會忽然想起了爺爺曾經說過的一句話,那就是論膽子的話,孟家只有孟瑤最像他。

從眼下這情況看,還真是如此,秦風十二三歲就做下了如此駭人聽聞的行為,在孟瑤眼中居然不算什麼,要知道,當時就是孟林都被嚇了一大跳的。

孟瑤很認真的點了點頭,說道:「當然是真的,哥,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啊?」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孟瑤知道,當她看過這份資料后,不知道是因為憐憫還是什麼別的原因,秦風在自己心頭卻真的佔據了一席之地。

「好吧,哥相信你,其實秦風也不一定就是壞人,認識沒關係,不過不要深交。」

孟林也是從年輕人過來的,他知道有些事情堵不如疏,像妹妹這種年齡,壓制的越厲害反彈就越猛烈,倒不如將事情給說開了。

「哥,我知道了,不過這些事情,你也別向別人說啊,這對秦風影響會很壞的。」

一個著名學府的學生,居然是曾經入獄四年的罪犯,這消息要是傳出去,就算是用「舉國震驚」四個字來形容都不過分。

ps:ps:三更,一萬一,求月票,求推薦票!!!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