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三十四章門當戶對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行,我去醫科大那邊找你。」秦風想了一下,點頭答應了下來,拆遷公司的事兒沒那麼快,這兩天他倒是可以清閑一點。 「那好,下午聯繫,不見不散1孟瑤沒等秦風回話,就掛斷了電話。 「然哥,怎麼了...

「然哥,再想想辦法嘛……」

看到李然皺起了眉頭,秦風知道這事兒可能不太好辦,不過他也沒怎麼放在心上,實在不行的話就向胡保國開口。

雖然胡保國的簡歷看上去很簡單,但是秦風心裡明白,像津天重地的市局局長寶座,又豈能是一個全無背景的人能坐穩的,胡保國在京城,也是有著許多關係的。

李然搖了搖頭,苦笑道:「有點兒麻煩,人倒是能找到,關鍵我一插手,就等於是越界了。」

各行都有各行的規矩,李家在全國城建這一塊的勢力已經夠大了,再冒然插手別的行當,肯定會引起一些反彈的,李然在家族中地位不高,所以才不敢答應秦風。

「哎,然哥,就沒有別的……等等,我接個電話。」

秦風正說話的時候,手機忽然響了起來,看了一下來電,卻是個陌生的號碼。

「喂,秦爺嗎,我是金龍1

電話中傳來何金龍粗獷的聲音,「秦爺,昨兒您沒事吧?」

「是金龍啊?怎麼著,沒事了?」有李然在旁邊,秦風不好細問,不過何金龍能打出這個電話,顯然已經從警局裡出來了。

「沒事,全虧了秦爺您。」

何金龍似乎也聽出了秦風身邊或許有人,當下說道:「秦爺,別的話就不多說了,那事兒即使辦不好,刀山火海我何金龍也任憑秦爺您吩咐1

原本以為昨兒是要栽了,但何金龍也沒想到,事情居然就如此輕描淡寫的解決了,當然,如果沒有秦風將槍支帶走,或許就不是這個結局了。

秦風看了一眼李然。說道:「老何,別說的那麼生分,拆遷公司的事情差不多了,回頭我給你電話……」

「怎麼著?合伙人的電話?」

等秦風掛斷電話后,李然有些怪異的看著他,說道:「我說你小子也夠奇怪的。就是一學生,怎麼和社會上那麼多人來往?還刀山火海,以為是混江湖呢?」

九十年代這會的手機擴音效果很好,雖然秦風已經盡量將手機貼在耳朵上了,但還是被李然聽到了何金龍的聲音。

「然哥,我和您不一樣……」秦風並不忌諱自己的身份,開口說道:「我從小就是孤兒,什麼事情都要靠自己的。」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

聽到秦風這話,李然也有些不好意思。拍了拍秦風的肩膀,說道:「秦風,沒什麼的,拆遷公司那事兒,然哥一定幫你辦得妥妥的。

至於那開鎖公司的事情,我找幾個發小,看看能不能……」

「哎,然哥。對不起,我再接個電話。」李然正說話間。秦風的手機卻是又響了起來,歉意的對李然笑了笑,秦風按下了接聽鍵。

「是秦風嗎?」電話一端傳來的是個女聲,「我是孟瑤。」

「孟瑤?有事情嗎?」

秦風聞言愣了一下,他沒想到孟瑤會打電話給自己,從會所那次之後。秦風有好長時間沒見到她了。

這其間孟瑤來找過幾次秦風,不過秦風不是忙著學習就是幫著打理遊戲室的事,一直都沒和孟瑤碰上。

「秦風,是這樣的,馬上不就要到元旦了嗎。我們學院準備了一場晚會,我想請你來做一個鋼琴演奏,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元旦晚會?那就是一月一號了?」

秦風想了一下,開口說道:「到時候我要是沒什麼事情的話,應該是可以的……」

秦風對孟瑤的印象很不錯,這女孩出身大家,但卻是沒有那種千金小姐的嬌氣和傲氣,性情婉約的和江南女子一般,與她交往會有種很舒服的感覺。

當然,秦風也沒自我感覺到能和其再深入的交往,畢竟在這個社會上,是有著一種無形階層存在的,雖然很多人不承認,但卻是真實存在的。

不過秦風經歷了那麼多的事情,他縱然不會刻意的去交往,但也不會自卑的去抵觸,一些都是隨心自然就好。

「那太謝謝你了。」從電話中能聽出孟瑤的欣喜,「秦風,不如這樣吧,下午我帶你去試下鋼琴,要是不合適,我好找人調試。」

「下午?行,我去醫科大那邊找你。」秦風想了一下,點頭答應了下來,拆遷公司的事兒沒那麼快,這兩天他倒是可以清閑一點。

「那好,下午聯繫,不見不散1孟瑤沒等秦風回話,就掛斷了電話。

「然哥,怎麼了,怎麼這幅表情啊?」

秦風掛斷電話后,發現李然正一臉詭異的看著自己,不由摸了摸臉,說道:「我一早可就洗臉了啊,不會有眼屎吧?」

「什麼眼屎?你小子別打岔。」

李然打掉了秦風的手,說道:「我說你行啊,不聲不響的把孟林的妹妹給泡上了,老實交代,你們倆發展到什麼階段了?」

當年進京的開國元勛,少說也有千兒八百的,到了今日,大大小小的世家早已紮根京城並且是根深蒂固了。

但是這世家和世家之間,也是有區別的,像孟家就屬於那種老爺子即在,下兩代繼承人也都確定下來的,其影響力要遠超李家。

而且孟林這一代,只有孟瑤一個獨女,可謂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要不是孟老爺子早年糊塗給她訂了個娃娃親,恐怕上門求親的人早就踏破孟家門檻了。

不過前段時間發生的事情,也讓京城那些世家子弟們又有些蠢蠢欲動了,周逸宸的離京,幾乎註定了兩人婚約的解除,這孟家女婿的位置,不知道有多少錢翹首以盼呢。

所以李然才會如此八卦秦風和孟瑤的關係,如果秦風真能與其發展下去,那整個就是一現代版千金小姐愛上窮小子的故事了。

「然哥,哪兒跟哪啊,我和孟瑤能有什麼關係?」

聽到李然的話后。秦風苦笑道:「孟瑤就是請我去她們學院的元旦晚會上彈奏個鋼琴曲而已,您真是想多了……」

「孟瑤的眼界是挺高的,不過你小子也不差啊?」

李然摸著下巴,上下打量著秦風,說道:「你雖然沒有什麼家世背景,但是潛力無窮埃孟家要是有眼光有魄力,將你招進門當女婿還真不錯……」

在京城這些世家之中,娶妻嫁女大多都講一個門當戶對,但也有些世家,會將女兒嫁給一些年輕才俊,到了幾十年後,他們往往也能收穫豐厚的回報。

不過這種投資是有風險的,遠不如政治聯姻來的保險,即使有人敢做這樣的投資。所嫁出去的也大多都是家裡不受重視的女兒。

「打住,然哥,咱們不開這玩笑。」

聽到李然的話后,秦風臉上露出了不虞之色,他聽岔了李然的話,以為對方說是要他做上門女婿呢,他秦風有名有姓的,如何肯做那樣的事情?

李然攤了攤手。說道:「好吧,隨你。不過孟瑤那女孩還真不錯,你可以考慮考慮的。」

「然哥,咱們能不提孟瑤嗎?」

秦風不快的說道:「那開鎖公司的事兒您這邊到底成不成?要是不行我去找找別的關係,這兩件事情可都急著呢。」

「有你這麼求人的嗎?」

李然聞言翻了個白眼,說道:「說起這事兒還得提孟瑤,你還別急眼。你知道孟瑤他哥哥是做什麼的嗎?」

「你是說孟林?」秦風想了一下,說道:「他是吃公家飯的吧?那眼睛看誰都像是壞人,肯定是政法口子上的人。」

在江湖外八門裡,不管是千門、盜門還是娼門殺手們,察言觀色都是最基本的常識。在會所初見孟林的時候,秦風就將他的身份猜的八九不離十了。

「嘿,秦風,你小子說的太對了1

聽到秦風的話后,李然一拍大腿,樂了,「咱們京城的那些哥們要是聽到你的話,一準會將你引為知己的,他們都怕孟老大1

京城這些世家子弟,有內斂低調悶聲發財的,也有個性張揚橫行霸道的,像是後者這種人,一般的警察壓根就不放在他們眼裡。

但孟林不同,身份絲毫不比他們差,甚至更有甚之,在收拾了那些為首的幾個紈子弟后,京城惡少欺行霸市的行為倒是真的少了很多。

「然哥,你是說找孟林辦開鎖公司的事?」

在李然問及孟林身份的時候,秦風就明白了他的打算,當即搖了搖頭,說道:「然哥,道不同不相為謀,我和孟林不是一路人,這事兒和他說不著。」

在韋華會所開業的時候,秦風就隱隱感到孟林對自己有種莫名的敵意,當時他把這種敵意歸於一個哥哥對妹妹的保護。

但是後來秦風想了一下,應該不是那麼回事,在孟林的那種敵意中,似乎還摻雜著一絲忌憚。

秦風是多聰明一人?往下面稍微一細想了,立馬就猜到孟林已經知道了自己的那些往事了,對於孟林來說,查查自己的來路並不是件難事。

「什麼不是一路人?」

李然有些沒聽懂秦風的話,開口說道:「孟林為人其實還不錯的,而且最喜歡那個妹妹,只要孟瑤開口,別說開個開鎖公司了,就是你想插手消防器材這生意,都沒問題的……」

和李家的勢力在城建上一樣,孟家在政法系統內,卻是有著強大的勢力。

孟家的人明面上雖然都在從政,但是背後,肯定有代言人在經營著相關的生意,這也是在京城的世家圈子裡,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事情。

「打住,然哥,這話題就到這了。」

秦風擺手打斷了李然的話,從八歲的時候,秦風就帶著妹妹浪跡天涯,什麼事兒都是靠自己去處理的,他從來都沒想過,自己要通過女人去辦成什麼事情。未完待續……

ps:ps:第二更,還有第三章,月票第一岌岌可危,急需大家出手相助啊!

求月票!!!!!!!!!!!!!!!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