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三十二章放人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說道:「聽……聽到了,風哥,您不讓他們玩槍1 「不光是他們,還有你,跟著我一天,就不準涉槍,懂嗎?」秦風說話的時候,眼睛對上了轉過臉來的謝軒。 秦風的話讓謝軒和李天遠同時打了個寒顫,齊...

停在距離那四合院巷子一百多米遠的麵包車內,李天遠一臉擔憂的看向謝軒,問道:「軒子,風哥會不會出事啊?」

看著李天遠眼中的凶光,謝軒被嚇了一跳,連忙說道:「風哥能出什麼事兒?遠子哥,那些人可都是警察,您別亂來埃」

早在半個多小時前幾輛警車開過來的時候,謝軒就機警的將麵包車駛離了巷子,當他看到警察開始抓人,馬上就給秦風打了電話,

說不擔心那是假的,可謝軒現在要穩住李天遠,這位大哥可是個渾人性子,真要不管不顧的衝出去,怕是事兒就鬧大發了。

「媽的,好好的談什麼判啊?直接將那些傢伙放倒走人不就完事了?」

李天遠像個困獸一般,不斷的在捏著手指關節,車內頓時響起一陣「里啪啦」的聲音。

正當李天遠等得不耐煩的時候,「嘩啦」一聲,車門被人從外面推開了,秦風悄無聲息的閃到了後排的座位上。

「風哥,您沒事吧?」看到進來的秦風,李天遠頓時大喜過望,伸出手就要往秦風伸手摸。

「哪學來的毛病啊?」秦風推開了李天遠,對坐在駕駛位上的謝軒說道:「軒子,開車,回學校。」

「好1

謝軒答應了一聲發動了車子,得意的對李天遠說道:「遠子哥,我就說風哥沒事吧?就憑那些警察,根本就奈何不了風哥的。」

「行了,注意開車吧。」秦風看了一眼李天遠。說道:「遠子,這段時間我也沒過去,那遊戲室乾的怎麼樣啊?」

「風哥,沒什麼勁。開始還有點意思,後來就是每天收錢開機子,請的那倆小妹就全包了,根本用不到我。」

李天遠搖了搖頭。開業的那幾天他是很興奮,半夜還拿塊抹布在擦機器。

不過時間一長新鮮勁一過去,李天遠就感覺無聊了,這幾天他就是早晚去遊戲室收收錢,平時都是在家裡練功了。

秦風想了一下,說道:「等過幾天,給你介紹幾個朋友認識,全是練家子,你以後就和他們在一起吧。」

開鎖公司有苗六指那老狐狸在背後出謀劃策。秦風用不著操心。不過何金龍那幫子人卻是讓秦風有些不放心。讓李天遠過去,卻是有看管著他的意思。

「練家子?風哥,他們功夫怎麼樣?」

聽到秦風的話后。李天遠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他從小的愛好就是打架。只是自打認識秦風,這個愛好就被剝奪掉了。

「老何的功夫比你強點,不過也強的有限,至於其他人,都不是你的對手。」

秦風這也是實話實說,何金龍從五六歲的時候就跟著爺爺練功夫,一身橫練外功很是硬實,李天遠雖然有些天賦,但和何金龍比起來,還是要差了一些。

「比我強好啊,弱的打著有什麼勁?」李天遠可不管那麼多,當下咧嘴笑了起來。

「遠子,過去要注意兩件事。」

秦風的面色嚴肅了起來,從后腰拔出了兩支槍,說道:「第一,不允許他們玩槍,發現這個后馬上告訴我1

「我靠,風哥,您從哪搞來的這傢伙?」看見那兩隻手槍后,李天遠的眼睛頓時瞪圓了,就連謝軒也扭過頭往後排看去。

「別碰這東西,沒好處。」

秦風沖著謝軒喊道:「軒子,靠邊開。」當麵包車貼近路邊的護城河后,秦風推開車窗,用力的將兩支手槍扔了出去,

手槍在夜色中劃過兩道弧線,落入到了河水之中,濺起了一些水花之後,再也不見了影蹤。

「哎,風哥,您……您怎麼給扔了啊?」

秦風的舉動讓李天遠很不理解,雖然他自己也是練武之人,但對於槍支,李天遠還是很痴迷的,畢竟功夫再高,也不如一槍在手來的厲害。

「我剛才的話,你沒聽到?」秦風側過臉看向李天遠,聲音雖然不大,但卻有些清冷。

李天遠被秦風嚇了一跳,連忙坐端正了身體,說道:「聽……聽到了,風哥,您不讓他們玩槍1

「不光是他們,還有你,跟著我一天,就不準涉槍,懂嗎?」秦風說話的時候,眼睛對上了轉過臉來的謝軒。

秦風的話讓謝軒和李天遠同時打了個寒顫,齊聲說道:「是!風哥,我們聽您的。」

「遠子,還有第二點。」

看到兩人規矩了起來,秦風這才說道:「你可以和他們切磋,但不準向老百姓出手,要是被我知道,我廢了你的功夫1

秦風的這番話,卻是為了李天遠好,因為他現在還做不到收發自如,如果對普通人動手的話,很容易就會出人命,真要是那樣,秦風也是保不住他的。

在以前的江湖中,恩怨就是如此產生的,一些功夫沒學到家的人,往往還最喜歡和人動手切磋。

但是這些人打贏了收不住手,會把人打死,打輸了對方也是如此,輕則重傷重則喪命,於是仇怨也就結下了,後面要是再邀人助拳,那仇也就是越解越深。

「風哥,我知道了,一定不會和普通人動手的。」這次李天遠也不敢再問秦風原因,乖乖的答應了下來。

「行了,回去好好休息,別惹事,等這邊的事情處理完,我就去找你。」

秦風說著話從口袋裡掏出了七八個彈殼,他做事情可以說是滴水不漏,在離開的時候,卻是將手槍擊發后遺留下來的彈殼,全都收在了身上。

交代完兩件事情后,秦風就閉上眼睛靠在了椅背上,對於何金龍和苗六指他倒是不怎麼擔心,畢竟都是江湖混老的人。警方收不到證據,是拿他們沒有什麼辦法的。

但是辦理開鎖公司和拆遷公司的事兒,卻是讓秦風有些頭疼,他在想著是不是要去找下齊功。讓他幫忙介紹幾位能辦事的人?

「不行就去找老爺子,他學生滿天下,這點事兒應該是能辦的吧?」

一路想著自己的事情,車子已經是開到了京大校園門口。和謝軒與李天遠告別後,秦風回到宿舍沖了個涼,乾脆埋頭大睡起來。

且不說秦風睡的香甜,在市局刑警隊里,卻是燈火通明,他們在連夜審訊著抓捕回來的涉槍嫌疑人,已經忙活了四五個小時了。

不過進進出出的刑警們的臉上,卻是不怎麼輕鬆,因為接連審了七八人。他們沒有得到任何的線索。這些人似乎都統一了口徑。只說自己是從關東來京城做生意的。

通過協查,警察們發現,這些人以前還真的是在關東做生意的。雖然有些欺行霸市的嫌疑,但卻沒有留下任何案底。非常的乾淨。

至於另外抓來的一批人,則是有幾個被打擊過的,尤其是為首的叫做於鴻鵠的人,更是派出所的常客,不過從他的嘴裡,警察們也沒掏出什麼有用的東西來。

「孟處,咱們……是不是抓錯人了?」

在市局一間辦公室內,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對著那個坐在辦公桌前明顯比他小好幾歲的年輕人說話時,卻是透著一股子恭謹。

「不會錯,我有種感覺,火車站的槍擊案,就是他們做的。」

連熬了好幾個夜晚了,孟林的臉色有些憔悴,捏了捏眉心,孟林說道:「老於,還是要儘快建立起全城監控系統,尤其是在一些重要場合內……」

孟林曾經去國外學習過,他發現,一些發達國家對於監控的應用十分廣泛,許多重大案件都是最先在監控上發現的端倪。

只是國內這一塊比較薄弱,除了黨政軍的一些重要部門職位,就像是火車站那樣的地方都還沒能安裝。

「孟處,可……可是咱們沒證據埃」

被孟林稱作老於的中年警察看了孟林一眼,說道:「關東那邊有人傳話,說這幾個人沒什麼問題的話就放了吧,咱們這邊怎麼回復啊?」

關東傳話的人,也是位在公安系統內的實權人物,甚至有呼聲將繼任下一任的部領導,所以他的話,也讓老於倍感壓力。

「不能放……」孟林猛地抬起頭,問道:「老於,在他們身上和那四合院里,都被找到槍支嗎?」

「孟處,那四合院都被翻了一遍了……」

老於聞言苦笑道:「咱們可是連最先進的探查炸彈的儀器都用上了,除了兩把破菜刀,其他什麼都沒找到。」

「孟處,我看……還是先放了他們吧。」

老於看著孟林,小心翼翼的說道:「這些人在關東都有家有口的,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廟,等到他們再作案,咱們也能將其一網打盡啊1

「好吧,放人……」孟林嘆了口氣,說道:「登記他們的住所,讓他們一個月內不準離京,要隨傳隨到1

如果這件案子沒人關注,孟林可以用些非常的手段,將何金龍等人羈押起來。

不過關東那邊傳過來了話,他卻是不方面再如此做了,要知道,就算京城的官兒見人高三分,被人抓住了把柄,日後對他的升遷還是會有影響的。

「對了,老於,等一下。」孟林喊住了出去放人的老於,說道:「放人之後,把所有關於今兒案情的報告全都給我拿過來。」

「知道了,孟處,我這就讓小張送過來1

老於答應了一聲,出去隨手帶上大門后,卻是搖了搖頭,這位孟處還是太年輕,處理這種重大案件未免經驗不足,這次有些倉促的抓捕,還是過於著急了。

「奇怪了,他們住的地方也搜過,都沒見到槍支,這是怎麼回事?」

一直到第二天的陽光照進了辦公室后,孟林的腦袋還埋在寬大的辦公桌后,在逐字逐句的看著夜裡行動的所有報告。

「嗯?秦風,京大學生,從景山路過抓捕現場?」

忽然,報告上的寥寥數字,讓孟林的眼睛一下子瞪直了,屁股上像是裝了彈簧一般,整個身子都從椅子上彈了起來。

ps:ps:中秋第三更,今兒又是一萬多字,唉,真不知道說啥了,大家有月票給月票,沒月票給幾張推薦票吧!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