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三十一章百密一疏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蔓延到了小腹。 「嗯?」正當秦風放下酒碗準備告辭的時候,身上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風哥,是我……」 接通電話后,裡面傳來謝軒有些焦急的聲音,「風哥,你在的那個院子巷子口的地方...

「沒錯,的確是一本萬利。」

秦風點了點頭,看向何金龍,開口說道:「不過老何你能辦下來拆遷公司的執照嗎?辦下來執照之後,又能接到拆遷的生意嘛?」

「這……這個,我……我還真不能1

何金龍被秦風問得傻了眼,他手下是有一幫子人不假,也正適合干這種帶有點恐嚇和強迫性質的生意,不過秦風所說的這兩點,他都不具備。

當年在關東的時候,有什麼賺錢的買賣都是拉著一幫人去搶的,何金龍哪裡辦過什麼公司?對這些完全都是兩眼一抹黑。

見到何金龍愣在了當場,苗六指忍不住輕輕踢了他一腳,說道:「糊塗小子,還不快點求求秦爺。」

雖然不知道秦風在白道有什麼關係,但是看到他敢包攬下來辦理開鎖公司執照的事情,苗六指心裡清楚,秦風所展現在他們面前的東西,只是極少的一部分。

「啊,對,秦爺,以後金龍我就跟著您幹了1

被苗六指踢了一腳,何金龍反應了過來,雙拳一報,單膝跪到了地上,說道:「關東黑龍山盜門分支何金龍,從今歸於主門一脈,拜見秦爺1

按理說江湖歸宗這種事,是需要很多繁瑣手續的,不過現在的江湖不同以往,只要心意到了,那也就成了。

「老何,起來吧。」

秦風將何金龍扶了起來,說道:「什麼盜門,什麼外八門,以後都不要掛在嘴上了,咱們日後要做的是公司……」

看著一臉懵懂的何金龍,秦風嘆了口氣。說道:「老何,你以後也,公司做大了是要組建集團的,這些,都是要由你去處理1

「看書?」

何金龍撓了撓頭,說道:「秦爺。我帶著兄弟們拼殺還行,這管理,金龍還真不是那塊料,要不……我讓我兒子來怎麼樣?」

「你兒子?他多大了?」

秦風聞言愣了下,按照現代企業管理來說,父子家族企業弊大於利,但是像他們做的這種生意牽扯到一些見不得光的東西,自己人是越多越好。

提起兒子,何金龍一臉的自豪。開口說道:「我兒子二十四了,大學畢業三年了,一直呆在國外,要不……我把他叫回來?」

「老何,你今年也就四十吧?兒子二十四了?」秦風和苗六指的臉色,都有些古怪。

「咳咳,秦爺,發育的早。發育的早1饒是何金龍臉皮夠厚,還是被臊的一臉通紅。

秦風忍住笑。問道:「他學的什麼專業?」

「好像就是什麼經營管理吧?那小子前些年就提出要我組建什麼集團,我嫌他多管閑事,把他給踢出國了。」

忽然想到兒子以前說的那些話,何金龍現在是悔之莫及,因為兒子說的和秦風規劃的非常相似,要是當年聽了兒子的話。或許也不會走到這一步了。

「把他叫回來吧。」

秦風點了點頭,說道:「另外還要招聘財務人員和業務人員,這些不急,等我把營業執照這些東西辦好之後也不晚,不過和老苗一樣。公司註冊的資金,要由你們自己出……」

「秦爺,要多少錢?」何金龍出言問道。

秦風想了一下,說道:「五十萬應該差不多,多準備一些更好。」

「沒問題,秦爺,我這準備一百萬,您隨時都能提走1雖然上億的身家沒了,不過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一兩百萬的資金,何金龍還是拿得出來的。

「行,那就這麼著吧……」

秦風從桌子上拿過三個碗,往裡面倒滿了酒,端起來說道:「老何,老苗,做事要按公司的制度來,但做人……卻是要按照江湖規矩辦,有三心二意的,別怪秦某給他三刀六洞……」

秦風的話聽得苗六指和何金龍心中一緊,連忙端起面前的酒站起身來,齊聲說道:「全憑秦爺吩咐,但凡有什麼差池,我們自己去領受那三刀六洞1

「好,那你們聽信吧,今兒咱們就到這1

秦風和苗六指與何金龍碰了下酒碗,一口氣將那小半斤的二鍋頭喝到了肚子,頓時一股火辣辣的感覺從咽喉一直蔓延到了小腹。

「嗯?」正當秦風放下酒碗準備告辭的時候,身上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風哥,是我……」

接通電話后,裡面傳來謝軒有些焦急的聲音,「風哥,你在的那個院子巷子口的地方,都被警察圍住了,之前的那幾個人,也都被警察給控制了,你要小心點……」

看到秦風接完電話後面色不太好,何金龍開口問道:「怎麼了?秦爺,出了什麼事了嗎?」

「老何,這裡被花腰給圍住了,你那幾個手下,恐怕也被抓了。」秦風皺起了眉頭,他還沒想那麼快浮出水面,被警察給盯上可不是什麼好事。

「什麼?花腰?媽的,一定是火車站的事情走了水……」

聽到秦風的話后,何金龍的眼睛豎了起來,花腰在黑話中是警察的意思,至於現在人們常說的條子,則是從粵語電影中學來的,並不准確。

「秦爺,您放心,何某做的事,何某來擔當,一定不會連累您和六叔的1

何金龍眼中露出一絲戾色,伸手抓向了石桌上的手槍,罵道:「媽的,大不了魚死網破,老子這段時間已經忍夠了……」

在關東的時候,就是一個警方的高層,兵不血刃的將何金龍那億萬家產收為己有,眼下又聽到警察抓了自家兄弟的消息,何金龍頓時爆發了。

「想死往自己頭上打一槍,那還乾脆點。」

沒等何金龍抓住手槍,秦風已經搶先一步將槍拿在了手上,說道:「老何,衝動解決不了問題。我問你,你那些兄弟都帶噴子了嗎?」

「沒有,就這兩把,秦爺,他們都是跟隨我多年的老兄弟,誰都不會吐口的……」

何金龍有點明白秦風的意思。不過遲疑著說道:「秦爺,咱們這槍,怕是藏不住吧?留在這不是連累六叔了嗎?」

這次何金龍一共帶了兩把槍過來,一把被秦風繳了械,另外一把卻是被苗六指給順走了,外面抓住的那些人,身上卻是沒有槍械。

「那就好,槍在我身上,開門往外走吧。」

秦風將兩把槍都放在了腰間。說道:「老何,不管做了什麼,咬死口不承認,最多二十四小時,就要把你們放出來,這些不用我教你了吧?」

「秦爺,您……您這行嗎?」

看到秦風很隨意的將槍插在了后腰上,何金龍這會才真的後悔起來。帶著槍出門,那真是像帶了個導火索一般。

「沒事,金龍,你先走,秦爺不走大門,出去見了花腰,也不要說起秦爺的事兒來。」

苗六指和警察打了一輩子的交道。卻是要比何金龍鎮定多了,他相信以秦風的手段,自然不會讓警察搜出這兩把槍的。

「好,秦爺,今兒要是沒事。何某這條命就是您的了1

何金龍咬了咬牙,拉開了四合院的大門就走了出去,也就是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外面就傳來了一陣呵斥聲。

聽到外面的聲音后,秦風卻是從東西兩個廂房交接的牆頭處翻了出去,雙腳落地后,身體已經在另外一個巷子里了。

秦風身體剛剛落地,一牆之隔的四合院里,也變得熱鬧了起來,聽聲音似乎是警察闖了進去,苗六指那老頭正在裝瘋賣傻叫著私闖民宅。

心裡鬆了口氣,秦風徑直往巷子外面走去,不過即將來到巷子口的時候,秦風忽然站住了腳,側過身體拉開褲子對著牆根就尿了起來。

「誰?幹什麼的?出來1隨著喊聲,一道手電筒的光束照了過來。

「你們幹什麼的?」秦風抬起頭,一臉迷糊的看著走過來的兩個人,說道:「我……我尿尿怎麼了?」

「你是這裡面的住戶?」

一個高個子年齡不大的高個子警察,在秦風臉上掃了一眼之後,面色變得輕鬆了幾分,因為秦風那張臉長得實在太稚嫩了。

秦風提上了褲子,搖了搖頭,說道:「不是,我……我是京大的學生,剛從景山那邊過來,正準備回學校呢。」

「學生?這麼晚了,在外面晃悠什麼?」那個警察臉上露出了狐疑的神色,說道:「還是京大的?學生證呢,拿出來我看看。」

雖然從景山過來的確有好幾個路口可以進這巷子,不過在抓捕罪犯的當口,兩個設防的警察還是不敢有絲毫的疏忽。

「我們學校周六讓出來的啊1秦風擰著頭說了一句,從口袋裡掏出了學生證,遞給了那個警察。

「秦風,九八級文物鑒定與修復專業?還真的是個學生埃」

看到秦風的學生證,兩個警察頓時釋然了,他們今兒要來圍捕的是一群持槍兇徒,和這學生卻是扯不上關係。

「本來就是學生啊,我騙你們幹什麼?警察大哥,我能走了嗎?回去晚了可進不了宿舍了礙…」秦風臉上露出了委屈的神色。

「你等一會,現在還不能走1

雖然對秦風的身份已經相信了八九分,但是為了保險起見,高個子警察還是拿出了對講機,讓指揮中心和京大聯繫,核實秦風的身份。

這些辦理重案的警察效率還是很高的,幾分鐘過後信息就反饋了過來,京大文物鑒定與修復專業,的確有秦風這麼個學生,體表描述和面前的少年完全一樣。

「行了,以後大晚上的不要到處跑,知道嗎?」

將學生證扔給了秦風,兩個警察轉身離開了,或許是秦風的相貌長得太有欺騙性,他們甚至沒想過要搜秦風的身。

只是這兩個警察怎麼都不會想到,他們這百密一疏的行為,卻是讓秦風施施然的將兩把手槍給帶了出去。未完待續……

ps:ps:這節奏不對啊,胖子拚命碼字,外面月票是扁是圓都不知道,但這月票都快被爆了,別讓老實人受欺負啊,求月票支援啊啊啊啊!!!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