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二十八章收服(下)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錢,苗六指眨巴了下眼睛,問道:「要多少錢?於鴻鵠那裡應該還有點積蓄。」 「最少不低於十萬。」在津天,保證金是五萬,不過這裡是京城,秦風估摸著這價碼應該也會高一些。 「十萬就十萬,能讓這...

別看於鴻鵠手下的那些人全是小偷,但他們同時也是苗六指的徒子徒孫。

從小的時候,這些人接受的都是盜門老派的規矩,如果不是這次被關東過江龍逼迫的厲害,他們也不敢如此猖獗的在潘家園行竊。

在於鴻鵠的這個盜竊團伙里,每天每人所竊得的錢財,都要一分不留的上繳,然後再由於鴻鵠根據各人所做的業績,給每個人發放獎金。

這種制度是十分嚴格的,這些年也曾經出現過私底下扣留錢物的事情,在被發現之後,全都被於鴻鵠斷去一根手指,趕出了他的盜竊團伙。

所以現在留下的三兒等人,都是執行命令不大折扣的弟子,苗六指相信,只要立下規矩,他們必然不敢借著開鎖的便利去盜取客人家中的錢財。

「秦爺,您說的這法子是好,那些小子們的技術也不錯,不過,這事兒能靠譜嗎?」

想了一下之後,苗六指的心裡還是感覺有些不踏實,畢竟讓一幫子小偷去給人開鎖,這豈不是真正的引狼入室嗎?

而且苗六指還有一層顧慮,即使他們打出招牌,恐怕也沒人敢上門找他們服務吧?那些丟了或者是沒帶鑰匙的人,寧願將門撬開換鎖,也不放心外人上門的。

「老苗,這個你就不懂了,之所以要讓沒有案底的人挑頭來辦這件事,這是因為咱們要辦理正規的開鎖公司,並且還要到公安局去申請備案……」

秦風笑了笑,說道:「有了公安局開的證明。你還怕老百姓不相信咱們?」

「要開公司?還要去公安局申請備案?」

聽著秦風的話,苗六指那掉了一半牙齒的嘴巴是越張越大。

苗六指和警察打了一輩子的交道,不過一個是兵一個是賊,當年苗六爺睡著牢房硬板床上的時候。做夢也沒想過自己有一天竟然要和警察合作。

「那當然了,開鎖的人家東西要是被偷了,第一嫌疑人就是開鎖公司。」

秦風意味深長的看著苗六指,說道:「所以說。咱們業務人員的素質,是最重要的,那些不服從命令改不掉壞毛病的人,堅決要剔除掉1

「我明白,秦爺,您放心吧,這事兒我一準辦好。」

苗六指是多精明的一個人,根本不需要秦風提醒,他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關節。只要這個開鎖公司出現一次監守自盜的事情。怕是馬上就會被公安部門給取締掉的。

「不過秦爺。這事兒能辦下來嗎?」想著他這積年老賊的徒子徒孫要去和警察合作,苗六指心裡總是感覺有些不落實。

「應該問題不大。」

秦風點了點頭,說道:「老苗。你那邊的人員你自己整頓,至於辦理營業執照這些事。由我來處理,估計最多一個月,最快十五天就差不多了。

對了,老苗,辦理這公司,是需要一大筆錢壓在公安局的,算是保證金,這錢你有沒有?」

秦風給苗六指出的這個主意,並非是無的放矢,這個開鎖公司的名字,是一次和胡保國聊天,無意中聽來的。

當時胡保國剛上任津天市局局長的寶座,肯定是要做出一些服務百姓的政績來的,這便民開鎖,就是其中的一項。

當時這個項目一經推出,就得到了市民的熱烈歡迎,因為這年頭工作緊張,出門忘帶鑰匙的人大有人在,找人開個鎖花上個幾十塊錢,很多人都能承擔得起。

不過開鎖公司的營業執照,卻是非常難辦的,需要繳納數額不菲的保證金,並且有當地人聯合作保,經過一系列的審核才能批下來,否則要是招了一幫子賊,那就不是便民而是禍害老百姓了。

聽秦風說要花錢,苗六指眨巴了下眼睛,問道:「要多少錢?於鴻鵠那裡應該還有點積蓄。」

「最少不低於十萬。」在津天,保證金是五萬,不過這裡是京城,秦風估摸著這價碼應該也會高一些。

「十萬就十萬,能讓這幫小子以後不提心弔膽的生活,也值了1

苗六指想了一下,一口答應了下來,他曾經給過弟子幾條小黃魚,把那些賣掉了的話,十萬塊錢只多不少。

「好,老苗,那這事兒就說定了,我回頭去問問手續辦理的事。」

秦風說著話站起身來,此行雖然有些波折,但還算圓滿,最起碼解決了潘家園小偷泛濫的事情,以後自個兒做生意也方便不是?

「秦爺,我送您。」

苗六指今兒收穫要遠比秦風大的多,不過他也是眉眼通透的人,早已在心裡打了主意,回頭在那公司里,一定要算上秦風的份子,而且還不能低了。

兩人剛站起身,禁閉的四合院大門,忽然被人從外面推開了,脖子上留有一絲乾涸血跡的何金龍,走外面走了進來。

「嗯?何爺,您怎麼又來了?」

苗六指看著何金龍,面色帶有一絲不耐煩,他都準備帶著徒子徒孫們金盆洗手、為人名服務了,自然不願意再和何金龍這種江湖草莽打交道。

而且何金龍這幫子人,動輒拔槍相向,實在是有些危險,現在的社會可不是解放前,苗六指關在大獄里的時候,不知道見過多少因為涉槍案件被槍斃的犯人。

「六爺,這位秦爺相召,何某不敢不來1

何金龍對著苗六指拱了拱手,看向秦風,說道:「秦爺,剛才送了兄弟去看了下傷勢,特意回來領罪的,今兒之事,罪都在何某人身上。」

何金龍十來歲的時候,就跟著爺爺學習武術和江湖規矩,二十多歲就混跡在社會上,大風大浪算是見識不少。但今兒這種場面,卻是讓他心生震撼。

對於秦風這個出手狠辣的年輕人,何金龍從骨子裡感到畏懼,他這次回來。卻是怕秦風再找后賬,將他們全部逼離京城。

要知道,為了打下火車站那邊的地盤,何金龍這邊可是傷了不少人。最後連噴子都用上了,如此離開,他實在是心有不甘。

「老何,我找你來,不是為了這事兒。」

見到何金龍回來,秦風眼中露出了一絲笑意,從桌子上的漆盒裡拿出了一張紙,說道:「老何,看看。這人你可認識?」

說來也巧。秦風在查看苗六指交予他的那些東西時。無意中看到了關東何天霸這個名字,聯想到剛才出去的何金龍,秦風心中起了一絲明悟。

「何天霸?」

看著紙上那歪歪扭扭的字跡和旁邊的一個手櫻何金龍的眼睛瞬間瞪圓了,抬頭看向秦風。說道:「秦爺,您……您如何有我爺爺的手條?」

何金龍打小就是跟著爺爺長大的,自然認識爺爺的字跡。

不僅如此,何金龍還知道爺爺以前並不會寫字,甚至也不叫何天霸,這名字是他的一位結拜兄弟給起的,並且教會他如何寫的。

秦風沒有回答何金龍的話,而是說道:「老何,你既然知道盜門,也應該知道江一手吧?」

「江一手?」何金龍脫口而出道:「那……那是爺爺的結拜兄弟啊,我當然知道1

「老苗,你們這才真正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埃」聽到何金龍的話后,秦風哈哈大笑了起來。

秦風與苗六指之間,只是外八門主脈和各分支的關係,有那麼點上下級的意思,卻不像何金龍那樣,都是盜門一脈,而且兩人的長輩,居然還是結拜兄弟。

「秦爺,還……還真是這麼一回事。」

苗六指臉上露出了苦笑,他要是早些時候出面,和何金龍盤下江湖道,可能早就把事情給說開了,也不至於鬧出今兒這一場來。

「兩……兩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何金龍雖然聽出了一些端倪,但他還是感到有些迷糊,剛才還打生打死的,現在怎麼就成了一家人?

苗六指也沒賣關子,直接開口說道:「金龍啊,你爺爺和江一手是結拜兄弟,我是江一手的徒弟,你說咱們之間,這是個什麼關係呢?」

「這……這是真的?那……那您豈不是我師叔了?」

何金龍腦筋轉的也很快,不過臉上卻是有些不信,因為他曾經聽爺爺說過,江一手大哥似乎並沒有留下什麼門人弟子。

「這是當年師父闖關東的時候,你爺爺親手寫下的,這沒錯吧?」

看到何金龍臉上的神色,苗六指說道:「你爺爺曾言,關東黑龍山何鬍子一脈,歸於盜門門下,這也沒錯吧?」

「沒……沒錯,當年爺爺和江一手爺爺結拜時,是曾經說過這話。」

聽到苗六指的話后,何金龍心中已經信了七八分,就算這紙條是苗六指偷來的,但是他不可能知道當年爺爺說過的那些話。

「師叔在上,請受金龍一拜1

既然去了疑心,那就要按照江湖規矩來,何金龍也沒管地上石板堅硬,雙膝一軟就跪倒在地,恭恭敬敬的給苗六指磕了三個響頭。

「六叔,這位秦爺是?」

此時六爺的稱呼在何金龍嘴中,已經變成了六叔,磕完三個頭后,何金龍看向了秦風,他還記得苗六指和秦風交談時,似乎輩分還要低於對方。

苗六指搖了搖頭,說道:「秦爺的身份比我尊貴,不過你沒歸於秦爺門下,這頭還是先不要磕了。」

從輩分上來說,苗六指和秦風其實是同輩的,但秦風是外八門主脈的傳承弟子,但凡是外八門中人,都要比他低上一頭。

苗六指剛才那單膝跪地的動作,已然把秦風當成了外八門主門的門主了。

當然,如果不願意承認秦風的身份,那自然不用對秦風多恭維了。

PS:

第二更送上,還有第三章,祝朋友們中秋快樂!!!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