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二十六章收服(上)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龍根就沒有絲毫的把握,他也算是能拿得起放得下的人,這次是真的服軟認輸了。 說著話,何金龍扶起了魯五,就準備退出這四合院,在他心中,甚至還有了退出京城的想法。 今兒這樁事情算是讓何金龍知...

「我死了,我死了啊!1

在極度的恐懼下,魯五的精神狀態似乎已經不正常了,揮舞著雙手胡亂喊叫著,就連扶起他的何金龍,臉上都被抓出了幾道血櫻

「老五,醒醒,你***給我醒醒!!1

何金龍一巴掌重重的扇在了魯五的臉上,頓時將他臉頰處貫穿的傷口扯動了,疼的魯五猛得打了個激靈,整個人卻是清醒了幾分。

「我……我沒死?」

伸手抹了下被血污遮擋住的眼睛,魯五看著面前的何金龍,帶著哭腔說道:「龍哥,咱……咱們不會在陰曹地府了吧?」

「屁話,你他娘的自己去吧1

何金龍被魯五氣得又是一巴掌扇了過去,這下魯五徹底清醒了,抬起頭看著不遠處的秦風,魯五的眼睛里,寫滿了恐懼,差點又是一聲尖叫喊出。

「沒事了,你頭皮被子彈擦到了,身上沒中彈……」

檢查了一下魯五的傷勢,何金龍心中卻也是變得愈發惶恐起來。

秦風接連三槍,都是擦著魯五的頭皮劃過去的,只要有絲毫的偏差,魯五怕是腦袋殼就要被掀開了。

而且這還是秦風為了開槍時消音,隔著枕頭的情況下完成的,當時根就無法瞄準,這種槍法,何金龍估計就是早年縱橫在白水黑山的爺爺也做不到的。

「嘴很臭,但罪不至死……」秦風走到了魯五身前蹲了下來,開口說道:「下次要是還不刷牙滿口噴糞的話,我會將你的舌頭給割掉……」

「不……不敢了,我……我再也不敢了,回……回去我就刷牙1

聽著秦風那陰森森的話語。半躺在地上的魯五不住用後腳跟蹬著地,盡量的把身體往後挪,甚至都不敢去對視秦風的眼睛。

魯五在何金龍的手下,算是第一號打手了,以前在搶地盤的時候,獨自一人就敢拿著把砍刀沖入到對方人群里去,號稱是拚命三郎。

但就是這樣一個人,愣是被秦風嚇得差點精神失常,可見剛才的那番槍擊。帶給了他多大的壓力,魯五等於是在生死邊緣走了一遭。

「難道鬼見愁這一脈的人,都是如此嗜殺?」

看到秦風的舉動,苗六指心中也是震撼莫名。

當年鬼見愁出道,殺的整個江湖都噤聲了。現在的秦風也是一言不合居然就敢開槍打人,難不成主門一脈,連這暴虐的性子都傳下來了?

不過苗六指卻是不知道秦風的身世,自小家庭就遭遇變故的秦風,對於親人,有一種難言的感情,他不允許任何人侮辱到父母。

小時候帶著妹妹流浪。秦風沒少因為這個和別人打架,即使被打的遍體鱗傷,秦風也從未後退過一步,這是他心中任何人都不能觸碰的逆鱗。

「出來混江湖。不要辱人父母,知道了嗎?」秦風還在教育著魯五,他怕這小子在出口不遜的話,自己真的會將他幹掉。

「知……知道了1

魯五都快哭出來了。這尊殺神蹲在自己身前,魯五隻感覺膀胱一陣發緊。要是再不走的話,恐怕就要尿到褲子里了。

「秦爺,六爺,這次的事情是何某人栽了,等明天何某擺酒,再向兩位賠罪……」

見到秦風開槍時瘋狂中所透露出來的淡漠和冷靜,何金龍知道,今兒這場子,他是再也無法討回來了,除非他能將秦風給幹掉。

但就剛才秦風所表現出來的殺傷力,何金龍根就沒有絲毫的把握,他也算是能拿得起放得下的人,這次是真的服軟認輸了。

說著話,何金龍扶起了魯五,就準備退出這四合院,在他心中,甚至還有了退出京城的想法。

今兒這樁事情算是讓何金龍知道了,什麼叫做一山還比一山高,別說秦風了,他就連那走路看上去都顫顫巍巍的苗六指都對付不了,何談在京城打下一片天地呢?

「慢著,他可以出去,你不能走1就在何金龍扶起了魯五之後,秦風的身形忽然一閃,擋在了何金龍的面前。

「秦爺,您這是什麼意思?」

何金龍眼中露出一絲怒色,說道:「於鴻鵠等人的賠償費,明兒我擺酒時會當面奉上,京城這地界,我也可以退出,秦爺您還有什麼不滿的嗎?」

不管怎麼說,何金龍在關東江湖上,也是有些身份的人,眼下給比他年齡小了近二十歲的秦風賠禮道歉,這態度已經放的極低了。

秦風擺了擺手,說道:「於鴻鵠的事情我不管,你趕他出京城我也不會問的……」

「哎,秦兄弟,以咱們的淵源,於鴻鵠怎麼也算是你師侄一輩的吧?」

秦風話聲未落,就被苗六指給打斷掉了,老頭拄著拐杖走了過來,一臉不滿的說道:「小輩出了事,你就不管不問?」

「那是你和這位的事情,關我什麼事兒?」

秦風翻了個白眼,沒搭理苗六指那茬,雖然雙方是有些淵源,但秦風今兒找上門是因為於鴻鵠偷了他朋友的錢包,沒打那老小子一頓就不錯了,哪裡還會管別人找他的麻煩?

「兩……兩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旁的何金龍有些迷糊了,看來秦風和苗六指似乎並不是一路人,如果真是那樣的話,平白招惹了秦風,魯五這虧吃的就冤大發了。

「何爺,沒什麼事兒,讓您退出京城,老頭子是不敢,不過鴻鵠他們也是混口飯吃,您是做大買賣的人,就甭惦記那一星半點的了。」

對於何金龍心裡的打算,苗六指是一清二楚,他們是想控制住自己師徒,再藉助自己的名氣,將整個京城的小偷整合起來。

別看小偷這個行業不怎麼光彩,但從古到今從未斷絕過,自然有其存在的道理。

別的不說,像於鴻鵠這幫人,雖然手段一般,但要是放開了去偷,一天進賬個十幾萬絕對不成問題。

如果能將整個京城的小偷控制在手中,可想而知這將會是多麼賺錢的一個行當?

至於風險,混江湖的哪行沒有風險?相比抓著就槍斃的殺人放火搶銀行,小偷即使被抓住也是就判個三五年的,在何金龍這樣的人眼中,絕對是低風險高回報的朝陽產業。

之前和京城地的那幫人械鬥了一場,何金龍已經將火車站附近小偷小摸的人都清理了一遍,算是打下了良好的基矗

不過何金龍怎麼都沒想到,動了槍的械鬥他都闖過來了,卻是在這小小的四合院里栽了跟頭,而且這跟頭栽的讓他連找回場子的勇氣都沒有。

「六爺,您放心,我何金龍一口吐沫一個釘,說出來的話是算數的,就算我還留在京城,從今兒起,見著您的人和秦爺,何某都繞著路走1

何金龍的話擲地有聲,他算是怕了面前這一老一少了。

別看這老傢伙顫顫巍巍的像是一陣風就能颳倒的人,但出手的時候卻是絕不含糊,何金龍相信,在短劍架在自己脖子上的時候,老傢伙是真的起了殺心的。

俗話說橫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就像苗六指這種老到連看守所都不願意收的人,即使殺了他,恐怕自個兒也是白死。

「老苗,你今兒……是在算計我吧?」

在苗六指和何金龍對話的時候,秦風終於瞧出了些端倪,一臉不善的看向苗六指,說道:「這位無緣無故的找上門來,恐怕是老苗你安排的吧?」

秦風這會算是看出來了,何金龍這些人來得有些蹊蹺,為何偏偏在自己和苗六指在「講數」的時候,何金龍的仇家找上門來?看樣子這老小子一開始就沒存了好心。

「哪有,我老頭子也不知道何爺今兒會上門啊?」

苗六指一臉無辜的樣子,但眼中的笑意,卻是讓秦風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氣得他一腳踢飛了苗六指的拐杖,順勢在苗六指小腿處一鉤,絆得那老頭打了個踉蹌。

「秦兄弟,您也甭生氣,怎麼說您是……」

苗六指站穩了身體,看了何金龍一眼,翹起了大拇指,說道:「您也是這一脈的人,咱們都不算外人,就當是幫了小老頭這個忙了吧。」

正如秦風所想的那樣,苗六指知道何金龍等人在找自己,但他一直都沒露面,直到今兒徒弟吃虧,他才下了這盤棋,將秦風給算計了進來。

不過剛剛見識了秦風的狠辣,苗六指也不敢得罪秦風,這又是作揖又是拱手的,搞得秦風有火也發不出來。

「媽的,果然是老狐狸,讓爺給他當了回打手1

在心裡暗罵了一句苗六指后,秦風回到石桌處坐了下來,對著何金龍說道:「我和老苗不是一路人,留你下來是想談談別的事兒……」

秦風頓了一下,接著說道:「你讓那嘴臭的傢伙先出去,找個地方上點葯,當然,你要是害怕,也可以走出去,日後只當不認識我就行了1

看到何金龍的行事風格,秦風知道他應該是江湖中人,而且和盜門也有些淵源,不禁在心裡打起了小算盤。

要知道,雖然秦風是個光棍門主,但畢竟也是外八門名義上的龍頭,這白送上門的手下,總是要嘗試著收服一下吧?

ps:ps:第三更,身體不舒服,但總算寫出來了,請朋友們多多支持!

<<寶鑒>> 文字首發,歡迎讀者登錄 閱讀全文最新章節。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