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二十五章開槍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 靠著祖輩的在關東的威名,何金龍從小也是驕橫異常,手上也有兩條人命,但是借他一個膽子,他也不敢在這京城重地犯下這等大案。 「他要殺我,我為何不能殺他?」秦風隨手扔掉了槍,冷冷的說道:「殺人...

「你……你……」

何金龍雖然也是練家子,手上的功夫不弱,但是在短劍架在脖子上之前,他居然沒有任何的反應,脖頸處的皮膚只感到一陣發麻,起了一層細密的雞皮疙瘩。

「你什麼你啊?」

此時的苗六指臉色紅潤,腰板挺得筆直,哪裡還有一絲行將就木的老人樣子,右手微微一斜,開口說道:「你說你們這些年輕人,非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隨著右手的抖動,何金龍的脖子上頓時出現了一道三四公分長的血口,只要苗六指再多使一點力氣,怕是就能劃破他的咽喉。

「龍爺……」

「龍哥……」

「老不死的,快放了大哥1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秦風那邊倒是少了幾分關注,因為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何金龍處,跟著他進來的那五六個人,更是伸手往懷中腰間摸去。

不過在國內槍支管制嚴格的情況下,除了開始的魯五有把槍之外,其他那些人掏出來的卻是些短斧砍刀之類的物件,震懾力實在不怎麼樣。

「何爺,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礙…」

苗六指嘆了口氣,說道:「人老了,禁不住嚇,這手要是一抖,說不定就傷了何爺,您看……是不是讓小兄弟們,都去外面等一下?」

苗六指這番話說的輕描淡寫,但何金龍卻是聽的心驚肉跳。

從剛才那出手狠辣的年輕人刺穿了魯五的雙頰,到苗六指將短劍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何金龍已經意識到了,他們今兒似乎踢在了鐵板上。

「六爺,您佔了上風,說出來的章程。我自然照辦。」

何金龍也是在生死邊緣打過滾的人,即使心裡害怕,臉上卻是沒有露出分毫,揚頭對著自己的那幫手下說道:「都退出院子。把他們幾個,也帶出去。」

說話的時候,何金龍對著一個手下使了個眼色,那人頓時心領神會,一把抓住了於鴻鵠,拉著他們走出了四合院。

「何爺,都是在江湖上混口飯吃的人,何必相互傾軋呢?」

見到眾人退了出去,苗六指手腕一翻。那短劍已經是從何金龍脖子處移開了。穩穩的插在了那拐杖里。如果從外面看,任誰都看不出這其中的端倪。

「六爺,您就不怕我拿槍?」

見到苗六指的舉動。何金龍眼中厲芒一閃,他從出道至今。雖然也經歷過不少廝殺,但還從未被人如此制服過。

「何爺,刀槍無眼,老頭子只能幫你收起來了。」苗六指搖了搖頭,左手出現了把手槍,拇指在槍柄處一按,彈夾已然滑落到了地上。

看到這一幕,何金龍不禁往懷中摸去,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說道:「六爺,姜果然是老的辣,我認栽了。」

抬頭往苗六指身後看去,何金龍高聲道:「那位朋友,把我兄弟放下來吧,我何金龍保證,日後再不會來尋六爺的麻煩1

「你找不找苗爺的麻煩,關我什麼事?」

秦風右手一甩,魯五重重的跌倒在了地上,極度的缺氧讓他甚至忘記了臉頰被刺穿的疼痛,在地上翻滾著,口中發出了野獸般的「」喘息聲。

「俗話說禍從口出,你這兄弟嘴太臭了,下次再敢辱人父母,小心我拔了他的舌頭1

秦風嘴上說著話,右腳卻是一挑一踢,這一挑,是將魯五的身體從地上挑了起來,而跟上的一腳,卻是重重的踢在了魯五的臉上。

秦風踢的角度很巧,在將那根筷子踢飛的同時,勁力全踢在了魯五的下顎處,一聲「嚓」聲傳出,魯五的身體在地上滑行了好幾米,停在了何金龍的教下。

「這位朋友,殺人不過頭點地,你……你不要欺人太甚1

見到魯五滿口是血的往外吐著牙齒,何金龍的眼角狠狠的抽搐了起來,他怎麼都沒想到,在自己出言認栽的情況下,這個年輕人居然出手還是如此狠辣。

「你以為我真不敢殺他?」

站在苗六指身後的秦風忽然動了,他原本是站在了院子燈光的陰暗處,這一走出來,身上那股冷冽的殺氣,讓深秋的四合院,溫度似乎陡然都降低了幾分。

「你……你到底是誰?」

何金龍能感覺得到,這個年輕人身上的氣勢,忽然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秦風身上透出的那股危險氣息,讓何金龍對他的話不敢有絲毫的懷疑。

「我是誰並不重要……」

秦風沒有回答何金龍的話,搖了搖頭,說道:「只是我們爺倆正在喝酒吃菜,好像一直都是你們在找麻煩吧?」

「是何某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兩位。」

聽到秦風連名號都不願意報,何金龍也是一臉鐵青,不管怎麼說,他也是關東一方大豪,如今卻是被個年輕人落了臉面。

「今兒事情就到這裡吧,改天何某親自上門賠罪1何金龍拱了拱手,彎腰扶起了剛剛緩過氣來的魯五,就準備退出這個四合院。

「何爺,吾……吾要啥了他1

嘴上漏風,把我說出吾,將殺說成啥的魯五,也算彪悍,站起身後就往懷中掏去,他那性子使發出來,卻是不管不顧,一心只想幹掉秦風。

不過把手伸進腋下后,魯五就愣住了,接連在懷中亂掏了一陣,也沒找到那把槍,獃獃的抬起頭,卻發現在四五米之外的地方,一把槍口對準了自己。

「想殺我?」

秦風面色如冰,眼中射出一絲寒光,冷冷的說道:「我從來不喜歡給自己留敵人,既然你想殺我。倒不如你先去死吧1

「秦風,不可1

「朋友,有話好好說1

秦風的說話時的語氣,讓苗六指和何金龍都嚇了一跳。他們絲毫都不懷疑,秦風下一刻就會扣動扳機。

何金龍阻止秦風,顧忌的是魯五的性命,而苗六指卻是怕秦風惹下大禍。

要知道。這可是在一國重地的京城,而且還處於內外城交接的地方,算是市中心了,萬一槍聲響起,恐怕秦風只有去亡命天涯了。

「死過一次再來和我說話1

秦風根本就沒搭理何金龍和苗六指,右腳往後一挑,左手抓住了一個曬在門口板凳上的枕頭,往槍口上一堵,右手食指卻是已然扣動了扳機。

「砰……砰砰……」

幾聲沉悶之極的槍聲響起。聽在外人耳中。就像是鞭炮聲差不多。加上這會正是傍晚,外面人聲鼎沸,動靜並不是很大。

外面的人聽不到。但院子里的人可是看得真切,秦風一口氣將彈夾里的子彈全部射了出去。顆顆子彈都是對著魯五而去的。

「啊!!1

當槍聲響起的時候,魯五隻感覺頭皮一疼,他終於知道了什麼叫害怕,聽著接連響起的槍聲,魯五的精神終於崩潰了,腳下一軟,癱倒在了地上,渾身抽搐了起來。

「你……你殺了他?」

看著一頭一臉全是血污的魯五,何金龍轉過腦袋,一臉不可置信的望向了秦風。

何金龍此來要找的人是苗六指,和秦風並沒有多大衝突,只不過是一點小小的口角,秦風居然就敢開槍殺人。

靠著祖輩的在關東的威名,何金龍從小也是驕橫異常,手上也有兩條人命,但是借他一個膽子,他也不敢在這京城重地犯下這等大案。

「他要殺我,我為何不能殺他?」秦風隨手扔掉了槍,冷冷的說道:「殺人者仁恆殺之,出來混,早就應該想到這個結局了。」

「他……他只是嚇唬你,他不敢開槍的。」

何金龍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魯五雖然是很莽撞,但像這種事,他還是很有分寸的,就算他掏出槍,在自己的制止下也是不可能開槍的。

就在何金龍不知道該不該向秦風解釋的時候,一旁的苗六指,忽然幽幽說道:「秦風,既然犯下了,要不……連他一起做掉?」

此時苗六指的心中,是懊悔異常,憑著他自己的手段,其實也是可以解決這件事的,他後悔不該將秦風牽扯到這件事情里來。

不過苗六指也非常人,他出道的時候,最不值錢的就是人命,十幾歲的時候,他就用刀片割開過敵人的喉嚨,手下的人命甚至比秦風還要多。

眼下苗六指更是大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苗六指卻是想將何金龍也幹掉,大不了找個鄉下隱姓埋名過完人生的最後這些年。

「大……大家都是江湖同道,何……何必要趕盡殺絕啊1

一直都彬定的何金龍,終於感受到了什麼叫做恐懼,剛剛秦風的舉動就讓他雙腿發軟了,苗六指的話,更是嚇得他差點癱坐在地上。

「京城的水,真他媽的深啊1

不知為何,此刻何金龍的腦海里忽然冒出了這句話,面前這一老一少兩個殺神,卻是一個比一個狠,狠到連何金龍這種不把人命當回事的江湖大佬也膽戰心驚起來。

何金龍很明白,殺一個人和殺兩個人,著實區別不大,如果換成他是對方,也會幹掉自個兒,省得日後再被人報復。

「死了……我死了,我死了啊1

就在苗六指握緊了拐杖中劍柄的時候,原本躺在地上像是死人一般的魯五,身體忽然抽搐了一下,口中發出了含糊不清的喊聲。

「老五,你……你沒死?」

自付難逃一死的何金龍,聽到魯五的聲音后,那真是如同天籟之音,連忙蹲下身體將魯五扶了起來。

ps:ps:第二更,腸胃有點不舒服,我爭取寫出來第三章,兄弟姐妹們,給點東西吧,月票推薦票都成!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