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二十四章渾水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偷。 「幾位,老頭子我就一快死的人了,幾十年都沒在道上出現過,何苦來難為我呢。」 苗六指搖了搖頭,看著那中年人說道:「這位爺您提出了章程,小徒也是準備照辦,他們會退出京城的,不會擋著各...

「早就聽說京城裡還有個老不死的傢伙存在,原來是藏在這裡了礙…」

隨著一個輕狂的聲音,一群人湧入到了四合院里,在前面被推搡著的幾個人,赫然就是於鴻鵠等人,借著院子里的燈光,他們的臉上或多或少能看到一些青腫。

「你們是誰?」

苗六指顫顫巍巍的站起了身體,說道:「既然知道我是個老不死的,為何還不肯放過我呢?我這把老骨頭,可禁不住你們折騰哦……」

苗六指的身材本來就不是很高,加上年齡大了,腰背有些佝僂,看上去就是一風燭殘年的乾瘦老頭兒。

「苗六指?」

從那群人里站出來一個四十齣頭的中年人,在苗六指身上打量了一番之後,說道:「六指神偷在江湖上的名頭,我們可是久仰了,六爺您老雖然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不過這名號也很值錢埃」

看著說話的中年人,坐在石桌旁的秦風,眼睛微微眯縫了起來。

這個中年人身高一米八左右,身材十分魁梧,說話中氣十足,右邊臉頰上,有一道長約十公分,像是蜈蚣一般的疤痕,襯托得整張臉都多了一份凶色。

「居然都是練家子……」

秦風的目光從中年人身上掃過,又看向他身後的六七個人,眉頭皺的愈發緊了,這個說話明顯帶著關東口音的人,身上的功夫卻是不弱。

剛才和苗六指談了那麼多的往事,秦風還沒來得及詢問於鴻鵠為何會有違盜門規矩,在潘家園瘋狂出手。

所以在見到這幫人後。秦風心中也有莫名其妙,一個是賊一個是匪,雖然都能列入盜門之中,不過明顯不是一路人。

雖然都是吃的見不得光的飯。不過江湖各行當之間,也會相互傾軋的。

就像是盜門看不起娼門的,用腦袋瓜吃飯的千門看不上走家竄戶的盜門,而在盜門裡。這鬍子土匪一類的,卻是瞧不上眼偷包撬鎖的小偷。

「幾位,老頭子我就一快死的人了,幾十年都沒在道上出現過,何苦來難為我呢。」

苗六指搖了搖頭,看著那中年人說道:「這位爺您提出了章程,小徒也是準備照辦,他們會退出京城的,不會擋著各位爺發財……」

看到於鴻鵠和三兒等人。一個個鼻青臉腫的不敢說話。苗六指忍不住在心裡暗自嘆了口氣。這小偷遇到土匪,就像是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說不清了。

「六爺。他們走了,才真是擋著我發財呢。」

中年人哼了一聲。說道:「當年全國各地數十位賊王來給六爺賀壽的事情,我何金龍也有耳聞,有六爺在,這京城的小偷,誰都要給幾分面子……

不瞞六爺您說,我何金龍是當年正宗盜門傳人,按理說你們這榮字行,也算是盜門的分支,今兒我就是想將你們併入盜門……」

「盜門?榮字行?」

從這個叫何金龍的中年人口中聽到這麼兩個名詞,苗六指和秦風都愣了一下,剛剛他們還在討論著這盜門的百年風雨,沒成想一轉眼的功夫,又出現一位盜門中人。

而且這人似乎並不是信口開河,能說出榮字行三個字來,說明他多少知道一些江湖上的黑話和規矩,應該算是江湖中人。

「什麼是盜門?榮字行又是什麼啊?這位何爺,我有點不太明白您的話。」

苗六指繼續充傻裝楞道:「老頭子我不過就是當年窮的吃不上飯,才走的這條道,在監獄里呆了幾乎一輩子,這個弟子也不過是在獄中教導的,實在和您說的盜門沒什麼關係。」

都已經八十多歲的人了,再加上和秦風的一番深談,苗六指現在只想安享晚年,什麼盜門外八門,他都不再想與其拉扯上關係了。

「喂,老頭子,叫聲六爺是給你面子,自己不要的話,那就是老不死的了1

何金龍身邊站出來一個二十四五歲的年輕人,聽聲音正是剛才踹門時說話的那人。

一手指著苗六指,那人惡狠狠的說道:「何爺找上門來是看得起你,讓你做什麼就做什麼,不然打斷你這老不死的腿,扔大街上討飯去1

「你……你們敢,我……我和你們拼了1

被身後幾個大漢抓住的於鴻鵠,猛地掙扎了起來,他雖然天資不行,但還算尊師重道,對待苗六指有如親父,卻是不肯讓人輕辱了苗六指。

「找死啊你……」

說話的年輕人臉色一,手腕一翻,赫然掏出了把手槍,緊緊的抵在了於鴻鵠的頭上,臉色猙獰的說道:「再敢亂動,老子一槍崩了你1

俗話說識時務者為俊傑,看到年輕人拿出了槍,於鴻鵠頓時老實了,任由旁邊的人在他身上踢了幾腳,將他給拉到了一邊。

「魯五,把槍收起來,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

何金龍擺了擺手,看著苗六指,一臉誠摯的說道:「六爺,小輩不懂事,您老別見怪,這京城地界比較亂,沒把槍防身是不行的……」

「沾了槍火,死的更快埃」

苗六指搖了搖頭,卻是轉臉看向了秦風,開口說道:「秦兄弟,今兒這事,您看怎麼辦呢?老頭子這都風燭殘年了,還有人不想放過我礙…」

「媽的,老狐狸,這關我屁事啊?」聽到苗六指的話后,秦風忍不住在心底罵了起來。

在這幫人進來的時候,秦風就縮起了身體,老老實實的站到了一邊,並沒有引起那些人的注意,但苗六指的一句話,卻是將一眾目光吸引到了秦風的身上。

說實話,何金龍的確是關東盜門中人。只不過祖上是鬍子出身,而且經過幾次打擊,早已形不成氣候,對長城以北的江湖現狀。並不是很了解。

所以何金龍雖然聽人提過苗六指的名頭,並不知道苗六指其實就是盜門中人,不過苗六指那麼一把年紀,卻是叫那年輕人一聲兄弟。場內的那些人,無不起了好奇之心。

「苗老,我可不是江湖人,你們的事情你們自己解決。」

秦風可不想趟這渾水,當下搖了搖頭,對那中年人說道:「這位大哥,不關我的事兒,你們有事你們談,不行我就先走一步了。」

秦風早就看出來了。現在這社會。和幾十年前已經完全不一樣了。像是當年杜月笙黃金榮的時代,早已不可能再現了,混黑涉黑。到頭來絕對是死路一條,

否則以秦風的本事。想來錢容易的很,何苦非要在津天和潘家園開古玩店呢,那樣既辛苦又要本錢,還不如用千門手段到南方找個肥羊宰一刀呢。

所以秦風壓根就不願意和這些舞刀弄槍的人牽扯在一起,尤其是槍,只要打響了就是大案,這些人自以為拿著槍很威風,卻是不知道自個兒已經離死不遠了。

「小子,你他媽的喊誰大哥呢?」

秦風話聲剛落,何金龍身後那個叫魯五的年輕人又跳了出來,幾步來到秦風面前,張口罵道:「媽的,要叫何爺,有娘生沒爹養的東西,一點江湖規矩都沒有。」

「嗯?你在說我?」秦風身體微微往後撤了一下,說道:「這位大哥,你……早上沒刷牙吧?」

秦風表面上看起來和平時全無異常,不過要是李天遠和謝軒在這裡,一準知道,秦風發火了,他最恨的就是別人辱及他的父母。

「你怎麼知道我沒刷牙?」魯五愣了下,這其實就是個渾人,摸了摸腦袋,說道:「媽的,你管我刷沒刷牙?」

「我的意思是,怪不得你嘴那麼臭,原來是沒刷牙的原因埃」

秦風笑了笑,但這次說出來的話,魯五卻是聽明白了,眼睛頓時瞪圓了,伸出左手就向秦風的衣領子抓去,右手高高抬起,那樣子是準備扇秦風耳光的。

不過他的動作放在秦風眼裡,顯然是太慢了,沒等魯五的左手接觸到秦風的身體,秦風的左手已經掐住了魯五的脖子。

眾人只見秦風的右手閃電般的在桌子上一抓,緊接著就是一聲慘嚎響起,只是聲音還沒完全發出來,就被秦風的左手給掐斷掉了,就像是只打鳴的公雞被掐住了嗓子一般。

等到眾人看清楚站在一起的秦風和魯五,心中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齊齊往後退了好幾步。

此刻在魯五的左右臉頰處,赫然插著一根銀筷子,那鮮血正滴滴答答的往下流淌著。

不知道是因為疼痛還是憤怒,魯五的那雙眼睛幾乎都要瞪出眼眶來了,雙手徒勞的在身前亂抓著,卻是都忘了去懷中取槍了。

不光是被掐著脖子的魯五,此時大腦一片空白,就連何金龍等人,也是有些亂了方寸,這幾句話還沒說完,那年輕人為何就會暴起傷人,也不知道他們誰是混江湖的了?

「苗老,您就在旁邊看熱鬧?那些可都是您的徒子徒孫啊1

在何金龍的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秦風突然開口道:「您的事,讓我出手,未免太不地道了吧?」

雖然苗六指看上去衰老不堪,但是秦風知道,這老頭身上還是有功夫的,別的不說,就今兒院子里那麼多人,除了自己之外,再沒人是苗六指的對手。

「現在的年輕人啊,真是不懂得尊老愛幼。」

秦風話聲剛落,苗六指的身體忽然一矮,沒等眾人看清楚,他已經欺到了何金龍的面前,身形猶如鬼魅一般。

右手一抖,苗六指手中的那根合金打制的拐杖,已然從中間分開,一把長約三十公分的閃爍著寒光的短劍,架在了何金龍的脖子上。

ps:ps:第一更,月票快被追上了啊,有月票的朋友還請支持寶鑒,打眼會多摹

嗯,推薦票也投出來吧,這個是免費每天刷新的,大家別浪費了!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