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二十三章惺惺相惜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忍不住有些激動,如果江湖外八門真的能一統,那絕對是近數百年來江湖上最大的一件盛事。 「揚名江湖?」 秦風聞言搖了搖頭,伸出了右掌,苗六指的那枚銅錢赫然出現在了掌心裡,做著和苗六指相同的...

「不提那些老掉牙的事情了,來,秦兄弟,咱們喝酒1

一杯酒下肚,苗六指的眼睛愈發亮了,看著秦風說道:「不知道鬼見愁他老人家是否還在世呢?要是活到現在,也應該有一百歲了吧?」

這人的年齡越大,就越是念舊,苗六指同輩的人,幾乎都已經故去了,眼下聽到和當年有一面之緣的鬼見愁的消息,也是上心的很。

「師父他老人家幾年前去世了。」秦風搖了搖頭,臉上一片黯然,可惜師父沒能聽聞到這樁隱秘,也算是一個小小的遺憾吧。

「來,為鬼見愁前輩喝一杯1

除了早年縱橫江湖的那十幾年間,苗六指這大半輩子都活的謹小慎微,甚至連睡覺都不敢說夢話,生怕講出當年的事情。

眼下終於有個傾訴,苗六指的心頭像是搬開了一塊大石頭,渾身上下都感覺舒坦無比,他再也不用怕酒後失言了。

「多謝1

秦風舉杯敬了苗六指一下,卻是站起身來,恭恭敬敬的把這杯酒倒在了面北的方向,他知道師父好酒,這幾年每到師父的祭日,都會帶上幾瓶好酒去墳前祭拜的。

看到秦風的舉動,苗六指嘆道:「秦兄弟仁義,鬼見愁前輩收了個好徒弟,也不枉他當年嫉惡如仇。」

「苗老,我師父當年到底是個什麼人啊?」聽到苗六指的話后,秦風心中也起了一絲好奇,他甚至都不知道師父有這個名號。

「怎麼說呢,雖然江湖上說前輩出手狠辣嗜殺無情,不過鬼見愁所殺的人,都有取死之道。」

苗六指頓了一下。說道:「在抗戰的時候,死在鬼見愁手上的鬼子漢奸,更是不計其數,應該是對國家有大功的人,和他老相比,我這點私怨根本就不算什麼了……」

「原來師父是這麼一個人?他解放後為何不說出當年乾的那些事情呢?」

聽到苗六指的講訴,秦風心頭卻是愈發困惑起來,以載當年的作為,就算是無功。也不應該在監獄里呆上那麼多年。

不過秦風卻是不知道,日寇入侵,載恨極了那些漢奸鬼子,他雖然本領高超,但是在戰場上。一人之力,實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於是載多次進入到敵占區,暗中刺殺鬼子高級將領和有聲望的漢奸,曾經有一次,在蘇北地區,將一座縣城的漢奸縣長以及所有官員全部斬殺殆荊

只是載後來才知道,那位漢奸縣長。其實並不是真的漢奸,而是委曲求全打入到鬼子內部的一位有志之士,這讓載心中愧疚不久。

在十多年以後,當時那位縣長所屬的政權取得了最後的勝利。建立了新的國家。

心中有愧也有懼的載,就將這件事埋在了心底,寧願背著個罵名做了幾十年的大牢,也沒敢承認自己的真正身份。

「來。秦兄弟,嘗嘗金生隆的爆肚。這羊肚板、羊肚葫蘆、羊食信兒、羊肚蘑菇四樣兒,可是爆肚中的四樣「硬貨」,除了老京城人,知道的還真不多。」

看到秦風臉上露出困惑的樣子,苗六指笑道:「那麼多年前的事情了,也不用多想,像我們這種人,終日里都在刀尖上跳舞,說不定哪天就會橫死街頭,鬼見愁前輩活了九十多歲,也算是善終了……」

苗六指在監獄中一直不上訴不請求減刑,最後是老的不成樣子了,才被監獄給放了出來,他未嘗不是存了一份明哲保身的念頭,有時候在監獄里,遠比在這社會上安全多了。

秦風聞言點了點頭,說道:「苗老說的對,今兒不是聽到您說的這番往事,誰又能想得到這其中有那麼多的恩怨糾葛呢?」

在和苗六指的談話中,秦風甚至有種見證了歷史的感覺,這讓秦風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感覺,不知不覺之中,和苗六指兩人已經是幹掉了一瓶二鍋頭。

「秦兄弟,老頭子我從出道以來,除了師父之外,就沒在偷這一字上服過人……」

幾十年滴酒不沾的苗六指,此刻顯然也有些喝高了,右手一翻,一枚磨的異常光亮的銅板出現在了他的手背上。

之間苗六指的右手的六個指頭,飛快的動了起來,而那枚銅錢就像是蝴蝶一般在他手上翩翩起舞,只是不管怎麼跳動,都不離苗六指手背分毫。

在飛快的翻滾了一陣之後,苗六指手上的動作忽然變得緩慢了起來,而原本靈巧轉動的銅錢,突然間像是重於千鈞,猶如蝸牛爬一般在緩緩挪動著。

看著苗六指的動作,秦風的臉上本來帶著笑意,不過此時卻是也變得嚴肅了起來,因為對於他們而言,想快……其實並不難,難就難在一個慢字上。

手指動的快,可以控制銅錢的位置有很多,但是這一慢下來,除了肌肉的蠕動之外,再也靠不得其它的手段。

苗六指展露出的這一手,秦風也能做到,甚至在技巧上,還要強於對方。

不過秦風卻是做不到苗六指這般不帶絲毫的煙火氣,就像是銅錢長了腳一般,慢慢的在其手背上爬行著,這已經脫離了技巧的範疇,而是苗六指幾十年來的一種感悟。

手背忽然一顫,那枚銅錢突兀的消失掉了,苗六指雙掌一拍,說道:「秦兄弟,老頭子喝多了,這點雕蟲小技,可還能入得法眼?」

十多歲出道就闖下了偌大的名聲,苗六指也是天賦過人之輩,面對猶如當年自己的秦風,他也想看看,得到主門傳承的人,究竟要比自己強出多少。

「苗老,您這一手玩的是出神入化啊,當今之世,能做到的恐怕超不過三個人……」

似乎被自己說的話分散了精力,秦風右手端著的酒杯,忽然歪了一下,一杯酒卻是直直往桌上的菜中倒了過去,秦風連忙側了下身體,伸出另外一隻手將桌上的菜拉到了一邊。

秦風拿過一條抹布將桌上擦了下來,苦笑道:「您看我,這真是喝多了。」

「無妨,秦兄弟,要不要露一手?」

苗六指笑著擺了擺手,不過話聲剛落,臉上的笑容忽然凝住了,繼而苦起了臉,說道:「佩服,佩服,老頭子算是心服口服了,主門一脈,果然是名不虛傳1

右手伸到口袋裡,苗六指卻是發現,剛才自己所把玩的那枚銅錢已經不見了,看著面前一臉醉意的秦風,苗六指抱起雙拳深深的行了一禮。

這偷竊的技藝,有時候是需要外部環境來配合的,很顯然,秦風剛才的那番作為,其實就是為了給自己出手打掩護,這樣的事情,苗六指早年也是經常做的。

作為盜門當年的天才,苗六指在秦風酒歪倒之時,其實已經在防備對方了,但是他怎麼都沒想到,即使在自己如此防備下,秦風仍然能偷到衣兜里的那枚銅錢。

「秦兄弟如此年輕,又有這般本領,當可一統盜門,然後再將外八門聯合起來,揚名江湖指日可待啊1

想到師父當年的心愿,苗六指忍不住有些激動,如果江湖外八門真的能一統,那絕對是近數百年來江湖上最大的一件盛事。

「揚名江湖?」

秦風聞言搖了搖頭,伸出了右掌,苗六指的那枚銅錢赫然出現在了掌心裡,做著和苗六指相同的動作,秦風說道:「苗老,當今社會已經和解放前不同了,揚名江湖之際,恐怕也是小子吃槍子的時候到了1

「這個……」

聽到秦風的話后,苗六指忍不住愣在了當場,他心情激蕩說出的那番話,卻是忘了自身這幾十年的遭遇了。

「小小年紀能看得如此透徹,倒是老頭子我著相了,自罰一杯……」苗六指搖了搖頭,端起了一杯酒剛要喝的時候,眼睛卻是被秦風的動作給吸引住了了。

此時秦風手上的動作也變得十分緩慢,他對肌肉的控制要比苗六指更強,不過似乎是想讓苗六指看清自己的動作,好幾個步驟秦風都停頓了下來。

「明白了,我明白了1當銅錢消失在秦風手背上的時候,苗六指忽然大聲笑了起來,笑得手中的酒都灑了出去。

「秦兄弟,多謝了1

苗六指將手中的酒一飲而盡,站起了身體,對著秦風深深的鞠了一躬,直起身後說道:「雖然練不出來了,不過能得其中真諦,老頭子我死亦無憾了……」

苗六指之前讓秦風露一手的意思,就是想憑藉著自己多年的經驗,觀察一下主門絕技的手法,以他的天賦加上秦風故意放緩的動作,那訣竅真的被他看了出來。

「苗老,我可什麼都沒做埃」

秦風笑著搖了搖頭,卻是不肯承認,外八門主門這一脈中的技藝,向來是嚴禁傳於外八門中人的,恪於師訓,秦風只能用這種辦法讓苗六指自行領悟了。

「我也什麼都沒看見。」

苗六指自然知道秦風在忌諱什麼,兩人對視了一眼,同時哈哈大笑了起來,不同年齡不同身份的兩個人,此刻心中都有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

「媽的,一個死老頭子,有什麼事笑的那麼開心啊?難不成趕著去見閻王?」

就在秦風和苗六指笑聲還未停歇的時候,四合院的大門突然傳來一聲響,被人硬生生從外面用腳給踹開了。

ps:ps:第三更,今兒又是萬字更新,求推薦票啊啊啊啊,話說不花錢的票,大家給個三五張唄!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