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二十二章真相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六指當即拿著李聖武的槍對著外面連開了幾槍,然後扔下了李聖武,翻牆從後院趁著夜色逃掉了。 「燕子李三」被抓,在京城可謂是一件大事,為了防止李三逃跑,當時的監獄硬是準備了一個鐵籠子,將李三關在了里...

「原來李聖武的死,竟然是這麼回事?」

聽到苗六指的話后,秦風臉上露出了恍然的神色,這樁困擾了江湖半個多世紀的公案,在苗六指的講訴下,終於真相大白。本文來自

這事兒還是要從江一手說起,要說江一手,他還真是個奇人,在收取苗六指和李聖武為弟子后,因材施教,分別傳了兩人不同的盜門絕技。

苗六指生性聰穎,手指的靈活度和察言觀色的本事突出,於是江一手教了他神偷技藝,使之以不到二十歲的年齡就縱橫滬上,名聲響徹大江南北。

至於李聖武,則是個練武奇才,江一手將一身武藝傾囊相授,李聖武雖然不及正當壯年的師父,但也在江湖上闖下偌大的名聲,素有「俠盜」之稱。

在李聖武坐下欺師滅祖的事情后,苗六指就發誓要清理師門,為師父報仇雪恨,只是他當年選擇的都是手指頭上的技藝,身上的功夫卻是和李聖武相差甚遠。

去了兩次當時的北平想暗殺李聖武,苗六指都是大敗而歸,有一次還受了重傷,差點沒喪命在李聖武的手中,這讓苗六指改變了策略。

整整三年的時間,苗六指都未在江湖露面,而是在家侍奉江一手,俗話說時間能沖淡一切,苗六指三年未見音信,也讓李聖武失去了警惕之心。

而且當時李聖武在北平可謂風光無限,「燕子李三」的名頭,讓那些達官顯貴們聞之喪膽。江湖地位絲毫不弱於當年的江一手。

這也使得李聖武自信心高度膨脹,自以為老子天下無敵,不管是官家還是江湖,都沒有被他放入眼中。整日在北平吃喝嫖賭橫行無忌。

但是李聖武沒有想到,三年之後,江一手因為體內尚未清理乾淨的毒素,引發了早年的內傷。終於逝去,親手埋葬了師父之後,苗六指再次北上。

三年的隱忍,讓苗六指變得愈發成熟了,這次來到北平后,他並沒有急匆匆的去尋李聖武報仇,而是撒下大把金錢,買通了八大胡同的許多老鴰,來收集李聖武的行蹤。

李聖武在輩子犯下的罪孽。自然不止是弒師一件事。上至高官下至百姓。李聖武可謂是遍地仇家。

雖然為人猖獗,但為了小命著想,李聖武為人卻是謹慎之極。他從來不在娼妓處過夜,而且所住的地方。必須留有後門,稍有風吹草動,就會奪門而逃。

如此謹小慎微,讓李聖武躲過多次堵截圍捕,想面對面的遭遇李聖武或許不難,但是要想掌握他日常的行蹤,的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京城整整呆了半年,苗六指得到了一個消息,說是李聖武迷上了個窯姐兒,花錢將她贖出窯子,在外面租了間房子,隔三差五的都會去那窯姐處過夜。

聽聞到這個消息后,苗六指在那窯姐的住所外面守了半個月之久。

這期間,苗六指發現李聖武是來過幾次,但從來都沒在這窯姐家中過夜,一般都是下午四五點鐘去,然後晚上九十點鐘離開,仍然是十分的警惕。

苗六指有幾次都想下手,卻發現在李聖武在院門處布下了響鈴,萬一打草驚蛇,日後再想對付他可就難了。

想了一番之後,苗六指乾脆在李聖武沒有上門的時間,找到了那位窯姐兒。

論身上的功夫,苗六指和李聖武相差甚遠,即使現在李聖武被酒色大煙掏空了身子骨,苗六指也不是他的對手。

但是要論手上的功夫,李聖武拍馬也追不上苗六指,苗六指來錢的速度和其身家,要遠甚於李聖武。

俗話說婊子無情、戲子無義,在苗六指拿出了二十根黃橙橙的小黃魚后,那窯姐兒頓時將什麼都忘掉了。

要知道,在當時的北平,兩根小黃魚,就足夠在內城買一個不錯的四合院了,這二十根小黃魚,能讓窯姐兒下半輩子衣食無憂了。

和小黃魚一同留下的,除了拿二十根小黃魚之外,還有一包散功粉,這是苗六指從一位盜門前輩處討來的。

這種散功粉服下之後,雖然不會致命,但卻能將一身功夫廢掉,苗六指對李聖武恨之入骨,自然不想讓他輕易的死去。

等了大概兩天的時間,李聖武又來到了窯姐兒的住處,兩個小時天色完全黑下去之後,窯姐兒打開了院子的門,在大門的鐵環上,系了個紅色的手帕。

這是苗六指和窯姐兒約好的暗號,見到窯姐兒的舉動后,苗六指馬上沖入到了窯姐兒的家中,第一眼就看到了喝得醉醺醺的李聖武。

見到了苗六指,李聖武的酒頓時醒了大半,不過他也沒有慌張,畢竟兩人同門學藝十多年,都是知根知底的,他自信苗六指奈何不得自己。

不過一提真氣,李聖武就發現了不對,原本已經修鍊到暗勁境界的他,居然在周身感覺不到絲毫真氣的存在。

常年在江湖上遊走,李聖武哪裡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當下強行運功,想將剛才的酒給逼出去。

只是李聖武畢竟不是江一手,早已被酒色淘空了身體的他,哪裡還有這種功夫?在嘗試未果之後,李聖武伸手就拔出了手槍。

要說李聖武最恨的人,並不是前來尋仇的師弟苗六指,而是出賣了他的窯姐兒,這第一槍,就射中的窯姐兒的胸口,使其命喪當常

不過李聖武也就這麼一次出手的機會,槍聲響起的同時,兩把飛鏢就插在了他的雙手手腕處,頓時雙槍落地。

苗六指知道李聖武詭計多端,當下也沒廢話,起出飛鏢之後,直接就挑斷了他的雙手手筋和兩腳的腳筋。又卸下了他的下巴。

苗六指這是準備將李聖武帶回到師父的墳前,挖心斬首來祭拜師父的,誰知道剛走到院門口,就聽到了街上巡捕的哨子聲。卻是被剛才槍聲招引來的。

往門外一看,對方足足有二三十個人,而且還分出人去後院包抄,苗六指一看勢頭不對。帶著李聖武,恐怕連他都要栽在這裡。

事急從權,苗六指當即拿著李聖武的槍對著外面連開了幾槍,然後扔下了李聖武,翻牆從後院趁著夜色逃掉了。

「燕子李三」被抓,在京城可謂是一件大事,為了防止李三逃跑,當時的監獄硬是準備了一個鐵籠子,將李三關在了裡面。

虎落平陽不如犬的李聖武。進了大獄后一股腦的將師弟苗六指給招了出來。

聽到還有一位不弱於李聖武的神偷。當時的北平警察局頓時一片風聲鶴唳。幾乎全城的巡捕們都出動搜尋苗六指,逼得苗六指第二天就離開了北平。

「原來燕子李三的腳筋,竟然是被你挑斷的?」

聽到這裡。秦風驚呼出了聲,當年載曾經說過。燕子李三進到監獄后,馬上就被挑斷了兩腳腳筋,就連載都以為是警察們乾的,沒成想裡面還有這麼多的道道。

「不對礙…」

秦風忽然搖了搖頭,說道:「苗老,這事兒既然是您干下的,後來為什麼一點風聲都沒傳出去呢?」

按照一些檔案的記載,大盜燕子李三,是被京城巡捕們給抓到,就連江湖上的傳聞也是如此,其間沒有任何提到苗六指的地方。

「還不是那些警察局的人想貪功埃」

苗六指冷笑了一聲,說道:「李聖武被抓進去招供了一些案子之後,第三天就被餵了啞葯,加上斷手斷腳,在監獄里生不如死……」

雖然逃出了京城,但苗六指在北平也有諸多關係,一直都在關注著李聖武的案子。

聽聞有律師要幫李聖武做無罪辯護后,苗六指又花了一大筆錢,讓人給身在監獄中的李聖武送進去了很多鴉片。

李聖武抽鴉片已經有十多年了,以前有真氣護身,鴉片尚不能傷到他的根本。

但是現在功夫被廢,加上牢中陰濕,三個月後,李聖武就犯了癆病,還沒等到他的案子開庭,就此一命嗚呼了。

李聖武口不能言手不能寫,加上當時警局有人貪功,銷毀了李聖武的口供,將李聖武被抓的事情盡數攬在了自己身上。

種種因素,使得這樁當年震驚江湖的公案真相,整整被埋藏了四十多年,直到今天才揭開了謎底,正應了那句老話,歷史的真相,往往只掌握在少數人的手中。

「這真是天作孽猶可存,自作孽不可活礙…」

聽著苗六指的講訴,秦風好像親身經歷了一番當年江湖上的腥風血雨,這種揭開歷史真相的感受,讓秦風心中著實震撼不已。

「算他死的便宜,我恨不得能將他千刀萬剮1回憶起當年往事,苗六指的眼中滿是淚水,他此時的心情並不好過,而是既恨又痛。

苗六指從小是和李聖武一起長大的,小時候情同手足。

但弒師之仇不共戴天,李聖武的死,等於就是他一手策劃的,不過心底的那一絲兄弟情義,也讓他很久不能平復。

「秦兄弟,讓你見笑了,六十多年了,這些話,我第一次說出來1

擦拭了下眼角的淚水,苗六指啟開了一瓶酒,給自己和秦風滿滿的倒上了一杯,說道:「喝酒貪杯,貪杯誤事,老頭子有四十多年沒喝過酒了,今日卻是要和老弟一醉方休……」

「好,苗老,我敬您一杯,先干為敬1

秦風聞言連忙端起了酒杯,在聽聞了那些往事之後,對面前這位出身盜門的老人,秦風心中是欽佩不已。

ps:ps:第牽這節奏不對啊,怎麼著推薦榜就被爆掉了,求推薦票,求上榜啊啊啊啊!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