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二十章主門(中)

作者:打眼  |  更新時間:2013-09-16 02:54  |  字數:3941字

「個人天資有限,有些事情是勉強不來的。」

秦風看了一眼走出四合院的於鴻鵠,有些狐疑的說道:「苗老,你那徒弟明明就是糊不上牆的泥巴,何必要多費苦心呢?」

秦風和苗六指所談的事情,都是一些江湖上的**,苗六指讓於鴻鵠留下來,顯然就是想讓他多聽一些事情,從而增長自己的見聞。

不過在秦風看來,於鴻鵠的資質真的太差了。

都已經五十多歲的人了,恐怕那柔勁都沒練到一隻手的手指上,這樣的人,一輩子充其量就是個賊,甭想在後面加上那個「王」字。

「你說話,還真是不留情面啊。」

聽到秦風的話後,苗六指不禁苦笑了起來,自己都那麼大歲數的人了,對方也不知道個尊老愛幼。

不過苗六指不知道,秦風雖然不是盜門中人,但和江湖外八門都有著割捨不斷的關係,其身份更是遠在他之上,說話並不需要顧慮什麼的。

「我知道了,你是想留下傳承?」

秦風忽然緊緊盯著苗六指的眼睛,說道:「你應該是盜門江益壽的弟子吧?當年我師父就曾經懷疑過,只是江益壽過世了,他無法驗證而已……」

「你……你師父到底是誰?他……他怎麼可能知道這些事情的?」

聽到秦風的話後,苗六指的身體忽然顫抖了起來,他出身江益壽門下的事情,從他那位師兄去世之後。這個世上就再無人知曉了。

「你真的是江益壽的弟子?」

秦風沒有回答苗六指的話,而是追問道:「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何江益壽會消失在江湖上了?他可是最有希望一統盜門的人啊!」

秦風說話的語氣有些惋惜,載昰在給他說及一些江益壽往事的時候,對此人異常的推崇。曾經在江湖上尋過這人。

只是江益壽二三十年代的時候,忽然就銷聲匿跡了,再也聽不到任何關於他的消息。

載昰遍尋未果,後來就發現了苗六指。但當他想向苗六指求證的當口,這個算得上是史上最倒霉的賊王,卻又下了大獄。

「罷了,你既然猜到了,我也就不隱瞞了。」

苗六指嘆了口氣,說道:「我的師父的確是江益壽,不過你要想知道師父的事情,得先告訴我你的師承來歷,否則我寧願讓那些往事都爛在肚子里。」

「苗老。你也不用提條件。我師父的事情。我知道的真不多……」

這回輪到秦風苦笑了,想了一下之後,秦風說道:「其實你師父的事情我知道的不少。只是不知道他為何隱退江湖的而已……」

對於江益壽,秦風的確知道很多。他在江湖上的綽號叫做江一手,以此來形容他偷竊技術了得,只用一隻手,就能偷到任何想要的東西。

在清末民初的時候,由於軍閥混戰民不聊生,原本就是靠著歪門邪道生存的外八門,卻是異常的興旺,這也導致了當時盜門的體系,十分龐大。

除了走千家過百戶的飛賊土鼠神偷一脈之外,像是拉杆立旗的響馬流寇,挖墳掘墓的摸金術士,也可以納入到盜門之中。

由此盜門門主的位子,也是十分搶手的,各個分支相互間都不服氣。

要知道,除了唐代盜門祖師爺空空兒強行將各個分支統一歸攏之外,盜門一直都分為南北兩個勢力,雖然不至於敵視,但卻是來往不多,也不願意受對方領導。

南方相對富饒一些,勢力是以神偷分支為主,至於北方地大物博,則是響馬齊聚、鬍子橫行,那裡的盜門中人大多都是玩槍杆子的,技術活很少。

在一二十年代的時候,江一手突然出現在了江湖中,他不光精通神偷一脈包括挖墳掘墓等各種絕技,更是有一身過人的功夫和槍法。

為了完成祖師的大業,江一手在軍閥混戰的年代裡,單身一人獨闖關東,居然折服了不少鬍子響馬,承認他為盜門門主。

收服了北方盜門,江一手在江湖上名聲大噪,其後回到南方,接管了南方盜門的大權,在得到南北盜門的認可之後,江一手就準備將其相互融合,使得大江南北的盜門歸於一統。

但就在這個時候,江一手忽然銷聲匿跡了,江湖上再也聽不到他的消息,沒有了江一手這等強勢人物,盜門南北兩派又分裂開來。

由於江一手統一盜門的行徑,和載昰一統外八門的想法有些相近。

所以在江一手失蹤後,載昰曾經多方打探,但始終都沒得到江一手的下落,這也是載昰心中的一件憾事,如果當年能找到江一手,說不定他真有一統外八門的機會。

「我……我知道你師父是誰了!」

聽著秦風講解著師父的往事,苗六指忽然驚叫了起來,「你……你師父是鬼見愁,大概一米七多一點的身高,耳朵下面有個胎記,是不是他?!」

「鬼見愁?師父還有這名號?」秦風被苗六指說的一愣,他從未聽師父提起過自己這個外號。

不過苗六指說的特徵卻是不錯,載昰的身高是只有一米七左右,而且右耳下面有個小指甲大小的胎記,秦風也是偶然才看到的。

「你……你認識我師父?」

看著苗六指,秦風有些驚異,這是他在江湖上第一次遇到知道師父的人,這讓秦風心中有些好奇,畢竟對於載昰以前所做過的事情,秦風也所知不多。

「我只見過你師父一次,也不知道見的是不是他的真面目……」

苗六指搖了搖頭,說道:「在三四十年代的時候,鬼見愁橫行江湖道。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