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一十章價高者得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吧?」看到來人,周老闆的臉色有些緊張。 古玩行里的買和賣,區別很大的,客人買東西的時候,同行是不允許拆台的,但是賣東西的時候就不一樣了,那是價高者得,這也正是拍賣行生意興隆的主要原因。 ...

「還不知道這位小兄弟怎麼稱呼啊?」

放下了手中的放大鏡,周老闆長長的吁了口氣,房四寶雖然和這銅臭氣不怎麼沾邊,可偏偏周老闆就是古錢幣收藏的愛好者。

只是玩了十多年的古錢幣,周老闆一直都沒能收集到一枚五十名珍,看著這枚銅錢,他卻是想將其收入到囊中。

秦風笑了笑,說道:「我姓秦,不知道周老闆有什麼指教?」

在秦風說話的時候,馮永康和朱凱的臉上露出一絲焦急的神色,眼睛緊盯著那枚銅錢,似乎想說點什麼,不過出於對秦風的信任,兩人還是緊緊閉上了嘴巴。

「小兄弟是行家,自然知道這枚天策府寶的價值,多餘的話我就不多說了,只是想問一句,這枚銅錢賣不賣?」

「哦?周老闆想買?」

秦風沉吟了一下,說道:「請問周老闆能開出個什麼價?這天策府寶在五十名珍裡面,那也是大有來頭的……」

既然能稱得上一個「珍」字,就說明了天策府寶的稀少和珍貴。

這五十名珍中的五十種銅錢,也是分等級的,一共有一二三四級和特級,特級最為名貴,基上傳世量連一個巴掌都數不過來,再往下排,就是一級為尊了。

而這枚天策府寶,就是被列為一級的五十名珍,價格是除卻特級銅錢的數倍甚至十多倍。

「秦風,這……這枚銅錢不賣1

還沒等周老闆開價,馮永康就嚷嚷道:「銅錢給我。多少錢回頭我拿給你,不過就是不能賣,這樣的物件,賣了可就再也找不到了1

「沒錯。秦風,真不能賣……」

朱凱的聲音緊接著響了起來,這哥們哭喪著臉說道:「我家老子也收藏銅錢,要是讓他知道我賣了枚五十名珍。恐怕他會把我的腿給打斷的。」

像這種極其稀少的名貴古錢幣,雖然是有價格可以參考的,但一般卻是沒有市場,因為藏有他們的人捨不得拿出來,而市面上發現的,實在又是太少了,也就是俗稱的有價無市。

馮永康和朱凱家裡,都是做古董買賣的,對於這種極其珍稀的古錢幣。那自然是多多益善。所以馮永康和朱凱的反應才如此強烈。

「周老闆。您也看到了……」秦風轉臉看向了周老闆,皺著眉頭說道:「我……我這兩位兄弟不肯賣埃」

「小秦,我能問一句嗎?」周老闆有些摸不清情況。開口問道:「這枚天策府寶到底是誰的?」

此話一出,馮永康和朱凱頓時不說話了。兩人都想說銅錢是自己的,但這枚銅錢是如何來的,他們都心知肚明,所以無論如何都是說不出那句話來。

「呵呵,看來銅錢還是小秦你的吧?」見到這一幕,周老闆臉上露出了笑容。

「不是,這玩意還真不是我的。」秦風搖了搖頭,用手指了指馬猴,說道:「是我那兩位兄弟買別的物件搭著送的,不信您問問那位老闆。」

「什麼?是白送的?」

「馬猴,小兄弟說的是真的嗎?」

「我靠,還有這樣的好事?」

秦風這話一出,場內頓時炸了鍋,畢竟知道剛才那樁買賣的人只是少數,秦風說出來之後,算是徹底幫馬猴揚名了。

「媽的,老……老子哪知道啊,那……那銅錢纏在銅錢劍里,我哪知道有枚天策府寶呀1

馬猴幾乎是哭著說出這番話的,他此時腸子都悔青了,而且馬猴也隱約察覺到了,對方來自己攤位上買東西,很可能就是沖著這把銅錢劍來的。

這樣的事情,在古玩行並不鮮見,有些眼力高明的古董商在逛地攤時,如果發現了值錢的物件,往往就會裝著買別的東西,讓老闆送個搭頭。

只不過那些人比較厚道,佔了便宜之後很少有往外張揚的,如此一來,吃虧的人不知道,自然也不會感覺難受,哪裡會像馬猴這般恨不得一頭去撞死掉。

當然,眾人除了在心裡罵幾句馬猴有眼無珠之外,嘴上倒是也沒再多說什麼,畢竟馬猴現在那張充滿了悲傷的臉龐,實在讓人很容易起憐憫之心的。

「周老闆,確定是天策府寶嗎?」

這時從人群里出來了一個中年人,看向秦風,說道:「這位小兄弟,我叫華天寶,是對面《濤雅軒》的老闆,不知道我能不能也看下這枚銅錢?」

「小華,東西是真的,不過你就別和老頭子我爭了吧?」看到來人,周老闆的臉色有些緊張。

古玩行里的買和賣,區別很大的,客人買東西的時候,同行是不允許拆台的,但是賣東西的時候就不一樣了,那是價高者得,這也正是拍賣行生意興隆的主要原因。

所以這在收古玩的時候,他們最厭煩的就是遇到同行,原可以低價買的物件,被同行一競價,最後的成交價就是翻上個十幾倍都說不準。

「周老闆,看看,先看看。」華天寶笑嘻嘻的也不和周老闆鬥嘴,眼睛卻是看著秦風。

「華老闆,請……」秦風也沒廢話,將身體側了下,讓開了一條道。

華天寶更是不客氣,拿起周老闆放下的放大鏡,仔細查看了起來,他和周老闆一樣,都都是行家,兩人的動作一樣,都沒有用手去接觸銅錢,生怕手上的汗漬對這錢幣造成損害。

「是真的,字體中間的鎏金都能看清楚,不過就是斑太重,品相損壞的太厲害了。」

看了半晌之後,華天寶搖了搖頭,看向秦風,說道:「小兄弟開個價吧。」

「哎,小華。你不是說不和老頭子爭嗎?」

聽到華天寶的話后,周老闆頓時急眼了,都要快六十的人了,錯過這枚天策府寶。這輩子不知道還能不能再遇到一枚五十名珍呢。

「周老闆,話不能這麼說啊,您看我的姓名裡面有天有寶,這枚天策府寶明明就是沖著我來的礙…」

華天寶說話的時候笑眯眯的。但卻是一步都不肯退讓,像這種可遇而不可求的玩意兒,只要碰到了,很少有人願意放棄的。

「好吧,那就價高者得1

周老闆心裡明白,現在消息還沒傳出去,如果能潘家園的行家們都聽聞了,那到時候就不是他們兩個人在這競價了。

「哎,二位等等。我可沒說這東西要賣埃」就在兩人憋著勁準備出價的時候。秦風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

「小兄弟。你也不反對不是?」從剛才那兩個年輕人出言阻止的時候,周老闆就看出來了,秦風似乎並不抵觸將這枚銅錢賣掉。

「當然。賣是可以的,而且是價高者得……」

看到馮永康和朱凱又要說話。秦風擺了擺手,說道:「不過剛才華老闆說我這銅錢品相不好,這一點小子有點意見。」

「哦?有什麼意見?」

華天寶有些詫異的看向秦風,說道:「小兄弟,這天策府寶是真的不假,但這品相,大家都能看得到吧?」

「這斑是別的銅錢沾染上去的,華老闆不會看不出來吧?」

秦風微微笑了笑,右手拿起了那枚銅錢,左手又拿過櫃檯上的一個鎮紙,不輕不重的將銅錢在鎮紙上敲打著。

隨著秦風的動作,那枚銅錢上的斑紛紛脫落了下來,用兩根手指捏住銅錢,秦風緩緩的舉到面前,說道:「大家說說,這銅錢的品相如何?」

經過秦風的這一番處理,銅錢上的斑幾乎完全沒有了,天策府寶四個字清楚的顯露了出來,而銅錢表面的那層鎏金,也清晰可見。

「秦兄弟好手段埃」

被秦風當場揭破了自己的那點小心思,華天寶也不尷尬,古玩行原就是憑事吃飯的地方,賺的就是別人看不「明白」的錢!

「小華,少說廢話吧。」

周老闆害怕夜長夢多再來幾個競爭的人,當下直接說道:「天策府寶是五十名珍的一等品,現在的市價是四萬左右,我也不糊弄小兄弟,四萬塊錢,我要了1

「周老闆,您報的價格是市價,不過這東西有價可不一定能買到埃」

既然都想要秦風手上的天策府寶,華天寶也顧不得抬高錢幣的身價了,開口說道:「六萬,我出六萬塊錢1

看著華天寶殷切的目光,秦風只是笑而不語,轉臉看向了周老闆,這才第一輪叫價,他除非腦子壞掉才會答應下來。

「秦風,我出八萬。」

不過讓秦風沒想到的是,周老闆還沒喊價,身後的朱凱就憋不住了,大聲喊道:「秦老大,求求你了,要是我爸知道我錯過這五十名珍,哥們我就慘了啊1

「老朱,你著什麼急啊?一邊去,咱們回頭再說。」

秦風瞪了一眼朱凱,那微妙的面部表情卻是被其解讀到了,雖然不知道秦風打的什麼主意,一臉焦急的朱凱還是將話咽回到了肚子里。

「兩位老闆,天策府寶是我的,你們可以再開價了。」

打消了朱凱競價的念頭后,秦風一臉笑容的說道:「不過我這兄弟都出到八萬了,兩位要是比這價格低,那我倒不如便宜自家人了。」

「小狐狸1

看著秦風那如春風般和煦的笑臉,華天寶和周老闆卻是齊齊在心中罵了句。

到了這會兩人算是明白了,面前這個姓秦的少年,看上去年齡不大,但行事卻是比他們這些老狐狸更是姦猾……三更一萬字,沒功勞也有苦勞啊,沒月票的兄弟,請支持幾張推薦票吧!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