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零九章誰坑誰(下)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埃」 古玩市場裡面,最不缺的就是明白人,別看都是些地攤的老闆,他們個個都能將五十名珍的來歷說出大半。 所以秦風此話一出,圍觀的那些人頓時開始奚落起馬猴來,這小子忒不地道,東西雖然是他賣...

「策?南哥,我好歹也上過初中啊,那字肯定不是策,明明是榮嘛……」

謝軒一向是看到書就頭疼的人,好容易認出了個銅錢上的那個繁體「寶」字,還被莘南質疑認錯了另外一個字,小胖子表示非常不滿。

「你先別打岔……」

莘南此刻也顧不上禮貌不禮貌了,一把推開了謝軒,將腦袋伸到了銅錢上面,嘴中也還急道:「秦風,我說的是不是?」

「天榮?不對,這一定是策1

帶著高度的眼鏡看了半晌,莘南終於將上面模模糊糊的幾個字認了出來,大聲喊道:「天策府寶,沒錯,就是天策府寶啊1

「天策府寶?那不是銅錢嗎?」

「剛才那人喊的是天策府寶?難道五十名珍又出現了?」

「快點過去看看,剛才那幫小子是抓著把銅錢1

激動之下,莘南的嗓門有些大,頓時周圍方圓一二十米內的人都停在了耳朵里。

那些外地來京的遊客們聽到莘南的話,倒是沒什麼反應,不過那些擺地攤的攤主們,臉上的表情就豐富精彩的多了。

在潘家園這裡混的人,誰都有撿漏的夢想,但是想撿漏,需要一個非常重要的前提,那就是必須對古玩有深刻的了解以及豐富的經驗。

要說陶瓷字畫以及玉石這些知識,地攤老闆們很難掌握,因為這要系統的學習,但是作為潘家園幾乎每個地攤上都擺著的銅錢。他們還真是不陌生。

抱著撿漏發財的夢想,這些老闆們幾乎將銅錢「五十名珍」的名字如數家珍,做夢都想著能在自己所收的銅錢裡面發現那麼一枚屬於五十名珍的銅錢!

只不過銅錢收藏,自明清二朝就有之了。數百年下來,那些珍貴稀少的銅錢,早已被人收入囊中,否則那麼多的朝代更迭。也不會僅僅評選出五十枚珍貴銅錢了。

從潘家園形成古玩市場至今,還沒聽聞過哪個地攤上出現過「五十名珍」銅錢,但這並不妨礙地攤老闆們心中那神聖的嚮往。

所以莘南這一嗓子喊出口后,周圍頓時沸騰了起來,那一個個地攤老闆們也不顧自己的攤子了,紛紛圍了上來。

「哎,小夥子,真的是天策府寶?」

「拿出來看看吧,讓我們也見識下。」

「就是。這麼多人。還怕我們搶你的嗎?」

一群人將秦風等人圍在了中間。眼睛死死的盯在了秦風的手上,有驚奇有羨慕,當然。也有深深的嫉妒。

這道嫉妒的眼神,自然就是來自於馬猴老闆了。莘南那聲音剛喊出口,他整個人就像是觸電一般跳了起來。

因為就在剛才銅錢劍落地的時候,剛好被馬猴老闆看在眼中,他還在心裡嘲笑秦風幾人傻逼呢,搭配了個值不了一百塊錢的破爛銅錢,就忽悠的他們買了一千多塊的東西。

可是當莘南喊出「天策府寶」這四個字后,馬猴再也坐不住了,如果莘南說的是真的話,恐怕他不光要坐實了傻逼的稱號,日後在這古玩市場也將會是個笑料了。

「老弟,你看錯了吧?哪有什麼天策府寶的銅錢?」

馬猴眼珠子一轉,說道:「那銅錢劍是我搭給你們的,現在摔壞了,我再給你們換一個,你們看怎麼樣?」

馬猴端的是打的好主意,即使那銅錢劍里的銅錢沒有天策府寶,最多就是他再拿絲線將這散掉的銅錢劍穿起來,但如果有的話,他可就賺大發了。

「喂,你坑誰呢……」

謝軒站了出來,洋洋得意的說道:「知不知道,天策府是當年李世民沒等級的時候,李淵特許他成立的,歷史上有天策府,怎麼會沒有天策府寶呢。」

「軒子,少說幾句埃」聽到謝軒的話后,秦風恨不得一腳將他踹出人群去。

「風哥,怎麼了?我可是聽過隋唐演義的,唐初的時候,天策府可是大大有名啊,李建成那小子,就是被李世民的天策府給玩死的。」

小胖子以前在津天古玩街上廝混的時候,整日里見那些古玩老闆們談古論今,心裡很是羨慕,那才是有知識有文化的體現。

無奈謝軒初中都是混下來的,肚子里實在是沒貨說不出來,眼下剛好碰到個他聽過的典故,自然是要顯擺一番了。

「得了,你把嘴巴閉上吧。」秦風真的想裝不認識謝軒,這完全不靠譜的事情,居然被他說的頭頭是道,這真是無知者無畏埃

「哎,這胖哥說的沒錯啊,小兄弟,怎麼樣,把那銅錢劍還給我吧。」

馬臉老闆聽到謝軒的話,心中卻是升起一絲希望,看來他們並不知道什麼叫做天策府寶,自己或許還能把那銅錢給騙回來。

「老闆,行了,別忽悠我們了。」

秦風一臉戲謔的看著馬臉老闆,說道:「天策府寶是五代十國時楚王馬殷所鑄,時在乾化元年,錢幣內外廓齊整,幣文真書,旋讀,背面無文,我說的可對?」

這幾句話,就是天策府寶被收錄進「五十名珍」中的原話,此刻被秦風一字不差的背了出來,馬臉老闆頓時面如死灰。

天策府寶的名字,的確出自「天策府」三個字,不過在歷史上,除了李世民所建的「天策府」之外,還有一個「天策府」的存在。

說起那個天策府,就不能不提到在歷史上佔據著承上啟下地位的「五代十國」,唐朝滅亡之後,中國歷史再一次進入了大割據時代。

在北方廣大地區,軍閥混戰的結果是先後出現了後梁、後唐、後晉、後漢和後周五個較強大的王朝。

與此同時,南方各地又陸續並存過九個較小的割據政權,即吳、南唐、吳越、楚、前蜀、后蜀、南漢、南平及閩等九國。北方河東地區則有北漢勢力,史稱:五代十國。

因為連年混戰,各國征伐不休,所以對於金屬的開採都幾乎完全停頓了下來。由於缺銅,各割據政權較少鑄造銅錢,民間仍是沿用唐開元舊錢。

在梁太祖朱溫建立後梁朝之後,封當時的潭州節度使馬殷為天策上將軍。建天策府,後為楚王。

後唐滅梁,殷建國承製,自置官屬,建楚王天宮幕府,任用高郁、呂師周等人,採取一系列政策措施,保持楚境的獨立和地方安定,發展經濟。使楚國在五代十國中強盛一時.

國力強盛與否。貨幣佔據著很重要的地位。為了彰顯自己的財富,馬殷讓人鑄造了三種天策府寶,分別以銅、鐵。生精為質材。

這三種銅錢中,銅者有背龍及鎏金。是為最罕見的。

不僅如此,由於楚國只存在了五十多年,發行的貨幣大多都毀於戰火之中,就連其它兩種質材的天策府寶,留到現在也遠比一般的銅錢珍貴。

「小夥子,博學多才礙…」

「說的沒錯,馬猴,你小子就別想再坑人了。」

「天策府寶的確是這來歷,這位兄弟,能不能把東西給我們看下埃」

古玩市場裡面,最不缺的就是明白人,別看都是些地攤的老闆,他們個個都能將五十名珍的來歷說出大半。

所以秦風此話一出,圍觀的那些人頓時開始奚落起馬猴來,這小子忒不地道,東西雖然是他賣出去的,但買定離手,別人就算是買了個金山,他也不應該有反悔的道理。

「諸位大哥,東西不是不能看,不過這地兒,不太合適吧?」

秦風往左右四周拱了拱手,說道:「人多手雜,萬一失了物件,小子連哭都來不及,請各位體諒一下。」

隨著圍觀的人越來越多,有些店鋪的老闆們也都走了出來,足足將秦風等人站立的地方圍了個裡外三層。

秦風這話說的在理,不過五十名珍在潘家園可是第一次現身,誰都不肯離去,而看熱鬧的人越圍越多,秦風等人就是想走都走不了了。

「這位小兄弟,要不然,到我店裡來吧1

正當秦風有些為難的時候,一個老人的聲音響了起來,抬頭一看,秦風頓時笑了,敢情自己正是站在了之前那家文房四寶店的門口。

「好,那就麻煩您了。」秦風也不客氣,直接推開了擋在前面的馬猴,徑直進入到了那家文房四寶店中。

「各位,散散吧,老朽這店,可容不下那麼多人,再說諸位還有生意要做呢。」

老先生年齡不小,但中氣十足,他似乎在這塊有些威望,此話說出來后,那些地攤老闆們也怕攤子上的東西被人拿走,擁擠的人群逐漸鬆動了起來。

不過馬猴老闆卻是心有不甘,回去將攤子交給旁邊的人照料后,一頭鑽進了那家文房四寶店,他現在的心理是:就是要死,也要死個明白啊!

和馬猴一樣想弄明白那錢是真是假的人還有不少,此刻都一窩蜂的湧進了店子,原本挺寬敞的古玩店,此刻卻是顯得有些狹小了。

「老先生,實在是叨擾了。」

秦風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幸虧這不是陶瓷玉器店,否則被那些人打破一個物件,恐怕都要算到自己頭上了。

「無妨。」老頭看了一眼眾人,對自己店裡的夥計說道:「去,讓他們都往後退退。」

雖然是開店迎客,但進來的大多都是同行,他們也知道規矩,當下往後退了幾步,使得櫃檯前只站了秦風和那店老闆幾個人。

「老先生貴姓啊?」秦風說了句沒營養的話。

「老朽姓周……」

老頭答了一句,開門見山的說道:「小夥子,說實話,我對你那枚銅錢也很感興趣,不知道能不能給老朽看一看呢?」

「當然可以,周老闆,您請看……」

秦風之前不肯拿出銅錢,是因為圍觀的人太多,現在櫃檯前除了古玩店老闆就是自己和馮永康等人,他也不怕後面的人上來搶。

「好,老朽久聞五十名珍的大名,這也是第一次得見啊1

周老闆拿出了個老花鏡戴在了眼睛上,又從櫃檯裡面摸出了個放大鏡,接過秦風遞來的銅錢后,小心的將其放在一張白紙上,這才仔細的驗看起來。

為了顧及圍觀群眾們的感受,周老闆一邊看,一邊說道:「是有個天字,嗯,府字也很清楚,就是這個策字,上面被銅擋住了。」

「風哥,怎麼樣,我說是榮字也沒錯吧。」剛才失了面子的小胖子,忍不住低聲嘀咕了一句。

「你小子,回頭有文物鑒定課,你給我到京大來聽課。」

秦風被謝軒說的哭笑不得,他這兄弟精明則是精明的可以,坑蒙拐騙也算是無所不精,只是在專業知識上差的就不是一點半點了。

好在謝軒也知道自己身上的短板,在津天古玩街的時候,任是別人說的口吐蓮花,他也從來沒花過一分錢去收購物件,所以也沒吃過虧。

這會眾人都在關注著周老放大鏡下的那枚銅錢,也沒人關注秦風哥倆,有個聲音問道:「周老,這是鐵銀鑄造的,還是鎏金的啊?」

周老仔細看了一下,說道:「是鎏金的,在這去掉銅的地方,有鎏金的痕。」

「媽的,那……那是我的啊1

聽到周老的話后,擠在最前面的馬猴老闆心中幾乎要滴血了,他恨不得在自己臉上狠狠扇上幾巴掌。

為了防止眾人衝上來搶錢,秦風一直都是側著身子站的,看到馬臉老闆臉上的神色后,秦風眼中露出一絲微不可查的冷笑。

早在第一次向馬臉老闆詢問被竊事情的時候,秦風就發現了,在那銅錢劍裡面有幾枚銅錢不太正常,它們體型稍大一點。

不過這幾枚銅錢跡過重,加上又被纏繞在裡面,一般人很難發現,秦風當時用指甲摳掉了一些銅,才看到了那個策字。

對於「五十名珍」同樣如數家珍的秦風而言,他自然曉得有銅錢以來,只有天策府寶才有這麼個「策」字,當時心中就存了要將其買下來的心思。

這也就應了古玩行最考究眼力的那句話,馬臉老闆自以為做了比成功的買賣,坑了秦風等人,卻不知道秦風心中比他更為驚喜。

俗話說佔小便宜吃大虧,這樁買賣究竟是誰坑了誰,看此刻兩人臉上的表情,自然就有了分曉。

ps:ps:這更是四千字,還有第三更,胖子正在快馬加鞭的寫,兄弟們,還差6張月票到200,只要六位好漢俠女們一人投一張就夠了,拜託諸位了!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