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百零七章誰坑誰?(上)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天了,沒發現有什麼好東西埃」 秦風玩的這一套。是古玩行里很常見的,有些眼力高明的行家,在看中一個物件的時候,往往會和老闆討價還價去買另外一個不值錢的東西。 當價錢僵持住之後,行家往往就...

「行了,包找回來了,錢沒了,就當是破財消災吧。」

馮永康很阿q的安慰了下自己,又將主意打到了秦風的身上,「我說秦風,今兒可是跟著你來的,錢丟了,吃飯你總得管吧?」

「我讓你跟來了?」秦風沒好氣的瞪了一眼馮永康。

「哎,我來,今兒想吃什麼,都算我的,秦風你別和我搶礙…」

一直沒開口說話的莘南站了出來,今兒別人丟錢,他是感覺丟了面子。

在進潘家園的時候,莘南將胸脯拍的震天響,可就在他眼皮子底下,三位學弟學妹的錢包都被人順去了,他還一點都不知道。

所以這會搶著請吃飯,也算是莘南給馮永康等人的一點補償吧。

「有人請吃客我幹嘛搶埃」

莘南顯然低估了秦風臉皮的厚度,話題一轉,秦風說道:「隨便吃點就行了,回頭咱們再去古玩市場,今兒的損失總得找補回來啊1

「找補損失?」莘南聞言愣了一下,說道:「秦風,你這話的意思,是想去撿漏?」

莘南從小就是在古玩街長大的,雖然有點書獃子脾性,不太會處理生意上的那些關係,但他對古玩街的了解卻是很深。

撿漏這種事兒不是沒有,而且經常會發生,不過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所謂的撿漏都是買到了贗品,真正淘到好東西的人,最多只有那百分之一。

所以莘南跑潘家園,一來是想尋個店鋪開個古玩店,二來只是打發時間,他心底還真沒有撿漏的心思。

「沒錯,韋涵菲有錢不在乎。」秦風打了個響指。說道:「老馮和老朱要是不賺點,以後還不要來天天吃我的?」

「誰說我不在乎的?那……那也是我一個月的零花錢埃」韋涵菲對秦風的話很不滿意,雖說花著老爹的錢心安理得,但最起碼這個月的零花錢沒了。

「問你爸要去唄,回頭我給你挑個玩意兒,你就說花一萬塊錢買的。」

秦風很無良的給韋涵菲出起了餿主意。反正她老子的錢這輩子都花不完,女兒幫著敗敗家,那也是天經地義的。

「好主意……」韋涵菲果然是聰明孩子,當下就舉一反三道:「我……我就說花兩萬買的,老爸肯定會再給我一萬的。」

「好,好,就說兩萬1

秦風強忍住笑,這真的是坑爹啊,不知道回頭韋老闆見了那最所值二十的玩意。不知道會是種什麼表情?

出了尋錢包這一檔子事,眾人對秦風簡直就是高山仰止、傾慕不已。

既然秦風說能撿漏,那就跟著唄,反正現在一分錢沒有,兜里比臉乾淨,就算是敞開懷在潘家園裡逛,也不怕再遭小偷惦記了。

不過秦風顯然是不想讓幾人如此安心的去逛街,在潘家園附近找了家小館子坐下后。秦風對謝軒說道:「軒子,帶錢沒有?借給他們每人五百。」

「帶了。身上裝了兩千呢。」謝軒掏出了個錢包,從裡面拿出一疊錢來。

「哎,秦風,你讓謝軒兄弟給我們錢幹嘛?」馮永康不滿的說道:「你是不是經常欺負人啊,別人喊你聲大哥,你還真以為是大哥了?」

要說謝軒還真有本事。這才相處多長時間啊,就忽悠的馮永康把他當兄弟了,眼下居然出來幫他打抱不平。

秦風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說道:「老馮,我說的是借。難道不用還的嗎?」

「靠,我明白了,怪不得你小子讓謝軒兄弟拿錢,敢情你……你真是個賤人1

馮永康眼珠子一轉,頓時明白了秦風的打算,因為秦風知道,他要是掏出錢來每人給五百的話,韋涵菲先不說,反正他和朱凱是一定不會還的。

但謝軒掏錢就不一樣了,不管今兒是不是能撿漏找補回損失,等回到學校這錢還是要還的,畢竟他們還沒熟到和秦風的那個份上。

「哼,就你們兩個還想算計我?」秦風擺出一副不屑的樣子,大聲喊道:「老闆,上菜,一人一碗二兩拉麵,不加肉啊1

「去你的,還真當我是葛朗台?一頓飯都請不起嗎?」莘南在一旁聽得是哭笑不得,連忙出去點菜了,卻是將馮永康和朱凱的注意力轉移開來。

其實秦風倒不是在乎那一兩千塊錢,主要是他真的想找補點東西給二人,不光是此次丟失的錢,就連開學時住院坑這二位的,秦風也想給補償過來。

不過秦風很了解這馮永康和朱凱,別看他們兩個平時大大咧咧的,似乎可以隨便花秦風的錢,一點都不生分。

但如果是秦風給了他們的錢,並且指出了撿漏的物件,這哥倆一準不會要的,就算買下來,那也會算到秦風的頭上。

所以秦風這才讓謝軒掏錢的,至於馮永康和朱凱這哥倆會不會將撿漏的物件算謝軒一份,就是他們的事情了。

看到三人接了謝軒的錢后,秦風交代道:「老馮,韋涵菲,回頭咱們還去那攤子,你們把開始要買的幾件東西都給買下來。」

「憑什麼買他的啊?」

馮永康不滿的說道:「那人一看就不是個好東西,說不定小偷掏錢包的時候,他就在一邊看著呢。」

「就是啊,秦風,潘家園賣那些東西的攤子多的是,咱們非要買他的嗎?」

朱凱也是連連搖頭,這幾人都算是古玩世家出身的,雖然不防小偷,但察言觀色還是有一套的,在那攤主說話的時候,朱凱也發現他的眼神有點閃爍。

「和人可以生氣,但絕對不要和錢慪氣。」

秦風擺了擺手,說道:「你們聽我的就對了,老馮,你要買東西的時候,我會拿起個物件。到時候你就嚷嚷著要添頭,那人不給,你就扔東西走人……」

「他攤子上真有好東西?」

馮永康聞言一愣,半信半疑的說道:「就他那攤子,我和老朱看了半天了,沒發現有什麼好東西埃」

秦風玩的這一套。是古玩行里很常見的,有些眼力高明的行家,在看中一個物件的時候,往往會和老闆討價還價去買另外一個不值錢的東西。

當價錢僵持住之後,行家往往就會故作隨意的拿起個東西,讓老闆當成添頭,這樣的東西,一般都是不起眼和不值錢的。

但就是這不起眼不值錢的物件,才是行家真正看中的。往往其價值要比他所買的東西高出百倍千倍,這才是真正考驗眼力的撿漏。

「別問那麼多,你們懂得怎麼做的……」

看到服務員開始上菜了,秦風立馬閉嘴不談,那哥倆如果還聽不明白,算是白生長在那種家庭里了。

秦風找的是間蘭州拉麵館,除了叫了盤大盤雞之外,也就是羊肉那些菜。幾人簡單的吃了點之後,又殺向了潘家園市常

他們走的依然是那條小道。進入到了市場裡面,剛好還是那個拐彎的地方,看到地攤還擺在那裡,秦風心中一喜,帶著幾人走了過去。

「哎,我說你們幾個怎麼又來了?」

地攤老闆看見秦風幾人走了過來。不由皺起了眉頭,說道:「這市場見天的丟錢,沒見過你們這麼執著的,有本事找賊去,找警察也行。可是找我幹嘛啊?」

「找你當然是買東西了?」

馮永康叫道:「我說你嚷嚷什麼啊?哥們專門回家拿了錢來買東西,不賣是吧?那我去別的攤兒買,沒了張屠戶,還要吃帶毛豬了?」

「哎,哥們,別……別介啊,你看我這臭嘴1

這長年練攤的人,大多都是二皮臉,那地攤老闆一把跨過攤子拉住了馮永康,不輕不重的在自己臉上打了一記,說道:「我說哥幾個,咱們能認識,那也是緣分啊,在我這攤上買就好了,幾位放心,東西一定比別家的便宜。」

原本在丟錢包之前,馮永康等人就是準備掏錢包買東西的,說明這幾人是真心要買的,而且那幾樣東西加起來足足有一千多塊錢呢,在這地攤上也算是個大生意了。

「緣分個屁,剛才誰趕人的啊?」馮永康不依不饒的說道,甩開那老闆就要走。

「您當我是個屁放了不就完了?生意歸生意埃」地攤老闆的臉皮果然夠厚,嬉皮笑臉的將不情不願的馮永康,又拉回到了自己的攤位前面。

「馬猴,又在忽悠人呢?」

看到這場景,旁邊幾個地攤老闆紛紛起鬨道:「小哥幾個,到我們這邊來看看,東西絕對比馬猴那的便宜。」

「去,去,都一邊去,不帶這樣搶客戶的埃」那老闆腰背有點駝,整個人乾瘦乾瘦的,長得還真像只大馬猴。

「幾位,剛才要買的是這幾樣吧?」

馬猴老闆記憶力不錯,為了怕被人搶走了生意,三下五除二的就將馮永康等人之前想買的東西挑了出來。

「沒錯,一共多少錢啊?」

馮永康見到秦風已經蹲下身體在攤位上尋摸起來,當下說道:「價格貴了可不行,那幾位大哥攤子上都有這些物件1

「小兄弟,您放心,一準的比他們便宜。」

馬猴老闆沖著那幾人呲了呲牙,指著擺在面前的東西,說道:「漆器可是晉省的物件,這漆盒是明朝傳下來的,我也不多要,八百塊錢不算貴吧?

這東西是人工手藝的根雕,用的是老黃花梨,按理說最少值一千,當老哥給幾位陪個罪了,我只收七百,算是厚道人吧?

還有這個鼻煙壺,您看,這裡面畫的是劉姥姥進大觀園,多有名的故事啊,說不定就是當年康熙爺把玩的,六百塊錢,您拿走……」

「康熙爺?康熙爺的時候,曹雪芹還沒寫《紅樓夢》呢1

馮永康臉色不善的瞪著馬猴老闆,說道:「大爺的,還劉姥姥進大觀園,您是把我們哥幾個當成鄉巴佬進京城,可勁的拿刀子準備宰的吧?」

「小夥子說的不錯,這明擺著蒙人的埃」

「就是,連年代都分佈清楚,就敢胡吹大氣?」

旁邊幾個攤位正在看東西的遊客,聽到馮永康的話后,不由都樂了出來,也有人在譴責那不良攤主。

「哎,別生氣,別生氣,我這不是說順嘴了嗎?」

看到自己惹起了眾怒,馬猴老闆一臉悻悻的說道:「得,這鼻煙壺200塊錢您拿走,怎麼樣,我這可真的是賠本賺吆喝埃」

「兩百塊?二十塊都不值。」

馮永康家裡就是開古玩店的,雖然是開在大柵欄那邊,經營的都是高仿藝術品,但對於京城周圍一些進貨的渠道他還是知道的。

像這種鼻煙壺,基本上都是在津天附近的小作坊里吹成型然後燒出來的,說白了就是玻璃而已,成本最多就是幾塊錢。

「二十塊錢,大哥啊,二十塊錢我連褲子賠的都沒了。」

馬猴老闆做出了一副可憐相,說道:「要不這樣吧,我喊個最低價,一百八十塊錢,行,您就拿走,不行,我只有留著了。」

「老馮,一百八就一百八吧,這內壁畫上的工藝還不錯。」

站在一旁看馮永康講價的朱凱,突然見到秦風沖著自己使了個眼色,往前走了一步,從秦風手上接過了個物件,說道:「老闆,三樣東西我們要了,不過這玩意當個添頭給我們吧。」

朱凱拿在手中的,是一把銅錢劍,這東西有個學名叫做青蚨劍,傳說把青蚨的血摸在銅錢上,你花出去它還會自動會來,用銅錢穿的劍就有招財的寓意。

另外像是一些風水先生,在給人堪輿風水尋龍點穴的時候,也多會使用這種青蚨劍。

朱凱拿的這把青蚨劍並不是很長,大概是由兩百多枚銅錢穿制而成的,不過那些銅錢都已經被氧化了,看上去黯淡無光,並不怎麼顯眼。

「哎呦,哥們,這可不行啊,這個可是我的鎮攤之寶啊1

見到朱凱手中的銅錢劍,馬猴老闆發出一聲怪叫,繼而面不改色的說道:「幾位要是真想要的話,這銅錢劍六百塊錢拿走,哥們我不賺你們一分1

「我說你就不能實誠點?買了你那麼多東西,要個搭頭你還那麼多廢話?」

馮永康做出一副大怒的樣子,一把從朱凱手中搶過銅錢劍扔在了攤子上,怒道:「老朱,走,整個就他媽一奸商,不在他這裡買東西了1

「哎,哎,我說哥們,別衝動礙…」

見到馮永康真要走,馬猴老闆頓時急眼了,哭爹喊娘的拉住了馮永康,忙不迭的說道:「有話好好說,那銅錢劍我搭給你還不行嘛?」

要知道,單是漆盒加上根雕這兩個物件,那一千三的價格,馬猴就能凈賺一千。

再加上他十二塊錢進貨賣了一百八的鼻煙壺,這單生意馬猴足足能賺一千一百八,對他來說,這可是筆大生意了。

至於那銅錢劍,雖然是真銅錢穿制的,但銅錢再真,它也不值錢啊,在這古玩市場里,想買銅錢都是論斤稱的。未完待續……

ps:ps:四千多字的大章,打眼很厚道,能把新一天的推薦票投給寶鑒嗎?

這是來自$文#山~小~說~網的內容,看小說就到文^山^小說網,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